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評論」全球化與通訊





電子殖民主義理論 vs 世界體系理論 vs 新世界信息和通信次序 vs 數碼分割 
Electronic Colonialism Theory vs World System Theory vs NWICO vs Digital Divide


這個世界的將近200個國家和領域都有自己的強勢和弱點,但根據世界體系理論而言,這個世界的國家普遍上以「核心」「半邊陲」及「邊陲」國家來分辨,簡單來了解,核心國家也就是世界整體而言,以經濟為基本衡量為世界經濟領導,比如:美國、英國、中國,甚至很敏感的說,香港及台灣也是領導體,但其兩個領域則是因為「民主發聲強烈」而成為了核心國家,就算沒有辦法在世界立足,也可以說是亞洲領域中的核心國其中之一。

「半邊陲」國家能夠自主自給,但仍然在部份課題上,需要核心國家的協助和支持,這些國家雖然經濟上能夠左右市場,但不是絕對領導,影響他人國家的力量不大,比如說西歐國家,甚至是加拿大。「邊陲」國家則是因為無法長時間自主自給,因此將必須長時間依靠「核心」及「半邊陲」- 換個方式說,這些邊陲國家是不可以得罪大國。

「近代世界體系」則以工業進步來衡量誰是邊陲或是半邊陲國家。當然,從不同角度上來看,一些國家可能在某些課題上是領導,但在另外一個課題上則是邊陲。

如果從通訊信息傳播角度,在世界體系理論上來衡量誰是大國、小國,可能會相對明顯,比如說卡通市場來看,迪斯尼(美國)及小學館、吉卜力工作室(日本)則是這行業裏的佼佼者,當我們說起卡通影視,總會想起米奇老鼠或是小叮噹,無可厚非,它們在早期90年代深深的植入在大家的腦海裡。

這是早期電子殖民主義理論想要討論及強調的事項,也就是早期迪斯尼透過電視頻道、電影平台,進行軟性洗腦,導致當時候的觀眾群一旦談起卡通影視,就只有「米奇老鼠」或是「小叮噹」-反映出,強國本身已經是強,所以加強與他們本身的媒體通訊平台上,向世界傳輸他們本身的文化,而導致我們這些邊陲國家觀眾,在沒有過濾及直接吸收資訊的情況下,完全被文化同化。

相關的世界組織在擔心核心國/強國一直輸出資訊,而邊陲及半邊陲國家不停的不過濾吸收資訊而文化同化的疑慮,所以和世界國家代表對話,尋找方案。

新世界星系和通信次序強調「多種聲音,一個世界」-希望各個國家能夠重新衡量信息引入和輸出的平衡,換句話說,就是希望大國能夠接受小國的資訊 - 給予關注,而不是指示一味兒的不停輸出資訊。所謂的資訊,包括「發展國家的方法」。但不是全部國家都贊成,1970年代所討論的新世界...次序則讓美國、英國、新加坡退出了聯合國組織。

不出奇,畢竟「我家的海南雞飯烹調方式獨特,讓我生意蒸蒸日上,忽然隔壁的福建雞飯沒有生意,而小食中心要求食譜交換,那不是白白將海南雞飯的生意推進谷底嗎?」

新世界信息和通信次序即便是被所有國家支持及推崇,但也視乎涉及的邊陲國家有沒有相對的通訊科技去吸收核心國家的資訊,畢竟事實是:只有邊陲國家需要資訊來發展,而核心國家只會在自己擁有的資訊智慧上不停的進步 - 有一點:「有錢的越來越有錢」的道理。

回到上個理論,如果一個邊陲國家得到了核心國家的資訊,可是沒有經濟支撐讓自己的國家「使用」這些資訊的話,等同于浪費,就好像社會上年長的長輩不懂得使用智慧型手機,或是沒有錢購買智慧型手機,也將會將它帶入「被數碼分割」的情況。

0 comments:

這片土地上的兩種人:有脑且在操作,脑残将近脑死




我的臉書朋友大概都知道我上個星期在中國上海,先套一句我的朋友說的「中國美的是風景,失美的是人性」,來給你一個我的旅遊(以下PO文)的大概。

我曾經承諾,「不是工作的緣故,就不去中國」,到被我的大哥說服「給上海一個機會」後,加上這是一個「家族旅程」,所以沒辦法拒絕。

是一個旅程,所以沒有辦法不興奮,只是別與其他旅行經驗,我仍舊還是抱著保留的心態。

為甚麼會有「不去中國」這樣的想法呢?本身就因為媒體傳播吸收到「中國人強國人的態度」而被熏陶,然後在馬來西亞親身和中國人接觸過後,發現大部份的人都是較為不友善的。

上次去到中國珠海,也親眼看過路邊小便這回事情,加深了我對中國人的不喜、對大陸人文化不悅,偶爾還是會思考「五千年的禮俗在哪裡?」

其實與其他種族一樣,都會存在「我族至上」的心態,中國目前屬於經濟領頭,世界趨勢帶領者,甚至有可能成為世界經濟獨秀體,但是中國人不會因此而謙虛,反倒更加的得意忘形。

珠海讓我看到不友善的中國人,路邊小便的中國人,這次在上海,第一天就看到不懂裝懂的中國人,「難道全世界就只有你們中國人懂得說中文嗎?」。在上海很普遍的就會遇到一些中國人說,「誒,你是哪裡人?怎麼會說中國話?」

我真心聽到過後,只是在想,「你以為全世界的人在學中國話是假的?」還是「你以為中文只有中國有嗎?」;在中國將中文改名成「普通話」的時候,你真心以為全世界的人都得要回中國話的同時,你又在質疑會說中國話的時候,這不是自相矛盾嗎?

我在“拙政園”購票處看到標示,「請說普通話」的時候,恨不得自己說英文,但為了要加快購票速度,就只好字正腔圓的說起了華語 - 嗯!華語。

說起了購票,就想起了排隊,那邊的中國人就是倚老賣老,插隊後也不會理你一眼,如果你提醒了,他們會告訴你「老人優先」,要你尊重老人 - 我是尊重老人啦!但是對沒有文化的老人,一概當作廢物來看。

四天的上海之旅,當然不是全部中國人都是那麼的沒禮貌、沒文化、沒家教、沒教養,我將其分成兩塊,「有腦且正在操作,腦殘將近腦死」兩種人。

我哥說,「其實不是全部中國人,但是如果遇到大媽...」-嗯,我就是遇到大媽!基本上在他們的人生字典裡,是沒有「說話」這回事情,而是「喊話」 -如果說大媽的聲音彷彿李白的《早發白帝城》裏的那句「兩岸猿聲啼不住」在不為過,他們最厲害就是忽然停下腳步,然後轉身對著你身後的那個她的朋友嘶吼,我沒有誇張,那些口水,你是不敢想像。

在大街上、文化館也是,基本上,所有地方就是「吶喊」,唯獨不喊的地方,就是迪斯尼樂園裏頭的飲食館,可能因為「美國人要求中國人這麼做,所以中國人從了」

其實在中國的「我族至上」還有一種現象可以解釋,就是「老子走在路上,這條路就是老子的」,在馬來西亞,如果兩方有人幾乎要相撞的時候,其中一方都會自動的閃開,當然我國還是很多腦殘的人啦!但是在中國基本上都是那種,「我就是不閃開」的態度,很是奇觀!

四天就看到這些,我不知道如果我繼續待下去,會變如何?最終,從此以後我告訴自己,「不要老是投訴我們馬來西亞,當你和中國相比的話,馬來西亞真的好很多」

0 comments:

上海迪斯尼之他媽的不排隊的人


迪斯尼是一個充滿夢想的地方,夢幻之地,每個小孩都嚮往的地方,即便是成人也因為是兒時回憶,踏進園內頓時會變成小孩,這就是華特迪斯尼打造迪斯尼樂園所帶來的魔力。

撇開商業味兒十足的迪斯尼;大夥也知道園內消費是嚇死人的高,基本上「沒有錢不要考慮迪斯尼」這簡單的理論,但是還是會有人願意花時間金錢來到園內消遣。

當起源於美國的迪斯尼樂園開始拓展事業到其他國家的時候,我也覺得沒什麼大不了,只是選擇在中國上海設園,我倒是覺得強國的迪斯尼會很共產主義嗎?

其實今天PO文也不是因為「共產主義」的迪斯尼,而是想要說「強國人懂不懂得排隊」這回事。

當旅程決定要到迪斯尼樂園的時候,唯一最大的理由是「難得來到還是要進去一趟,還有小朋友」,所以即便不喜歡我還是會硬著頭皮的說「好吧」

今天結束以來,我總結「想要知道真正強國人的言行舉止,來一趟中國吧!」

今天清早抵達迪斯尼樂園,就開始和中國人搶排隊,好下來就很多粗口了。

他媽的今天開始排隊的時候,後方的中國人就一直衝上來,擠上來,他媽的就是肚子擠上來的那種草泥馬的靠近,我轉身瞪了一眼,她媽的還是看著假裝沒事,我就想說「我今天就學習沒有道德的遊客。」

我開始和我的家人說以人牆開堵,才解決了他媽的那群餓鬼般的死大陸客。

當然不會忘記有個媽媽把女兒的裙子拉開,在垃圾桶小便。

到了檢票處,發現到買錯了一張票,在我前往第一個客服櫃台的時候,當然我排隊啦!輪到我的時候發現到一個老大叔直接衝去櫃檯,林伯火就來,我敲敲了工作人員的肩膀,說了以下,

「這世界是公平的嗎?我在排隊,他就直接去櫃檯,所以現在是我也可以直接去櫃檯嗎?」後來後面的中國大媽附和我,說「對啊!」

結果那個大叔看著我,最後他身邊的女人,就拉他走,看她的面部表情,顯示那種「哦,原來是有隊伍的哦!」他媽的,你從來沒有看過隊伍嗎!

解決了後,走進園內,先是排隊拍照,跟美國隊長拍照,我拉了爸爸媽媽本來想一起,結果後方有一個女生,直接問「我可以到你前面嗎?」

我傻眼,現在是明目張膽,我他媽的要插位就詢問一下嗎?我爸爸直接說「你要拍他的話,就直接跑外面去!」結果兩個死八婆就默默的走掉。

同樣在曼威,我和我的侄子排隊要去玩鋼鐵人電子遊戲,我在排隊的時候已經有很多人想亂竄了,結果也沒有得逞,我前方一對情侶,後方一對情侶。忽然來了一班人,直接排到我前方,以下是我說的,

「我說你是沒有看到我們排隊,排一個直線,很難嗎?我們在排隊你在插位,這叫公平嗎?」結果那幾個人就默默退後了。

然後我就轉身看到有一個碧池排在我和後方情侶的中間,以下是我說的,

「還有!我剛才後方是一對情侶,是他們兩個,不是你,你聽得懂的話,你該知道怎麼做。」

那個碧池看著我,說「在說我嗎?」

「還聽不懂嗎?」結果她也沒有回嘴了。

還有一個想要從出口進來,直接站到我侄子的遊戲位子上,我看著她,結果工作人員過來把她趕走。她是直接開後門走進來,後來輪到我離開的時候,我看到另一個女人想要帶孩子透過後門進來,以下是我說

「我說你是沒長眼睛看不到排隊的地方嗎?」

結果那個碧池默默走掉。


中國人不是講話是用喊的,說「院內不抽煙」結果還是抽菸的,這裡就是「你他媽我有的是人民幣」。

中國人是不了解什麼是排隊的,總之就是「我是中國人,這裡是中國,所以即便是美國來的東西也要聽我的!」

那你民族主義那麼重,為什麼還來迪斯尼?

0 comments:

世界宗教需要與時並進嗎?


 「世界沒有宗教導人向惡」,這是社會的普遍認知,單看字面也清楚說明這個地球上沒有任何的信仰是教導他人向惡,如果有的話,一般都會被社會定義成「邪門外道」。

世界宗教的基本系統離不開,「創教單位與追隨者之間的關係」、「宗教的賞罰制度」 、「宗教要求追隨者或是信徒做的事情」等,如果我們拿世界主流宗教來做比較的話,一般上都是如此。

注:宗教信仰屬於社會科學,都有流行、失流行的趨勢,因此如果你所信仰或是追隨的宗教沒有在榜單內,絕大可能只有幾種,(一)您所信仰的正在面對信徒流失的趨勢,(二)您所信仰的只是屬於地方區域性,並不是世界性。

根據赫芬頓郵報(HuffPost)在2011年的報導,基督教高居榜首,擁有23億信徒,隨著是穆斯林15億,(當中80-90巴仙是遜尼派、其餘是什葉派),再來是自稱無信仰的地球人大約1億、隨之興都教9億,最後是4億左右的佛教徒。

世界經濟論壇預測2010-2050年之間的世界五大宗教信徒數量的發展,隨著世界人口增加的百分比計算的話,基督教仍然還是未來最多信徒的信仰。但如果論增幅度,最大增幅是伊斯蘭教,高居第二的是基督教,第三興都教,民間信仰的人數也會增加、還沒有被主流化的其他宗教的信徒也會增加,猶太教徒也會增加,唯有佛教會逐漸減少。 



據我了解的宗教信仰,只有佛教是強調「業隨身,沒有人決定你的未來,是你的前世來決定未來。」因此,而沒有向佛祈求這回事情,越了解佛教的人,更不會向佛、菩薩祈求。別與其他宗教,都會以「神已經為我做好安排」來詮釋生活中、生命中的一切。

或許因此,佛教徒慢慢的減少?但佛教徒會減少,佛教會消失這回事情,已經在佛教經典裏頭清楚記載,「末法時期(目前的地球)會面臨法的消失」,佛教徒減少,不足為奇。


但今天不是討論佛教,而是討論宗教系統中的「宗教的賞罰制度」

信仰這回事情,對我而言,我撇開自己是佛教徒,普遍談論的話,這是「神和我之間的關係」,因此賞罰這回事情,也就是說,即便我暗地裏犯了戒律,也只是「我和神明之間的關係」。

在馬來西亞的伊斯蘭教,則不單純只是人類的事情,而是政府和宗教執法單位的事情。「宗教執法單位」這個對國際平台或許是一個陌生的字眼,但是對於東南亞數個國家而言,並非一個陌生的字眼,「宗教執法單位」也就是依據神所制定的戒律為基礎,執法並且懲罰犯戒的信徒。

簡單而言,就是「神所制定的宗教律法,一旦信徒們犯戒就必須依據律法懲罰」- 

就如同佛教的《因果經》、或是《地藏薩本願經》那般記錄地獄的懲罰,如果你偷東西的話,就會下地獄被砍掉手無數次,反覆的受同樣的懲罰直到刑罰結束,其實和其他宗教一樣,但最大的差別是,佛教的經典都記載,這一世的生命結束後到地獄受罰,當然也有提及“現世報” - 也就是因果報應。

但,佛教沒有「宗教執法單位」
但,如果「宗教的賞罰制度」上去談論這事情的話,如果這真的是「神和我之間的關係」,那我即便犯錯了,違反了宗教戒律的話,不是應該等「神的懲罰」嗎?為甚麼現世,還有一個人類代表神明來懲罰我呢?

對,「人以神之名那個懲罰違反戒律的人」,即便是神的指令可以“委任人類”來代表神,那這些受委任的人類,又是誰?他們是神欽點的“聖人”嗎?

比如說「齋戒月不齋戒會被懲罰」,這不是我和神之間的關係嗎?

可能你讀到這裡,會贊同我,但我也清楚知道,即便我如何發表我的意見,也沒有辦法更改事實,那個伊斯蘭教本來就是「政治、宗教,兩體合一」的事實,早在先知莫哈莫德時代,他的先知地位等同于一國的首相、總理、總統,「政教合一」因此而始,製定的宗教律法,也因此延續至今。

在其他國家我不清楚,然而身為馬來西亞人的我們,總得需要了解馬來西亞伊斯蘭教徒的法規,並且需要尊重,就不會引起誤會,就會加強彼此的諒解。

當然當中的誤會產生是自然的,畢竟一本聖典有很多人對於聖句有不同的詮釋,因此導致現在的多種不同的版本,也因為入鄉隨俗的緣故,所以宗教的信仰傳統上有所差別,比如說佛教入藏而變化成藏傳佛教。

所以因為詮釋的緣故而導致的不諒解、誤會,我想只有一個辦法 - 「各宗各派的創始人必須返回地球,從新的對各自宗教進行詮釋」-才可以解決問題。

但如果我可以中肯的詢問一個可能性,「宗教是否應該與時並進?」-各個宗教的平均歲數年齡以千年計算,千年之前所制定的法可能以當時的社會來衡量,千年後的今天發展蓬勃,很多東西已經不是像以前那樣了,所以我是主張宗教必須與時並進的。

我們還有很多不了解的,但為了達成一個宗教彼此間的和諧,在不批評對方信仰之下互相認識是必須的。


0 comments:

Pandangan saya terhadap komen Presiden Persatuan IKHLAS


Kalau bagi saya, saya tidak suka baca artikel kalau saya nak bincangkan pasal sesuatu topik yang rasanya akan jadi hangat di masyarakat, saya takut adalah sikit-sikit misinterpretation. Oleh itu, saya telah luangkan masa untuk melayan di laman sesawang dan menonton 26 minits press conference oleh Encik Ridwan Abdullah, dimana beliau adalah Presiden Ikhlas, dia telah menyentuh isu-isu seperti: Halal, Produk Halal yang disyaki ataupun dikenalpasti oleh Ikhlas yang tidak Halal sepenuhnya.

Perkara pertama yang saya nak bincangkan adalah pasal penggunaan Bahasa Melayu dalam produk ataupun strategi pemasaran mereka, Encik Ridwan menimbulkan pembincangan, dimana banyak orang yang mengumpat Islam tetapi menggunakan Bahasa Melayu dalam produk mereka. Yang ni, saya memang tidak faham. Penggunaan Bahasa Melayu adalah didukung dan disokong, serta dialu-alukan, demi menjamin racial unity, harmoni antara semua kaum, dan untuk menunjuk rakyat Malaysia adalah sehati sejiwa.

Tetapi Encik Ridwan menimbulkan seolah-olah, tidak mengalakkan penggunaan Bahasa Melayu jika produk tidak dapat menjaminkan seratus-peratus produk Halal. Setahu saya, proses untuk mendapatkan sijil Halal bukan senang, dimana pihak tertentu, biasanya JAKIM perlu menampil dan pergi ke kilang-kilang untuk meninjau, dan memastikan proses itu halal sebelum sijil dibekalkan. Jika Encik Ridwan kata begitu, maka persoalannya adakah Encik Ridwan tidak ada confidence terhadap JAKIM?

IKHLAS ingin mengadakan kempen boilot dengan NGO-NGO yang lain, dan beliau juga menunjuk bahawa kempen boikot sebegini pernah berlaku dulu, dimana IKHLAS pernah boikot McDonald dan produk Israel. Tapi, saya ingin mencabar, jikalau perasaan boikot terhadap produk Israel masih ada lagi di hati, maka beliau tidak boleh menggunakan produk-produk digital, disebabkan bahan-bahan mentah ataupun sebahagian daripada produk-produk digital adalah diproseskan di Israel.

Tapi saya ingin menarik perhatian pasal “Kempen boikot produk Halal bukan Islam”, saya memang tidak faham, apakah maksud ini, seumpamanya, IKHLAS tidak percaya terhadap JAKIM.

Encik Ridwan membincang pasal hak NGO, kuasa NGO adalah kuasa Boikot, Saya rasa sebagai NGO, bukankah peranan adalah mencari cara bersama-sama untuk menyelesaikan masalah sebegini? Tetapi sekadar melangsungkan kempen boikot, bolehkah semua pihak dapat mencari perjalanan penyelesaian? Ataupun ia akan mengakibatkan situasi yang lebih buruk lagi.

Saya tidak dapat menafikan bahawa kebanyakan produk di pasaraya adalah berjenama antarabangsa, dan produk bumiputra tak dapat layanan istimewa di pasaraya. Kalau bab perlembagaan persekutuan ditimbulkan, maka saya tidak dapat mencadangkan apa-apa. Tetapi, Encik Ridwan bincang tentang kuasa ekonomi, maka saya sangsi bahawa beliau sebagai presiden tidak faham pasal jenama TESCO, AEON, dan semua pasaraya yang berjenama antarabangsa - di mana mereka pilih produk yang setaraf dengan penjenamaan, kalau produk tidak ada standard, maka tidak dapat diletakkan di rak, walaupun peluang dibagi, produk-produk yang tidak ada standard, tidak akan menerima layanan dari pelanggan.

Encik Ridwan perlu faham, cuba fikir dari perspektif sebagai seorang pengurus pasaraya. 

Tempoh tiga bulan bukan untuk mendesak mereka untuk fikirkan pasal pemasaran produk bumiputra, tapi untuk mencari penyelesaian bersama. Encik Ridwan kata pasal senarai produk tidak ber’halal’, boleh tak share kan untuk kita, dan kami boleh tengok dan rujuk

Dalam perbualan beliau sempena pertemuan dengan para pemberita, banyak benda saya memang tidak faham, tapi sefaham saya, beliau sebagai presiden, macam hanya menolak tanggungjawab atau peranan beliau ke pihak lain, tetapi tidak ingin mencarikan penyelesaian bersama.

0 comments:

人云亦云:世界大破壞王 - 塑料?




其實活到現在的年紀,我還真的感恩自己的朋友圈裡都是一些有智慧的人,今天是佛陀成道日,也提醒了我身為佛教徒,最基本的「學習態度」也就是「不盲目追隨而是要尋根到底,找到問題根本,才是真正的學習。」

我有一個叫「家能」的朋友,他目前在一家國際知名和塑料產業相關的公司上班,自從他開始上班後,我從他那邊了解更多塑料的知識,當然自己從以前就思考過「紙杯不環保,可是當我們為紙杯環保的時候,我們徹底環保了嗎?」等等相關資訊。

就環境部長積極的推動「向一次性塑料說不」的運動,馬來西亞自換政府以來,我們看到首個積極推動環保意識的環境部長,當她宣布「不鼓勵使用塑料吸管」運動後,國內商家齊齊的向她的政策看齊,也順應讓店內不使用吸管 - 截止今天,「向一次性塑料說不」的運動聲勢慢慢變弱,7月1日國內即將引來「全州內嚴禁塑料吸管」的政策,是好事還是壞事?

對綠色保護群體是好事,對吸管商家絕對是壞事。

為甚麼「向一次性塑料說不」的運動聲勢慢慢轉弱?是因為一次性塑料的定義其實不全面被定義,如果說「吸管是一次性塑料」,那「大賣場雞肉上的保鮮膜」「零食包裝」也是一次性塑料,也得要全面被禁止,對吧?

當普羅大眾聽聞,「鋼吸管可以取代塑料吸管」的時候,塑料業想要表達「製作塑料吸管的過程中的對地球傷害比製作鋼吸管的過程相對比較低。」的聲音,卻沒有人想要聽,大家沈溺在「因為鋼吸管可以重複使用」,而忽視了剛才我所提起的「製作過程中對地球的傷害」

鋼吸管有達到環保效應嗎?市場上大家都覺得擁有鋼吸管是一種「帥、跟上潮流」的勢,殊不知消費者已經嚴重掉進鋼習慣市場的陷阱 - 這個和當年雪州、檳城禁止使用塑料袋,而造成大量環保袋的製作,而導致的過量傷害。

當我們了解「塑料吸管傷害地球」的時候,那個傷害是真的多大呢?

當我們強調「鋼製吸管可以維護地球」的時候,我們又盡了多大的能力呢?因為你忘記帶吸管的時候,你會選擇不用吸管還是購買新的吸管,還是完全不喝飲料?

當我們說「環保」,在討論「環保」之前,你徹底懂得「環保」嗎?

多謝我們根深蒂固的「小學教育」,我們只學習到「塑料袋」的不好,也謝謝過多資訊的「網絡平台」,讓我們單方面的吸收「塑料不好」而完全拒絕接受「鋼吸管」的不好。

其實談了長篇大論,我只是想要強調,

最重要的就是「國民態度」-只吸收不過濾的普通人,我們總是「接受自己願意接受的偽事實,而抗拒聆聽原本是事實的真事實。」,這就是國民懶惰的態度。

環境部長積極改革固然好,但希望是逐漸改善而不是單方面切割,「環保」這件事情,不可能只有「慈濟」能夠做到,應該是全民的運動,而且要懂得「如何環保」

「環保」不是將垃圾分門別類這麼簡單,一個星巴克紙杯,至少有兩種塑料,一就是咖啡紙杯的蓋子,第二就是杯子裡頭內環的塑料包膜,很多人以為只有兩種。

說到這裡,我想要強調,

一,我依舊還是會用鋼製吸管,甚至盡量不用吸管。

二,鼓勵大家成為一個過濾資訊的國民,不是盲目追隨資訊的人。

三,政府和非營利組織應該推動「如何環保」的運動,而不是只是「環保」的意識而已。

四,相關的塑料產業應該積極的灌輸正確的資訊,比如說「塑料製作過程對地球的破壞。」


最後,我們從課本上學到「海龜、水母誤食塑料,導致死亡」的時候,請記得告訴小輩,問題不在於塑料袋,問題在於「人,為甚麼用了塑料袋,而亂丟垃圾?」

也不要怪「塑料廠為甚麼製作塑料袋」,因為「這個世界不是動物在使用塑料袋,而是,人。」


0 comments:

62分之一年執政的希望聯盟




很多人給分數,那我也給分數吧。

很多人在給分數的時候,總會在想「到底希望聯盟過去一年來給了我們什麼希望?」,然後自己下了一個重定論,直接給了希望聯盟一個「不合格」,一個在滿分五十之下的49分。

無疑,希望聯盟的大U轉是一個我們覺得很可笑的事情,但是如果我們和前朝政權相比之下,當有專業人士反應、人民透過網絡聲音或直接聯署希望政府重新考慮的時候,政府接受人民意願,轉個方向,人民就會說「政府大U轉」,各大媒體直接頭條以文字寫明「政府大U轉」,搞到大家覺得這個希望聯盟政府,陣不住腳,隨時對於許下的諾言大U轉,「希望聯盟不是君子啊!」

哪一個政府是真正可以得全民支持的?可以完全沒有得到人民反對的國家,只有朝鮮,大家也別忘記了,朝鮮如果真的很好,也不會有很多出走的北韓人。

選民們似乎已經忘記當初投票給希望聯盟的時候,所對自己竊竊私語或是和朋友們喝茶聊天所說的話,「換政府,這個政府做不好,換掉,如果還是做不好,換掉。」

當你有這個想法的時候,第一:你想要改變,第二:你已經準備好再換政府。

那回到去「到底希望聯盟過去一年來給了我們什麼希望?」

要抓的,已經開始程序了,而且被懲罰的幾率非常高,「不是不報,只是時日未到」

要回來的,總回來了,但要記得,即便1MDB的錢從美國回來,也不可能會趕快讓人民受益,要記得即便沒有一兆但是有幾千萬的債務需要解決。

要改善的,已經慢慢在改善,我最期待看到國會的改善,我更加開心的是各大媒體可以很公開的批評政府,說政府做得不好 - 這點恐怕前朝做不到。

要變好的,至少大學自主慢慢看到眉目。

但是我們卻拒絕改善,

煙民權對上抵抗二手煙,而煙民還要挑戰法律,到底吸菸的權利至高無上,還是人民健康至高無上?
人民還是亂丟垃圾,也謝謝相關人士讓金金河事件發生。

開車不遵從交通規則。

明明自己可以負擔的東西就說政府必須要對人民負責任,「你又為了這個國家做了什麼?」

有多少個人民,是會花時間去看你的國會議員在國會裡頭質問政府的表現,我深深不明白為甚麼巴西沙叻的選民還是要他。

人民總是看到「政府做不好」但卻忘記了「政府做好」的地方。

我不否認,很多「未學會走路,就想要跑步」的事情發生,畢竟內閣成員,除了經驗老道的老大要照顧好下面的老小,老小也只有幾個當過首席部長、州務大臣、副部長、行政議員而已,其他是個完全不懂得當官的人啊!

但,我喜歡我的教授的一句話,「我不介意不聰明的人,但我絕對喜歡努力的人」 - 這個內閣,我喜歡的重點是,除了幾個我覺得我看不到他的貢獻以外,多數都是努力不懈的官。

相比之下,過去的執政派,把專注放在「能夠賺錢進我袋的部門」,「隨便塘塞那種不重要的部門」,而現在對於我來說,唯一需要撤換掉的是「旅遊部長」還有「人民團結部長」,其他真的真心在辦事情。

「一年了,怎麼還不做事啊!?」 - 人民真的不知道,還是假裝不知道,一個六十年或是至少三十年的系統,要改變需要時間,不是說今天換了政府就是等於將整個系統換掉 - 政府系統不是蘋果手機的iOS。

所以你問我,「你怎麼看?打什麼分數?」

照我評分的經驗來看,我打62分數,因為完成這份作業的時間是五年,所以目前為止是及格,我希望看到更大塊的改變。


0 comments:

原來,最終之戰ENDGAME裏頭的幾幕是這個意思...

可能是我想太多,也可能是當初漫威成功預想未來。

在塔諾斯回到地球準備再度剿滅復仇者聯盟的那一幕,你們還記得嗎?這個時候綠巨人浩克已經用過了手套,也在這個時候偽裝成為現代的聶布拉已經將塔諾斯,以時光轉移帶到來現代,在第一輪的開戰後,塔諾斯將他的軍隊全數的將他們帶到地球,那個規模超級龐大,那一幕「黑白對照」:白色的陽光被塔諾斯黑暗的籠罩。

可是我想要談談幾幕,我覺得充滿政治韻味的幾幕。

回歸的第一個英雄,黑人

你們還記得,美國隊長以為自己一個人對塔諾斯的時候,忽然耳機通話傳來獵鷹的聲音,然後奇異博士的橙色圈圈打開後,第一個出現的英雄是黑豹,然後獵鷹就飛出來了。

在政治動盪,佈滿黑白兩族跨群誤會的美國,這一幕至少讓我覺得,「美國無論你怎麼強大,你還是需要到黑人的幫助,才能夠完成任務。」



 手套後來被蜘蛛俠小子拿到了,經過美國隊長的雷神斧頭一揮,飛出了重圍後,然後還是不堪一擊的倒在地下,後來神奇隊長接過了無限石手套後,旁邊過來支援的都是女人!

在這個節骨眼上寫這篇文章,我還是必須要拿日本皇室缺少男性來做文章,如果成功修改憲法,日本可能會放棄男性是唯一皇室繼承的傳統。女權的聲音逐漸壯大,神奇隊長的那句話神諭了「這個世界的成功還是需要女性的。」




最後的最後,美國隊長變老了,然後將盾牌交給獵鷹的那一幕,我整個大感動,尤其那邊的對白,獵鷹說「我感覺不一樣但是很熟悉。」-終究美國還是將重要的決策權力交給黑人手裏。

我不知道啦,可能我想太多。

0 comments:

我們與倫理的距離



我還記得開始念大眾傳播的時候,不懂得什麼叫作「媒體道德」,媒體職業準則、媒體倫理。

開始第一份電台製作工作,從過程和經驗上學習到責任,知道「什麼是應該出街」什麼是「不應該在空中說」。在馬來西亞,這個很容易,只要「粗口」「色情」不在空中散播,就是好事。

第二份工作,在社會雜誌裏工作,我還記得為博取一張「可貴」的照片,我在死者家屬面前問過,「你現在的心情是如何?」,完全忘記了什麼事倫理道德,開始領悟到什麼叫做吸引別人閱讀。

第三份工作,我曾經阻止新聞流布,站在媒體的客戶那個立場,我嘗試封口。

第四份工作,我左右新聞流布,最希望我的消息可以遍佈。



今天我在大學院校裏,反思己過,努力的教導學生在執行傳播職務的時候,不要忘了我們這個第四權的媒體倫理道德,「有時候你覺得對的,也未必是對的。」

前幾天收到朋友的來信,說「你必須要去看《我們與惡的距離》」一部和HBO合作的台劇,我在想,這部電視劇有什麼特別?結果一開始看,到今早結束後,我的心情起伏非常的大,至今還是沒有辦法忘記那個劇情。

這部電視劇探討了幾點;一,新聞出街前的求證重要還是收視率重要?二,司法程序上為甚麼媒體先知道而不是律師先知道?三,新聞需要保護當事人身邊的人嗎?四,採訪一個人需要得到允許嗎?五,媒體工作讓家人廢寢忘食你要繼續做嗎?

我都曾經經歷過。

媒體自由是什麼?第四權,英文稱Forth Estate(William Safire, 1982)是說明媒體是三權鼎立後的第四權,其實相對而言是四個不同的權利,繼立法、司法、行政後,由媒體去監視三權的公平,讀到這裡,你會問,那誰來監視媒體?

如果是“四權鼎立”,那媒體有一定的自由。媒體自由的話,是不是每一家媒體都會很公正的發言?還是環繞在「只求滿足社會的求知慾」而存在?而忘了「社會所需要知道」的原則?

澳洲參議院反對黨領袖工黨黃英賢在議會中指出「Freedom of Speech」及「Hate Speech」的區別。在最近一名參議員弗雷澤安寧(Fraser Anning)說,紐西蘭回教堂槍擊事件絕對和伊斯蘭有關係,甚至呼籲禁止穆斯林移民的話後,黃英賢在議院裏當面指著安寧說,要懂得區別什麼叫做“說話的自由”及“憎恨性發言”的不同。

在應付社會的好奇度、求知慾,(部份)媒體不惜任何一切代價,為求搶到第一線消息。每逢早上經過報攤,看到「獨家頭條」或是清一色同樣的版頭時,身為一般人,你會思考「這是我想要知道的消息嗎?」還是這純屬只是博受眾購買報紙的伎倆。

紐西蘭回教堂槍殺事件後,很多媒體爭相報導殺人犯的真實面孔,唯獨德國漢堡早報頭版全黑,說明「我們這裡沒有版面給搶手」,讓我在想其實這個世界還是有良知的

對不起,我錯了,現在的人不買報紙,都是轉到數碼平台上,那就不是閱讀/購買率的問題,而是點擊率、標題黨的問題了。

在傳統紙媒的標題吸引之下,轉換到數碼平台上,現在是「標題」吸引你點擊進去的時候。我敢說,標題黨是破壞社會和諧最大的禍害。

特別是去年大選後的媒體,是不是被非直接性的賦予一直被渴求的「媒體自由」而“進化”變成惡魔?臉書直播等同于SNG連線,有時候沒有求證就直接發放消息,錯了,只要之後發佈一條「對不起」就自定問題已經解決。

剛才說的是媒體,現在說媒體留言板下的「民」。

社會輿論分不清什麼是言論自由和憎恨性發言、煽動性發言,也因為我可以隨時隱藏自己的身份,胡亂發言,反映出John Suler,2004年所提出的「網絡去抑制效應」(Online Disinhibition Effects),“人們在網絡上感覺釋放,變得更加肆無忌憚..., 並且傾向與無視各種社會約束或是社交禁忌。”

你不知道我是誰、你看不到我、這是我腦中的世界、這只是一場遊戲、你的規則在這裡不管用、待會見 - 六種網絡上抑制的效應,反映出現在的網民,特別是馬來西亞的網民,是一群沒有智慧的人。

台灣詞曲創作家「小人」寫的歌曲《兇手不止一個》裏頭說,“兇手不止一個”表達著,很多時候自殺的那個人可能被社會輿論“他殺”,

很多時候某些事情發生後,在疑犯還沒有被定罪前,總是被媒體報導定罪,然後加上社會輿論,直接來個公審,這些疑犯都在還沒被調查、還沒上法庭,直接被定了死刑。

這和當年911事件,美國,這個國際龍頭之下的媒體,在電視上把「穆斯林、恐怖主義」這兩個字,常常串聯在一起,而導致後期「伊斯蘭恐懼症」一樣。

也和電影研究裏,常常用黑人為壞人主題,而導致世界對黑皮膚有恐懼,一樣。

媒體執業要有倫理、道德,這些都是當時大學裏學習到的媒體道德,記得,是「媒體道德」不是「沒提到的」。

0 comments:

闊別三個月首PO:「我的文化是我的宗教?」



迷信,家庭及社會不和諧的最大禍害。

帶著已經和信仰區隔不了的文化南下到東南亞的中華一族,把「我的文化」進階解釋成「我的宗教」,

即便是現代的宗教聖典裡頭記載的教規,依據的是該個時代的社會所編寫的內容,無法在現代這個時代所實行,我舉幾個例子

當時中國社會焚化紙紮產品的時候,所代表的含義僅僅圍繞在希望在最後一刻盡孝,而演變到現在的「隔墓相競」,讓人感覺到喪禮、清明若沒有焚燒大量、大型的紙紮品的話,就等於沒有在「盡孝」甚至沒有在維護傳統文化。

但如果追溯古時,請問當時有所謂的大房車、電視、筆電、手機等數碼時代的產品嗎?誰想出來的東西呢?僅僅只是現在這個時代的生意人,想要撈「死人」錢,只要和華裔祭拜祖先相關的節日,說一些;「哦!要盡孝,就要燒這些,如果沒有做這些的話,就會得罪某某。」

一般上,紙紮商沒有多大的能耐能夠說服你,這些都是必須要配合所謂的宗教司。所謂的宗教司,自稱神明代表,陰界的通靈者,以「代口」的方式傳達消息,這是一種沒有辦法求證的消息,你只有相信,而如果不相信,則會讓你心理上受到壓力,感覺會被懲罰。

第一,「平日不做虧心事,半夜敲門也不驚」-如果平時你對你的死去的家人好的話,請問他們還會懲罰你?

第二,「平日不做虧心事,半夜敲門也不驚」-是不是你曾經做過虧心事,而害怕你的家人不會庇佑你,而會懲罰你?

清明節古時候是喜慶,是一個和先賢慶祝新年的概念,祖先早就期許這一天的到來,就好像我們的家人期待我們的團聚一般,會費盡心思的確保這一次的團聚是順利進行的,同理,清明也是如此。

那請問何來,墓地是骯髒、晦氣、擠滿陰魂野鬼之地?那又何來因為女性月事怕惹來骯髒東西?如果當真,新年團聚的時候,女性月事者不能夠團聚,因為怕惹到旁邊死去的老祖先生氣?

「文化」需要傳承,而不是迷信「文化」,文化需要解析不是盲目的跟隨。

如同文萊今年推行嚴厲的偷東西斬手、同性戀者石刑等,這確實是記載在可蘭經的刑法、也是先知帶來的消息,這些都是實用於一千四百多年前的社會,但不適合在這個時代。

即便是可蘭經裡頭記載同性戀族群不被接受也罷,來到二十一世紀的今天,請問還有誰不能夠接受這個科學證實非後天原因的族群呢?

回到來華族,在單單依靠通勝,而由改日星運來決定規劃,還可靠嗎?當時社會撰寫通勝的時候,只有九大行星,現在已經不是九大行星的時候了。

迷信,讓華裔忙碌追隨、讓穆斯林教徒變得更加偏激,何時,馬來西亞社會才能夠真正的隨著國家進步而同步變好?

0 comments:

野田弘和朋友挑戰密室逃脫:Nu Sentral Breakout


密室逃脫在過去時候只是聽說,後來和朋友一同去嘗試(首次嘗試在Setiawalk,現在關閉了)就一直沒有去嘗試過。再後來因為工作需要,和One Utama購物商場里唯一一家密室逃脫合作,自己也放手下去設計了一間,實在是好玩,但是很可惜最近發現到他們已經結束營業。

機緣巧合之下,因為一次討論活動籌備的關係,約了好朋友淑薇到Sunway Putra Mall談事情,也因為路過密室逃脫,忽然起義說「不如來嘗試,反正收費不會很昂貴」,等了她的男朋友過來後,就很快的去玩了一家,後來上癮繼續玩第二家,若不是第三房需要分組和第四房在維修的關係,我們可能會一天內完成所有闖關。

Sunway Putra Mall的兩所房間,其一:火車軌道、第二:課室殺人事件,我們都好像在限定時間內完成。

不知道為甚麼,我忽然建議組隊去玩「Breakout」-一家座落在Nu Sentral的密室逃脫。之前在Avenue K看過,所以一直覺得入門很貴,所以放棄了,後來朋友DomDomPohni 約我和她的朋友一起組團後,因而上癮。

我還記得離開PO問的好幾個月前,我誤看了時間,把隊友都提早叫來,大家的心情可能只是週末出來放鬆,而沒有很期待密室逃脫的感覺,但是第一關卡的時候,就已經來了癮。

上次,我和DomDom的隊友不算在時間內完成「航海主題」,也沒有在第二關卡「航空母艦」完成,因而帶著失望離開;而這一次和朋友去玩,回歸挑戰「航空母艦」,順利在時間內逃脫。


我還記得那一刻,最後一個關卡決定,“到底你要救朋友還是要救資料”-讓我恍惚,結果我... (自行填充,不告訴你)

那一天下午,我們就決定說,不如再挑戰多一個,結果選了「電源公司」- 這下挑戰了;怎麼說「航空母艦」我曾經玩過,所以很多小細節我還記得,但是新的密室,我完全不知道怎麼了,但好在大家的頭腦都很清晰,最後在剩下的15秒鐘離開密室,驚險過關。



 玩密室逃脫會上癮,幾個月後,我們再度組團去挑戰成功逃脫40%的「中醫房」還有難度最高的房間-Perpetual,也在相當短的時間內離開,據悉我們算是一個快速離開的團隊,相比第一名,可能是居在第二位置(自滿中)。(由於遊戲房間內容不能透露,所以不會跟你說啥)

Nu Sentral的Breakout房間不是我之前所看過的那些,其中的細節相當的仔細不馬虎!

密室逃脫是一個可以培養默契的團隊活動,我們也沒有想到我們這樣的組合,竟然把房間都“解決掉”。這種週末活動相當有意義,還可以用用腦袋,不錯哦!


0 comments:

野田弘:到底我國的伊斯蘭信仰是怎樣一回事?





昨天晚上結束伊斯蘭課過後 - 對,2019年1月,每逢星期四,我都出席伊斯蘭課,算是一種進修,也算是一個旅行馬來西亞公民,跨族群認識的責任 - 我發現到我們誤解了馬來西亞許許多多的事情。

我先表明立場,我贊同政教分離的概念,在世界多元信仰的情況之下,雖然普遍信仰系統上都是以神為依止,但大部份的信仰都沒有絕對的相同 - 所以才叫多元嘛!-比如說,基督徒以上帝、耶穌;佛教以佛陀(佛教所指的佛陀是導師,不是神),而興都教的多神,都指向一個概念,就是沒有一個最適合的宗教可以統治及管理一個國家和社會。

然而,雖然我贊成政教分離,但我也贊成,多元信仰中的部份教義,若是適合用於管理社會和管制國家的話,那我當然也舉手支持:好比說我贊成伊斯蘭教,可蘭經闡明的「公正」「中庸」;釋迦牟尼當年廢除四種社會階級的分歧;基督教的愛你的鄰居等,都是適合用於管理社會的方法。

為甚麼我贊成政教分離,最大的原因是因為馬來西亞的伊斯蘭教教義,像是一個被扭曲的教派。

宗教流傳以千年計算,當中流傳到現在,或許當中的事實真相已經被扭曲,或許也因為不同社會、人士、宗教師的詮釋,而導致現在有不同的見解。隨著時間和社會成長的邁進,加上數據時代的入侵,社會對於信仰的詮釋已經不是像以前那樣「精挑仔細」而是「我只接受我能接受」。

所以現在的佛教,被扭曲成為「只要信盧檯長就是佛教」的歪理。

當然,我今天不抨擊那個澳洲華裔扭曲佛教真理的盧軍宏。我今天來看「被扭曲的馬來西亞伊斯蘭教」。

我國獨立至今只有短短的60年,然而我國官方宗教像是開倒車。陳嘉庚基金會2019/1月的課,請了馬來西亞開明派的宗教師來跟我們這些對伊斯蘭教有興趣的人,談回教;他宣教嗎?這不重要,重要的是被宣教的人,至少我是虔誠的佛教徒,所以我不會因為一個開明派的宗教師,而馬上易教。

馬來西亞的伊斯蘭宗教師 - 其實其他宗教也一樣 - 都不願意將真正的歷史說出來,好比說,保守派伊斯蘭教思想家,都會對你說「伊斯蘭的和平概念」但是卻不讓你知道其實古時候的伊斯蘭是如此的血腥,為了謀朝篡位而不擇手段殺害他人。

伊斯蘭和謀朝篡位有啥關係?可蘭經降世時,先知莫哈莫德除了扮演著宣教士的角色,也是當時國家政府的領導者和首腦。所以簡單來說,現在我們所了解的「伊斯蘭法律」包括「刑事法/固刑法」也只是當時的伊斯蘭皇朝的刑法。

伊斯蘭教徒的依止是「可蘭經」和「聖訓」,可蘭經是神所說,而聖訓則是當時先知身邊114,000的隨從,朋友所記錄,至今伊斯蘭社會裏頭仍然還是以聖訓為其中一項信仰生活參考,但是也有伊斯蘭學者道出「聖訓可能有誤」的說法,這一點如果是在中東國家或是重伊斯蘭信仰社會來說,是一個可以接受和討論的題目,但若是放在馬來西亞伊斯蘭社會,你可能會冠上「判教」的名義。

再說,「養狗」「觸碰狗」是伊斯蘭教徒不行做的事情嗎?不是,這也只是當地政府的伊斯蘭權威組織所設下的門檻,無論是那一個伊斯蘭學派,當中也沒有說明你不能把狗當寵物,也沒有說不能觸碰狗,這個課的開明派宗教師說,他認識的中東著名回教大學的講師教授也是一面讀可蘭經,一面摸狗。


為啥重伊斯蘭氛圍的國家能做,而我國不行?

全是因為權威組織所闡明的過程中,出現了主觀的想法,這就是我個人覺得馬來西亞的兩個大組織的問題,一個是馬來西亞伊斯蘭發展局,另外一個是政教合一的封建派政黨。

錯在哪裡?如果說馬來西亞伊斯蘭發展局的誤點,就是不懂得教育馬來西亞大眾「何為政治、宗教、文化的區別」-啥意思?有沒有發現馬來西亞的伊斯蘭太過濃郁於中東文化?為甚麼國內的建築物那麼傾向於中東設計?為甚麼伊斯蘭教徒的服裝那麼的中東文化式?

在伊斯蘭教還沒正式走進馬來亞(當時的馬來領土),本地土著信奉佛教和興都教,隨著伊斯蘭教慢慢的被馬來社會接受過後,而也慢慢的為了走進當時的社會,被當時的社會容易的接受,更舒服的信仰,所以佛教和興都教的文化走進了伊斯蘭的文化裏頭。

你問現在的伊斯蘭文化裏頭,有多少是單純的伊斯蘭文化,或許你看到的都是混淆了。什麼叫混淆?就是現在馬來西亞伊斯蘭教徒的文化裏頭,都不是可蘭經及聖訓裏頭所記載的。


而本來有責任要進行教育的馬來西亞伊斯蘭發展局,反倒沒有在應該做的事,而是努力的斷章取義,導致目前扭曲的伊斯蘭教義,出現並且流傳在馬來西亞里。

比如說看到十字架就會減低自己的信仰(檳城公寓出現十字架的燈光排列),那為甚麼吉蘭丹州至今的州政權還是屹立不倒?伊斯蘭黨還是把握政權啊!住在黑風洞附近的伊斯蘭教徒沒有判教啊!城市的穆斯林也沒有因為喝酒的場所而選擇離開自己的信仰啊!

再說,聖戰?一個伊斯蘭黨覺得身為穆斯林就必須要有這樣的概念,但是吉哈德卻,在可蘭經的詮釋不是「為神而戰」而是「為達到目標而努力」的意思,但是有心人卻將它詮釋為「只是為神而戰」而搞到社會人心惶惶。

伊斯蘭黨要推行的固刑法,卻只是可蘭經裏頭三種刑法的其中一種,卻被政黨大肆宣傳;事實證明,固刑法已經不是全世界信奉伊斯蘭的國家所要主張的刑法,因為配合現在的社會,現在的法律已經足以管制社會,有些曾經推行固刑法的國家,已經放棄。

伊斯蘭黨要推行的伊斯蘭國,可蘭經或是聖訓,皆沒有記載這回事情,先知莫哈莫德和可蘭經裏頭只說,讓公平的人管理。


不上課不知道,一上課才明瞭,現在有點覺得四堂課很可惜,希望可以加長,再讓我們更加了解。

0 comments:

An exhibition of my dream - "50 Things about TARUC"

... following from the caption from my fan page on FACEBOOK...

"Everyone has grown up" that was first thing in my mind when I met them again earlier this semester, but something just positively telling me that I do not have to worry about them.

The exhibition was always something that I want to organize, therefore I proposed to them to organize an exhibition with the theme of odd facts about the school, joining the forces with the PR student to make it even better.

The beginning stage was not easy, where they are merely a newbie to the "industry" - I purposely created the agency-client-sphere, to furnish them with a little bit of experience on how the outside world is doing their business. We in the industry know we depend on "brief" all the time, I make that as part of the assignment.

As soon as the first joint meeting, there are tons of requests literally and precisely, that flows into their box, here comes the challenge - you cannot file any complaint in front of your client, however, you have to deliver works which I hope even more than your client's expectation - my challenge is, the client is my student too, while the client's project is my project too.

Seems like no one understands my situation.

However, jobs mean jobs, things have to get done no matter how, no matter how many dissatisfactions, obstacles, we have to get it done by the deadline. 

Setting up 2 assignments under one roof is a big challenge, although both the assignment seems linked, but the weight was doubled - my student actually not only organizing exhibition, where they have to produce the exhibit items, nothing was existed before this to allow them to just take and demonstrate, but they have to produce it.

Well, it seems the weight was not doubled but tripled.

I still remembered the pressure that I gave to the chief when they are not able to deliver the client request on time, with the excuse of other assignments, but I knew by the fact is not solely about the assignment, I quickly question why - that is my job as "boss", by the afternoon, the art was delivered to the client side, although there is still a little bit of thing that has to be amended.

The agency stage was tough, but they made it through. Not forgetting every meeting time, they have to discuss not only the client's matter but also exhibition.

During the exhibition preparation stage, I don't want to mention the sponsorship, but to me, zero deficit with the return of student contribution is a great success, to this exhibition scale, with that sum of the amount of sponsorship, I am pretty impressed - in fact I am ready in the very beginning that I will use my own money to fund this exhibition, but I didn't.

I did discuss with my practical trainer, my counterpart, we identified the skillful individuals that we believed they definitely able to be delivered, which yep it turns up true, that I am pretty satisfied when the outcome was like that.

If you asked me what do I did the most to help? I only kept on insisting the fact "we need lighting and we need to manage the light to create the impression." - they knew that, and it was delivered.

The only thing that dissatisfies me was the time management, where we encountered hiccups during the event day, where the exhibition was delayed one hour - I sensed that when I see the work wasn't done during a few days before the event, it was only 60-70% completion, but I still trust them.

"Trust" is my biggest investment when I am willing to let them to do the work.

Exhibition was delayed for 1 hour, but we received countless of compliment, and some visitors thought it was architecture students work when they see the models art, especially the 2 miniatures in the exhibition, where it capture a lot of eyeballs.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to me, it is a great success.



My kids, I have few things to say,

You have been through challenges, but always mirror yourself and ask a question, "have you done your best?" or yet? 

Reading all your feedback, I am satisfied with what I have decided and executed, I know it is a challenge when I want to conduct a mock agency lifestyle in your assignment, but you have learned.

If you do not realized, that you have done more than what you capable to, at least you tried, graphic designing, model construction, dancing, ushering, motion graphic production, art piece production, clay arts, and many more.

You are basically, to me, more than what you capable of,

BUT, here are few tips that you really have to remember,

Firstly, responsibility and priority, always remember what is your responsibility, AS a student you deliver for your assignment; Priority, As a student, you deliver work as a student, your priority should be as a student.

Secondly, attention, always pay attention, in the real world, no one willing to repeat again.

Thirdly, do not be a bystander, in the real world, people who wait will be definitely defeated by people who take action first.

Forth, master your communication skill, sometimes you are not convincing enough due to your restriction of language, master it and practice it.

Fifth, respect. Which your leader, has mentioned many times.

Kids, assignment comes and goes, what is most important is the experience, take the experience as your weapon, and bullet, and be ready for the real warzone - the industry.

Thanks for completing my dream:)


0 comments:

sTARgazing舞台部:「沒有舞台沒有節目」




我算是縱橫舞台多年的活動策劃員,我曾經為舞台憤怒、喜悅、怒罵、悲痛,我就是曾經在舞台前後左右發洩情緒的人,曾經同我共事過的人也好,也被我大聲喝罵過,「Sorry To Say That」是我和前同事Vivian的記憶點,大家雖然在活動進行中都會覺得「怎麼死Kenn今天火氣那麼暴躁」,但最後大家都會明白,這一切都是為了活動。

套用一句《高校音樂劇》的舞台劇老師說的話,“舞台,就是聖殿” - 自從那樣看過,我了解到有舞台的地方,重點就在於三個催使活動成功的要點,第一:節目內容、第二:舞台設計、第三:宣傳。

前面說了很多的節目內容,這裡需要重點說一下,我在之前的PO文有提起到每一個不同部門的工作和感謝,應該是文章太長,導致沒有人閱讀到。

這一個PO重點提舞台設計。

舞台是一個活動的靈魂,出席者抵達會場,只有兩種眼光和視線,第一是舞台、第二就是宣傳單品,往往第一個視線肯定在於舞台上,如果舞台上能夠很震撼的話,一般上無論怎麼樣的內容,都可以算是如虎添翼。

與其說我是個指導老師,倒不如說這個位子是個「監製」,一開始我和學生表明,希望他們可以選擇承擔一些重職,其中一個是舞台,我不能夠花太多的時間去認識一個舞台總監,我希望能夠接下舞台總監的人是一個我不只是相信而且可以依賴的一個人。

結果來了兩個,在會議上看到兩個可以依賴和相信的大哥大姐。

舞台劇最大的壓力和施壓者就是節目,沒有節目方向,沒有辦法宣傳,沒有辦法去設計其他事項,然而自己是個指導老師,沒有辦法直接去「要求辦事情」,唯有持續的提醒節目總監,必須儘快的去和舞台部協調節目內容走向,所需要飾演用的道具,燈光所需還有音樂內容。

我其實擔心都是多餘的。

那一天和節目組的會議後,九點鐘我們趕場和舞台部的人會議,來了不到十個人,那一個會議我可以說「市場裏最期待看到的會議」-快、仔細、狠、準確、不浪費時間、切入重點、有做記錄、完整。

你說我下來還會擔心舞台部嗎?我更擔心節目組了,為甚麼?因為舞台部的人非常的專業,而且還清楚知道自己要做什麼。

這個舞台,我唯一幫的事情是,舞台初稿是我做的,還有本來音響供應商“可能”在欺壓我的學生的前提之下,我把我的朋友介紹給他們,也成就了讓他們學習專業燈光、音響的機會。其他的事情,我一概沒有理會,我知道他們能夠承擔。

但是,

當進行首次跨部彩排時,我失望了;為啥當初看到專業的團隊,最後竟然在彩排的時候,卻是一團糟。我唯一讓自己清楚了解「他們只是學生」 - 雖然他們總是在不該出錯的地方出錯,甚至是不懂得當機立斷的解決問題,往往都只是求一個明燈指引。

第一天彩排,我忍下了,第二天彩排,我也忍下了,畢竟我是個老師;

正式上舞台彩排的時候,兩個節目組的導演給我罵到臭頭,我說「不要給燈光音響租太多的資訊,一個人講話就好!」,好在我的朋友也在幫忙看著燈光音響,事後他跟我說幫忙看著,我心裏已經很大的輕鬆了。

你說,我輕鬆到嗎?

如果這是我在市場工作上的內容,兩部早就被我罵到一個臭頭,「活動前一天還是有這麼大的亂子,不如我們直接CAN掉這個活動,通知全世界不用來了?」- 活動前一天的彩排竟然沒有辦法順利完成,我撂下一句「如果明天彩排還是不行,我自己導。」

我看重的活動和節目,一不做二不休,籌備十個星期的舞台劇如果敗在我手上,基本上就是在我的職業生涯上有一個最大的汙點。

第二天的早上,我六點醒了,是一種驚醒的,可是我決定遲到吧 - 我抵達的時候是早上9點30分,我先去看廣告系的展覽籌備,後來才偷偷的觀看彩排。

一切變得很順利了。

特別想提起一點,我前一天晚上和副舞台總監要求,我不想看到塑料椅子,可否換,雖然我留下一句「嘗試吧!」其實心裏是說,「如果沒有換就死定。」結果還真的換了。

做舞台活動的人,最避忌看到三五成群的無所事事,更避忌看到一個工具三個人提的畫面,這已經不是一個「老師我和某某某一起上廁所」的時候,更讓我火滾的時候,三點集合,但是三點十分還看到有人在音響部跳舞,我忍不到了 - 可是我還是沒有破口大罵。

舞台總監在活動時站在我的後方,我相信完全感覺到我的施壓。


你說,我感恩嗎?

沒有節目沒有舞台,沒有舞台沒有節目,這是已經是不成文的規格,我非常擔心節目組,但是在中期時看到他們彩排訓練,從0到有的過程,我知道晚上已經不需要我了,舞台的進展可以算是神速的,兩個主副的敦促之下,每每偷偷到工作室看到所處理好的東西後,我暗地裏爽。

雖然檢討的時候,聽到一句至今還是耿耿於懷的話,你說我很容易釋懷嗎?你懂的。

可是這一切都已經過去了,節目組的成功、舞台部的部署,結合燈光、音樂、戲劇、舞蹈、歌唱的人生中首個英文音樂舞台劇,落幕。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