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記第一次寫作的感覺和緣由,只記得每次就不想忘記自己的想法和心情,所以把它化成文字,記載在這裏。很多人不喜歡,同時也有不同一批人在喜歡著我的喜怒哀樂,然,這就是我;我就是這個部落格的主人,野田弘。

欢迎浏览

野田弘的部落格

野田弘的部落格

Saturday, 2 September 2017

人云亦云害死人,道聽途說害死人

首先有一條這樣的新聞從新加坡網絡流放。
後來這位仁兄分享了
人云亦云害死人,道聽途說害死人。


昨天發生了一個這樣的事情,新加坡男子到柔佛和朋友出遊晚上回家,遭撞後逃,向該地區醫院求救,但是卻投訴救傷車延誤,更可惡的是新加坡男子友人也說該醫院要求先付款再急救。

由於通訊發達,網絡蓬勃可以無縫不鑽,經過新加坡網絡流放消息,馬來西亞的一名網絡用戶就該網絡消息,發佈自己也對醫院處事態度的不滿。

這些事情在馬來西亞的網絡世界若是發生了,就是會有很多人開始施展「人云亦云」之功力,開始流傳這新聞 - 不顧事情的真偽,也不管這事情會不會是斷章取義。


衛生部總監很快的做出調查和回應
新加坡該網站也刊登了消息,標題大大解釋「醫院沒有延誤也沒有要求醫藥前付款」


後來馬來西亞衛生部總監出面澄清(一天內的回應,終於讓我看到良好公關的部門)說明醫護車沒有延遲(根據該文稿指出,0257收到電話,0259救傷隊伍出車,0310抵達車禍現場),而當時的傷者進入了非常嚴重的狀態,因此而實施了ATLS的緊急救傷程序,緊急部門也對傷者進行了多方面的檢查 - 為甚麼呢?以前可能會發生「先給錢,然後後救治」,但是衛生部秘書長已經下令必須要以「救人」為先。

後來該傷者的家人抵達醫院後,要求遣送回去新加坡,這次的遣送是屬於AOR Discharge,也就是說在傷者不穩定狀況之下,而被家人所屬要求遣送去其他地方。

這裡我先要說,雖然衛生部秘書長已經要求,但是希望每一所醫院都專業處理,因為是「人」決定該病人傷者的嚴重程度,切勿因為私心而亂下定論。

該仁兄刪除消息

該人物也繼續刪除PO文

人云亦云害死人,道聽途說害死人。


網民總喜歡斷章取義,取個小湯匙去說個大茶壺,在沒有根據的情況之下,直接判一個殺螞蟻的人死刑。無疑,為甚麼相關單位想要在網絡世界裏下一個中法律機制來控制錯誤資訊的流放,但是就算政府如何嚴管也好,網絡是個無限空間-無法完全控制。

如果以社會學來看,人總是喜歡一些驚爆消息,而且如果這個消息是對自己的敵人不好的,就肯定會放大來看,就這件事情來看:馬來西亞公民普遍(並非全部)都認為政府醫院辦事不力,所以當政府醫院發生任何事情的時候,特別是負面事情,公民總會放大來看,或是加鹽醋來評論這事情。

另外看,我們一直都因為網路消息而對新加坡人有負面的想法,會否因為這些事情,而更加的覺得新加坡人無理取鬧? 在友人澄清的文章裏頭,給我的感覺是他還是...

友人出面澄清,但是內容還是環繞在「自己很混亂所以不知道醫護車有沒有延誤」,「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也救不回朋友」,「不諳馬來文所以沒辦法清楚了解醫護人員要表達的事情」

這件事情首先傳達消息的The Independent網絡及Ganason Nadason兩個平台,有沒有可能是新加坡網絡一直覺得馬來西亞的不是,而在沒有根據的情況之下進行報道?Ganason Nadason會不會是因為之前有受過政府醫院的不是,或是從別人口中聽過不對的事情,而進而投訴?

我很不負責任的說,難道Ganason是一名反政府的人,而這次他只是拿了一個這樣的機會?


最後想說:「人云亦云害死人,道聽途說害死人。」


PS: 因為「政府」而討厭所有機構?這裡,我知道馬來西亞人都不喜歡目前的政府,而我們把所有政府機構都冠上了「政府」頭銜,會否因此而討厭相關機構呢?即使是該機構也在努力辦事?那我們是否有應該更改名字,從政府醫院,更改去國民醫院?


Share:

我的Instagram

微電影瀏覽最下方

微電影瀏覽最下方

Blog Archive

Definition List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