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田弘任教:公關宣傳活動 #HXHeartBeat

大同韓新傳播學院公關系

因為真的喜歡這樣,所以我選擇這樣 - 2017年我選擇了「分享經驗」進而開始執教。

2018年開始,我開始了以「活動籌備」為課綱,教導韓新的孩子們。

在活動籌備一開始,其實大家都是抱著,“因為現在新年前,所以可以HEA著先。”的恐怖心態去應對籌備事情,直到我離開了吉隆坡回去慶祝新年,大家仍然還是處在,「船到橋頭自然直」的感覺,而我已經有一點覺得事態嚴重。

果真不出我所料,場地遲遲無法確認、沒有實際的金錢來源、宣傳方案還沒出來、節目流程也感覺像是飄渺不定。這個階段的我焦慮到不行,開始茶飯不思、睡不著,我在想,從以前到現在,我主導的活動策劃,都不會遇到這個問題,可是為甚麼這次是這樣呢?

後來,我知道,「因為我把活動的決策權,放在學生手裡」,這個活動「我沒有決策。」- 我希望學生可以自主的去決定自己要做些什麼事情。

從活動出發點、活動地點、活動內容、宣傳手法等,我都真只是「顧問」,完全讓他們去跌倒、碰釘子;以往如果是去見場地的話,考察工作我肯定到,可是這次,我讓著學生去完成。

其實,這樣我有滿足感,因為我一直想要看到「不依賴」的學生。

或許自己真的會心疼,所以期間我還是很餵食般的告訴他們怎麼做,但我又和自己想要做到「讓他們自己處理好」的想法有所衝突,最後,我還是放下了。

可是大家還是給我一種感覺是,「我不做,後面有人會做的。」

活動日期,最後一個星期,我看到銀行戶口仍然還是空空如也;最後我傳了信息給兩位主席,我說,「我們取消吧。」

這信息一傳出去了,副院長、主任、其他系主任詢問說,「真的只可以取消嗎?」我站在公關、品牌的立場上,還有準備好的危機處理計劃,我相當強硬的說,「嗯,我們取消吧。」

系主任蘇博士後來和我說,「我們尊重你的想法和決定。」

離開辦公室,走進班上之前,我的腳步是真的很沈重的;說老實,我取消過很多活動,我也知道被取消活動的心情 - 我知道,他們會很難過,畢竟是功虧一簣。

走進班上,一位同學在討論著,如果募款,我緩緩放下包包,後來看到他們的積極,我心裏打了一個算盤。

「我本來要取消了,所以你們打算繼續做?」

「做。」

好,就拼死一搏。

結果最後一個星期,資金湊獲、節目順暢、場地配合,種種好事發生了。

活動籌備到結束,其實都很順利。













Crowd is shy, but to me is good.









Featuring LOGOS at this big mall




We are not dealing only with Malaysia, but with foreigner and they stay until the very end to support us!

I made Kevin to make a speech at this huge area with both English and Chinese

各位孩子們,

我恨你們,恨你們在早期籌備的時候給我很多心臟病的起因,讓我茶飯不思,讓我焦慮。

我愛你們,佩服你們在最後一個星期,都可以完成任務。

當然很多因素,我們的活動看似不怎麼順利,可是看在我這裡,已經很OKAY了。

希望你們從錯誤中學習,從成功中學謙虛,從失敗中學不放棄。
公關很難,但是公關有挑戰,很好玩。

老師,謝謝你們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