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顆閃爍的星星,《sTARgazing》演員篇


謝謝你們,因為你們而成就了舞台劇最大的一環。

老早決定要製作音樂舞台劇的時候,我把最大的希望投注在校內的戲劇社,結果被三度拒絕後,我想說與其一直強迫,倒不如細心尋找校園內願意來嘗試的人,你問我怕嗎?我的答案是「害怕到一個不行!」-如果來面試想要嘗試演戲的人是一個不配合的人,怎麼辦?

一切環繞在我的腦裡,非常負面;畢竟經歷過多次的製作,選角這回事情真的很重要,有時候不是因為你懂得如何做,而是態度的問題。

節目總監在幾個星期後,確認了所有的角色,擔綱大量和其他配角等,我聽到的時候驚慌失措,我害怕說「來的都是誤以為有額外課外活動分數,或是只是來玩的。」

我要求了兩次次的演員見面會,和節目組互動交流,以玩遊戲來看看大家的默契,唱歌舞蹈等事情,去發掘他們能力以外的事情後,鐵實了他們的態度還有他們的才華。還記得有一次,在演員們都離開後,我們直接討論了演員們的才華如何去發揮,我們了解了可行和不可行的事情,我,決定放手一搏。

為啥會有這樣的想法呢?因為早期有一位演員在最後一分鐘說沒有辦法出席已經準備的活動,我真的感覺到對方沒有把我們的舞台劇看得很重要,所以生氣了。可是還是給了機會 - 我很少給機會滴。

這門是功課,所以很多時候我都不允許直接叫他們跟著我想做的去做,而是放手讓他們去嘗試、碰釘子,很多時候他們的彩排練習,我都沒有出現,但心裡確實是很想看,那種兩難的狀況。

我曾經說過,「我的學生不是一個專業的舞台劇製作人,所以勞煩大家也給給意見,商討,將這出表演做好,就好。」也謝謝他們將我的話聽到耳朵裡,也真心的去發揮,像是一個已經合作很久的舞台劇團隊。

但演員的演出,讓愛看舞台劇的老師Josephine,只是來探班的Siz Siz都覺得這是一部非常好的舞台劇,對我而言,即使我的門檻放得很高,你們也成功的以戲來俘虜我的心。


其實心裡有很多話很想說,好多很難忘的事情,但最想想對演員們說:

很感謝你們讓我的學生,把你們當作是他們的白老鼠,如果他們一直以來對你有言語上的不是,老師在這裏代表孩子們跟你們道歉,希望你們原諒他們。



 Eng Chee,緣份讓我們在《快閃》《1031》後再度續緣,只是這一次,是一個正式的合作,很感謝你這一位專業的舞台劇演員,抱著學習的心態來和我們一起,當我了解你被要求最後加入舞蹈的時候,而你毫無猶豫的和大家一起練習,這一點就看到你是真的享受這裡,我很感恩。感恩上天將你這個演員“恩賜”給了我們,讓我們的舞台劇更發光。


KIDDO,謝謝你把我媽媽演得那麼出色,我不認識你,但我已經認識你了,你在舞台上的每一個時刻都沒有在吃蛇,而是完整的將所有戲份都發揮到淋漓盡致;我不知道原來還要加一個甩巴掌的戲份,而你拿捏到非常好,你的感情戲,你和Kar Jun的對白,那一場1992年的戲份,我被你們感動到了。



Kar Jun,是我的公關系的學生,我在2018年3月的時候負責了他的班上,說老實的,我都會覺得他有點兒吊兒郎當那樣,可是當確認他演出的時候,我其實非常的驚訝,能否駕馭;在班上的時候看到你演出,沒有怯場,即便我們在取笑,你也不會因為這樣而小氣;在舞台上,你坦然告訴我說你會緊張,說老實的,大家也緊張,唯獨我了解你緊張的點兒,是在於從來沒有經驗 - 喜歡你的聲音、膽量、臨場,也希望你會更努力下去。


Patrick,本來設定的角色,我在想會否大材小用,也擔心你會介意為啥我的學生會安排你當天使,但也因為無心插柳柳成蔭的關係,你卻把天使的角色發揮到牽動全場的小鹿亂撞,謝謝你讓出席者了解到,「天使也能RAP」的事實。


Samantha,幸好我的學生真的安排了你唱歌,不然,你那把聲音不唱歌的話,真的是西北浪費,謝謝你來陪我們瘋癲了幾個星期,只可惜如果妳沒有戴著那個惡魔的角,可能就可以看到你甩頭髮的那一幕,我一直覺得很可惜,不過整體真的很棒。


我仍然記得那一天晚上演員交流了過後,節目製作還讓我了解到Vekham將會是第二場戲的主角,因為擔心短時間內Eng Chee的壓力會過大,我心想,他可以嗎? - 他可以。謝謝你沒有撂下拍子的完成了舞台劇主角的戲份,又唱、又跳、又演,感謝你。


Lydia,我原本為你只是演戲而已,也可能只是一點點的舞蹈而已,結果你基本上從頭跳到尾;我真心被最後一個階段的現代舞蹈演出驚嘆到,配合著演出,音樂,和男配角的互動,眼眶犯了一小滴眼淚。謝謝你,也對不起你的畢業袍穿得不是很好,但我卻看到一個更有感覺的Lydia。


說老實的,一開始看到Do Youn的時候,我還不知道他可以發揮到什麼程度,但是在舞台劇上,Do Youn把角色壞壞的感覺發揮到頂點,酷酷的外表還有冷冷的表情,完全把角色發揮出來。看著他在整個籌備過程裡的發揮,很盡責的把所有事情做好,謝謝你。


他其實是一個冷面笑將,出席看了舞台劇的你們,有發現到他在課室那一場戲和老師的互動。配角並非無法得到鎂光燈的照耀,像他雖然是個配角,但卻沒有將主角的光彩壓下,反倒因為將自己的角色發揮到淋漓盡致,甚至凸顯自己的角色,我們都無法忘記。很謝謝你,也因為你將最後和Lydia的對戲,我feel到了Lydia身為女主角的痛。



這三位分別是Yoki、Janes、和Rachel(我的公關系學生)還有後來加入的Janice,雖然在舞台劇中只是飾演朋友、舞者,但,就好像剛才我所說的,配角凸顯主角之餘,也能夠發揮到配角應有的戲份,這樣這出舞台劇就很成功了。


各位演員:希望你們享受這個舞台,我儘了最大的能力,對我來說,讓演員在漂亮的舞台發揮自己的才華是最重要的事情,身為監製的我,這是我的責任;我希望你們的2018也是滿足的,也不知道未來啥時間會再見,希望大家都會好好的。



我的2018以「圓夢落幕」來總結人生,年頭我舉辦了音樂會,多個生活營,佛學講課,等等,最後在2018的12月,我圓了「展覽會」還有「音樂舞台劇」的夢,我死而無憾。

0 comments: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sTARgazing》圓滿落幕,《50 Things About TARUC》的創意呈現


「展望星空的每一個閃爍的星星,今晚你們比起任何一顆星星,更閃亮!」

緣起:


「Kenn,年尾的那個學期,活動策劃可以拜託你嗎?」-聽到這個的時候,我興起,我毫無猶豫的決定了。活動策劃一直都是我的最愛,更是我的PASSION,但唯獨挑戰的是你要管理一群並無策劃活動的學生,這就是我最頭痛的一點了。

「Kenn,廣告科系的學生,創意廣告活動可以拜託你嗎?」-第二個科目也是活動策劃嗎?這裡的挑戰卻是只有15個人,如何管理兩個方向的功課呢?

在策劃兩個不同科系的學生,我倒想挑戰將兩個功課合二為一,將學生的專業發揮到淋漓儘致,校方批准了,挑戰就這樣拉開序幕了。



票選工委團:

這是學生功課,因此即便我是老師,也沒有辦法像在市場那樣,直接委任某人某人為這個活動的領導層;透過公開提名和票選,最終以女生Jie Ru為籌委會主席,Wai Keat為副籌委會主席,

Jean和Jing Li配對為節目製作;老大型的Kenji為舞台總監,細心的Mei Chee為副舞台總監;細心辦事的Ryan為物流主任、敢言的Ke Min為副手;負責招募贊助和管理財務的老闆娘CC,不停給我鼓勵保證的Mun Fai;通山跑而且還給我嚴厲指責的宣傳主任Sim和天天嚷嚷吃拉拉的Jocelyn;媒體宣傳部的矇矇大姐Janelle和Jackson。

最終所有創意設計的工作由我親自領隊的廣告系的學生Marcus、Chan Wei、Xin Ru所負責。廣告系的學生分別有兩項功課,一,為舞台劇的創意公司(Advertising Creative Agency);二,在舞台劇的同一天籌備創意展覽。

(讀到這裡,你會覺得我是惡魔老師,因為兩項功課,都是我決定的。)

從成立工委團的那一天開始,他們的學期就是噩夢的開始。


我負責的項目:

雖然整個舞台劇都是由我和主要導師Josephine的負責內容,但為了讓工作可以走得順利,我們把工作分開,Josephine是全職老師,所以負責對內的所有官方事務,比如說物流、場地租借、官方書信文件、財務流通;而我就是負責舞台內容、舞台設計、宣傳事宜等創意的事情。

「音樂舞台劇」的目光絕對是在舞台上,所以內容的鋪排,舞台設計還有音樂燈光上,都是很重要的元素,缺一不可,大略的給學生說了一些方向,他們就開始從故事上的走向構思,說老實的,一直都達不到我的要求(我的要求很高)。我有一種病,就是如果我覺得學生做得不好,我就會親自去更改,但我約束了自己,最終的那個劇本,其實還是學生親手去修改,雖然我審核,但最終的最終,我並沒有要求改變。

大家讀到這裡,可能覺得,「這是學生的功課,本來他們就要做。」 - 對,公關系的學生的功課,是要“籌備活動”而並不是“籌備舞台劇”,所以這一批學生給了自己兩個挑戰,一是活動策劃、二是舞台劇內容策劃。


是她Siz Siz,讓我開始並且陷入了教學這條路;
是她Rosie,在我需要哭訴的時候,聽我的故事;
是她,這一次我的活動共犯,Josephine。


籌備過程:

學生說過「老師,你的出現是一種壓力,你的臉就是一種無名的審判,我們看到你嚴肅的時候,會很怕。」

嗯,我知道(科科)

開始構思的這段期間,從討論到爭論,我其實掙扎在於故事的走向不夠精彩,高潮迭起的部分感覺平平無常。對於我而言,創作這回事情不可以和一般一樣,你要嘛就要做到「史無前例」的精彩,可是到最後劇本給我的感覺就是和學長姐的內容,沒有兩樣。

我開始對自己心裡調幅,「看來又是一個簡單到不行的東西了。」

活動籌備時間慢慢的接近結束的那個階段,我要求了第一次的演員見面會;這個時候我已經知道,其中一位男主角其實是有線電視台的演員班底,所以沒有很大的焦慮,反倒其他演員有的只是舞蹈、歌唱的經驗,但沒有演戲的基礎和經驗 - 你說我擔心嗎?

後來我告訴自己,「其實最主要的是建立好大家彼此之間的關係,那有了友情,一切就很好辦事情了。」

至少我沒有聽到「演員不願意來彩排」或是「有藉口不能出席練習」,他們的友情很鞏固,彷彿認識很久,也彷彿相識已經工作許久的舞台劇團隊。


漸入佳境:

這個學期,我的夜晚都是在拉曼裏過,有時候在班上、禮堂外等等。

讓我驚喜的是,大家都沒有怯場,我擔心的演員好比說我的學生Kar Jun - 平時看他在班上懶散,但卻在演戲上發揮到淋漓儘致。最意想不到的是,Kar Jun在這部舞台劇中到底挨了多少巴掌?

至今,我還在想著Yeap(Kar Jun飾演之角色)為了做音樂而放棄和女朋友Ah Qing(Kiddo飾演)的戀愛兩週年晚餐,然後再和Kenn(Eng Chee飾演)吵架,甚至在舞台上面崩潰的那一幕 - 我久久都不能忘記。

我強逼了不善於唱歌的演員在舞台上唱了最近的劉卓軒的《遇怪魔我急於變大個》 - 這是一首差不多高音的歌曲,可是我卻讓幾個不怎麼能唱歌、不怎麼能唱廣東歌的人唱 - 你說我是不是惡魔?結果整體呈現是非常感人的。

說明是舞台劇,所以有了歌不可能沒有舞,Do Youn、Vekham、Yu Zheng這三個擅長舞蹈的男生帶著Eng Chee,將所有的舞蹈呈現到一個好看到沒有朋友那樣!Eng Chee好像不善於舞蹈,但卻為了這次舞台劇很努力的去練習;另外的四位女演員,Yuki、Lydia、Cai Yi、Samantha,Rachel 就因為他們我圓了我「高校音樂劇」的夢。

這裡特別要提起Patrick(飾演天使)還有Samantha(飾演惡魔)所呈現的劇中劇,還有「I Want It All」的雙角色演出,大滿意。


我還記得第一次的彩排課室是很隨便的,大家對劇本的不熟悉,還有非常拖累的等待,其實我非常的不滿意,但這一切都是開始,走到中期的時候,當你看到大家已經掌握劇本,而且臨場表現,我開始對大家充滿了信心 - 直到活動日的前一天。

活動前一天的彩排是非常的凌亂的,有些舞台組的成員不配合,導致彩排delay,導演搞到自己好像一個PA跑來跑去,我已經氣到敲舞台大喊了,他們還在木訥的不知道發生啥事情,禮堂被逼要在10點關門,我們還有兩PART沒有彩排,我氣到無法說話,最後拉著兩個節目製作,我撂下一句狠話,

「明天早上你們只有9點-11點的彩排時間,我不要抓 mic(導演的角色),我讓你們自己發揮,但是彩排結束後,如果我走向前跟你說,我來抓MIC,就代表你們screw up。」- 一個惡魔老師,黑著臉,我給了這麼的一個壓力 - 聽說節目主任哭了。

第二天早上,我選擇稍微遲到,大約九點多一點抵達的時候,兩個導演遠比昨天更像導演了,舞台組搬動道具的速度和流暢度大大的進步,我在後面還是板起了臉,可是心裏是一個大滿滿的驕傲。















這裡要衷心恭喜Winz Koh,Sam Poh,Eevin(是嗎?)還有Shireen,四位聯合導演! Winz是被我折磨到不行不行的孩子。


舞台劇開始當個晚上:

學生彷彿要默默的跳過「一起跳舞」的這一環,卻被我逮到,在活動正式開始前來了五次的練習,包括走位,包括排練,誰負責掌麥克風?林伯。在恐嚇“三點calltime,但是三點十五分才出現在禮堂的不專業態度”過後,學生膽怯得像是偷了錢的小偷,任我差遣。

老師只能夠用這種招數才可以左右你們。

後來大家也很給力的完成了所有的舞蹈! - 只可惜,當天大家都在進行舞蹈,沒有人記錄下來那個那麼大型的集體舞蹈。

但舞台劇的那個晚上,我忙於招待必須招待的客人,我告訴學生我不要座位,我要站在最後方和學生一起並肩,但我卻變成了惡魔,昨晚最大的失誤就是我沒有辦法控制我自己的脾氣,每每舞台上發生一些事情,我只會板著我的臉,看著學生,而學生就會很快的去解決問題。

昨天晚上的我,感覺是個審判者,在審判著沒有達到自己Expectation的人。

或許就是因為早上的預演看起來是順利的,所以已經期待晚上的表演是近乎100%的圓滿,但是有些小事情無法避免,所以只可以讓它過,我是這樣告訴我自己的。

這個舞台劇,成功的地方在於故事不乏悶、演員很給力、音樂很好聽、唱歌更棒、舞台燈光一流,最主要的是,「你TMD的只是一個公關系的DIPLOMA生,怎麼給人家感覺像是一個專業到一個不行的一群舞台劇的學生!」

共犯Josephine和我


舞台設計:

舞台劇不可缺少舞台的呈現。

有時候我看到一些很好的表演,卻只是一個爛到不行的舞台設計,還有更是直接一種燈光到最後,(不要跟我說最重要是內容)

我的壓力除了加放在節目組,就是舞台總監上,我本來告訴他們,「我要看到舞台上有一個兩層樓的建築物,而且樓上是可以走上去的」 - 他們當下給我的表情,和WA聊天工具裏頭的驚訝臉沒有兩樣。

後來預算救了他們,沒有兩層樓成了我最大的遺憾,但卻換來了另外一種驕傲。

本來找到的燈光供應純屬是一個給你簡單的燈光,然後就睡覺就好,而且價格昂貴到一個不行;好在我過去累積的合作經驗,讓我認識很多人,找來了之前電視節目合作的Ah Boy(謝謝你!!!!),因為他,給了舞台一個嚇死人好看的感覺。

做舞台,TMD如果你省錢的話,就GG了。

展覽會的共犯,ABID(創意及藝術指導)

學生畫了超長的時間設計我們的講堂


展覽會:

展覽會的籌備,會再寫一篇文章做記錄,但還是要記錄。

展覽會籌備一開始的時候,我在臉書上載了一篇圖文,「你們長大了」:可是這個長大,讓我看到不一樣的成長方向。

這個籌備很辛苦,辛苦在於承擔舞台劇的廣告創意公司,必須要協助他們所有的宣傳單品後,還要籌備自己的展覽會-和公關系的一樣,他們必須要處理活動策劃,而且還要製作展覽品,這一點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他們只是廣告系的學生」 - 沒有手工知識和技巧的背景,卯起來開始了籌備的工作,過程中碰到很多意想不到及意像到的事情,對他們我保持著放手讓他們去做,不會給予太大的壓力,反倒就因為這樣,促成他們獨立運作,好多事情已經在我詢問前,已經處理好了。

展覽會依舊還是需要金錢資助,我僅僅只是給了一小點建議,在我擔心起金錢來的時候,卻已經找到部分資金贊助,然後展覽會結束的時候,僅僅只是用了一半;這是叫作有效的金錢管理。

雖然當天無法準時開展,但是很順利的結束,吸引了至少500名出席者在舞台劇之前,復習了拉曼大學學院五十件人事物。


其他老師沒有辦法一一親近的部門:

原諒老師沒有辦法把時間花在你們身上,但我敢敢說為甚麼我沒有花更多時間的原因,只有一個,「雖然第一次你們不能,可是提醒了你們卻可以很獨立的運作,所以我相信你們。」

宣傳部是我負責的單位,第一次和你們的會議,我下了馬威,後來上了課室也罵了一頓,下一次會議稍微“生性”了,然後就看著你們一直努力下去,包括製作《獅子王》版本的宣傳短片,雖然時間迫切,但是卻能夠製作到這個內容,真的很棒!

配合著的媒體部,在處理宣傳平台上或許有一點失誤,但都盡了自己所能。

我們的會場,人數大約在800人左右,這個舞台劇,讓800人對於公關系有不一樣的感覺,對,公關系能人所不能。

物流組從一開始到活動當天都沒有讓人失望過,完全在工作上,盡責到一個不行,時間到開工、時間到吃飯、椅子桌子一併都排得整整齊齊,當我說「我不要看到這些東西」的時候,下一分鐘,大多數都不見了。


最大壓力的部門:

非財務莫屬,辦活動有內容但沒有錢不行。

招募贊助的工作稍稍延誤,導致很多可能有興趣想要贊助的朋友,失去了興致;加上我們活動的日期是在12/29,商家大多數已經把能夠贊助的錢都安排出去了。

雖然,現在我們還在擔心金錢的虧損,但是秉持著「We ALL in THIS TOGETHER!」的精神,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

這裡給商家們一個看法,「其實贊助學生的活動是不會浪費的,畢竟學生比起商業贊助招募來得更有誠意,給予學生贊助並非將金錢丟入大海,而是投資在國家的未來,給他們的一份鼓勵,讓他們順利的勇往直前。」




最後的最後,老師給你的一封信

昨天的音樂舞台劇,沒有失誤,因為是你們的第一次,反倒證明了給大家看,DIPLOMA學生要是幹起事情來,不是開玩笑,是會卯起來完成它。

昨天的展覽會,沒有失誤,因為是第一次,在那麼短的時間內,建立了50件屬於我們大學學院的50件大小事情,證明了DIPLOMA的學生,是能夠超越你所設定好的事情。

但,相信老師幾件事情。

這個市場/領域/Industry不是一個善良的戰場,大家都隨時因為你的怠慢、態度、而將你替換掉,那個時候肯定後悔也來不及了。

如果你覺得你很會辦活動,但是你卻擁有0概念、0公關知識;你彷彿就是一把上到戰場但是沒有子彈的機關槍。所以這門課要讓你清楚知道,「什麼是活動策劃,用做你做到,用講,你說得出來嗎?」

老師我就是一個兇到不行的人(家人也怕我),但想想看自己為啥被我兇?

當大家在忙的時候,你在一旁刷手機?

當一個人在掃地,你在看他掃地?

當吩咐了3點集合,你330才抵達?

當需要你的意見的時候你保持沈默,當到活動的前一個晚上的時候,你才說一大堆不可能在短時間內解決的問題?

當大家在吃飯了,很快吃完了,而你還在享受?

當大家在收拾的時候,你在努力拍照?

如果在現實的工作裡,你應該是一個被解僱的人。


我不要你這樣,因此在教學指導的時候,我不會給你機會怠慢;你可以討厭我,沒關係,但是想想,我們老師肺腑告訴你,到最後看到你跌倒的時候,說是老師會講「你看,老師說過你不停。」那老師心裏真正想的是「心疼死了。」

老師,還是會繼續當雞湯老師,會繼續指導,因為我給了你們挑戰,「第一,我讓你在市場裡成為我的競爭對手,看看我們競爭的客戶選你還是選我;第二,你在舞台上發光發亮,我在舞台下驕傲的跟我身邊的人說,你是我的學生。」


結尾:

你他媽的做到了,但是下一次你會不會做得更好?

0 comments:

野田弘看電影:《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



愛情如果能夠解釋的話,那世界上就不會有人因此而痛苦了。

曾經我也是一個愛情專家,可以和好朋友分析愛情,人際關係等等一些關係上繁雜的事情,可是是情若是發生在我身上的話,我卻沒有辦法自己去解決。

現在的我已經和張哲凱沒有兩樣,雖然不至於如同男主角的那種孤獨,但是我已經習慣了孤獨,或許真的需要找到另外一個懂得我的孤獨的人,才能夠好想他們那樣彼此依賴對方。

「人一旦習慣了孤獨,那才是比悲傷更悲傷的事。」

愛情從來就不是一張文憑可以解決的事情,如果真的有個心理學家、社會學家、哲學家去剖解的話,那應該不是愛情了;創造愛情的那個罪人,應該是這個世界上罪不可赦的人,在成就人的同時也抹殺了很多,相愛但是愛不到的人。

其實《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是個老掉牙的愛情故事,預計的結局,但是我買帳。

男主角因為愛上但不能在一起,女主角想坦白表態但是知道不能;後來才知道愛這碼子事情,根本不需要一個底線,也沒有衡量點,但是當知道愛情的真相的時候,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在朋友圈裏環繞著「哭到不能自己」的評語,我選擇聖誕前夕去看,想說應該沒有人會在這個日子看電影,結果真的爆棚,故事走到最後階段,全場鼻涕聲,有些甚至哭得不能自己,我旁邊的女生已經抱著她的好姐妹了。

「談戀愛的結果只有兩種,一種是陷入愛情裡面,另外一種呢,就是把陷入去的愛情撈出來。」

我怎麼可能不會理解呢?更特別的是你已經陷入了,然後明知道不可能,還要馬上把這些愛情撈出來。

「我不喜歡永遠,因為兩個人其中一個不在了,就不是永遠了。」
「我們的相遇是命中注定,任誰也沒有辦法取代。」

「直到遇見了你,我才明白兩個孤獨的個體,只要彼此陪伴,也能夠有幸福的權利。」

可能對於我來說,因為孤獨是我這個個體而不是屬於你的,所以我沒有享受幸福的權利。


故事的劇本走向真的是老掉牙,可是卻因為對白上,男女主角的戲讓觀眾深陷在兩人的情感之中,感覺到其實情侶也真的只是這麼簡單。或許看到中間,我們還在誤會CREAM和K是一對自高中開始到現在一起工作的情侶,但是實際上不是,我們覺得惋惜。

我們以為女主角為了工作鬧彆扭,委屈的哭了,結果不是如此 - 這一幕我很揪心,拼了命在咬衣袖子。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環繞著兩個明明深愛對方的男女的心情故事,到最後,確實後悔。


我,不想後悔。


0 comments:

野田弘看社會:「孔雀開屏」惹!「桃花朵朵開」惹。



時代變遷,很多人際關係交流的方式已經不像是以前我們的方式。

比如說,認識新朋友之間的禮貌問候,要見面了很多次,才可以正式的跟你拿個聯繫,方便日後聯絡,我最早是使用信件郵寄方式,從雜誌裏頭認識了新朋友,然後發了郵件卻必須要等到對方收到回復,而這個回復卻不是百分之百的投資率,可能會失敗,失敗所失去的就是那馬幣0.20的郵票+馬幣0.10的信封及信紙。

如果是面對面的話,也不可能會是直接跟對方拿到聯繫,最多拿到的是家裡的電話,即使是你喜歡的那個人 - 在想要繼續發展下去的前提之下 - 你也最多只能夠拿到家裡電話。打電話過去也未必是他/她接電話,可能是他的父母親,所以你也必須要經過重重難關才可以和對方取得聯繫。

取得聯繫,溝通最大的挑戰,沒有一個聯繫目標,溝通沒有辦法持續進展。

現在要怎麼樣取得聯繫?

一者,目標鎖定後,使用標準的吸引別人方式,然後確保自己一直出現在對方身邊,等到彼此熟悉了,再取得聯繫?

二者,目標鎖定後,直接跟你說「我喜歡你」- 開始聯繫。

三者,目標鎖定後,然後要求直接在一起?


第一點是我的年代(80s-90s),即便沒有辦法得到你的聯繫,也努力的出現在你面前;假裝「剛好遇見你」是我們常常用的招數。這點在這個時代也不管用了,第二點算是一招蠻直接的方式,可是也是慢!第三者是現在的王道,有點兒像西洋電視劇、電影的橋段。

最近我看到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在一個短短幾天的活動裏,兩個第一次見面的男女,在短短的幾個小時內,就“在一起了” -所謂的在一起,雖然只不過是兩人卿卿我我,曖昧動作,吃飯在一起,活動在一塊,但是對旁人而言,活動卻很像是已經在一起很久的情侶。

但是事實是,他們只認識不是幾個星期、幾天,而是幾個小時。我們以前的Puppy Love,則需要至少兩個星期的時間,以書面、面對面的方式確認了才正式在一起。

可是這個,「幾個小時後就在一起」對我來說有點吃不消。


從科學、動物行為上來說,這一點有點兒像「孔雀開屏」(百度記錄:能够自然开屏的只能是雄孔雀。雄孔雀展开尾屏,还不停地做出各种各样优美的舞蹈动作,向雌孔雀炫耀自己的美丽,以此吸引雌孔雀。待到它求偶成功之后,便与雌孔雀一起产卵育雏。)

但這一次的「孔雀開屏」讓我感覺到雄雌皆開,互相吸引。

可是孔雀開屏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無論你是開屏者還是對方是開屏者,如果你的樣貌平平毫無吸引別人之處的話,那還是把你的屏收好。我這裡想說的孔雀開屏最主要的前提,「你必須要長得帥、美」

速食時代X速食愛情,目前講求的是速度;如果你稍微比較慢的話,那你就可能沒有機會享受你所鎖定的目標了。

純屬是我的個人見解,你可能不能接受。

0 comments:

野田弘看電影:《光》


一向以來,如果電影主題環繞在兄弟的情分上,我的淚囊就不是我的。(上次Baymax也是這樣)

認識這部作品很久了,之前是一部微電影(參考以上短片鏈接),而知道故事靈感來源自製作/導演本身,加強了故事的催淚性,不過這部電影刺穿我的淚囊是兄弟間的情份,還有「溝通這回事」。

別說兄弟了,有時候好朋友都少溝通了,導致多重誤會的出現;哥哥因為自閉而不懂得什麼叫做良好溝通,弟弟則是單方面覺得哥哥自閉而不需要溝通,兩者的「單方面的定義」,導致了最終不可收拾的誤會。

短短的14分鐘變成了超過一小時的電影,強調了「溝通的重要性」,至少讓觀眾看完後回家,懂得溫馨詢問家人近況吧?

電影裡的演員我都認識,曾經還是同事,我個人覺得Kyo的演出剛剛好 - 我以《My Name is Khan》中的主角來看自閉症的演出技巧,至少Kyo有一剎那讓我覺得他真的是自閉的,特別在於他因為弟弟對他做了一件很過分的事情後,歇斯底里的大哭 - 我是感覺到痛(啦)

平時的Ernest平易近人,總覺得文光的經典台詞可以交給現實生活中的Ernest說(笑),但Ernest的弟弟角色也是現實中的Ernest(誤),特別是那些對話。(怎麼感覺到這段是在坑Ernest的感覺)

好啦,認真一點。

這是加強版的《光》,很清楚的描述了自閉症哥哥在日常生活中的一切,也體現了哥哥為了達到目標而不惜任何一切代價 - 試問現在的社會有多少個人願意這麼做?少少壓力就放棄的群眾越來越多。

對於自閉症群體而言,我們的社會裏有多少人認識、了解、甚至接受他們是社會的一分子?在還沒了解就加以批判的比願意了解的更多,就好像不了解同志群體就說同志是傳染病那樣:如果你說自閉症的人是白癡,我覺得說自閉症是白癡的人才是上等白癡。

《光》值得看,這裡呼籲一下我的學生,馬上去看!



馬來西亞的中文電影製作終於不單只是賀歲片或是恐怖電影了,雖然早期也有一些小品,可是後來卻因為不獲支持而停滯了許久,當中還有很多不堪入目的作品,硬硬的塞入大螢幕,一直到近期內,終於有作品是可以揚眉吐氣的。

#但是看電影的那一天旁邊坐了四個屁孩
#不喜歡看這樣類型的電影可以不看
#但是不要騷擾其他人可以嗎




0 comments:

在媒體上審判別人的官 - 你 - 所帶起的網絡灞陵。


兩天後的今天,因為不理智而燃燒的種族「歧視」事件,燃燒到現在,從加害者,變成了受害者,一夜之間讓家人蒙羞,個人隱私被肉搜,而且還失去了工作;很多在媒體上審判別人的官 - 你 - 都會覺得他咎由自取,但是很多時候卻忘記把「人類非聖者,皆會做錯」,而在媒體上審判別人的官-你-都覺得自己不會犯錯,未來也不會犯錯。

我們的「種族歧視」的種子從小就開始播種,從家裡長輩的「種族恐嚇」-“再不聽話等下馬來人抓你走。” 和 “等下叫阿布捏捏來抓你,因為你壞蛋。”,這些原本純真的孩子們,走進了學校,看到了「異種」 - 我這裡用強烈文字來強調「和我不一樣的種族」而開始文字和眼光歧視。

如果一個父母親是這樣的教育孩子,那十個父母親同時用同樣的方式來教育孩子的話,這十個孩子就是一個欺負異種的種族歧視流氓 - 只允許自己民族至上的種族流氓。

雖然我支持母語教育,但我更重視母語教育裏頭有沒有在強調種族和諧。種族和諧不是口號,而是行動,可是我國的母語教育更像是「我族至上,其他種族我們帶過就好。」甚至有些學府,教職人員自己本身都不清楚明白我國多元種族文化的基本常識,換句話說,有些教職人員自己也是個「種族歧視的胚子」。

回到來今天,我嚮往的新馬來西亞在大選後,各族會更加的和諧,但是看在網絡上主流中文報章媒體之下的留言者,那些在媒體上審判別人的官 - 你 - 的留言,如果不是網絡灞陵,請問還是什麼;這裡也不提起有些人,連基本用詞都用錯,還在那邊唧唧歪歪,就看得出他們沒啥受過教育,只知道責備再責罵而已。

所以今天出現的加害者,是被在媒體上審判別人的官 - 你 - 所迫害的。

我不喜歡艾迪禮江的舉動,很明顯錯在於他;第一錯,穆斯林走進非清真區塊;第二錯,挑起馬來西亞人敏感的馬來人土地課題;第三錯,比中指當場以粗俗文字辱罵女子;第四錯,網PO並且還說該華裔女子是豬的後代。

他錯,為甚麼不是各位報警就讓警察用刑事法典或是某條法律去捕捉、告就好,反倒是這些在媒體上審判別人的官 - 你 - 肉搜別人的資料出來,給他的老婆、孩子壓力;你敢保證他的孩子在學校不會被欺負?你敢保證他的老婆會讓別人刮目相看?

PS:我也看不過馬來西亞人不是親自報案,而是叫別人去報案,沙登怡冠園撞後逃事件,就有人疑似發現一輛轎車是疑犯的,竟然是拍照上傳,然後留言叫別人報案。或是出現在留言板上標簽 #PDRM,或是標簽 #這貼不能沉 - 請問在媒體上審判別人的官 - 你 - 這些動作有用嗎?

從憎恨艾迪禮江的作為,到看到他的遭遇,雖然因果報應罪有應得,可是艾迪卻不是被司法所判,而是被在媒體上審判別人的官 - 你 - 所判,忽然讓我覺得,這個社會很恐怖。


對我來說,這不單純是不理智行為所帶來的種族壓迫,而且還是在媒體上審判別人的官 - 你 - 所帶起的網絡灞陵。

0 comments:

土著特權vs消除一切種族歧視國際公約





馬來西亞聯邦憲法裏有相當多條文是維護馬來西亞土著權益,最有爭議的153條文清楚列名馬來土著(包括半島、沙巴、砂拉越的土著)

在153條文下,最高元首的職責包括確保馬來人在公務服務、獎學金、其他援助及教育裏頭,有特定的權益,不受其他種族的影響 - 如果這是原本的四大受保護領域,什麼時候「其他援助」的範圍擴大,來到現在馬來人在上市公司裏頭的30%固打,購買屋子時候的特別優惠,成為很大的一項重點。這裡也包括89及90條文,保護了土著擁有的土地權利。

如果賦予單一種族特別權益的話,就是屬於一種歧視。在一個組織裏頭,各個人擁有同樣的權利,可以競選,大家可以擁有同樣的競爭權利,這才是一視同仁,但在馬來西亞,雖然口口聲聲說大家都是要一視同仁,但是很多事情,卻「土著獲得優先權」。

你說特權有幫助到土著嗎?或許有,在英國把馬來西亞統治權利交還給馬來西亞人的時候,因為擔心華人和移民可能威脅到馬來人,而設立土著特權。可是六十年過後,馬來人真的還在被華裔、印度裔、外來移民族威脅著嗎?

從人口分佈來說,華裔和印度裔的百分比遠遠靠近不到土著 - 根據馬來西亞統計局2018年7月31日的報告顯示,目前馬來人兩千萬人,華裔六百七十萬,而印度裔兩百萬人,土著從2017年到現在,增加了0.3百分比。(https://goo.gl/nsMZxB),這裡如果重點思考,華裔和印度裔有可能將土著經濟打垮嗎?

我個人覺得,因為特權而讓人慵懶;很多心理學報告顯示,我們的祖先在前期努力的為後代做好完全的準備,節約能源,導致現在的我們一直在使用本來受節約的能源,讓我們現在變得懶惰;當初英國殖民政府擬下保護土著的相關條文,導致現在的土著變得憂慮,擔心如果我國實施「一視同仁法」,最後會讓兩千萬的土著失去了特權,沒辦法生存。

如果有機會,我想要在這個時候,進行一項調查,了解「2018年時代的馬來人,還注重153條文嗎?」

我相信馬來西亞人如果分成受高教育的國民,都不會在乎特權條文,世界走進工業4.0時代,如果你沒有足夠的知識和智慧,即便有特權,也沒有辦法和世界競爭。因為特權而懶惰,感覺擁有特權的人都變成「特權派迷信」,這對馬來西亞好嗎?

「如果賦予單一種族特別權益的話,就是屬於一種歧視」的前提之下,153條文,和「消除一切種族歧視國際公約」就處於在對立面。馬來西亞政黨巫統以捍衛土著權益為最大的政治鬥爭,加上14屆大選希望聯盟並沒有撈到土著馬來人選票,所以巫統肯定在這個時候咬緊ICERD,說希望聯盟如果簽署ICERD,就是背叛馬來族群。

希望聯盟其中一個黨是聚集前巫統黨員的土著團結黨,黨名「土著」足以證明他們是不會違背153條文,即便民主行動黨願意,聚集土著馬來人的誠信黨還有公正黨,也不可能會簽署、贊成這項條約,很多人還是被過去的六十年不開明教育鎖死,不願意相信種族平等。

即便是我國蘇丹、拉惹、元首都是思想開明的統治者,可是來到土著特權,保護馬來族群這點事情,他們也沒有辦法妥協,只能夠一直的捍衛土著特權。

我看到ICERD的好,我相信因為簽署了種族歧視公約後,各族處於平等競爭,因為失去了特權,也因為大家都平等,所以會讓各個族群更因為「全民拼經濟」而相處各種辦法來掙錢,做更多事情來保護自己的文化,確保文化傳承順利。

只是如果簽署了ICERD,政府必須要進行更多的教育工作,告訴大家不會因此而不照顧馬來族群,另外也要教育其他族群,確保沒有經濟壓迫和欺負事件的發生,經濟上必須要保障全民,不應該以族群來衡量,而必須要以貧困階級來衡量誰比較需要被照顧 - 請勿忘記,印度裔、原住民是很需要被照顧的。

看在於這次預算案辯論後,團結部長在國會被轟炸的畫面,證明他真的不適合承擔種族和諧和國民團結的事務,可是我也知道這是一項艱辛的職務,回想之前上政治選舉課,講師說「馬來西亞人離開團結這回事,很遠」。
也看在於昨天啤酒種族事件上,更覺得馬來西亞需要在種族歧視上,做更多的教育工作。

唉,看看地圖,全世界剩下幾個國家還沒給予ICERD回應,然而我們口口聲聲說我們要成為先進國家;先進國家不是應該從文明、文化做起嗎?



0 comments:

我的夜曲|第二章



夜,是一個揮發壓力、凝聚安靜、沈寂的時刻。

很多時候人無法解決問題的時候,都會選擇夜間思考,因為這段時間少了城市的喧嘩、人類的語言壓榨,整個世界變得不複雜,時間很簡化,是一個最好思考問題的時間。

今天是壓榨我生活的第二個月,經歷了一些自以為是的人,我選擇了逃避,甚至是選擇不去理,或許你覺得我不應該,但是我覺得我有我自己的權利。

兩個月看到了很多很複雜的人,唯一讓我可以暫時逃脫就是每一天的夜晚,只有那一刻我可以假裝自己是個沒有煩惱和問題的地球人,靜靜的享受我的人生。

或許我應該將這些都譜成曲,每一個晚上自己聆聽,如果我真的開始了,或許最終可以創作成合輯。


————————————————————


在苦悶的生活裡,我沒有想到2018年生肖預言的神准,證明了這段期間,我遇到了很多很腐渣、複雜的人生。

在這樣的環境,我已經不能夠接受那些假惺惺戴著面具度過人生的人,唯有尋找一些簡單、簡約的物,來給自己一個釋放和解脫。

並不是一個業配文所以才這麼說,偶爾我的咖啡時光,真的是呆呆的看著我手上這支手錶,所有事情都變得比較簡單,感覺其實生活也不是那麼複雜。


————————————————————

Nocturne Watch 手錶系列
可參考這個鏈接:https://www.nocturnewatch.com/

0 comments:

我的夜曲|第一章


創世主把一天化成了晝夜,有明亮的太陽和憂悶的月亮。

夜,有的人描述成是恐怖,非常的負面,像是結束。

從來卻沒有人鼓起勇氣,很勇敢的說,黑,其實是膽量的象徵,是一個開始的前奏,是一個非常正面的元素。

夜,百鬼夜宴的時候,每一個夜靈外出,喚起恐怖的氛圍;其實他們很孤獨,只是他們選擇聚在一起,這樣才可以壯膽,但總有一些卻仍然選擇獨自一人,因為他們害怕「成群後遺症」。

他們是夜時人。

創世主將一天劃分成晝夜,讓害怕的人,可以在晝之時躲藏起來,而在夜的時候變得勇敢。

只是我們這些原本屬於晝時的人類,偏偏晚上不睡覺,而碰上了夜時的人們,所以夜時人因為害怕,而變成了驚嚇。


這是夜的第一曲。

————————————————

認識我的人,都了解其實我很難喜歡上一個全新的人、事、物。一旦愛上了,就會非常放閃式的不停說出它的好。真的因為它的設計簡單,不會譁眾取寵,反倒在這個大鬥爭時代,就這樣的鶴立群眾。

這是屬於我的夜曲,第一章。

我也甚少的寫業配文,這是我讚賞夜曲的第一章。這手錶系列,讓我戴在手上,長時間不取下的最大原因,莫過於設計。下來會跟大家慢慢的分析,能夠吸引到我這個石頭般思想的人的手錶,是一個怎樣的手錶。

————————————————

Nocturne Watch 手錶系列
可參考這個鏈接:https://www.nocturnewatch.com/

0 comments:

我累了



年頭風水和生肖預言說我今年的下半年運勢不怎麼樣,不過確實九月和十月,我的人生在測試我的人生,測試我那埋藏許久的脾氣,還有讓我看破人生決定三十那樣。

這幾個月份,好幾件事情讓我沒有辦法忘記,唯有當作是一個記錄,記錄這個過去,成為我的教訓。


成熟

那天,和同事開啟了「現在的年輕人」時,頗有感受;到底是不是現在社會的種種誘惑,讓年輕人們已經不再像是準備走入社會競爭的對象,和我們以前相比之下,很大的差別;以前我們好怕上課聽不到老師說課,老是提早到為了霸占位子,現在的學生卻是爭「誰最遲到」「誰最不到」「誰最快忘記老師教過什麼」。

回想以前我們碰上問題的時候,總會往圖書館、甚至是有限的網路進行搜查,真的找不到資料的時候,才開口問老師,就因為我們有先找資料和解答,所以老師一提起我們就很快明白,加快了學習的進度。而現在的學生,總是依賴,碰上問題不嘗試解答而很快的就詢問,詢問的方式卻是「等候你給答案」的那幅態度。

不禁讓我思考,這年頭即使到了20歲,也未必有20歲的思考。


飲水思源

我曾經走過多份工作,和多個上司不歡而散,但是我卻不會讓自己忘記「引進門、給機會」的那個人,即便是只是面試我的那個人,我也會很努力的記得他/她,因為緣份;可是現在的人,確歪曲了「修行靠個人」的理論,變成「忘了師傅引進門,成功修行全因個人」,不懂得飲水思源的人,怎麼可能會成功,成功怎麼會長遠呢?

飲水思源嘛,到底有多少個人懂,即使我討厭我的第二份工作的頂頭上司,我還是要謝謝她帶入入門,不是她我的中文也不可能會進步;第三份工作的老闆,更是讓我憎恨前朝政府,但是沒有她,我的而是二十二歲那一年也不會那麼精彩;若不是最近這份工作(剛離職)我更不會感恩她讓我看見這世界上還是有無知的人 - 可是這一切,我都要提醒自己飲水思源。

即使飲水的分量只是那麼一點點,都要學會思源。

可能我接觸佛教比較早、比較深,「緣份」很重要,沒有緣分,就沒有過程,甚至不會有結果;可是很多人一旦開始有更多的機會了,就忘記了之前是什麼原因讓他們有機會;例如有機會認識更多人。

不禁讓我思考,世界開始少了飲水思源,會變成什麼樣子。



我的成就是我的,即使你引領,最終還是我的。

真抱歉,我就是那麼的一個爛人:我不喜歡霸佔本來也不屬於我的榮耀,即便是原本我的想法,最終獲得榮耀的是你,我也不會要求我站在前方。

懂我的人都知道,一旦我委任了某人執行某件事情的話,我就會很努力的協助對方,然後最後即便我是頭目,我也會讓執行人去享受那個榮耀。

雖然最後享受榮耀的都忘了我們是誰、我是誰,我還是抱著滿足的感覺。

即便你已經忘記了帶進門的,原本是我。



強求的緣份有效嗎?

承擔了很多活動的領頭,清楚的了解了,「非緣分所定,勿強求緣份」的感覺,隨著時代的邁步,很多人開始接受了科技、放棄了傳統,固步自封的留在原地踏步的話,如何才會進步;所以承接了其中一項工作,至今我就是抱著「隨緣」看看有如何的成果。


這一秒「我歡迎改革」,下一秒「我不贊成這樣,因為我們以前是那樣的」

這個季度我承接了兩項活動的承接,一個持續走著,另外一個已經放棄;

先說放棄吧;原本以為我可以持續走下去,但是卻因為毫無「鼓勵」「感謝」的工作環境,口頭上說「我可以接受改革」可是建議了改革,卻說「以前我們都是這樣做的」,好幾次的很努力的說服,最終我還是選擇放棄,因為不想要讓自己在一個不開心的氛圍下工作。

持續走著的最大原因時因為自己的信仰,可是隨之而逐漸讓我想放棄的原因是「人」,也是因為這一次,我斷言明年開始不再走幕前,除非是一個更值得讓我珍惜的團隊。

遇到了很多人,我都有這樣一個疑問,到底他們值不值得我幫助,如果不是遇到了一個朋友,我還是會盲目的幫助,當我在行大菩薩道的時候,別人當我好欺負。開始覺得幫助別人不是一個「應該做」的事情,慢慢的放下了援助之手,甚至覺得自己不想幫助別人。




或許我過於在乎,還是我特別敏感,只是我真的很希望當我站在對方的角度在思考的時候,也請你站在我的立場思考,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命首選、責任要完成 - 請你學習站在對方的立場思考,而不是只是站在自己的立場思考。


我忘記了,其實我也只是個人類,「我累了。」

0 comments:

NODA HIROSHI | PASKAL


Bagi saya, untuk matlamat menyatukan berbilang bangsa di dalam satu negara tidak boleh bergantung kepada slogan, tapi patut mencarikan satu elemen yang boleh mencapai matlamat kesatuan semua bangsa di Malaysia, seperti sebenarnya badminton, dimana setiap kali dapat persaingan yang melibatkan pemain Malaysia, waktu itulah, semua yang berada di kedai mamak berasa “kita adalah orang Malaysia”

Hari ini, terdapat satu elemen lagi yang boleh mencapai matlamat tu, namanya : PASKAL.

Saya tetap percaya bahawa keunikan budaya dan kesenian negara kita adalah aset yang paling penting, yang boleh menwakilkan Malaysia di tapak antarabangsa, tetapi ia telah diabaikan sejak beberapa dekad dahulu, pihak tertentu yang mentadbir negara kita ini, tidak menumpukan pembangunan industri seni negara kita, sampai sekarang.

Namun begitu pengiat seni masih lagi bertungkus lumus, mencari jalan untuk mempromosikan Malaysia kepada orang lain, syabas saya ingin mengucapkan walaupun saya bukan sesiapa, tapi sebagai seorang rakyat, saya amat bangga.

Sebelum PASKAL, kalau saya tanya apakah filem yang anda masih teringat dan boleh membawa nama harum di antarabangsa? Dalam ingatan saya, “Puteri Gunung Ledang”, lepas tu “Sepet”, “POLIS EVO”, “The Journey”, “Ola -Bola”, dan filem yang berasaskan hantu, pontianak dan sebagainya. Bagi saya, tidak begitu boleh mewakil negara kita, sebab ia macam tidak disokong oleh semua kaum.

Mungkin saya betul, dan mungkin saya salah.

Kerajaan yang tidak prihatin terhadap pengiat seni, seolah-olahnya menuangkan air sejuk ke badan mereka, memberi signal tersirat “jangan lagi membuang masa di industri ini”, tapi mereka-mereka ini pula tidak memutus asa, macam orang cina kata, “bagai lipas yang susah mati”, menunjukkan bahawa mereka begitu tekad untuk mencapai matlamat “produksi negara Malaysia setaraf negara lain.”

PASKAL telah buktikan.

Saya tidak dibayar oleh sesiapa untuk menulis ini, tapi emosi saya setelah habis menonton filem tersebut tiga puluh minit yang lalu, kecuali sebahagian daripada dialog yang saya tidak boleh terima, serta kalau saya berbanding dengan cerita FBI, SWOT negara barat, PASKAL belum lagi sampai taraf itu. 

TETAPI, yang telah menyentuh hati saya, adalah elemen elemen yang mungkin penonton telah mengabaikannya. Seperti, anak orang Cina yang begitu dekat dengan keluarga orang Melayu, orang Cina yang berkhidmat di pasukan tentera khas sebegini, tidak sering nampak di filem filem produksi negara kita sebelum ini.

Kalau bukan PASKAL, saya tidak tahu PASKAL. Filem ini telah memberikan imej yang begitu baik di kalangan rakyat yang ahli keluarganya bukan anggota tentera, sekian lama, kami menganggap tentera ni biadap dan tidak sopan, macam Jeb, tapi bukan semuanya macam itu.

Dalam PASKAL, sekurang-kurangnya kami tahu bahawa macam mana mereka dilatih, kehidupan harian mereka di markas tentera, kemungkinan penerbit semata-matanya ingin memberikan imej yang bagus, tetapi siapa yang kata ia memang tidak benar?

PASKAL, bagi saya, adalah satu simbolik yang sangat penting, kami sentiasa ingat anggota tentera membazirkan duit negara, sebab kami tidak tergugat dengan perang ataupun gejala gejala ganas, tetapi dalam zaman sekarang, siapa akan memberi jaminan negara kita akan sentiasa selamt.

PASKAL, bagi saya, adalah satu mesej yang kuat untuk rakyat Malaysia, pernahkah anda tanya sendiri, “Berapakah jumlah yang saya boleh korbankan untuk negara?” Pernah saya memerli segelintir orang yang asyik bertanya “kenapa Malaysia tidak boleh bagi saya ini dan itu.”, saya pula membalas dengan satu soalan yang senang,

“Berapakah anda boleh korbankan untuk Malaysia”

Saya rasa, kebanyakan akan kata, “kenapa saya pula?”

“Kenapa pula anggota askar yang perlu berkorban, tapi kita pula duduk senang di rumah, dan asyik kita kritik anggota askar?”
Kalau dari segi teknik dan produksi, saya harap tempo filem boleh lagi cepat lagi, dialog yang berdasarkan kata nama tentera perlulah dengan ton yang setaraf dengannya - ada sedikit macam tak cukup ohm, orang kata.

“Negara.. keluarga… sama jer”

Tapi, bagi saya, PASKAL so far is the best Malaysian filem to me.


0 comments:

野田弘對文字好敏感



文字敏感

對文字敏感的人其實很痛苦。

文字是武器,可以將一個人從山崖拉上山頂,也可以將一個人踢落谷底。

因為過去的一份專業培訓(機要秘書),我被訓練成一個必須要掌握文字後面的含義的一個人,為了幫忙當時候我服務的人,在工作上很順遂,而成為了一個對文字極度敏感的人,一直到現在 - 變成了一種疾病。

口吻、語氣,使用的標點符號,文字,都是我特別注意的東西,而因此因為文字而耿耿於懷,更因為你當時候使用的文字,我會記得非常久。


就好像最近,也因為這樣而變成了我會永遠記得。

0 comments:

野田弘之嘉貴妃的精神



我低估了九月。

今年的九月我的行程是非常的飽滿的,幾乎每個週末都有青少年相關的活動,我把自己弄壞了,甚至開始懷疑自己的人生,「有必要這麼忙碌嗎?」開始不相信人,「你值得我幫忙嗎?」。

甚至到今天,我睡醒後,第一件在腦海裡的思考的事情是,也決定了2019年,我想將自己放在「被動的狀態。」

為甚麼呢?

一直以為自己可以改變別人,自己努力了很久,可是只是在發現到別人沒有因此而改變,領悟到的兩件事情是,「即便我是菩薩,也沒有辦法改變一個不願意改變的人。」或者是「我用的方法錯誤了。」

我努力了,但是別人都不改變,我也沒有辦法,只好放棄了。

我曾經以為我的英文是非常強大的人,直到學院的第一天,我哭著給媽媽打電話,發現到我的英文也沒有想像中的好,我一直努力到證明給別人看,我終於可以掌握到較好的英文;我曾經被別人挑戰自己的活動策劃做的不好,而自己努力的學習,然後終於可以掌握到了辦活動的技巧,很快的就可以把活動策劃好,可是這一點卻很快的被別人打敗了。

我開始省思,「自己其實不好,需要多加努力。」

我努力的給自己找藉口,可是這些也只是自己給自己一個安慰,對旁人而言,沒有用,因為一旦被認為錯的人,都會被認為錯。

我最大的優勢和弱點 - 對文字非常的敏感,很快就可以探出對方字背後的含義,也因此對很多人的態度就這樣很快掌握在手裏,因為這樣我更加的累。我很容易自我詮釋,更容易加以定義,所以搞到我自己很累。

九月的最後一天,我反覆的被那天的對話纏繞,我無法放下。

但回想如懿傳,淑嘉皇貴妃這一號人物的精神,值得我學習 - 不是她的壞,而是反覆被貶、昇、復位的情緒掌控,她可以為了一個目標而不停的在危險地帶走動,即使被甩巴掌,也很努力的按耐,即使求皇上,顏面全失去,也沒有問題。

如果她可以,我也覺得我可以。

可是一旦黑化,我可以像戒煙那樣,回來嗎?



0 comments:

野田弘胡思亂想|長眠的概念



剛開始接觸佛教的時候,聽到死亡的時候非常忌諱,畢竟我來自一個封閉的華人社會,談及死亡、靈骨塔、死後的葬法都會被老一輩的人封口拘提,隨著時代的前進,高科技的發展,還有商業化的靈骨塔服務等,我害怕思考的問題,最近又重新回到我的腦海裏

「長眠,是什麼概念?」

家族成員接二連三的離開,從叔公離世,從新讓我感覺到家人離開的感覺很不能夠接受;到鳳姑姑辭世,因為久病纏身而讓我有所準備;我的巫裔姑丈離開,因為信仰的問題,根本沒有時間讓我們去看最後一面。

到我的爺爺安詳離開,現在回到家鄉都還在適應沒有老爺爺慢步客廳的畫面;而我剛剛更從檳城回來,這回是姨丈,在外國忽然辭世,這一次我們一家人只能夠陪伴他走最後一程。

學佛讓我很輕易的就放下死亡的執著,這一次姨丈的葬禮,我更加和母親玩笑的說,「媽媽,你要火葬還是要土葬」,讓我驚訝的是,媽媽已經不會像是以前那樣阻止我繼續談,而是很玩笑地說,「海葬,一了百了。」

媽媽突如其來的回應,搞到我這個思想開明的孩子,措手不及。

我還玩笑說搞佛教得方式,輕鬆一點,媽媽卻擔心沒有房子住,我說淨土等你過去 - 這像是傳統封閉思想的華裔家族裏不孝得對話,可是佛教家庭裡,這是一個修行的談話。

就因為這樣,我的腦海裏從新去思考「長眠,是什麼概念?」

其實我很怕,說放得下親人的離開,但卻緊張自己忽然辭世;害怕說,我如果一躺下去就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沒有人知道,可能屍身發臭都沒有人知道 - 因為自己孤家寡人,所以沒有伴在身邊,所以可能會發生這件事情。

其實就因為去年轉換生活環境、生活習慣、上班日常,所以我領悟到了一件事情,「我們生不帶來,死不帶走。」的概念 - 最近,我購買的欲望,已經減少到50%以下,實行著斷捨離的生活習慣,而自己反倒過得輕鬆。

到底生命是什麼?「人身難得今已得」 - 我其實領悟到的事情就是這句話背後,所要我們人去珍惜最難得的事情。

我現在的人生就是如此,我把想做的東西、想影響別人的東西,編排在我的倒數時間表裏,生命在倒數中,所以必須要儘快完成 - 即使忙碌,我也要完成我想要完成的,這就是我選擇的人生,這就是我的生命。


生命在倒數中,倒數中的生命,你規劃了什麼?


2018年12月7 - 9日,我將會帶領生活營團隊,敞開一場探索生命的旅程,相約你,



<<TOUCH YOUR LIFE 9 - RE:LIFE>> 

沙登佛教会社区青年团在12月7日至9会办一个户外生活营!欢迎对象是13至21岁的青少年来报名参加!

TOUCH YOUR LIFE 的主题叫 RE:LIFE :探索關於生命的課程,欲知更多详情可以浏览我们的Facebook - Touch Your Life触动你的生命哟!到时见报名表格: https://goo.gl/forms/n0grEUtzmdRUStqx2
Facebook page: https://m.facebook.com/profile.php?id=443732792402837&ref=content_filter 
日期 :12月7日至9日

地点 :Nur Laman Bestari Ulu Yam Bestari, Selangor

0 comments:

野田弘乱思考 - 华裔信仰中女性神明的象征



華人信仰和印度信仰(還有很多世界信仰)有著同樣的神祉系統,而是相信多神論(Polytheism)而不是單一主神論(Henotheism)及一神論(Monotheism)。一神論的詮釋其實很簡單,也就是相信世界都只有一個神為主要的信仰方向,比如我們了解的伊斯蘭教以真主為唯一神、基督教也只有一個神為方向。

華裔信仰將神明分成階級,和印度信仰不一樣的地方,就是印度神祇以家族為系統,而華裔信仰則是以階級、皇庭的模式分別,比如玉皇大帝為最高神祇,而地方神祇分別為土地公公、城隍爺,而馬來西亞的地方神祇少不了拿督公。

華裔神明則把工作分得非常仔細,照顧孩童的床母、地方守護神土地公婆或是拿督公、求子的註生娘娘、保護船隻出海的媽祖娘娘,等等。晚輩我將華裔信仰的神祇的責任分成兩大類,「庇佑」及「照顧」-其實字面上來說並沒有很大的差異,但是如果拿性別來區別的話,從社會學角度去看,就有一點點的分別了。

從來「父」為武、剛強、外、兇,相反的「母」為慈、溫柔、內、賢淑來區別;這只能夠怪華族早期的社會分化,嚴重強調「男主外、女主外」的概念,因此父化神明都被標榜為向外衝,以武將的樣貌保佑著信眾,相反的母化神明都是主內,以保護照顧信眾的形象鮮明。

以上皆是我個人的分析,當然還會有一部份的神明不一樣;就好像被封神的楊家女將就是武將身份。
但就是因為這樣的男女區分,我相信保障了女性當時候在社會裏的地位,也讓「女性、母愛」的形象更為鮮明。

比如佛教的觀世音菩薩,華人地區的觀世音像都是以母相居多,相傳當時觀音文化傳入中國後,因為「觀看世界聲音,普度一切眾生」的大悲願廣傳,感覺這個想法很「女性、媽媽」,所以大家都將觀世音菩薩鎖定在女性的樣子流傳至今,實際上佛教修行得道的菩薩,不以男或女的形象為重點,菩薩皆無性別。

我也是最近在看本地的記錄電視節目,自己去分析到,才會下筆寫這個文章。

我看到一個台灣的節目,說要替媽祖娘娘更換神衣時,因為是男生更換所以觸怒(也不至於生氣,我相信媽祖娘只是稍作提醒)了媽祖,因此必須再換一次;說明了女生需要被男生尊重的,神明也一樣。

另外也看到馬來西亞文良港一家七仙女廟宇的扶乩等管事,都是女生;還有一家媽祖娘娘廟,抬轎者都是女生,充份的體現了女性主權。

我換了一個角度想,如果沒有了這些女神、母化神明的化,那我也相信華裔社會裏女性的地位也不會那麼的公平,當然我還是需要強調,這只是我個人的粗見。


不過無論如何,信仰本來就是可以讓社會某一組群做參考的一個方向,因此各種神明都有祂本身的特別之處。

0 comments:

又这样偷偷的结束了 - 第二届音乐交流营

这一届的衣服设计是由我来操刀,谢谢大家仍然还是给我机会。

营服设计结合吉他(第一届)和键盘,主要想要体现创作营的持续,还有创作音乐一般上同学们会用的两种乐器;而“楽。聚” - 两个字的结合,也是希望大家是因为音乐而相聚,简单的意思。

谢谢同学你第一次担大刀为交流营的主持。
 结束了音乐交流营后,我昏昏欲睡了几乎30个小时(这是不健康的,当作是参考就好),然后起身无非就是为了“人类基本身体运作”及“观看如懿传”,其他的时间就是休息。


好好整理一下思绪。(强调这不是新闻稿)

来交流营的同学和上次比起来,多了很多自主报名的大专生,证明了(至少我自己相信)我们开始吸引到喜欢创作的同学们。

30人的交流营,对于很多商业组织而言,肯定是不要继续办了,可是对于我们来说,我们必须要继续,因为我们想要让来自不一样地方的大专生继续听来自不同地域性的大专创作。

说真的,这次我们少了东马大专,这次的代表还算是均匀;去年没有机会参加的赛城多媒体大学来了一群,甚至来自北部的医药大学AIMST也派人出席,还有马来西亚诺丁汉大学的音乐协会同学也出席了,少不了南方大学学院、吉隆坡工艺大学UTMKLIACT等大专学府都出席了,东家UCSI也有不少人出席。

这个交流营是奇葩种类的聚集,我们没有啥主流音乐,大家都尝试寻找不一样的楽流,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我们拉长音乐激荡环节,中间还有一位特别嘉宾-杨朝焰老师的鼓励,让这个环节和去年不一样了。

对,没有主流音乐,你听不到啥排行榜上被推崇到无上地位的歌曲,只有一首首简单的作品;说难听一点的,这些都是没有办法和大天团、主流歌手并排的作品,但是胜在“独创、特别、一个属于本地马来西亚的元素。”

至少,我觉得这一届的激荡音乐作品和去年相比,这一年的作品,比去年好很多。只有五首,可是五首都得到好评,五首都在音乐会上发表,五首我大胆直言都可以到大平台上。

这次的生活营挂帅人不是我和智晃(大专音联),我们放手让大家去选择承担,当中不是说我们(我和智晃)没有承受任何压力,只是这些压力是一种“我们有第一届的票房,所以不可以因为这次而被拖垮”的感觉。

可是,后来我的想法被一件我差不多忘记的事情而唤醒。

那是我信仰上的师傅告诉我的一件事情,“与其为了数量,倒不如专注在素质上。”- 因为以前办生活营的时候,都是专注在找营员,而素质建立却不是首要思量条件,而师傅告诉我这件事情,而让我对着这次的交流营有不一样的看法。

不过,无论如何,这一届已经很顺利的结束了,谢谢每一个人。

明年要不要继续,也要看缘分。

FAZZ,本地著名的音乐表演团体的编曲分享环节。

交流营开始前的小briefing

谢谢黄威尔老师和 JUMURO 的老师们都来这里分享哦~


开幕典礼~

忙里偷闲

红色的组 - 我才发现到我加入了一个我喜欢的红色组

左起:Taylor的Ocean,Aimst的Michael,然后是TARUC的红砖坊长Chou Tong,前MMU沁瓶子坊长Chi Wen,UCMA SCMBC秘书长 Hui Teng;后排最高Linus(TARUC),我失散多年的弟弟Jun Hong,我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