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田弘看社會|你是華人還是馬來西亞人



過去十多年,當我們外遊的時候,特別是到海外旅行,外國人問我們來自哪裡的時候,我們都會說,「我來自馬來西亞」,當外國人回應你說,「哦,你是馬來人。」非巫裔的馬來西亞人就會很大反應的說,「不不不,我是華人。」種族意識非常的強厚。

這過去十多年以來,以國陣為首的執政派以醜聞縱橫國際視野,普遍到海外旅行、留學的,當說起你是馬來西亞人的時候,大家都以「趙明福事件」「淨選盟」「一馬發展基金舞弊案」等等負面的新聞聞名,搞到我們只能夠冷笑。

後來非巫裔索性不想去認自己是馬來西亞人這個絕對事實。

華人,這個獨有的名詞定義,也是從中華民族下南洋,定居在這裡,慢慢的變成一個濃厚的意識,我不說其他國家,就說馬來西亞就好,說團結嘛-其實我們還是存在著一定的「種族崇高意識」-「華人就是做生意很厲害,比較聰明」,「華人財務管理上很成熟」。

所以「華人」慢慢的被社會定義成這樣的一個族群,而華人就一直以這樣自居,活在自己的框框裡。
很可恥的「華人」總會是以用很多的借口去達到自己的目的,「華人」總會覺得自己做的東西情有可言,即使錯了也可能是第一次可以原諒,或是為了不讓彼此更加麻煩,而做出更多的錯誤去覆蓋原本的錯失。

「我們華人」總是爬在對話中最前頭,這也歸功于馬來西亞的政治,是從「種族」開始,巫裔為土著爭取權益,華族為華人奮鬥,印裔則是保護著自己的族群,過去很多個十年都是這樣,就因為這樣,大家總是有這樣的社會想法。

以種族為基礎的政黨打著「為我族奮鬥、爭取」為口號,但把「馬來西亞人」的想法放在後頭,隨著時代的演變,當國民意思較為注重「馬來西亞人」的時候,這些種族基礎政黨,才說「我們當然在照顧我族利益,也要照顧全國人民!」-可是這一切太遲了。

就因為種族政治導致社會思想分歧,濃厚的種族意識灌輸後,大家都只會記得「為我族奮鬥」。

我們是多元種族的國家,原本就是這樣,無從抵賴,這個土地的緣分就是「一開始就多元種族、文化聚集在這個地方」,比起其他東方國家,我們的分佈更為明顯,所以我們沒有辦法是「華人的國家」因此,我們更加必須要以「馬來西亞人」來經營著這片土地。

但,還是有人覺得「沒有說自己是華人,而感到諷刺」。

我只可以說,會如此覺得的人,很大巴仙是被種族政治熏陶,覺得會把自我種族放在國族之前,先說自己是華人,不會先說自己是馬來西亞人。「我不會以華人為出發點,反倒會以馬來西亞人來管理被委任的事情。」-簡單說明:“我是馬來西亞人。”

某政黨說,如果沒有委任我們的話,我們可能代表不到華人,可是2018年的大事記記載著「我就是沒有選你,所以內閣成員也有華人,而且華人正為我國財務把關。」這是近這幾年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

華人,其實為甚麼其他種族會不喜歡你,也只是因為我們過於高傲、我們覺得我們的思維才是最成熟的、我們只會是麻嘛檔口論政的口水軍、廣東話說的「得個講字」沒有行動。

我也是華人,只是我一直都會很自豪得以「馬來西亞人自居」,現在有多少個華人,還清楚記得自己是個馬來西亞人呢?


野田弘看社會|你是華人還是馬來西亞人 野田弘看社會|你是華人還是馬來西亞人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16:58:00 Rating: 5
Post a Comment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