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田弘看電影|黑豹

黑豹。

我不談電影剪接,故事鋪陳,我們來看看電影在這個時候上映,所帶來的社會影響。

過去的電影海報大多數都是以白人為主 - 背後隱喻「白為善,黑為惡」的社會定義,一般上都是以「中東人、非洲黑皮膚」為電影情節裏的壞人角色。無疑,其實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安排,只要你是中東人還是黑皮膚,都會被當成壞人看待。

《黑豹》的社會環境環繞在黑人社區,一個白人飾演壞人、另一個白人則是幫助黑人的助手,顛覆了以往電影的鋪陳。


推翻提查拉的艾瑞克所說的並非完全錯誤,在瓦堪達享受著榮華富貴的時候,在世界各地依舊還有同樣的黑皮膚人種受到欺負,所以他(艾瑞克)想要借助瓦堪達的資源(金屬)來解救他們,唯一錯的地方只是出發點,因為艾瑞克想要稱霸全球。

當然電影含有教育性質,所以壞人總需要戰敗;他的出發點確實是錯了,但是本意沒不對,瓦卡比也因為國王的懦弱,而相信了艾瑞克,所以大家的本意也只是想要「國家好」 - 這和特朗普的想法一樣,現任美國總統也想要美國好,只是他的出發點錯了。

說到特朗普,就了解到他最近的極端發表,對於入境者的懲罰等等的事情,而《黑豹》裏的一個角色(我忘記了)說,“我們現在是建造橋樑的時候,而不是建造城牆的時候。” - 不僅讓我想起了特朗普想建造城牆的事情。


古時候的社會定義,讓我們後代普遍都認為「黑色都是代表不好,白色都是代表純潔」,銜接著《Wonder Woman》的落幕,講述了性別平等、女權主義等後,《黑豹》所帶來的是暗色皮膚種人也需要大家尊重的訊息。

到底我們何時才斷掉種族歧視的根呢?



0 comments:

野田弘看社會|你有受過教育嗎?

馬來西亞人有受過教育嗎?

「哇,你怎麼這麼說!」
「我們小時候至少讀過小學、中學,至少11年的教育,怎麼可以說我們沒有受過教育!」
「我小時候在班上的成績卓越,還拿過等級優越獎項!」
「我成績拿得很好,所以得到模範生!」

這些都是一些很緊張的回應,都可能是覺得怎麼我可以這麼說話,這樣的去質疑馬來西亞人。

80年代生的人普遍上受過幼稚園、六年小學、五年中學教育;想要繼續或是有機會的,都會升上中六和大學,至少有張文憑或是學士學位。

可能我們老奶奶爺爺,父母親都沒有受過太多的教育,所以他們可能不知道很多的知識,可是也因為沒有受過太多的教育,所以不怎麼了解人情世故。

我們是存有封閉思想的亞洲社會。

我們是「注重學術教育」而已的亞洲社會。

那我們的「道德教育」呢?

我記得小時候的道德教育還有中學時期的道德教育,學校只是安排某某某老師隨便說說就算過了,甚至有些同時教其他科目的老師也在教道德教育,所以利用道德教育的時間來補課。

那我們有學習過道德教育嗎?可能最記得的例子只是「扶老婆婆過馬路是美德。」

就這樣在學校沒有學習正統道德教育,返家後或許家庭成員可以給正確的指導吧?前提是家人也要受過道德教育,迎合社會人文的道德教育。

但,我剛才有說過「我們活在一個封建的亞洲社會」裡,我們衡量事情的時候是以「情」為先,後「理」,最後才把「法」放進考量系統裡。

怎麼說?就拿丟垃圾來說。

我們把垃圾丟進垃圾桶的時候,垃圾滾到桶外,以「情」為首要考量的人就會說,沒關係啦,等下有收垃圾的人會收拾的。

以「理」為考量的人就會說,反正前面的人都這樣做,我也這樣做,沒錯啊!

最後如果是碰到執法單位的人要捕捉你亂丟垃圾的時候,你才會怕,後才說「第一次犯,原諒我好嗎?」

所以馬來西亞人都會不管旁人眼光,只要自己覺得對,即使犯錯也會尋找藉口解釋自己的錯誤。

馬里西亞受過很多學術教育,這我了解;因為以前應徵實習生、員工的時候,都會看到很多總平均值很高的大學生,但卻有非常低階的道德水平。

他們連基本的早到、打招呼、說謝謝也不會。

馬來西亞人,學術高,道德低。


個人淺見。

0 comments:

野田弘看社會|大數據年代



有時候,在進行特定貨品買賣的時候,你有沒有這樣想過?

“為甚麼收銀員不直接針對貨品價錢,以簡單的計算機計算貨品而收費就好?” 

因為商場不只是在統計今天的貨品出入為多少,而也在記錄在某一季、某一天的某一時間,在某一地區的某一商場,有這樣的顧客群在購買這一些東西。

透過這樣的數據,商場能夠清楚的將市場以最基本的「人口」、「地理」、「心理」加上「行為」去分辨出這個市場是個怎樣的市場 - 這就是學習消費人心態、廣告最基本的「市場細分」(Marketing Segmentation)

人從起床開始刷手機的那一個時刻,就是蒐集數據的開始。

當你把你的一觸即通卡登記起來,為求記錄你的過路行程時 - 對!記錄你的過路行程時,對!記錄!你已經讓他們掌握到你的慣性行程了。

同樣,你統計一下,到底你登記了多少東西。

我活生生的例子就是,我允許我的蘋果手機了解知道我的地理位置。離開了朝九晚五的工作後,我改換了只上班兩天的工作內容,然而因為地理位置開通,手機記錄了你的行動習慣 - 即使你沒有打開行事記錄,或是記錄行事提醒也好,這台智慧型手機,好聽叫做提醒器,不好聽就是窺視機。

中東索菲的出現,就是因為從網絡開通以來,人類共享資料,把很多的數據丟上網,而成就了這個機器人的出現。

這就是大數據時代。

大數據對於社會的衝擊有多大,如果妥善使用的話,那氣勢是事倍功半,加快了人類的生產力,那負面呢?

從來我都覺得大數據其實不錯,直到那天出席一次《媒体江湖,谁主浮沉》的論壇,一位橫跨平、電、網的網絡主編分享大數據對於媒體的衝擊,我非常贊同。

新聞本來就是要告知社會他們必須要知道的事情,但因為大數據的關係,網絡只會把你關注的事情推給你知道 - 比如你點擊了「旅遊」,下一波來到你的臉書主頁就是很多種類的旅遊配套。這樣就摧毀了新聞的本質,變成你只看到你喜歡看到的內容。

做新聞的人,變成了「只做你喜歡看的新聞」,而不是「你需要看的新聞」 -在國內新聞平台也有競爭的情況下,製作新聞的出發點變了。


這樣看大數據,好嗎?壞嗎?

0 comments:

野田弘看社會|無知網民

馬來西亞的年輕人、網民真的會讓人覺得非常無言。

在馬來西亞公積金局公佈發放6.9%利息給所有打工一族幾天後,八打靈再也公積金局發生火災;官方、主流、網絡媒體爭相報道後,了解建築物的40%被火龍摧壞,然而官方也證明資料都儲存好,所以無大礙。

公積金局主要是做好管理工作,不是存放金錢的地方。

在媒體爭相報導的同時,網民開始擔任起社會記者的身份,但是卻是最失職的記者!胡亂報導,更添加自己的情緒。比如說網民 @Moca Foo 在自身臉書上載文章後,很多以為自己是個「非政治冷感」的青年開始PO文亂說。

這是原PO文,PO主主文以「錢沒了、沒了」為開頭,煽動人心。


在沒有查明真相之前,直接質疑消防隊沒有採取任務,我把THE MALAYSIAN INSIGHT新聞截圖讓大家看看,火災是在早上11:53發生,而11:58的時候消防車隊已經抵達。

https://www.themalaysianinsight.com/s/37665/

甚至有人希望貸學基金局也發生火患。

甚至有網民直接認為是蓄意縱火。

甚至有人當起了偵探,揣測這起不是意外而是有人刻意縱火。

甚至有人直接說人民要買單。
因為恨政府,所以索性把所有的錯就歸咎在政府身上。
甚至直接說是首相做的

我也是討厭首相的,我想要換政府的,可是這樣來直接懷疑首相,首相即使是普通人也可以告你毀謗。

因為之前很多事情發生,所以把所有事情的鏈接在一起。

因為無知,只覺得公積金局是放錢的地方,只擔心錢不擔心人的死活危機。


因為有人說了實話,所以樓下的麵情人還是覺得政府的錯。
 甚至有人預言了明天的新聞頭條

甚至有人已經對自己的公積金默哀了。

甚至已經有人覺得我們的錢拿不回了。

甚至有人還是覺得是首相指示縱火。


我想說。

我也是不喜歡現任政府的馬來西亞人,不是一個政治冷感的年輕人,我關注人民事情(甚至希望自己有一天出來參選),我鼓勵年輕人不要成為政治冷感,關注時事,但是不要因為「恨」而無理去直接認定某方的錯誤;認為什麼事情發生都是國陣的錯。

這回火災,如果有人認為消防車隊為甚麼那麼遲,那有沒有想過;可能消防車可以更早抵達,只是因為交通上大家都不讓路?

有沒有想過為甚麼建築物火災但是沒有人即時搶救?是否代表根本沒有人懂得滅火器怎麼用?

然後看看自己的PO文,是否看得出你是一個不負責任的人?

蓄意散播謠言、錯誤訊息者,請記得,你可能會被控上。


後續我追隨這個原PO的時候,才發現到PO主不但沒有覺得自己有做錯。

甚至還要和朋友一起調侃這起事件背後的受害者。

煽動了,還在認為自己沒做錯。
我想和PO主說,

如果馬來西亞網民之成熟的程度可以讓妳這麼寫,那確實沒有問題;可是你注意看你樓下的發言,大家都在跟隨著你的發言,相信你的發言,後來如果有人真的沒有那麼成熟思考,真的覺得錢沒了,是不是這位樓主的錯呢?


真的,我不常這麼說,但是如果你真心覺得自己有智慧的話,就不要寫這些東西吧~


事情繼續蔓延,我繼續觀察

其實馬來西亞網民很恐怖,都喜歡「沒有出現在現場,卻可以洞察現場情形」或是「沒有在現場,可是可以知道現場有沒有東西出現。」這位網民,請問你知道有多少個消防員出動嗎?
 

我給你解釋,馬來西亞消防拯救局副總監說了,70位消防員抵達現場進行拯救工作;你讀了嗎?


還在繼續酸;我不可以反對馬來西亞很多豆腐渣工程,可是這位網民的評論,會否過於偏激?

事情燒成這樣,有網民出來要求樓主解釋喝止,結果下面的第一樓還在覺得網民認真。



0 comments:

野田弘|「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

前陣子在大學講課的時候,和同學們討論了一個話題,「馬來西亞人是否真的受過教育呢?」-當然這個問題如果是茶水檔閒聊,可以去到很多粗口飛天,或是保持極度的沈默,如果公開聊的話,很多人會因為捍衛自己是個受過教育的人,而大發雷霆。

所以是怎樣,那馬來西亞人是否真的受過教育呢?

這是思維性問題,答案應該是「有,只是馬來西亞人普遍接受過11年的學術教育,而不是正規的道德教育,馬來西亞人缺乏社會意識,不懂得什麼是道智和德智。所以做錯事情仍然會覺得自己沒做錯,犯錯也會大條道理。」

包括父母親阻止孩子加入學校社團學習,讓孩子們本來有機會學習道德,也最終沒有機會了。
在這樣的教育環境下,很多人,是,很多人,都會很常用非常篤定的口吻說,「我不知道」。

如果是一般民眾也就算了,如果是已經開始工作的公關從業員,在客人詢問問題後,卻以「我不知道」來回應,那基本上你失去了公關最基本的「誠信」

公關從業員不會不知道事情,無論是被動,被通知/告知/知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拜託公關實現準備好,未雨綢繆;還是主動,公關執行員主動去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甚至是事情還沒發生的情況之下,先做好萬全的準備。

在以上兩點的情況之下,沒有理由說不知道。

為什麼還是不知道呢?原因有很多種,但是還是環繞/跑不開「懶惰」二字,尤其在這個超級過量資訊時代,很多人資訊會自動的“飄”過來,殊不知,很多不知道即使要資訊自動“飄過來”,自己也要下一點功夫去“使資訊自己飄過來”

你懂嗎?


不要做「懶惰蟲」因為懶惰會讓你說「我不知道」,最後你就被取代了。

0 comments:

野田弘|選擇公關從業的人 = 選擇很累但很精彩的生活

以前我上公關基礎課、理論課、進階課、現代應用課的時候,我的講師(時任馬來西亞公關從業員協會副主席)說「律師在法庭內為客人辯解,而公關就好像在任何一個商業領域裏的律師這樣,為我們客人辯解。」

如果上述說法是可以被接受的,那就代表著「其實公關從業也是很累」。

以前學習公關,以文字為武器,發展到聲音傳播、影視傳播,到現代的數碼傳播時代,其實選修公關的人,更必須要隨著時代進步的腳步,不停的學習新的知識,也代表著,早期修學公關而畢業後從業的公關,要不停的學習新知識。

現在的公關覺得自己真的「靠把口」-“我不會做,我叫別人做就好啦!” - 一副這樣的態度,以為自己的職途會順風順水,殊不知其實是把自己送上斷頭台,準備被他人取代。

早期我的時期,媒體研究和公關雙修課程的學習範圍裡,必須要我們掌握設計、拍攝、錄音、攝影、籌辦活動、行銷、廣告,都得認識;現代的公關卻很多都不會,而總會想著「設計交給設計部就好啦!」-結果設計部同事交出來的設計,卻不符合公關策略方向,錯在哪裏?

錯在,這個公關從業員不提供方向 - 不要覺得自己不會設計,那至少你會畫,也可以給設計部同事一個方向,因為你的腦海裏總會想著策略上必須要用這個顏色,這個圖形,你修讀克萊特的七種傳統傳播的符號學,你知道海報上必須要有什麼元素,而不是全部交給設計組的同事。

同樣,在營銷策略上,你的責任就是告知目前的觀眾/目標群最能夠接受怎樣的方式才能夠被說服;你如果在廣告策略上,你的責任就是什麼樣的元素必須出現在你的廣告活動裏;如果你辦記者發佈會,你不是那個只是找場地的人,你是要有技巧、策略性的去看記者會每一個細節上都必須要達到目標的人。

對,很多現在社會的公關從業員,活在沒有目標的情況下。

你不懂設計,你需要別人設計,你是公關,你必須要拜託他人的時候,你說話的語氣是不是要放緩?而不是因為你是公關,你高高在上,所以你就用很高傲的語氣去知識他人,這是關係維護的過程。

很多懂得溝通技巧的公關,即使碰到很難纏的客人,你都會覺得為甚麼他可以和對方溝通得那麼好?不要羨慕,因為這一位公關懂得「洞察目標、分析目標、與目標進行完善溝通」

你選擇在公關領域從事?你到底選對了嗎?



0 comments:

野田弘|看現時代的公關

前陣子,我任教的另外一所學院的新聞系學生採訪我,問我:「在這個時代的公關,和上個時代的公關,有什麼不一樣?」  。這是一個可以開三天兩夜論壇的題目,不提最基本的公關學而言,如果針對性的來說,這個時代的公關真的需要在身心靈上,俱足條件。

過去的我對過很多公關從業員,啊!對不起,是虛有其表、毫無內涵、完全沒有基礎的公關。他們以為到公司註冊局申請了一個六十令吉的公司,請幾個懂得寫作(甚至有些不會寫)的人來,得空和客人喝茶聊天、為客人準備一些記者發佈會、發新聞稿、拜訪媒體,打電話噓寒問暖,在臉書上按贊拍馬屁,就是公關。

我感到非常傷心,為馬來西亞到公關從業感到無比的悲哀。


掌握多元技能 90后的新公关时代!


我的同事,韩新的公关系主任苏雪珊在以上的網站上有分享,“因为公关从业员在一所公司里面的职位算是高的,要管理和维持公司的形象,所以他们要会很多不一样的东西。”

因此,當我看到所謂的“公關”卻如此的空閒,毫無東西做的時候,我感到悲哀。

公關,是傳播的一種,是社會科學的一環,我們修讀的是關係學;透過種種不同的管理方式,經營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公司聘請我們回來,基本上就是了解到“自己沒有辦法有效率的傳達資訊給目標群。”所以我們的責任就是用最棒的溝通方式去完成傳播資訊的工作;

因此,我們是,


  • 與市場營銷部共事,告訴市場營銷,我們必須要用什麼樣的傳播方式去告訴顧客我們的產品。
  • 與廣告部共事,讓他們知道目前的傳播方向應該朝著哪一個方向走。
  • 與媒體共事,透過他們,拜託他們幫忙把訊息傳達出去。


我敢問,以上三件事情,目前在我國成立的公關從業裏,有多少個至少懂得以上的責任呢?


 

公關應該具備什麼?

我們必須要有敏銳的頭腦,如果你現在不知道特朗普最近頒布什麼樣的法令,影響國家動態;或是你不知道朝鮮和韓國以一旗創冬奧,你根本不是敏銳的人;如果你不知道馬來西亞國會議席總數多少,不要告訴我你是馬來西亞的公關;如果你連最基本的國慶活動策劃,為甚麼要用紅黃藍白四個顏色為基礎色的話,那麻煩你不要在這裏混。

做公關至少要懂得以下

說話之道,應對每一個不同的人要用不同的說話方式,你要觀其色,發其聲,不要亂吠;你代表著公司的形象,因此你的嘴巴說出的都是代表著你的公司。如果客人問起你的事情,不是你工作範疇內事,建議你,不要說「我不知道」要說,「誒,這好像不錯,不如我聯絡我的同事和你接洽?」 - 然後趕快接洽。

吸取各方的知識,閱讀其他相關及非相關領域的新聞;不要如果你只是娛樂圈的公關,就只是關注娛樂圈,如果你持續這樣下去,那就只是井底之蛙,你想,代表公司拜訪,最後卻因為自己的身份而讓公司蒙羞。

你照顧的是你代表的公司的目標群,不只是媒體;所以不要只是擦媒體的亮鞋,而忽略了基層消費者的心情。

主動和醒目,公關系畢業生越來越多,很多新晉公關生分分鐘腦袋比你清晰,甚至比你醒目;不要以為自己可以牢牢坐在位子上,你不知道你何時會懸崖落馬,就這樣結束了你的公關生涯。

如果你什麼都不會做,等別人來做的話;那請你儘早退休,因為你無法和現在新時代的公關攀比。

我下來會針對更多公關類的事情撰稿,盡情期待。










0 comments:

野田弘看電影|與神同行和佛法



兩天前在佛學生活營培訓的那一個傍晚,我和工委們分享了「為甚麼我在這裏」的一個快速題目;主要都是環繞在,我們因為什麼原因和因緣存在在這個氛圍、情形、情況下,就好像為甚麼我會在這辦生活營那樣。都是有原因的。

在分享過程裡,我問起了「你們有想過誰創造地獄嗎?」又或者是「地獄因為什麼原因而存在呢?」 -我的詮釋是,其實地獄根本不復存在,而是每次我們犯錯/造下的一個罪,地獄就開始出現了,地獄會擴大,也就是因為我們不懺悔而且屢屢犯下同樣的錯誤。

比如說:如果你亂丟垃圾,就會下地獄被丟,本來如果你只是做錯一次亂丟垃圾,而本來你只需要被丟一次就會可以結束地獄懲罰,結果因為你死性不改,所以地獄那邊也就會一直處罰你,同樣的意思。

看了「與神同行」後,首先電影一開始的「佛說壽生經」有一點點的爭議;上網翻查,

佛教原本沒有「壽生經 」的;但是見道教有補庫之科儀後才撰寫而有「壽生經」的產生;所以補庫其實是道教原本就有的科儀儀典。 因此若依佛教的立場來說,說它是偽經自然會有許多傳統佛教徒舉雙手同意,只是佛教傳入中國後,為了加強傳播的效能,便因地制宜,有些部分已和道教合流,甚至彼此「借法」了。

但我覺得故事寫得很絕。

每一個人都必須要下地獄這回事情,個人覺得是必定的,只是時間的長短而已;而「與」講述一個人可能不需要關關都要被審判,因為有些事情這個人在凡間沒有犯過。

地獄沒辦法主宰人的所有,「與」在最後一幕,閻王根據陰間律法第一條,「凡事人在陽間的人真心原諒了他所犯下的錯誤,而陰間無法追究」,佛教看這件事情時,是以「犯錯者皆因自身業而承擔。」我加以詮釋,「是看你時間長短」

但最終還是自己去主宰自己的現在和未來。

共勉之。

0 comments:

野田弘執教鞭|學習不是為了考試


學習到底為了什麼?

逢考試季節時,塞滿人的圖書館裡看著每一個學生花儘心思的在「埋頭苦幹」-幹!二十年前就可能真的在溫習功課,但現在的同學可能人手一機、腦、板,溫習沒有超過兩分鐘就把專注投射在那萬惡的智慧型電話上。

仔細一看,很多同學都選擇「環保」而不打印筆記,多麼神聖的藉口啊!所以就用手機看筆記,這樣的溫習功課不就是把肉放到獅子口旁嗎?-看沒有兩下,就翻臉書了!

打著「環保」口頭禪的同學們,在這個「溫習功課」的季節裏,最後還是乖乖的把所有的筆記打印下來,然後進行「溫習功課」的動作。

我還記得,學生問我「老師你可以在上課前給筆記嗎?」,最後我妥協了,上課的時候投訴說「沒有筆記」的同學也有了筆記,如果負責打印筆記的同學遲到的話,就會用同樣的藉口來說「老師,我沒有筆記,所以沒有辦法專注」,我想你們是不可以手抄在其他的字條上嗎?

上課的投影資料,只是講師的參考資料,本來就應該只是幾個字,講師在講,然後學生在聽,自行記錄;當記錄不到,才舉手詢問,「老師我不明白」,老師就會要求你發問,再這個時候老師就會更仔細的去解釋,不然老師請你到指導課,在指導課上繼續深入研究。

撇開選擇不來上課,曠課的學生,我只好說「是你自己選擇不上課哦」,尋找諸多「曠課之原因」的信件來確保自己可以進入考場的資格的學生也算是榜上有名,「老師我上個星期生病、車壞、不舒服、睡遲了。」等等不新鮮的藉口,妄還是修讀創意科目的學生,連找藉口的懶惰。

選擇來上課但是卻遲到,遲到了就在後方刷手機,要求 - 對,是要求回答習題,但是卻抄問題等答案,坐在後方和朋友聊天,講師在前面喊了很多次也不見得有任何的回應,結束課堂的時候,學生才後知後覺「結束了啊?」,更氣的就是「等下去哪裏唱K」的討論就開始了。

接近考試了,講師是不被允許給提示,然我都會說範圍;重考生在考試兩個星期前才捨得電郵科系主任,「老師我想知道這個學期什麼老師在教這一科,我想要拿提示。」結果被科系主任坑了個頭,我回了學生電郵「我從來不給提示,要嘛就請你來上最後一堂課。」給了日期時間地點,結果還是不見人影。

「老師,我那天有做工。」是一個很令人懊惱的事情,不是老師不允許,而是我不鼓勵;幾時你選擇工作,你也要知道自己目前的責任是什麼,社會已經定義好:「學生的工作內容就是唸書。」如果你這個時候有工作的話,那倒不如把課停一停,就直接工作就好?

「老師,我死定了,請你給我提示。」對不起,我不可能做這回事情,結果學生問我,「老師下一個學期有這一科目嗎?」非直接的想要提示我,「我準備好重新來過。」

人是一定要被賦予第二次機會,但如果給你第二次這樣的機會,你還是以這樣的態度,難道你可以進步?

一直為自己錯誤,尋找藉口的人,怎麼樣進步?

中學時候,如果你覺得馬來西亞教育讓妳學習你不想要學習的,也就算了;就當做你被強逼做了11年不想做的事情,但過去這兩年來,這個科系的選擇權利,在你手上;你選擇了這一個充滿「創意」「挑戰」比別人更忙碌的科系,而你卻用這樣的態度來學習?

回想,

如果你當初,在上課之前先自行做好溫習,把答案留下來問老師。

如果你當初,上課時給予至少七十巴仙的專註力,至少老師說課你聽課。

如果你當初,比你目前遲到的時間提早五分鐘到課堂,不是更好嗎。

如果你當初,記錄筆記的用心比一般人多一些些,現在你還需要在一天裏擠滿想要記得的知識?

如果你當初,何必現後悔?

學習不是為了考試,更何況我們這一科目是社會人文科目裏的大眾傳播系,我們最為看重的是人如何對於社會現象加以詮釋,而不是跟死筆記;所以即使筆記說有四項,你也可以多說一項,證明你是比講師更明白的。

學習不是為了考試,而是為了磨利自己的武器,讓我們可以好好應對下來的社會;照一照自己的樣子,你的身(知識)心(心態)靈(你所相信的)都具備齊全,準備好了嗎?
x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