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田弘|「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

前陣子在大學講課的時候,和同學們討論了一個話題,「馬來西亞人是否真的受過教育呢?」-當然這個問題如果是茶水檔閒聊,可以去到很多粗口飛天,或是保持極度的沈默,如果公開聊的話,很多人會因為捍衛自己是個受過教育的人,而大發雷霆。

所以是怎樣,那馬來西亞人是否真的受過教育呢?

這是思維性問題,答案應該是「有,只是馬來西亞人普遍接受過11年的學術教育,而不是正規的道德教育,馬來西亞人缺乏社會意識,不懂得什麼是道智和德智。所以做錯事情仍然會覺得自己沒做錯,犯錯也會大條道理。」

包括父母親阻止孩子加入學校社團學習,讓孩子們本來有機會學習道德,也最終沒有機會了。
在這樣的教育環境下,很多人,是,很多人,都會很常用非常篤定的口吻說,「我不知道」。

如果是一般民眾也就算了,如果是已經開始工作的公關從業員,在客人詢問問題後,卻以「我不知道」來回應,那基本上你失去了公關最基本的「誠信」

公關從業員不會不知道事情,無論是被動,被通知/告知/知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拜託公關實現準備好,未雨綢繆;還是主動,公關執行員主動去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甚至是事情還沒發生的情況之下,先做好萬全的準備。

在以上兩點的情況之下,沒有理由說不知道。

為什麼還是不知道呢?原因有很多種,但是還是環繞/跑不開「懶惰」二字,尤其在這個超級過量資訊時代,很多人資訊會自動的“飄”過來,殊不知,很多不知道即使要資訊自動“飄過來”,自己也要下一點功夫去“使資訊自己飄過來”

你懂嗎?


不要做「懶惰蟲」因為懶惰會讓你說「我不知道」,最後你就被取代了。
野田弘|「我不知道」 野田弘|「我不知道」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13:55:00 Rating: 5
Post a Comment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