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田弘乱思考 - 华裔信仰中女性神明的象征



華人信仰和印度信仰(還有很多世界信仰)有著同樣的神祉系統,而是相信多神論(Polytheism)而不是單一主神論(Henotheism)及一神論(Monotheism)。一神論的詮釋其實很簡單,也就是相信世界都只有一個神為主要的信仰方向,比如我們了解的伊斯蘭教以真主為唯一神、基督教也只有一個神為方向。

華裔信仰將神明分成階級,和印度信仰不一樣的地方,就是印度神祇以家族為系統,而華裔信仰則是以階級、皇庭的模式分別,比如玉皇大帝為最高神祇,而地方神祇分別為土地公公、城隍爺,而馬來西亞的地方神祇少不了拿督公。

華裔神明則把工作分得非常仔細,照顧孩童的床母、地方守護神土地公婆或是拿督公、求子的註生娘娘、保護船隻出海的媽祖娘娘,等等。晚輩我將華裔信仰的神祇的責任分成兩大類,「庇佑」及「照顧」-其實字面上來說並沒有很大的差異,但是如果拿性別來區別的話,從社會學角度去看,就有一點點的分別了。

從來「父」為武、剛強、外、兇,相反的「母」為慈、溫柔、內、賢淑來區別;這只能夠怪華族早期的社會分化,嚴重強調「男主外、女主外」的概念,因此父化神明都被標榜為向外衝,以武將的樣貌保佑著信眾,相反的母化神明都是主內,以保護照顧信眾的形象鮮明。

以上皆是我個人的分析,當然還會有一部份的神明不一樣;就好像被封神的楊家女將就是武將身份。
但就是因為這樣的男女區分,我相信保障了女性當時候在社會裏的地位,也讓「女性、母愛」的形象更為鮮明。

比如佛教的觀世音菩薩,華人地區的觀世音像都是以母相居多,相傳當時觀音文化傳入中國後,因為「觀看世界聲音,普度一切眾生」的大悲願廣傳,感覺這個想法很「女性、媽媽」,所以大家都將觀世音菩薩鎖定在女性的樣子流傳至今,實際上佛教修行得道的菩薩,不以男或女的形象為重點,菩薩皆無性別。

我也是最近在看本地的記錄電視節目,自己去分析到,才會下筆寫這個文章。

我看到一個台灣的節目,說要替媽祖娘娘更換神衣時,因為是男生更換所以觸怒(也不至於生氣,我相信媽祖娘只是稍作提醒)了媽祖,因此必須再換一次;說明了女生需要被男生尊重的,神明也一樣。

另外也看到馬來西亞文良港一家七仙女廟宇的扶乩等管事,都是女生;還有一家媽祖娘娘廟,抬轎者都是女生,充份的體現了女性主權。

我換了一個角度想,如果沒有了這些女神、母化神明的化,那我也相信華裔社會裏女性的地位也不會那麼的公平,當然我還是需要強調,這只是我個人的粗見。


不過無論如何,信仰本來就是可以讓社會某一組群做參考的一個方向,因此各種神明都有祂本身的特別之處。
野田弘乱思考 - 华裔信仰中女性神明的象征 野田弘乱思考 - 华裔信仰中女性神明的象征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22:44:00 Rating: 5
Post a Comment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