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这样偷偷的结束了 - 第二届音乐交流营

这一届的衣服设计是由我来操刀,谢谢大家仍然还是给我机会。

营服设计结合吉他(第一届)和键盘,主要想要体现创作营的持续,还有创作音乐一般上同学们会用的两种乐器;而“楽。聚” - 两个字的结合,也是希望大家是因为音乐而相聚,简单的意思。

谢谢同学你第一次担大刀为交流营的主持。
 结束了音乐交流营后,我昏昏欲睡了几乎30个小时(这是不健康的,当作是参考就好),然后起身无非就是为了“人类基本身体运作”及“观看如懿传”,其他的时间就是休息。


好好整理一下思绪。(强调这不是新闻稿)

来交流营的同学和上次比起来,多了很多自主报名的大专生,证明了(至少我自己相信)我们开始吸引到喜欢创作的同学们。

30人的交流营,对于很多商业组织而言,肯定是不要继续办了,可是对于我们来说,我们必须要继续,因为我们想要让来自不一样地方的大专生继续听来自不同地域性的大专创作。

说真的,这次我们少了东马大专,这次的代表还算是均匀;去年没有机会参加的赛城多媒体大学来了一群,甚至来自北部的医药大学AIMST也派人出席,还有马来西亚诺丁汉大学的音乐协会同学也出席了,少不了南方大学学院、吉隆坡工艺大学UTMKLIACT等大专学府都出席了,东家UCSI也有不少人出席。

这个交流营是奇葩种类的聚集,我们没有啥主流音乐,大家都尝试寻找不一样的楽流,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我们拉长音乐激荡环节,中间还有一位特别嘉宾-杨朝焰老师的鼓励,让这个环节和去年不一样了。

对,没有主流音乐,你听不到啥排行榜上被推崇到无上地位的歌曲,只有一首首简单的作品;说难听一点的,这些都是没有办法和大天团、主流歌手并排的作品,但是胜在“独创、特别、一个属于本地马来西亚的元素。”

至少,我觉得这一届的激荡音乐作品和去年相比,这一年的作品,比去年好很多。只有五首,可是五首都得到好评,五首都在音乐会上发表,五首我大胆直言都可以到大平台上。

这次的生活营挂帅人不是我和智晃(大专音联),我们放手让大家去选择承担,当中不是说我们(我和智晃)没有承受任何压力,只是这些压力是一种“我们有第一届的票房,所以不可以因为这次而被拖垮”的感觉。

可是,后来我的想法被一件我差不多忘记的事情而唤醒。

那是我信仰上的师傅告诉我的一件事情,“与其为了数量,倒不如专注在素质上。”- 因为以前办生活营的时候,都是专注在找营员,而素质建立却不是首要思量条件,而师傅告诉我这件事情,而让我对着这次的交流营有不一样的看法。

不过,无论如何,这一届已经很顺利的结束了,谢谢每一个人。

明年要不要继续,也要看缘分。

FAZZ,本地著名的音乐表演团体的编曲分享环节。

交流营开始前的小briefing

谢谢黄威尔老师和 JUMURO 的老师们都来这里分享哦~


开幕典礼~

忙里偷闲

红色的组 - 我才发现到我加入了一个我喜欢的红色组

左起:Taylor的Ocean,Aimst的Michael,然后是TARUC的红砖坊长Chou Tong,前MMU沁瓶子坊长Chi Wen,UCMA SCMBC秘书长 Hui Teng;后排最高Linus(TARUC),我失散多年的弟弟Jun Hong,我


又这样偷偷的结束了 - 第二届音乐交流营 又这样偷偷的结束了 - 第二届音乐交流营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11:08:00 Rating: 5
Post a Comment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