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人有受過教育嗎? 「哇,你怎麼這麼說!」 「我們小時候至少讀過小學、中學,至少 11 年的教育,怎麼可以說我們沒有受過教育!」 「我小時候在班上的成績卓越,還拿過等級優越獎項!」 「我成績拿得很好,所以得到模範生!」 這些都是一些很緊張的回應...
野田弘看社會|你有受過教育嗎? 野田弘看社會|你有受過教育嗎?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23:27:00 Rating: 5
有時候,在進行特定貨品買賣的時候,你有沒有這樣想過? “為甚麼收銀員不直接針對貨品價錢,以簡單的計算機計算貨品而收費就好?”   因為商場不只是在統計今天的貨品出入為多少,而也在記錄在某一季、某一天的某一時間,在某一地區的某一商場,有這樣的顧客群在購...
野田弘看社會|大數據年代 野田弘看社會|大數據年代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20:10:00 Rating: 5
馬來西亞的年輕人、網民真的會讓人覺得非常無言。 在馬來西亞公積金局公佈發放6.9%利息給所有打工一族幾天後,八打靈再也公積金局發生火災;官方、主流、網絡媒體爭相報道後,了解建築物的40%被火龍摧壞,然而官方也證明資料都儲存好,所以無大礙。 公積金局主要是做好管理...
野田弘看社會|無知網民 野田弘看社會|無知網民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15:30:00 Rating: 5
「我不知道」 前陣子在大學講課的時候,和同學們討論了一個話題,「馬來西亞人是否真的受過教育呢?」-當然這個問題如果是茶水檔閒聊,可以去到很多粗口飛天,或是保持極度的沈默,如果公開聊的話,很多人會因為捍衛自己是個受過教育的人,而大發雷霆。 所以是怎樣,那馬來西亞人...
野田弘|「我不知道」 野田弘|「我不知道」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13:55:00 Rating: 5
以前我上公關基礎課、理論課、進階課、現代應用課的時候,我的講師(時任馬來西亞公關從業員協會副主席)說「律師在法庭內為客人辯解,而公關就好像在任何一個商業領域裏的律師這樣,為我們客人辯解。」 如果上述說法是可以被接受的,那就代表著「其實公關從業也是很累」。 以...
野田弘|選擇公關從業的人 = 選擇很累但很精彩的生活 野田弘|選擇公關從業的人 = 選擇很累但很精彩的生活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10:33:00 Rating: 5
前陣子,我任教的另外一所學院的新聞系學生採訪我,問我:「在這個時代的公關,和上個時代的公關,有什麼不一樣?」  。這是一個可以開三天兩夜論壇的題目,不提最基本的公關學而言,如果針對性的來說,這個時代的公關真的需要在身心靈上,俱足條件。 過去的我對過很多公關從業員,啊!對不起,...
野田弘|看現時代的公關 野田弘|看現時代的公關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23:44:00 Rating: 5
兩天前在佛學生活營培訓的那一個傍晚,我和工委們分享了「為甚麼我在這裏」的一個快速題目;主要都是環繞在,我們因為什麼原因和因緣存在在這個氛圍、情形、情況下,就好像為甚麼我會在這辦生活營那樣。都是有原因的。 在分享過程裡,我問起了「你們有想過誰創造地獄嗎?」又或者是「地獄...
野田弘看電影|與神同行和佛法 野田弘看電影|與神同行和佛法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23:12:00 Rating: 5
學習到底為了什麼? 逢考試季節時,塞滿人的圖書館裡看著每一個學生花儘心思的在「埋頭苦幹」-幹!二十年前就可能真的在溫習功課,但現在的同學可能人手一機、腦、板,溫習沒有超過兩分鐘就把專注投射在那萬惡的智慧型電話上。 仔細一看,很多同學都選擇「環保」而不打印筆記,...
野田弘執教鞭|學習不是為了考試 野田弘執教鞭|學習不是為了考試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18:23:00 Rating: 5
NodaHiroshi: A Recap of Electronic Advertising NodaHiroshi: A Recap of Electronic Advertising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16:34:00 Rating: 5
NodaHiroshi: Residing in uncivilised civilian self proclaimed civilised country NodaHiroshi: Residing in uncivilised civilian self proclaimed civilised country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18:39:00 Rating: 5
2018年1月22日,我離開早九晚五的工作形勢將近一年之久,對於很多八零末代出生的年輕人而言,其實誰不奢望有這樣的生活;自己控制時間,還有多餘的時間給自己,甚至還可以做更多的事情,同時間,還是可以賺錢維持生活。 這對於很多人而言,真的是理想生活,其實也不是很特...
野田弘也不知道為甚麼:OH卡/安全感 野田弘也不知道為甚麼:OH卡/安全感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09:24:00 Rating: 5
執教鞭任教至今已經六個月,說不起桃李滿天下,但至少慢慢習慣了被稱呼「老師」,每一次的期末都是分手的季節,「分手」不再屬於情侶的事情了,只是上一次的分手還有機會看到學生,這一次的分手,好像比較難在學校裏看到大家了。 最後一堂課,第十四周,就算說會溫習考試範圍,可是還是沒有...
野田弘任教系列:壞蛋蟲 野田弘任教系列:壞蛋蟲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21:47:00 Rating: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