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記第一次寫作的感覺和緣由,只記得每次就不想忘記自己的想法和心情,所以把它化成文字,記載在這裏。很多人不喜歡,同時也有不同一批人在喜歡著我的喜怒哀樂,然,這就是我;我就是這個部落格的主人,野田弘。

欢迎浏览

野田弘的部落格

野田弘的部落格

Friday, 3 November 2017

野田弘看電影:平行者



平行是最平穩,也最危險;平行時,橫躺豎臥都是沒有問題,乃是最安穩的狀態,但是醫院心跳儀顯示平行時,是肌肉緊繃,屏住呼吸的那一刻,極度緊張,沒有親身經歷,是不知道其中的感覺 —— 我也不懂,因為我沒有經歷過。 Flatliner,是近期上映的電影,前期預告片單方面說只是幾個醫學系的學生,為了尋找死後的記憶和感覺,你說這有可能嗎?現實生活中,社會想法就是,「這怎麼可能?」,但看在很多十多年前的科幻電影情節都逐一實現,你說這部電影的實驗還不可能嗎? 如果真的能夠實現的話,那就是電影內容都可能會成真。 宗教的世界裡存在著自稱死過回來的案例,大多數離不開幾個視覺影像;白光、大門、人影等,都是一些宗教信仰上“去過地獄回來,我看到這些這些。”的答案。這部電影挑戰了宗教信仰的極限,也恥笑了宗教信仰一貫為了讓別人相信牠們而說的劇本。 這部電影敘述著死後回生過後的腦部開發,可以讓一個人超越自己,就好像前期有一部電影叫作Lucy,也是在說腦部開發的電影;但兩部電影都帶來完全開發腦補後的負面影響,Lucy則是完全和這個空間結合,而Flatliner則是心靈上和陰影的對抗。 如果說死亡後死不閉眼肯定是因為自己的陰影,解不開的陰影就是一種遺憾,Flatliner起死回生後陰影隨行,導致人沒有辦法正常生活,一直因為自己的過失而幸苦的生活著;說明人類就是這樣,沒有辦法解決自己的問題,導致被自己的問題纏繞著。 最終這部電影,沒有辦法解決自己陰影的演員死去;而能夠解決自己問題和陰影的就存活,這和恐怖小丑「IT」的故事走向一樣,最終應對自己陰影的小孩都安然無事。 如果你有陰影或是還沒得到諒解的事情還存在的話,那盡快解決吧!
Share:

我的Instagram

微電影瀏覽最下方

微電影瀏覽最下方

Blog Archive

Definition List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