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田弘看電影:《光》


一向以來,如果電影主題環繞在兄弟的情分上,我的淚囊就不是我的。(上次Baymax也是這樣)

認識這部作品很久了,之前是一部微電影(參考以上短片鏈接),而知道故事靈感來源自製作/導演本身,加強了故事的催淚性,不過這部電影刺穿我的淚囊是兄弟間的情份,還有「溝通這回事」。

別說兄弟了,有時候好朋友都少溝通了,導致多重誤會的出現;哥哥因為自閉而不懂得什麼叫做良好溝通,弟弟則是單方面覺得哥哥自閉而不需要溝通,兩者的「單方面的定義」,導致了最終不可收拾的誤會。

短短的14分鐘變成了超過一小時的電影,強調了「溝通的重要性」,至少讓觀眾看完後回家,懂得溫馨詢問家人近況吧?

電影裡的演員我都認識,曾經還是同事,我個人覺得Kyo的演出剛剛好 - 我以《My Name is Khan》中的主角來看自閉症的演出技巧,至少Kyo有一剎那讓我覺得他真的是自閉的,特別在於他因為弟弟對他做了一件很過分的事情後,歇斯底里的大哭 - 我是感覺到痛(啦)

平時的Ernest平易近人,總覺得文光的經典台詞可以交給現實生活中的Ernest說(笑),但Ernest的弟弟角色也是現實中的Ernest(誤),特別是那些對話。(怎麼感覺到這段是在坑Ernest的感覺)

好啦,認真一點。

這是加強版的《光》,很清楚的描述了自閉症哥哥在日常生活中的一切,也體現了哥哥為了達到目標而不惜任何一切代價 - 試問現在的社會有多少個人願意這麼做?少少壓力就放棄的群眾越來越多。

對於自閉症群體而言,我們的社會裏有多少人認識、了解、甚至接受他們是社會的一分子?在還沒了解就加以批判的比願意了解的更多,就好像不了解同志群體就說同志是傳染病那樣:如果你說自閉症的人是白癡,我覺得說自閉症是白癡的人才是上等白癡。

《光》值得看,這裡呼籲一下我的學生,馬上去看!



馬來西亞的中文電影製作終於不單只是賀歲片或是恐怖電影了,雖然早期也有一些小品,可是後來卻因為不獲支持而停滯了許久,當中還有很多不堪入目的作品,硬硬的塞入大螢幕,一直到近期內,終於有作品是可以揚眉吐氣的。

#但是看電影的那一天旁邊坐了四個屁孩
#不喜歡看這樣類型的電影可以不看
#但是不要騷擾其他人可以嗎




0 comments:

在媒體上審判別人的官 - 你 - 所帶起的網絡灞陵。


兩天後的今天,因為不理智而燃燒的種族「歧視」事件,燃燒到現在,從加害者,變成了受害者,一夜之間讓家人蒙羞,個人隱私被肉搜,而且還失去了工作;很多在媒體上審判別人的官 - 你 - 都會覺得他咎由自取,但是很多時候卻忘記把「人類非聖者,皆會做錯」,而在媒體上審判別人的官-你-都覺得自己不會犯錯,未來也不會犯錯。

我們的「種族歧視」的種子從小就開始播種,從家裡長輩的「種族恐嚇」-“再不聽話等下馬來人抓你走。” 和 “等下叫阿布捏捏來抓你,因為你壞蛋。”,這些原本純真的孩子們,走進了學校,看到了「異種」 - 我這裡用強烈文字來強調「和我不一樣的種族」而開始文字和眼光歧視。

如果一個父母親是這樣的教育孩子,那十個父母親同時用同樣的方式來教育孩子的話,這十個孩子就是一個欺負異種的種族歧視流氓 - 只允許自己民族至上的種族流氓。

雖然我支持母語教育,但我更重視母語教育裏頭有沒有在強調種族和諧。種族和諧不是口號,而是行動,可是我國的母語教育更像是「我族至上,其他種族我們帶過就好。」甚至有些學府,教職人員自己本身都不清楚明白我國多元種族文化的基本常識,換句話說,有些教職人員自己也是個「種族歧視的胚子」。

回到來今天,我嚮往的新馬來西亞在大選後,各族會更加的和諧,但是看在網絡上主流中文報章媒體之下的留言者,那些在媒體上審判別人的官 - 你 - 的留言,如果不是網絡灞陵,請問還是什麼;這裡也不提起有些人,連基本用詞都用錯,還在那邊唧唧歪歪,就看得出他們沒啥受過教育,只知道責備再責罵而已。

所以今天出現的加害者,是被在媒體上審判別人的官 - 你 - 所迫害的。

我不喜歡艾迪禮江的舉動,很明顯錯在於他;第一錯,穆斯林走進非清真區塊;第二錯,挑起馬來西亞人敏感的馬來人土地課題;第三錯,比中指當場以粗俗文字辱罵女子;第四錯,網PO並且還說該華裔女子是豬的後代。

他錯,為甚麼不是各位報警就讓警察用刑事法典或是某條法律去捕捉、告就好,反倒是這些在媒體上審判別人的官 - 你 - 肉搜別人的資料出來,給他的老婆、孩子壓力;你敢保證他的孩子在學校不會被欺負?你敢保證他的老婆會讓別人刮目相看?

PS:我也看不過馬來西亞人不是親自報案,而是叫別人去報案,沙登怡冠園撞後逃事件,就有人疑似發現一輛轎車是疑犯的,竟然是拍照上傳,然後留言叫別人報案。或是出現在留言板上標簽 #PDRM,或是標簽 #這貼不能沉 - 請問在媒體上審判別人的官 - 你 - 這些動作有用嗎?

從憎恨艾迪禮江的作為,到看到他的遭遇,雖然因果報應罪有應得,可是艾迪卻不是被司法所判,而是被在媒體上審判別人的官 - 你 - 所判,忽然讓我覺得,這個社會很恐怖。


對我來說,這不單純是不理智行為所帶來的種族壓迫,而且還是在媒體上審判別人的官 - 你 - 所帶起的網絡灞陵。

0 comments:

土著特權vs消除一切種族歧視國際公約





馬來西亞聯邦憲法裏有相當多條文是維護馬來西亞土著權益,最有爭議的153條文清楚列名馬來土著(包括半島、沙巴、砂拉越的土著)

在153條文下,最高元首的職責包括確保馬來人在公務服務、獎學金、其他援助及教育裏頭,有特定的權益,不受其他種族的影響 - 如果這是原本的四大受保護領域,什麼時候「其他援助」的範圍擴大,來到現在馬來人在上市公司裏頭的30%固打,購買屋子時候的特別優惠,成為很大的一項重點。這裡也包括89及90條文,保護了土著擁有的土地權利。

如果賦予單一種族特別權益的話,就是屬於一種歧視。在一個組織裏頭,各個人擁有同樣的權利,可以競選,大家可以擁有同樣的競爭權利,這才是一視同仁,但在馬來西亞,雖然口口聲聲說大家都是要一視同仁,但是很多事情,卻「土著獲得優先權」。

你說特權有幫助到土著嗎?或許有,在英國把馬來西亞統治權利交還給馬來西亞人的時候,因為擔心華人和移民可能威脅到馬來人,而設立土著特權。可是六十年過後,馬來人真的還在被華裔、印度裔、外來移民族威脅著嗎?

從人口分佈來說,華裔和印度裔的百分比遠遠靠近不到土著 - 根據馬來西亞統計局2018年7月31日的報告顯示,目前馬來人兩千萬人,華裔六百七十萬,而印度裔兩百萬人,土著從2017年到現在,增加了0.3百分比。(https://goo.gl/nsMZxB),這裡如果重點思考,華裔和印度裔有可能將土著經濟打垮嗎?

我個人覺得,因為特權而讓人慵懶;很多心理學報告顯示,我們的祖先在前期努力的為後代做好完全的準備,節約能源,導致現在的我們一直在使用本來受節約的能源,讓我們現在變得懶惰;當初英國殖民政府擬下保護土著的相關條文,導致現在的土著變得憂慮,擔心如果我國實施「一視同仁法」,最後會讓兩千萬的土著失去了特權,沒辦法生存。

如果有機會,我想要在這個時候,進行一項調查,了解「2018年時代的馬來人,還注重153條文嗎?」

我相信馬來西亞人如果分成受高教育的國民,都不會在乎特權條文,世界走進工業4.0時代,如果你沒有足夠的知識和智慧,即便有特權,也沒有辦法和世界競爭。因為特權而懶惰,感覺擁有特權的人都變成「特權派迷信」,這對馬來西亞好嗎?

「如果賦予單一種族特別權益的話,就是屬於一種歧視」的前提之下,153條文,和「消除一切種族歧視國際公約」就處於在對立面。馬來西亞政黨巫統以捍衛土著權益為最大的政治鬥爭,加上14屆大選希望聯盟並沒有撈到土著馬來人選票,所以巫統肯定在這個時候咬緊ICERD,說希望聯盟如果簽署ICERD,就是背叛馬來族群。

希望聯盟其中一個黨是聚集前巫統黨員的土著團結黨,黨名「土著」足以證明他們是不會違背153條文,即便民主行動黨願意,聚集土著馬來人的誠信黨還有公正黨,也不可能會簽署、贊成這項條約,很多人還是被過去的六十年不開明教育鎖死,不願意相信種族平等。

即便是我國蘇丹、拉惹、元首都是思想開明的統治者,可是來到土著特權,保護馬來族群這點事情,他們也沒有辦法妥協,只能夠一直的捍衛土著特權。

我看到ICERD的好,我相信因為簽署了種族歧視公約後,各族處於平等競爭,因為失去了特權,也因為大家都平等,所以會讓各個族群更因為「全民拼經濟」而相處各種辦法來掙錢,做更多事情來保護自己的文化,確保文化傳承順利。

只是如果簽署了ICERD,政府必須要進行更多的教育工作,告訴大家不會因此而不照顧馬來族群,另外也要教育其他族群,確保沒有經濟壓迫和欺負事件的發生,經濟上必須要保障全民,不應該以族群來衡量,而必須要以貧困階級來衡量誰比較需要被照顧 - 請勿忘記,印度裔、原住民是很需要被照顧的。

看在於這次預算案辯論後,團結部長在國會被轟炸的畫面,證明他真的不適合承擔種族和諧和國民團結的事務,可是我也知道這是一項艱辛的職務,回想之前上政治選舉課,講師說「馬來西亞人離開團結這回事,很遠」。
也看在於昨天啤酒種族事件上,更覺得馬來西亞需要在種族歧視上,做更多的教育工作。

唉,看看地圖,全世界剩下幾個國家還沒給予ICERD回應,然而我們口口聲聲說我們要成為先進國家;先進國家不是應該從文明、文化做起嗎?



0 comments:

我的夜曲|第二章



夜,是一個揮發壓力、凝聚安靜、沈寂的時刻。

很多時候人無法解決問題的時候,都會選擇夜間思考,因為這段時間少了城市的喧嘩、人類的語言壓榨,整個世界變得不複雜,時間很簡化,是一個最好思考問題的時間。

今天是壓榨我生活的第二個月,經歷了一些自以為是的人,我選擇了逃避,甚至是選擇不去理,或許你覺得我不應該,但是我覺得我有我自己的權利。

兩個月看到了很多很複雜的人,唯一讓我可以暫時逃脫就是每一天的夜晚,只有那一刻我可以假裝自己是個沒有煩惱和問題的地球人,靜靜的享受我的人生。

或許我應該將這些都譜成曲,每一個晚上自己聆聽,如果我真的開始了,或許最終可以創作成合輯。


————————————————————


在苦悶的生活裡,我沒有想到2018年生肖預言的神准,證明了這段期間,我遇到了很多很腐渣、複雜的人生。

在這樣的環境,我已經不能夠接受那些假惺惺戴著面具度過人生的人,唯有尋找一些簡單、簡約的物,來給自己一個釋放和解脫。

並不是一個業配文所以才這麼說,偶爾我的咖啡時光,真的是呆呆的看著我手上這支手錶,所有事情都變得比較簡單,感覺其實生活也不是那麼複雜。


————————————————————

Nocturne Watch 手錶系列
可參考這個鏈接:https://www.nocturnewatch.com/

0 comments:

我的夜曲|第一章


創世主把一天化成了晝夜,有明亮的太陽和憂悶的月亮。

夜,有的人描述成是恐怖,非常的負面,像是結束。

從來卻沒有人鼓起勇氣,很勇敢的說,黑,其實是膽量的象徵,是一個開始的前奏,是一個非常正面的元素。

夜,百鬼夜宴的時候,每一個夜靈外出,喚起恐怖的氛圍;其實他們很孤獨,只是他們選擇聚在一起,這樣才可以壯膽,但總有一些卻仍然選擇獨自一人,因為他們害怕「成群後遺症」。

他們是夜時人。

創世主將一天劃分成晝夜,讓害怕的人,可以在晝之時躲藏起來,而在夜的時候變得勇敢。

只是我們這些原本屬於晝時的人類,偏偏晚上不睡覺,而碰上了夜時的人們,所以夜時人因為害怕,而變成了驚嚇。


這是夜的第一曲。

————————————————

認識我的人,都了解其實我很難喜歡上一個全新的人、事、物。一旦愛上了,就會非常放閃式的不停說出它的好。真的因為它的設計簡單,不會譁眾取寵,反倒在這個大鬥爭時代,就這樣的鶴立群眾。

這是屬於我的夜曲,第一章。

我也甚少的寫業配文,這是我讚賞夜曲的第一章。這手錶系列,讓我戴在手上,長時間不取下的最大原因,莫過於設計。下來會跟大家慢慢的分析,能夠吸引到我這個石頭般思想的人的手錶,是一個怎樣的手錶。

————————————————

Nocturne Watch 手錶系列
可參考這個鏈接:https://www.nocturnewatch.com/

0 comments:

我累了



年頭風水和生肖預言說我今年的下半年運勢不怎麼樣,不過確實九月和十月,我的人生在測試我的人生,測試我那埋藏許久的脾氣,還有讓我看破人生決定三十那樣。

這幾個月份,好幾件事情讓我沒有辦法忘記,唯有當作是一個記錄,記錄這個過去,成為我的教訓。


成熟

那天,和同事開啟了「現在的年輕人」時,頗有感受;到底是不是現在社會的種種誘惑,讓年輕人們已經不再像是準備走入社會競爭的對象,和我們以前相比之下,很大的差別;以前我們好怕上課聽不到老師說課,老是提早到為了霸占位子,現在的學生卻是爭「誰最遲到」「誰最不到」「誰最快忘記老師教過什麼」。

回想以前我們碰上問題的時候,總會往圖書館、甚至是有限的網路進行搜查,真的找不到資料的時候,才開口問老師,就因為我們有先找資料和解答,所以老師一提起我們就很快明白,加快了學習的進度。而現在的學生,總是依賴,碰上問題不嘗試解答而很快的就詢問,詢問的方式卻是「等候你給答案」的那幅態度。

不禁讓我思考,這年頭即使到了20歲,也未必有20歲的思考。


飲水思源

我曾經走過多份工作,和多個上司不歡而散,但是我卻不會讓自己忘記「引進門、給機會」的那個人,即便是只是面試我的那個人,我也會很努力的記得他/她,因為緣份;可是現在的人,確歪曲了「修行靠個人」的理論,變成「忘了師傅引進門,成功修行全因個人」,不懂得飲水思源的人,怎麼可能會成功,成功怎麼會長遠呢?

飲水思源嘛,到底有多少個人懂,即使我討厭我的第二份工作的頂頭上司,我還是要謝謝她帶入入門,不是她我的中文也不可能會進步;第三份工作的老闆,更是讓我憎恨前朝政府,但是沒有她,我的而是二十二歲那一年也不會那麼精彩;若不是最近這份工作(剛離職)我更不會感恩她讓我看見這世界上還是有無知的人 - 可是這一切,我都要提醒自己飲水思源。

即使飲水的分量只是那麼一點點,都要學會思源。

可能我接觸佛教比較早、比較深,「緣份」很重要,沒有緣分,就沒有過程,甚至不會有結果;可是很多人一旦開始有更多的機會了,就忘記了之前是什麼原因讓他們有機會;例如有機會認識更多人。

不禁讓我思考,世界開始少了飲水思源,會變成什麼樣子。



我的成就是我的,即使你引領,最終還是我的。

真抱歉,我就是那麼的一個爛人:我不喜歡霸佔本來也不屬於我的榮耀,即便是原本我的想法,最終獲得榮耀的是你,我也不會要求我站在前方。

懂我的人都知道,一旦我委任了某人執行某件事情的話,我就會很努力的協助對方,然後最後即便我是頭目,我也會讓執行人去享受那個榮耀。

雖然最後享受榮耀的都忘了我們是誰、我是誰,我還是抱著滿足的感覺。

即便你已經忘記了帶進門的,原本是我。



強求的緣份有效嗎?

承擔了很多活動的領頭,清楚的了解了,「非緣分所定,勿強求緣份」的感覺,隨著時代的邁步,很多人開始接受了科技、放棄了傳統,固步自封的留在原地踏步的話,如何才會進步;所以承接了其中一項工作,至今我就是抱著「隨緣」看看有如何的成果。


這一秒「我歡迎改革」,下一秒「我不贊成這樣,因為我們以前是那樣的」

這個季度我承接了兩項活動的承接,一個持續走著,另外一個已經放棄;

先說放棄吧;原本以為我可以持續走下去,但是卻因為毫無「鼓勵」「感謝」的工作環境,口頭上說「我可以接受改革」可是建議了改革,卻說「以前我們都是這樣做的」,好幾次的很努力的說服,最終我還是選擇放棄,因為不想要讓自己在一個不開心的氛圍下工作。

持續走著的最大原因時因為自己的信仰,可是隨之而逐漸讓我想放棄的原因是「人」,也是因為這一次,我斷言明年開始不再走幕前,除非是一個更值得讓我珍惜的團隊。

遇到了很多人,我都有這樣一個疑問,到底他們值不值得我幫助,如果不是遇到了一個朋友,我還是會盲目的幫助,當我在行大菩薩道的時候,別人當我好欺負。開始覺得幫助別人不是一個「應該做」的事情,慢慢的放下了援助之手,甚至覺得自己不想幫助別人。




或許我過於在乎,還是我特別敏感,只是我真的很希望當我站在對方的角度在思考的時候,也請你站在我的立場思考,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命首選、責任要完成 - 請你學習站在對方的立場思考,而不是只是站在自己的立場思考。


我忘記了,其實我也只是個人類,「我累了。」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