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田弘看電影:《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



愛情如果能夠解釋的話,那世界上就不會有人因此而痛苦了。

曾經我也是一個愛情專家,可以和好朋友分析愛情,人際關係等等一些關係上繁雜的事情,可是是情若是發生在我身上的話,我卻沒有辦法自己去解決。

現在的我已經和張哲凱沒有兩樣,雖然不至於如同男主角的那種孤獨,但是我已經習慣了孤獨,或許真的需要找到另外一個懂得我的孤獨的人,才能夠好想他們那樣彼此依賴對方。

「人一旦習慣了孤獨,那才是比悲傷更悲傷的事。」

愛情從來就不是一張文憑可以解決的事情,如果真的有個心理學家、社會學家、哲學家去剖解的話,那應該不是愛情了;創造愛情的那個罪人,應該是這個世界上罪不可赦的人,在成就人的同時也抹殺了很多,相愛但是愛不到的人。

其實《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是個老掉牙的愛情故事,預計的結局,但是我買帳。

男主角因為愛上但不能在一起,女主角想坦白表態但是知道不能;後來才知道愛這碼子事情,根本不需要一個底線,也沒有衡量點,但是當知道愛情的真相的時候,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在朋友圈裏環繞著「哭到不能自己」的評語,我選擇聖誕前夕去看,想說應該沒有人會在這個日子看電影,結果真的爆棚,故事走到最後階段,全場鼻涕聲,有些甚至哭得不能自己,我旁邊的女生已經抱著她的好姐妹了。

「談戀愛的結果只有兩種,一種是陷入愛情裡面,另外一種呢,就是把陷入去的愛情撈出來。」

我怎麼可能不會理解呢?更特別的是你已經陷入了,然後明知道不可能,還要馬上把這些愛情撈出來。

「我不喜歡永遠,因為兩個人其中一個不在了,就不是永遠了。」
「我們的相遇是命中注定,任誰也沒有辦法取代。」

「直到遇見了你,我才明白兩個孤獨的個體,只要彼此陪伴,也能夠有幸福的權利。」

可能對於我來說,因為孤獨是我這個個體而不是屬於你的,所以我沒有享受幸福的權利。


故事的劇本走向真的是老掉牙,可是卻因為對白上,男女主角的戲讓觀眾深陷在兩人的情感之中,感覺到其實情侶也真的只是這麼簡單。或許看到中間,我們還在誤會CREAM和K是一對自高中開始到現在一起工作的情侶,但是實際上不是,我們覺得惋惜。

我們以為女主角為了工作鬧彆扭,委屈的哭了,結果不是如此 - 這一幕我很揪心,拼了命在咬衣袖子。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環繞著兩個明明深愛對方的男女的心情故事,到最後,確實後悔。


我,不想後悔。


野田弘看電影:《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 野田弘看電影:《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01:23:00 Rating: 5
Post a Comment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