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田弘看電影:《光》


一向以來,如果電影主題環繞在兄弟的情分上,我的淚囊就不是我的。(上次Baymax也是這樣)

認識這部作品很久了,之前是一部微電影(參考以上短片鏈接),而知道故事靈感來源自製作/導演本身,加強了故事的催淚性,不過這部電影刺穿我的淚囊是兄弟間的情份,還有「溝通這回事」。

別說兄弟了,有時候好朋友都少溝通了,導致多重誤會的出現;哥哥因為自閉而不懂得什麼叫做良好溝通,弟弟則是單方面覺得哥哥自閉而不需要溝通,兩者的「單方面的定義」,導致了最終不可收拾的誤會。

短短的14分鐘變成了超過一小時的電影,強調了「溝通的重要性」,至少讓觀眾看完後回家,懂得溫馨詢問家人近況吧?

電影裡的演員我都認識,曾經還是同事,我個人覺得Kyo的演出剛剛好 - 我以《My Name is Khan》中的主角來看自閉症的演出技巧,至少Kyo有一剎那讓我覺得他真的是自閉的,特別在於他因為弟弟對他做了一件很過分的事情後,歇斯底里的大哭 - 我是感覺到痛(啦)

平時的Ernest平易近人,總覺得文光的經典台詞可以交給現實生活中的Ernest說(笑),但Ernest的弟弟角色也是現實中的Ernest(誤),特別是那些對話。(怎麼感覺到這段是在坑Ernest的感覺)

好啦,認真一點。

這是加強版的《光》,很清楚的描述了自閉症哥哥在日常生活中的一切,也體現了哥哥為了達到目標而不惜任何一切代價 - 試問現在的社會有多少個人願意這麼做?少少壓力就放棄的群眾越來越多。

對於自閉症群體而言,我們的社會裏有多少人認識、了解、甚至接受他們是社會的一分子?在還沒了解就加以批判的比願意了解的更多,就好像不了解同志群體就說同志是傳染病那樣:如果你說自閉症的人是白癡,我覺得說自閉症是白癡的人才是上等白癡。

《光》值得看,這裡呼籲一下我的學生,馬上去看!



馬來西亞的中文電影製作終於不單只是賀歲片或是恐怖電影了,雖然早期也有一些小品,可是後來卻因為不獲支持而停滯了許久,當中還有很多不堪入目的作品,硬硬的塞入大螢幕,一直到近期內,終於有作品是可以揚眉吐氣的。

#但是看電影的那一天旁邊坐了四個屁孩
#不喜歡看這樣類型的電影可以不看
#但是不要騷擾其他人可以嗎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