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田弘對文字好敏感



文字敏感

對文字敏感的人其實很痛苦。

文字是武器,可以將一個人從山崖拉上山頂,也可以將一個人踢落谷底。

因為過去的一份專業培訓(機要秘書),我被訓練成一個必須要掌握文字後面的含義的一個人,為了幫忙當時候我服務的人,在工作上很順遂,而成為了一個對文字極度敏感的人,一直到現在 - 變成了一種疾病。

口吻、語氣,使用的標點符號,文字,都是我特別注意的東西,而因此因為文字而耿耿於懷,更因為你當時候使用的文字,我會記得非常久。


就好像最近,也因為這樣而變成了我會永遠記得。

0 comments:

野田弘之嘉貴妃的精神



我低估了九月。

今年的九月我的行程是非常的飽滿的,幾乎每個週末都有青少年相關的活動,我把自己弄壞了,甚至開始懷疑自己的人生,「有必要這麼忙碌嗎?」開始不相信人,「你值得我幫忙嗎?」。

甚至到今天,我睡醒後,第一件在腦海裡的思考的事情是,也決定了2019年,我想將自己放在「被動的狀態。」

為甚麼呢?

一直以為自己可以改變別人,自己努力了很久,可是只是在發現到別人沒有因此而改變,領悟到的兩件事情是,「即便我是菩薩,也沒有辦法改變一個不願意改變的人。」或者是「我用的方法錯誤了。」

我努力了,但是別人都不改變,我也沒有辦法,只好放棄了。

我曾經以為我的英文是非常強大的人,直到學院的第一天,我哭著給媽媽打電話,發現到我的英文也沒有想像中的好,我一直努力到證明給別人看,我終於可以掌握到較好的英文;我曾經被別人挑戰自己的活動策劃做的不好,而自己努力的學習,然後終於可以掌握到了辦活動的技巧,很快的就可以把活動策劃好,可是這一點卻很快的被別人打敗了。

我開始省思,「自己其實不好,需要多加努力。」

我努力的給自己找藉口,可是這些也只是自己給自己一個安慰,對旁人而言,沒有用,因為一旦被認為錯的人,都會被認為錯。

我最大的優勢和弱點 - 對文字非常的敏感,很快就可以探出對方字背後的含義,也因此對很多人的態度就這樣很快掌握在手裏,因為這樣我更加的累。我很容易自我詮釋,更容易加以定義,所以搞到我自己很累。

九月的最後一天,我反覆的被那天的對話纏繞,我無法放下。

但回想如懿傳,淑嘉皇貴妃這一號人物的精神,值得我學習 - 不是她的壞,而是反覆被貶、昇、復位的情緒掌控,她可以為了一個目標而不停的在危險地帶走動,即使被甩巴掌,也很努力的按耐,即使求皇上,顏面全失去,也沒有問題。

如果她可以,我也覺得我可以。

可是一旦黑化,我可以像戒煙那樣,回來嗎?



0 comments:

野田弘胡思亂想|長眠的概念



剛開始接觸佛教的時候,聽到死亡的時候非常忌諱,畢竟我來自一個封閉的華人社會,談及死亡、靈骨塔、死後的葬法都會被老一輩的人封口拘提,隨著時代的前進,高科技的發展,還有商業化的靈骨塔服務等,我害怕思考的問題,最近又重新回到我的腦海裏

「長眠,是什麼概念?」

家族成員接二連三的離開,從叔公離世,從新讓我感覺到家人離開的感覺很不能夠接受;到鳳姑姑辭世,因為久病纏身而讓我有所準備;我的巫裔姑丈離開,因為信仰的問題,根本沒有時間讓我們去看最後一面。

到我的爺爺安詳離開,現在回到家鄉都還在適應沒有老爺爺慢步客廳的畫面;而我剛剛更從檳城回來,這回是姨丈,在外國忽然辭世,這一次我們一家人只能夠陪伴他走最後一程。

學佛讓我很輕易的就放下死亡的執著,這一次姨丈的葬禮,我更加和母親玩笑的說,「媽媽,你要火葬還是要土葬」,讓我驚訝的是,媽媽已經不會像是以前那樣阻止我繼續談,而是很玩笑地說,「海葬,一了百了。」

媽媽突如其來的回應,搞到我這個思想開明的孩子,措手不及。

我還玩笑說搞佛教得方式,輕鬆一點,媽媽卻擔心沒有房子住,我說淨土等你過去 - 這像是傳統封閉思想的華裔家族裏不孝得對話,可是佛教家庭裡,這是一個修行的談話。

就因為這樣,我的腦海裏從新去思考「長眠,是什麼概念?」

其實我很怕,說放得下親人的離開,但卻緊張自己忽然辭世;害怕說,我如果一躺下去就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沒有人知道,可能屍身發臭都沒有人知道 - 因為自己孤家寡人,所以沒有伴在身邊,所以可能會發生這件事情。

其實就因為去年轉換生活環境、生活習慣、上班日常,所以我領悟到了一件事情,「我們生不帶來,死不帶走。」的概念 - 最近,我購買的欲望,已經減少到50%以下,實行著斷捨離的生活習慣,而自己反倒過得輕鬆。

到底生命是什麼?「人身難得今已得」 - 我其實領悟到的事情就是這句話背後,所要我們人去珍惜最難得的事情。

我現在的人生就是如此,我把想做的東西、想影響別人的東西,編排在我的倒數時間表裏,生命在倒數中,所以必須要儘快完成 - 即使忙碌,我也要完成我想要完成的,這就是我選擇的人生,這就是我的生命。


生命在倒數中,倒數中的生命,你規劃了什麼?


2018年12月7 - 9日,我將會帶領生活營團隊,敞開一場探索生命的旅程,相約你,



<<TOUCH YOUR LIFE 9 - RE:LIFE>> 

沙登佛教会社区青年团在12月7日至9会办一个户外生活营!欢迎对象是13至21岁的青少年来报名参加!

TOUCH YOUR LIFE 的主题叫 RE:LIFE :探索關於生命的課程,欲知更多详情可以浏览我们的Facebook - Touch Your Life触动你的生命哟!到时见报名表格: https://goo.gl/forms/n0grEUtzmdRUStqx2
Facebook page: https://m.facebook.com/profile.php?id=443732792402837&ref=content_filter 
日期 :12月7日至9日

地点 :Nur Laman Bestari Ulu Yam Bestari, Selangor

0 comments:

野田弘乱思考 - 华裔信仰中女性神明的象征



華人信仰和印度信仰(還有很多世界信仰)有著同樣的神祉系統,而是相信多神論(Polytheism)而不是單一主神論(Henotheism)及一神論(Monotheism)。一神論的詮釋其實很簡單,也就是相信世界都只有一個神為主要的信仰方向,比如我們了解的伊斯蘭教以真主為唯一神、基督教也只有一個神為方向。

華裔信仰將神明分成階級,和印度信仰不一樣的地方,就是印度神祇以家族為系統,而華裔信仰則是以階級、皇庭的模式分別,比如玉皇大帝為最高神祇,而地方神祇分別為土地公公、城隍爺,而馬來西亞的地方神祇少不了拿督公。

華裔神明則把工作分得非常仔細,照顧孩童的床母、地方守護神土地公婆或是拿督公、求子的註生娘娘、保護船隻出海的媽祖娘娘,等等。晚輩我將華裔信仰的神祇的責任分成兩大類,「庇佑」及「照顧」-其實字面上來說並沒有很大的差異,但是如果拿性別來區別的話,從社會學角度去看,就有一點點的分別了。

從來「父」為武、剛強、外、兇,相反的「母」為慈、溫柔、內、賢淑來區別;這只能夠怪華族早期的社會分化,嚴重強調「男主外、女主外」的概念,因此父化神明都被標榜為向外衝,以武將的樣貌保佑著信眾,相反的母化神明都是主內,以保護照顧信眾的形象鮮明。

以上皆是我個人的分析,當然還會有一部份的神明不一樣;就好像被封神的楊家女將就是武將身份。
但就是因為這樣的男女區分,我相信保障了女性當時候在社會裏的地位,也讓「女性、母愛」的形象更為鮮明。

比如佛教的觀世音菩薩,華人地區的觀世音像都是以母相居多,相傳當時觀音文化傳入中國後,因為「觀看世界聲音,普度一切眾生」的大悲願廣傳,感覺這個想法很「女性、媽媽」,所以大家都將觀世音菩薩鎖定在女性的樣子流傳至今,實際上佛教修行得道的菩薩,不以男或女的形象為重點,菩薩皆無性別。

我也是最近在看本地的記錄電視節目,自己去分析到,才會下筆寫這個文章。

我看到一個台灣的節目,說要替媽祖娘娘更換神衣時,因為是男生更換所以觸怒(也不至於生氣,我相信媽祖娘只是稍作提醒)了媽祖,因此必須再換一次;說明了女生需要被男生尊重的,神明也一樣。

另外也看到馬來西亞文良港一家七仙女廟宇的扶乩等管事,都是女生;還有一家媽祖娘娘廟,抬轎者都是女生,充份的體現了女性主權。

我換了一個角度想,如果沒有了這些女神、母化神明的化,那我也相信華裔社會裏女性的地位也不會那麼的公平,當然我還是需要強調,這只是我個人的粗見。


不過無論如何,信仰本來就是可以讓社會某一組群做參考的一個方向,因此各種神明都有祂本身的特別之處。

0 comments:

又这样偷偷的结束了 - 第二届音乐交流营

这一届的衣服设计是由我来操刀,谢谢大家仍然还是给我机会。

营服设计结合吉他(第一届)和键盘,主要想要体现创作营的持续,还有创作音乐一般上同学们会用的两种乐器;而“楽。聚” - 两个字的结合,也是希望大家是因为音乐而相聚,简单的意思。

谢谢同学你第一次担大刀为交流营的主持。
 结束了音乐交流营后,我昏昏欲睡了几乎30个小时(这是不健康的,当作是参考就好),然后起身无非就是为了“人类基本身体运作”及“观看如懿传”,其他的时间就是休息。


好好整理一下思绪。(强调这不是新闻稿)

来交流营的同学和上次比起来,多了很多自主报名的大专生,证明了(至少我自己相信)我们开始吸引到喜欢创作的同学们。

30人的交流营,对于很多商业组织而言,肯定是不要继续办了,可是对于我们来说,我们必须要继续,因为我们想要让来自不一样地方的大专生继续听来自不同地域性的大专创作。

说真的,这次我们少了东马大专,这次的代表还算是均匀;去年没有机会参加的赛城多媒体大学来了一群,甚至来自北部的医药大学AIMST也派人出席,还有马来西亚诺丁汉大学的音乐协会同学也出席了,少不了南方大学学院、吉隆坡工艺大学UTMKLIACT等大专学府都出席了,东家UCSI也有不少人出席。

这个交流营是奇葩种类的聚集,我们没有啥主流音乐,大家都尝试寻找不一样的楽流,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我们拉长音乐激荡环节,中间还有一位特别嘉宾-杨朝焰老师的鼓励,让这个环节和去年不一样了。

对,没有主流音乐,你听不到啥排行榜上被推崇到无上地位的歌曲,只有一首首简单的作品;说难听一点的,这些都是没有办法和大天团、主流歌手并排的作品,但是胜在“独创、特别、一个属于本地马来西亚的元素。”

至少,我觉得这一届的激荡音乐作品和去年相比,这一年的作品,比去年好很多。只有五首,可是五首都得到好评,五首都在音乐会上发表,五首我大胆直言都可以到大平台上。

这次的生活营挂帅人不是我和智晃(大专音联),我们放手让大家去选择承担,当中不是说我们(我和智晃)没有承受任何压力,只是这些压力是一种“我们有第一届的票房,所以不可以因为这次而被拖垮”的感觉。

可是,后来我的想法被一件我差不多忘记的事情而唤醒。

那是我信仰上的师傅告诉我的一件事情,“与其为了数量,倒不如专注在素质上。”- 因为以前办生活营的时候,都是专注在找营员,而素质建立却不是首要思量条件,而师傅告诉我这件事情,而让我对着这次的交流营有不一样的看法。

不过,无论如何,这一届已经很顺利的结束了,谢谢每一个人。

明年要不要继续,也要看缘分。

FAZZ,本地著名的音乐表演团体的编曲分享环节。

交流营开始前的小briefing

谢谢黄威尔老师和 JUMURO 的老师们都来这里分享哦~


开幕典礼~

忙里偷闲

红色的组 - 我才发现到我加入了一个我喜欢的红色组

左起:Taylor的Ocean,Aimst的Michael,然后是TARUC的红砖坊长Chou Tong,前MMU沁瓶子坊长Chi Wen,UCMA SCMBC秘书长 Hui Teng;后排最高Linus(TARUC),我失散多年的弟弟Jun Hong,我


0 comments:

野田弘陷入宮廷劇:延禧攻略及如懿傳



夯爆全城無人不知的大陸宮廷劇【延禧攻略】吸引了不少的鮮肉崇拜者,但懂得觀賞宮廷劇的人,除了在比較哪一部宮廷劇的裝飾比較細膩以外,還有哪一部的宮廷劇比較真實,顏色比較吸引等等,其實最主要的肯定就是在看后宮妃嬪們在暗鬥的戲碼。

妃嬪們在早上向皇后娘娘請安的時候,正在比的是誰早到,誰講話好聽,誰比最早到的更早到,等等的事情,這些不是一般的小事情 - 如果你覺得小事的話,那就代表著你不懂得什麼叫作自我品牌管理。忽略小事的人,總是不可能會做到大事的。

有一點是「延禧攻略」及「如懿傳」教會我的事情,可是我覺得我這個性子是沒有辦法,但如果我駕馭得到的話,我就會變得非常的賤。要成為一個無論怎麼樣都會先被人相信的一個人,你先要學會怎麼成為一個“誠實”的人,至於誠實這兩個字怎麼樣駕馭,那就看你的造化。

劉軒好像最近有PO文說,「要成為一顆鑽石之前,就要自認自己是一顆爛石頭」,也不過是這樣的意思,你得讓別人知道你其實是一個不怎麼有用的人,可是你卻是在自我修行,讓自己增值,總會有一天發揮所長。

【如懿傳】周迅演活了嫻妃這個角色,我覺得比起【延禧攻略】的佘詩曼好很多,或許是因為如懿的故事裡,用了將近25集去鋪陳了黑化前的嫻妃娘娘,後期是黑化後的嫻妃,轉變甚大讓人不禁覺得深宮女子一旦壞了,就是這般的壞的。(不知道會否有人覺得如懿傳滿滿的蕾絲邊韻味兒)

其實,深宮,后宮的宮廷劇塞滿的是公共關係的經營,還有商業投資的策略伎倆。為了達到某些目標,你總得要先建立好彼此的關係,就好像為啥魏瓔珞要走進宮裡,和傅恆建立的關係讓她更快的了解到姐姐離開的原因,和皇后走得近不是為了成為后宮妃嬪,但是為了幫皇后報仇而成為了皇上的寵妃 - 為了目標,你得要建立好的人際關係。

耶魯大學的大衛威爾遜一本書【利他主義存在嗎?】說明這個世界上單純利他的人不是沒有,是非常的少,每一個選擇“幫助”別人的人基本上都是帶著個人議程來幫助你,就好像魏瓔珞為了報復而幫助皇上,是有一個原因而促使她這麼做。

本來我也沒有打算看【如懿傳】,開始看過後我倒覺得不可以錯過更加勾心鬥角的戲碼,全長八十的周迅版本的【如懿傳】,截至現在嫻妃還沒有黑化,但是後來的就是看嫻妃如何“招呼”他人。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