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田弘上課:政治是啥事?



最終還是「人性」

很多時候我們都是在為民主而爭取,到底有多少個人了解民主是沒有那麼容易達到的境界?那,到底有多少個普通人,還相信十四屆大選是民主的體現?

馬來西亞擺脫不了「種族」+「宗教」的兩大社會捆綁,也是拖慢民主進度的最大因素;如果我國社會肯捨棄以宗教和種族為主的政治和政黨的話,民主可能會更為進步。

社會是人而成,而要社會進步就必須要有上等人 - 這裡不是因為月收入高而設定的上等人,如果等級以智慧而定,這裡的「上等人」而是說明有否受過教育而定的有智慧的人,馬來西亞的社會裡的人類,有智慧嗎?從網絡發言上就看得見,10個一般馬來西亞人來說,可能至少有5位都是不理智的發言人,如果我說錯的話,請糾正我。

四天的課程,八堂關於世界選舉制度、民主定義、馬來西亞政局,等政治事情,黃博士說這堂課的目標就是打破你對民主的正面想法 - 打破我民主烏托邦的想法。

「要民主就是要尋找更新的分裂」-我本來很不了解這句話的意思,畢竟民主的基本定義就是「團結」「和諧」「共同」一堆非常正面的詞兒,可是老師一開始就說必須要尋找新的分裂才可以達到民主,後來我覺得對,馬來西亞人一直把自己埋在種族利益、宗族權益裏頭,即使經濟問題臨頭,也只是在關注「我的族會得到什麼利益、會失去什麼權益。」

學習多國多區的選舉制度後,我想「當然馬來西亞目前只是適合用FPTP領先者當選制度,因為馬來西亞人、社會都沒有足夠的智慧去接受其他選舉制度。」,在眾多選舉制度來看,比例代表制會是最適合讓一些不受關注的課題,浮上更明顯的檯面,被正視;但是,馬來西亞的智慧能否接受新的選舉制度嗎?

最後一天,老師要我們在三十分鐘內想出一個適合馬來西亞來推動新選舉制度的非政府組織,雖然可以很快速的說出一個想法,因為只是功課,討論,即使說錯了也沒關係;但是即使三十分鐘、三十天想出一個方法確實不耗力,但有可能在三十年內推動選舉改革嗎?我內心的旁白:不可能,原因:我們有一個不成熟、以種族為主的社會。

我們有一個開明的開始,但隨著為求趨中奪票的政黨鬥爭,還有政黨為了達到目標而全新定義了「啥是對錯」,維持了四十多年,到現在,我們有機會那麼快的時間回去嗎?

不是不能,只是沒那麼快,那就是有希望。

至少我現在開始去了解,政治這面紗背後的真正面目。

野田弘上課:政治是啥事? 野田弘上課:政治是啥事?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01:20:00 Rating: 5
Post a Comment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