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記第一次寫作的感覺和緣由,只記得每次就不想忘記自己的想法和心情,所以把它化成文字,記載在這裏。很多人不喜歡,同時也有不同一批人在喜歡著我的喜怒哀樂,然,這就是我;我就是這個部落格的主人,野田弘。

欢迎浏览

野田弘的部落格

野田弘的部落格

Monday, 10 July 2017

「旋。樂」全國大專音樂交流營 - 圓滿落幕


再見1.0,再見2.0
結束了,意味著什麼?

很多人說「死亡不是結束,而是另一端的開始」 - 交流營結束了,也並不是意味著死亡,而是一個全新篇章的開始。

音樂交流營結束後,我飛奔到下一個工作場地吉膽島,這裡很寧靜,我聽不到音樂,自己戲劇性了演了一齣「交流營結束我很傷心」的戲碼。

我總是喜歡用瘋狂來描述這群人,不辭遺力不計酬勞的協助大專音聯來完成使命,老實說,在音樂路上的人,有誰是不瘋狂的?不瘋狂的怎麼可能在音樂路上呢?

全體籌工委合照


這次的籌委團隊除了大專音聯以外,還有新紀元大學學院的學生,學生會成員及音樂社成員,比起一般的籌委團隊,學生會成員絕大部分都是被委任上場,偶爾我會想「被委任,對方也未必願意承擔。」-這是籌備最大的難處,然,我們很幸運有願意承擔的受委工委。

設下交流營目標後,還有幾項我們要完成的任務後,緊追的是我們的緊張和壓迫;我無法忘記設下營員目標人數後的我們,卻因為人數遲遲無法達標而感到壓力,「全國性的交流營,但是卻沒有全國不同大專代表?」

我有份參與創作的營歌

讓我無法忘記的事情有很多,這些事情可能久而久之就變成沒辦法記起的事情,讓我沒辦法抹走記憶的卻有一項,就是大專拜訪的事情;倘若我們不拜訪,我們還真的不知道學生碰到的事情有那麼多。當然我們也曾經被大專非直接性的turn down我們的offer。

最為感動的莫過於老師們支持著我們的理念,我還記得那時候我還在前公司上班,下班後和羅憶詩老師會面,老師二話不說就幫我安排了四位導師,甚至可以去到六位,但因為後來的配合單位導致一位老師沒辦法出席,心裡還是有默默的失落。

老師們都覺得「你們真的很瘋狂」- 我有點得了「被稱讚瘋狂很high的狂想症」,我還記得在娛樂記者協會舉辦的娛協獎記者會上碰到環球版權的楊智中老師,他說「真的很棒!」,另外在交流營的第一天,華納版權的負責人也到訪,也說這樣做真的很好。

大專音聯的理念是正確的。

我們證明了什麼?證明了想要為大專音樂做一點犧牲和貢獻的人,還是存在的;大專音聯尋找平台,然,一切就在於學生願意或否去承擔這個責任?

全國大專音樂聯盟發起人



在活動結束後,有人詢問議會的事情,有人詢問交流營2.0的事情,打算休息的理事,我只可以說「慢慢等啦!」
Share:

我的Instagram

微電影瀏覽最下方

微電影瀏覽最下方

Blog Archive

Definition List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