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媒體上審判別人的官 - 你 - 所帶起的網絡灞陵。


兩天後的今天,因為不理智而燃燒的種族「歧視」事件,燃燒到現在,從加害者,變成了受害者,一夜之間讓家人蒙羞,個人隱私被肉搜,而且還失去了工作;很多在媒體上審判別人的官 - 你 - 都會覺得他咎由自取,但是很多時候卻忘記把「人類非聖者,皆會做錯」,而在媒體上審判別人的官-你-都覺得自己不會犯錯,未來也不會犯錯。

我們的「種族歧視」的種子從小就開始播種,從家裡長輩的「種族恐嚇」-“再不聽話等下馬來人抓你走。” 和 “等下叫阿布捏捏來抓你,因為你壞蛋。”,這些原本純真的孩子們,走進了學校,看到了「異種」 - 我這裡用強烈文字來強調「和我不一樣的種族」而開始文字和眼光歧視。

如果一個父母親是這樣的教育孩子,那十個父母親同時用同樣的方式來教育孩子的話,這十個孩子就是一個欺負異種的種族歧視流氓 - 只允許自己民族至上的種族流氓。

雖然我支持母語教育,但我更重視母語教育裏頭有沒有在強調種族和諧。種族和諧不是口號,而是行動,可是我國的母語教育更像是「我族至上,其他種族我們帶過就好。」甚至有些學府,教職人員自己本身都不清楚明白我國多元種族文化的基本常識,換句話說,有些教職人員自己也是個「種族歧視的胚子」。

回到來今天,我嚮往的新馬來西亞在大選後,各族會更加的和諧,但是看在網絡上主流中文報章媒體之下的留言者,那些在媒體上審判別人的官 - 你 - 的留言,如果不是網絡灞陵,請問還是什麼;這裡也不提起有些人,連基本用詞都用錯,還在那邊唧唧歪歪,就看得出他們沒啥受過教育,只知道責備再責罵而已。

所以今天出現的加害者,是被在媒體上審判別人的官 - 你 - 所迫害的。

我不喜歡艾迪禮江的舉動,很明顯錯在於他;第一錯,穆斯林走進非清真區塊;第二錯,挑起馬來西亞人敏感的馬來人土地課題;第三錯,比中指當場以粗俗文字辱罵女子;第四錯,網PO並且還說該華裔女子是豬的後代。

他錯,為甚麼不是各位報警就讓警察用刑事法典或是某條法律去捕捉、告就好,反倒是這些在媒體上審判別人的官 - 你 - 肉搜別人的資料出來,給他的老婆、孩子壓力;你敢保證他的孩子在學校不會被欺負?你敢保證他的老婆會讓別人刮目相看?

PS:我也看不過馬來西亞人不是親自報案,而是叫別人去報案,沙登怡冠園撞後逃事件,就有人疑似發現一輛轎車是疑犯的,竟然是拍照上傳,然後留言叫別人報案。或是出現在留言板上標簽 #PDRM,或是標簽 #這貼不能沉 - 請問在媒體上審判別人的官 - 你 - 這些動作有用嗎?

從憎恨艾迪禮江的作為,到看到他的遭遇,雖然因果報應罪有應得,可是艾迪卻不是被司法所判,而是被在媒體上審判別人的官 - 你 - 所判,忽然讓我覺得,這個社會很恐怖。


對我來說,這不單純是不理智行為所帶來的種族壓迫,而且還是在媒體上審判別人的官 - 你 - 所帶起的網絡灞陵。
在媒體上審判別人的官 - 你 - 所帶起的網絡灞陵。 在媒體上審判別人的官 - 你 - 所帶起的網絡灞陵。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09:17:00 Rating: 5
Post a Comment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