野田弘:到底我國的伊斯蘭信仰是怎樣一回事?





昨天晚上結束伊斯蘭課過後 - 對,2019年1月,每逢星期四,我都出席伊斯蘭課,算是一種進修,也算是一個旅行馬來西亞公民,跨族群認識的責任 - 我發現到我們誤解了馬來西亞許許多多的事情。

我先表明立場,我贊同政教分離的概念,在世界多元信仰的情況之下,雖然普遍信仰系統上都是以神為依止,但大部份的信仰都沒有絕對的相同 - 所以才叫多元嘛!-比如說,基督徒以上帝、耶穌;佛教以佛陀(佛教所指的佛陀是導師,不是神),而興都教的多神,都指向一個概念,就是沒有一個最適合的宗教可以統治及管理一個國家和社會。

然而,雖然我贊成政教分離,但我也贊成,多元信仰中的部份教義,若是適合用於管理社會和管制國家的話,那我當然也舉手支持:好比說我贊成伊斯蘭教,可蘭經闡明的「公正」「中庸」;釋迦牟尼當年廢除四種社會階級的分歧;基督教的愛你的鄰居等,都是適合用於管理社會的方法。

為甚麼我贊成政教分離,最大的原因是因為馬來西亞的伊斯蘭教教義,像是一個被扭曲的教派。

宗教流傳以千年計算,當中流傳到現在,或許當中的事實真相已經被扭曲,或許也因為不同社會、人士、宗教師的詮釋,而導致現在有不同的見解。隨著時間和社會成長的邁進,加上數據時代的入侵,社會對於信仰的詮釋已經不是像以前那樣「精挑仔細」而是「我只接受我能接受」。

所以現在的佛教,被扭曲成為「只要信盧檯長就是佛教」的歪理。

當然,我今天不抨擊那個澳洲華裔扭曲佛教真理的盧軍宏。我今天來看「被扭曲的馬來西亞伊斯蘭教」。

我國獨立至今只有短短的60年,然而我國官方宗教像是開倒車。陳嘉庚基金會2019/1月的課,請了馬來西亞開明派的宗教師來跟我們這些對伊斯蘭教有興趣的人,談回教;他宣教嗎?這不重要,重要的是被宣教的人,至少我是虔誠的佛教徒,所以我不會因為一個開明派的宗教師,而馬上易教。

馬來西亞的伊斯蘭宗教師 - 其實其他宗教也一樣 - 都不願意將真正的歷史說出來,好比說,保守派伊斯蘭教思想家,都會對你說「伊斯蘭的和平概念」但是卻不讓你知道其實古時候的伊斯蘭是如此的血腥,為了謀朝篡位而不擇手段殺害他人。

伊斯蘭和謀朝篡位有啥關係?可蘭經降世時,先知莫哈莫德除了扮演著宣教士的角色,也是當時國家政府的領導者和首腦。所以簡單來說,現在我們所了解的「伊斯蘭法律」包括「刑事法/固刑法」也只是當時的伊斯蘭皇朝的刑法。

伊斯蘭教徒的依止是「可蘭經」和「聖訓」,可蘭經是神所說,而聖訓則是當時先知身邊114,000的隨從,朋友所記錄,至今伊斯蘭社會裏頭仍然還是以聖訓為其中一項信仰生活參考,但是也有伊斯蘭學者道出「聖訓可能有誤」的說法,這一點如果是在中東國家或是重伊斯蘭信仰社會來說,是一個可以接受和討論的題目,但若是放在馬來西亞伊斯蘭社會,你可能會冠上「判教」的名義。

再說,「養狗」「觸碰狗」是伊斯蘭教徒不行做的事情嗎?不是,這也只是當地政府的伊斯蘭權威組織所設下的門檻,無論是那一個伊斯蘭學派,當中也沒有說明你不能把狗當寵物,也沒有說不能觸碰狗,這個課的開明派宗教師說,他認識的中東著名回教大學的講師教授也是一面讀可蘭經,一面摸狗。


為啥重伊斯蘭氛圍的國家能做,而我國不行?

全是因為權威組織所闡明的過程中,出現了主觀的想法,這就是我個人覺得馬來西亞的兩個大組織的問題,一個是馬來西亞伊斯蘭發展局,另外一個是政教合一的封建派政黨。

錯在哪裡?如果說馬來西亞伊斯蘭發展局的誤點,就是不懂得教育馬來西亞大眾「何為政治、宗教、文化的區別」-啥意思?有沒有發現馬來西亞的伊斯蘭太過濃郁於中東文化?為甚麼國內的建築物那麼傾向於中東設計?為甚麼伊斯蘭教徒的服裝那麼的中東文化式?

在伊斯蘭教還沒正式走進馬來亞(當時的馬來領土),本地土著信奉佛教和興都教,隨著伊斯蘭教慢慢的被馬來社會接受過後,而也慢慢的為了走進當時的社會,被當時的社會容易的接受,更舒服的信仰,所以佛教和興都教的文化走進了伊斯蘭的文化裏頭。

你問現在的伊斯蘭文化裏頭,有多少是單純的伊斯蘭文化,或許你看到的都是混淆了。什麼叫混淆?就是現在馬來西亞伊斯蘭教徒的文化裏頭,都不是可蘭經及聖訓裏頭所記載的。


而本來有責任要進行教育的馬來西亞伊斯蘭發展局,反倒沒有在應該做的事,而是努力的斷章取義,導致目前扭曲的伊斯蘭教義,出現並且流傳在馬來西亞里。

比如說看到十字架就會減低自己的信仰(檳城公寓出現十字架的燈光排列),那為甚麼吉蘭丹州至今的州政權還是屹立不倒?伊斯蘭黨還是把握政權啊!住在黑風洞附近的伊斯蘭教徒沒有判教啊!城市的穆斯林也沒有因為喝酒的場所而選擇離開自己的信仰啊!

再說,聖戰?一個伊斯蘭黨覺得身為穆斯林就必須要有這樣的概念,但是吉哈德卻,在可蘭經的詮釋不是「為神而戰」而是「為達到目標而努力」的意思,但是有心人卻將它詮釋為「只是為神而戰」而搞到社會人心惶惶。

伊斯蘭黨要推行的固刑法,卻只是可蘭經裏頭三種刑法的其中一種,卻被政黨大肆宣傳;事實證明,固刑法已經不是全世界信奉伊斯蘭的國家所要主張的刑法,因為配合現在的社會,現在的法律已經足以管制社會,有些曾經推行固刑法的國家,已經放棄。

伊斯蘭黨要推行的伊斯蘭國,可蘭經或是聖訓,皆沒有記載這回事情,先知莫哈莫德和可蘭經裏頭只說,讓公平的人管理。


不上課不知道,一上課才明瞭,現在有點覺得四堂課很可惜,希望可以加長,再讓我們更加了解。
野田弘:到底我國的伊斯蘭信仰是怎樣一回事? 野田弘:到底我國的伊斯蘭信仰是怎樣一回事?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07:39:00 Rating: 5

No comments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