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田弘:大選你要「賄賂」我啊?


前天晚上,我父親急急忙打了電話給我,因為個人因素,所以沒有辦法接到電話;一般上在那個時間打電話給我的爸爸,都是急事,但是在我發現到的時候,時間已經是將近晚上十一點,我想在爸爸沒有急再致電,我覺得可以再等一下,就繼續我的工作了。

昨天早上,我的哥哥留了一個音檔給我

「弘,媽媽要你給你家的地址,因為聽說回去投票可以拿到汽油補貼。」

我聽到這個的時候,開始懷疑到底發生什麼事情:選舉期間,為甚麼有這樣的東西呢?當然我的疑心告訴我這背後是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在百般不願的情況下,加上自己的疑心,還有憤青,加上監督國家大事的責任,我給所謂的負責人留了一句話。


我說,「我媽媽讓我把地址傳給你」再問,「請問這是做什麼用的呢?」

PS:礙於我和這位阿姨的關係良好,所以我不想要讓大家知道她是誰。畢竟我的部落格還真的很多家鄉的鄉親父老在閱讀。

我覺得很多老一輩的叔叔阿姨不知道,其實如果你在TYPING(打字)的時候,即使還沒發給我們,我們都看到的,所以我想說,這位阿姨用了很久的時間發了「Ok... auntie trying give to pengerusi cos he handle」

然後我,沒有回復,我知道當中的事情,已經要觸犯(或則已經觸犯)選舉法令。

同一個時候,過了很多分鐘,她又回復了「Your mom ask for election transport money」 - 這裡嚴重申明,我家媽媽不會貿貿然要求金錢資助,肯定是有人宣傳到了我家人的耳朵旁,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當然,我是不到黃河心不死的人,我繼續詢問「How do we get this money?」

結果,這位阿姨說,不知道因為我母親是民政黨的黨員,所以她(馬華)就不清楚了。

我以為這筆錢就會拿到。

我母親後來致電給我,說

「弘,他們說報名截止了,沒有了。」

我的內心只有幾個想法


想法一;在選舉日落在星期三的這個時間點,很多人都會幫助沒有辦法回鄉的人,給他們一點補助,當作汽油津貼。這個不是觸犯選舉法令的事情。

想法二;政黨以為可以用這樣的金錢誘惑,希望年輕遊子們,把票投給親他們政黨的候選人。


後來,謠言傳出。

「聽說,這個結束不給年輕人的原因是,年輕人的票親向反對派,所以給了就很浪費。」

如果這個謠言,不是謠言,而是真實的,那這一票(我知道是誰)就完全是抵觸了選舉法令,一旦罪成,是要被出發的,但是也是謠言:「只要是親執政派,所以不會有問題。」

「聽說,這筆錢,就是在你從投票站裏走出來,才可以拿。」

我說,如果是要貪這筆錢的人,進去投票出來,即使不是投給親執政派,也可以說自己投給親執政派的 -原來我們被視為那麼愚蠢的人嗎?


後來,我想要追蹤這件事情,我給一位馬華重職發了簡訊:這位大哥,我尊重他講事實,所以是個可以交的朋友,但是卻在這個時候「已讀不回」


或許他忙碌,所以也不怪他。


但是,我想說

第一,我曾經是副部長的機要秘書,主要幫忙選區的事情,還有國會開會的事情;你們目前所做的,我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每一次撥款下來,都是透過區部的代表傳達下去,或許可能發生「傳到這裡,停在這裡」的事情,所以如果真的有這樣的撥款,也可能就真的袋袋平安了。


第二,我曾經站在反對派的車上助選,非常鮮明的親反對派的身份,所以我們就不可以有政府提供的補助?


第三,我是社會科學傳播系的講師,選舉手段、選舉法令,我懂,我知道;想要做這些事情的人,你是所謂的「抓蟲進屁股?」


後來,我發現到,從以前到現在,我家鄉,一直都會有「汽油津貼」這回事情。

所謂的汽油津貼也只不過是「RM100」



各位馬來西亞人,我的家鄉人,RM100 要買通我想要為國家做出改變的心,未免真的低估我的智商了。

然而,「貪」字一直都是人的弱點,為了一小點錢,如果可以按著自己的良心的話,那你做吧。

至少我不做。






野田弘:大選你要「賄賂」我啊? 野田弘:大選你要「賄賂」我啊?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08:45:00 Rating: 5
Post a Comment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