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田弘執教鞭|學習不是為了考試


學習到底為了什麼?

逢考試季節時,塞滿人的圖書館裡看著每一個學生花儘心思的在「埋頭苦幹」-幹!二十年前就可能真的在溫習功課,但現在的同學可能人手一機、腦、板,溫習沒有超過兩分鐘就把專注投射在那萬惡的智慧型電話上。

仔細一看,很多同學都選擇「環保」而不打印筆記,多麼神聖的藉口啊!所以就用手機看筆記,這樣的溫習功課不就是把肉放到獅子口旁嗎?-看沒有兩下,就翻臉書了!

打著「環保」口頭禪的同學們,在這個「溫習功課」的季節裏,最後還是乖乖的把所有的筆記打印下來,然後進行「溫習功課」的動作。

我還記得,學生問我「老師你可以在上課前給筆記嗎?」,最後我妥協了,上課的時候投訴說「沒有筆記」的同學也有了筆記,如果負責打印筆記的同學遲到的話,就會用同樣的藉口來說「老師,我沒有筆記,所以沒有辦法專注」,我想你們是不可以手抄在其他的字條上嗎?

上課的投影資料,只是講師的參考資料,本來就應該只是幾個字,講師在講,然後學生在聽,自行記錄;當記錄不到,才舉手詢問,「老師我不明白」,老師就會要求你發問,再這個時候老師就會更仔細的去解釋,不然老師請你到指導課,在指導課上繼續深入研究。

撇開選擇不來上課,曠課的學生,我只好說「是你自己選擇不上課哦」,尋找諸多「曠課之原因」的信件來確保自己可以進入考場的資格的學生也算是榜上有名,「老師我上個星期生病、車壞、不舒服、睡遲了。」等等不新鮮的藉口,妄還是修讀創意科目的學生,連找藉口的懶惰。

選擇來上課但是卻遲到,遲到了就在後方刷手機,要求 - 對,是要求回答習題,但是卻抄問題等答案,坐在後方和朋友聊天,講師在前面喊了很多次也不見得有任何的回應,結束課堂的時候,學生才後知後覺「結束了啊?」,更氣的就是「等下去哪裏唱K」的討論就開始了。

接近考試了,講師是不被允許給提示,然我都會說範圍;重考生在考試兩個星期前才捨得電郵科系主任,「老師我想知道這個學期什麼老師在教這一科,我想要拿提示。」結果被科系主任坑了個頭,我回了學生電郵「我從來不給提示,要嘛就請你來上最後一堂課。」給了日期時間地點,結果還是不見人影。

「老師,我那天有做工。」是一個很令人懊惱的事情,不是老師不允許,而是我不鼓勵;幾時你選擇工作,你也要知道自己目前的責任是什麼,社會已經定義好:「學生的工作內容就是唸書。」如果你這個時候有工作的話,那倒不如把課停一停,就直接工作就好?

「老師,我死定了,請你給我提示。」對不起,我不可能做這回事情,結果學生問我,「老師下一個學期有這一科目嗎?」非直接的想要提示我,「我準備好重新來過。」

人是一定要被賦予第二次機會,但如果給你第二次這樣的機會,你還是以這樣的態度,難道你可以進步?

一直為自己錯誤,尋找藉口的人,怎麼樣進步?

中學時候,如果你覺得馬來西亞教育讓妳學習你不想要學習的,也就算了;就當做你被強逼做了11年不想做的事情,但過去這兩年來,這個科系的選擇權利,在你手上;你選擇了這一個充滿「創意」「挑戰」比別人更忙碌的科系,而你卻用這樣的態度來學習?

回想,

如果你當初,在上課之前先自行做好溫習,把答案留下來問老師。

如果你當初,上課時給予至少七十巴仙的專註力,至少老師說課你聽課。

如果你當初,比你目前遲到的時間提早五分鐘到課堂,不是更好嗎。

如果你當初,記錄筆記的用心比一般人多一些些,現在你還需要在一天裏擠滿想要記得的知識?

如果你當初,何必現後悔?

學習不是為了考試,更何況我們這一科目是社會人文科目裏的大眾傳播系,我們最為看重的是人如何對於社會現象加以詮釋,而不是跟死筆記;所以即使筆記說有四項,你也可以多說一項,證明你是比講師更明白的。

學習不是為了考試,而是為了磨利自己的武器,讓我們可以好好應對下來的社會;照一照自己的樣子,你的身(知識)心(心態)靈(你所相信的)都具備齊全,準備好了嗎?
x
野田弘執教鞭|學習不是為了考試 野田弘執教鞭|學習不是為了考試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18:23:00 Rating: 5
Post a Comment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