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田弘看宫廷剧


網絡上的「延禧粉」對上「如懿粉」,到底哪一碟會比較好吃呢?

我喜歡宮廷劇,認識我的朋友都懂,愛的程度已經到了被報章記者訪問的那個階段,我不敢說我對宮廷劇有很深的研究,只是我愛看後宮妃嬪們的暗鬥,不喜歡前朝的明爭,也喜歡看儀式過程等等,所以我也愛看韓國宮廷劇 - 雖然那個比較趨向偶像劇多一些。

但今天不談韓國的宮廷劇,雖然有幾部還是不錯的,比如《張玉貞為愛而生》述說朝鮮妖妃的故事,其他的都是在販賣當紅南韓偶像的故事,所以慢慢的好像沒啥看頭了。(當然包括《擁抱太陽的月亮》算是還可以被接受的。)

今天來看中國大陸的宮廷劇。

我在《延禧攻略》還沒有轟動全城的時候開始了第一集,我不認識吳謹言、許凱、秦嵐等人,只知道至少這電視劇至少不是偶像劇。

本來就很想看《如懿傳》,完全是因為在很早以前從內陸傳出了消息而想要看,可是卻因為中國內地毫無日期的延遲,唯獨等候。

沒想到這兩部同個朝代、同個皇帝的電視劇,就在這個時候前後播出,「延禧」還要在「如懿」播出的前幾天,一次過把十集上載到網絡上,我想真的是在比了吧?

對我而言《延禧》好看的地方單純就是因為爭鬥戲份豐富,高貴妃的矯情(其實《如懿》的高貴妃也是同一個形),其他妃嬪的面具戲,都是宮廷鬥爭必備的元素,唯獨我一直以為“皇后都是壞人”的這個刻板印象,在《延禧》裏完全被打破,皇后得到的是皇帝的真愛,所以甭需要和女人們相爭,自己穩穩的在皇后的位子上,無人能抗,她也沒有想要和別人鬥爭,反而就因為她這樣,很容易的提拔任何人。

看《延禧》的人,如果沒有劇透(謝謝網絡)的話,你可能以為爾晴是個單純的宮女,賢妃是個只希望自己待在後宮的妃子,殊不知這些都是戲中的賤女人 - 讀到這裡如果你想對我說,“你沒有去看電視劇簡章的嗎?” - 我想說:「哀家不喜歡自己給自己劇透。」

《延禧》對我來說比較失望的後期的集數,感覺很多事情都草草了事,很多事情的來龍去脈都很簡約的解釋帶過,剎那間有點不能夠接受大結局的船上鋪成,就覺得「延禧有一點因為前期有把握捕獲票房,而後面隨便亂編。」

後來我覺得每一個領便當的女人都很可憐,

皇后,其實真正愛的是自由。

純貴妃,愛一個男人愛不到,歷史上最後她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了她愛的男人的兒子,重點福康安不是他的兒子,而是自己老婆和皇帝的私生子。

賢妃,愛皇帝,更沒有想要母憑子貴奪皇位,只是自己懊惱為啥她愛的男人卻不怎麼愛她。

爾晴,很可憐,愛一個不愛她的,嫁給一個不想娶他的,投懷送抱都沒辦法吸引到他。

明玉,愛上了,結果因為自己將要死去而選擇不嫁不愛。

高貴妃,明知道自己要死了,還是要給皇帝留下最好看的一幕。


當然賢妃後來黑化,我想她也不可能變得那麼壞(雖然有在剪油燈),我覺得還是因為袁春望(歷史中沒有這個人)這個賤貨,才導致賢妃從黑化變成毒化 - 可是賢妃再大結局的時候,卻讓我覺得其實她也很可憐。

《如懿傳》目前是第14集,後製色彩調配沒有比《延禧攻略》厲害,唯獨可以吸引你去看的可能就只是周迅飾演的十來歲姑娘。《如懿傳》多了很多宮人的戲份,原諒我知識淺薄,我只知道對食(宮心計及深宮記都有解釋)也不知道原來太監可以娶宮女,《如懿傳》賢妃身旁的宮女,阿諾嘴賤的戲份,真的值得你去看看 - 感覺她後來也是會賤賤的平步青雲。

不過目前的兩躕都沒有辦法取代我心目中的《後宮甄嬛傳》;皆是同樣朝代的電視劇。而稍微久遠的電視劇,都比不上我心目中的《羋月傳》,同是孫儷姐姐啊!早期的《武媚娘》都無法取代,對我來說《武媚娘》只是一般的偶像劇。

最後來說說《宮心計》,難得香港砸金製作拍攝,雖然破綻百出,可是我一直很欣賞四房尚宮局,更特別是太皇太后的演技,但是後來,吃過糖知道甜而選擇製作《深宮記》則對我而言就是,“嗯...,可以不用花時間去看。”


其實很多想法的,也只是隨便寫寫~

0 comments:

野田弘上課:政治是啥事?



最終還是「人性」

很多時候我們都是在為民主而爭取,到底有多少個人了解民主是沒有那麼容易達到的境界?那,到底有多少個普通人,還相信十四屆大選是民主的體現?

馬來西亞擺脫不了「種族」+「宗教」的兩大社會捆綁,也是拖慢民主進度的最大因素;如果我國社會肯捨棄以宗教和種族為主的政治和政黨的話,民主可能會更為進步。

社會是人而成,而要社會進步就必須要有上等人 - 這裡不是因為月收入高而設定的上等人,如果等級以智慧而定,這裡的「上等人」而是說明有否受過教育而定的有智慧的人,馬來西亞的社會裡的人類,有智慧嗎?從網絡發言上就看得見,10個一般馬來西亞人來說,可能至少有5位都是不理智的發言人,如果我說錯的話,請糾正我。

四天的課程,八堂關於世界選舉制度、民主定義、馬來西亞政局,等政治事情,黃博士說這堂課的目標就是打破你對民主的正面想法 - 打破我民主烏托邦的想法。

「要民主就是要尋找更新的分裂」-我本來很不了解這句話的意思,畢竟民主的基本定義就是「團結」「和諧」「共同」一堆非常正面的詞兒,可是老師一開始就說必須要尋找新的分裂才可以達到民主,後來我覺得對,馬來西亞人一直把自己埋在種族利益、宗族權益裏頭,即使經濟問題臨頭,也只是在關注「我的族會得到什麼利益、會失去什麼權益。」

學習多國多區的選舉制度後,我想「當然馬來西亞目前只是適合用FPTP領先者當選制度,因為馬來西亞人、社會都沒有足夠的智慧去接受其他選舉制度。」,在眾多選舉制度來看,比例代表制會是最適合讓一些不受關注的課題,浮上更明顯的檯面,被正視;但是,馬來西亞的智慧能否接受新的選舉制度嗎?

最後一天,老師要我們在三十分鐘內想出一個適合馬來西亞來推動新選舉制度的非政府組織,雖然可以很快速的說出一個想法,因為只是功課,討論,即使說錯了也沒關係;但是即使三十分鐘、三十天想出一個方法確實不耗力,但有可能在三十年內推動選舉改革嗎?我內心的旁白:不可能,原因:我們有一個不成熟、以種族為主的社會。

我們有一個開明的開始,但隨著為求趨中奪票的政黨鬥爭,還有政黨為了達到目標而全新定義了「啥是對錯」,維持了四十多年,到現在,我們有機會那麼快的時間回去嗎?

不是不能,只是沒那麼快,那就是有希望。

至少我現在開始去了解,政治這面紗背後的真正面目。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