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田弘四月的三封信|给一个不负责任的人、一个逃避责任的人、一个质问责任的人




今年生肖運程說我今年會遇到很多人,很多扯後腿的人。

今天是四月的最後一天,我選擇在凌晨發文,警惕自己五月開始,祈禱不要遇到這樣的人。



致第一人的一封信:

聽說你要幫忙承擔這次的年度重事後,我滿懷感恩,畢竟沒有人願意再承擔這個很難做的事情了,但是你卻說自己懂得透過捷徑,拿到批准,我姑且相信了;第一次和你正式碰面,就在活動的培訓現場,看在你陪伴我們一直到最後,滿懷感謝。

然,「知人知面不知心,前看後看錯看你的眼睛,我竟然相信你戴上面具的演技。」

你忽然間以顧問的身分阻止我們在活動現場辦活動,說這裡危險,說這裡不適合,更說自己已經找到另外一個地方,勒令我們一定要在那個地方辦活動 - 你彷彿就是還沒踏進南韓的朝鮮獨裁者,完全一絲聆聽我們的建議也沒有。

最讓人覺得噁心的事情,莫過於你在說「我就是不讓你們在那邊辦活動」,後,退出了群組。

後來發現不是全然因為場地不適合的問題,而是你沒有提交上活動策劃書,讓我們沒有機會在選定的日期時間辦活動,然後就這樣拍拍屁股就走了。

你為人師表,但卻沒有豎立對的榜樣;原來你是獨裁主義提倡者。



致第二人的一封信:

我覺得我捍衛錯了人,即使你沒有付出,也無故缺席,我一二再而三的護著你,為求你會回來報告。

然,在你沒有為這個我們一起創立的社團付出之外,你出席會議也沒有聆聽全部報告,甚至也沒有閱讀報告提呈,議決的事情,也沒有跟進,甚至我給的責任和工作,也沒有處理,後來答應我的事情,也沒有做好。

前期,你說我們的社團乖離宗旨,我說我一直覺得沒有問題,你說某某有問題,我說這些事情,必須要在大會上提出來,大家共同解決就好,重新找回方向。

然,你的態度我也算了,捍衛了你,結果還是這樣;你說某某做的不好,可是卻懦弱的躲在一旁,啥也不說。

我,珍惜你,希望你會告訴我你不滿的事情,結果?

最過分的一,你卻在外頭,我們的身後去說我們的不是,去重新質疑我們的議決。你完全選擇不去閱讀我們的議決。

最過分的二,你忘恩負義,你不飲水思源,你完全忘記了當初機會是從哪裡來的。即便你目前風光,可是卻忘記後面曾經給過你一巴仙的推手,完全被你忘記在後。

我曾經相信你,直到你忽然不見身影;我知道你現在已經在一個很好的平台去發揮你自己的才能,但請記得你自己是誰,曾經是誰,賦予你機會的是誰。

社團就是一個團隊,是一個共同付出和努力的事項,不是你,在我們背後進行詆毀說辭,不是你,在完全沒有付出的情況下批評我們,如果你覺得我們的宗旨走錯,但是卻沒有跟我們說,已經是不仁,如果你覺得我們的宗旨走錯,但是外界大眾都覺得我們做的很好,那就是對自己不義。

別人有資格說我們,是因為他/她有曾經的付出,你,做了什麼?




致第三人的一封信:

我本來對你有信心,我本來對自己有信心,可以改變你的想法。

但是你卻那幅老樣子,我被你羞辱、辱罵,我也算了,你忘記我是你的師,我也算了。

我對你說了肺腑之言,你也不聽,也算了。

我只希望你未來可以領悟到你到底錯了什麼,只是現在,我選擇放棄你。



四月三封信,僅此。







野田弘四月的三封信|给一个不负责任的人、一个逃避责任的人、一个质问责任的人 野田弘四月的三封信|给一个不负责任的人、一个逃避责任的人、一个质问责任的人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23:53:00 Rating: 5
Post a Comment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