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田弘看新任教育部長-馬智禮老師


馬智禮老師,到底是誰?

論教育背景、資格,

馬來西亞國際伊斯蘭大學伊斯兰知识与人类科学学院的助理教授,英國杜倫大學治理博士學位、約旦伊斯蘭法理學學士學位、新加坡尤索夫伊薩東南亞研究院研究所研究員、民主及經濟事務研究所前高級研究員,馬來西亞付費電視常駐政治評論員,曾經出版過很多書。

至少他是個博士。

在英國大學唸書時期,他曾任該大學的伊斯蘭社團,在馬來西亞是華裔穆斯林協會的顧問,濃厚伊斯蘭宗教背景的人,加上在馬來西亞擔任華裔穆斯林社團的顧問(仍然是華社,只是有一點灰色地帶),這點我覺得也是加分。

好,可能很多人都不關注這一點,那就談一談他是否會變成一個極端宗教主義者。

我先強調「伊斯蘭教並非普遍社會覺得都是極端分子,我們現在面對到的馬來西亞伊斯蘭教,純屬是有關單位“編寫”他們自己認為適合馬來西亞伊斯蘭教徒的教規,而導致非伊斯蘭教徒都覺得回教很恐怖。」

我忘記了在哪裡看到有人說馬智禮老師贊同極端伊斯蘭宗教司Zakir Naik,我努力了翻查也找不到,但是我卻看到一篇2017年的新聞報導,當時馬智禮老師並非活躍的政治家,只是專頁穆斯林論壇(MPF)裏的活躍分子,他說「Zakir Naik所說並不代表伊斯蘭教徒」-直接說明他不贊同Zakir的極端演說。

深入了解伊斯蘭教的法典的人,絕對不會是極端宗教分子,也很難變成伊斯蘭極端分子,更何況馬智禮老師是在伊斯蘭學裏的博士學位,如果他真的做一些和自己信仰背道而馳的事情,豈不是自己抓蟲進身體嗎?

首先敦馬幾天前說要從新看過馬來西亞的所有政策,當然媒體記者詢問他會不會審查伊斯蘭宗教發展局(JAKIM)的存在性,他說「這是民主社會,如果人民覺得不需要,那就不需要。」-當然仔細研究這個宗教部門,在敦馬任第四相的期間,這個宗教部門是因為政治而開始的。

不過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在,馬智禮老師很難以極端伊斯蘭主義來管理全馬全三等教育。

再看,承認統考及華小問題。

我們從四黨勝取的國席來看,土著團結黨勝取的12席位比起誠信黨多了一席,比起勝取42個國席的民主行動黨和48個國席的公正黨比起來,土著團結黨也不可以發出甚大的聲音。在這樣的成績地下,很多州政權還是推選土著團結黨為州務大臣,雖說他們前身是國陣巫統,然可能已經醒覺了一點點 - 所以希望聯盟宣言之承認統考會不會達到目的?答案很大巴仙是「會」

馬來西亞的社會和以前相比是不一樣了,以前非發展時期,巫統總會恐嚇馬來人說華人當權的話就會發生很多不堪的事情,所以承認統考不能夠進行,深怕會影響種族間的不和諧 - 這些都是廢話。2018年的馬來西亞社會,我們種族間的和諧已經多麼的成熟,承認統考絕對不會讓大家不滿。

加上調節大師安華昨天也說,「建議重新審核種族政策,因為不適合了。」-那就是代表著承認統考已經不是一里路的事情了。

當然多元語言源流的教育是馬來西亞獨有的特色,推動並且解決華小的課題也應該會順利完成。

在這個全民監督政府運作的情況下,馬智禮老師也不敢輕舉妄動,不做工、做不對,隨時都會被彈劾下來。

所以,允許我學安華的一句,「給他一次機會咯。」




也是馬來西亞專業穆斯林論壇一員的馬智禮老師不贊同極端伊斯蘭教宗教司Zakir Naik的說法,





野田弘看新任教育部長-馬智禮老師 野田弘看新任教育部長-馬智禮老師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22:22:00 Rating: 5
Post a Comment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