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記第一次寫作的感覺和緣由,只記得每次就不想忘記自己的想法和心情,所以把它化成文字,記載在這裏。很多人不喜歡,同時也有不同一批人在喜歡著我的喜怒哀樂,然,這就是我;我就是這個部落格的主人,野田弘。

欢迎浏览

野田弘的部落格

野田弘的部落格

Tuesday, 18 April 2017

註冊社團記




這是一篇很勵志的文。

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最近在忙碌的一塊音樂類非政府組織,目前面對到得就是合法申請的過程中;全國性的組織必須要有至少七位來自馬來西亞各地居住的代表才可以註冊成功。

今天很早就起來了,因為一直都睡不好;老實說我見過的場面真的很多,其實也沒有害怕過,但是今天這一次卻膽怯了;這個社團不是玩玩的,而是真心為了馬來西亞音樂而努力的一個社團 -這也是我一直生活下去的最大原因,也就是凡事都要為馬來西亞社會著想,做一些可以貢獻馬來西亞社會的工作。

前陣子忙於組建理事團時,我們得到多方面的眷顧,一提起音樂,基本上它本身就有一定的號召力了,成立第一屆理事很快就安排好了。策劃也蜂擁而出,交流會安排聯合籌辦工作也開始了,就只剩下的就是將組織合法化。

這不是簡單的事情。

第一次申請的日期3月27日,而在4月14日才給我們答覆;一般上我的脾性就是會打電話上相關部門大罵一輪後才跟進工作,然,我卻沒有;只是覺得身為一個社團的領袖,我不能夠有這樣的想法,所以忍下了這些事情。

4月18日的這一天,因為社員都沒辦法抽身,而且我們必須要趕緊完成這個註冊工作,所以我單鎗匹馬的來到了位於布特拉再也,隸屬內政部的社團註冊局。我堅持著我的笑容,見到人就點頭微笑,詢問如何到社團註冊局,等等。

基本上官員們看到我這個華人的時候,語氣都不怎麼樣,直到你好聲下氣的和對方以馬來文對話的時候,他們也會很有禮貌回應你。

來到櫃檯的時候,一位79年生的官員走了出來;以下是我們的對話

官員: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到你?
我:「解釋了來龍去脈」
官員:那你這個組織是在什麼州屬申請的?
我:雪蘭莪
官員:那你必須要到州辦公室去處理。
我:這裡不行嗎?
官員:(很堅定)這裡不行。
我心裡想:那請問為甚麼我們設立總部?
官員:你可以直接到那個辦公室和負責你這個申請的官員接洽。
我:所以每一個申請都只有一個官員在負責?(懷疑)
官員:是的。
我:好吧,看來我只可以到那邊一趟了。

抵達總部辦公室時是早上七點十二分,社團註冊局的營運時間是八點開始,離開的時候是八點十二分,而我必須要在塞車的高峰期,開四十分鐘的時間到沙亞南州辦公室。為了馬來西亞學生音樂,我忍下來了。


在我抵達沙亞南辦公室的時候,其實還算很早,但是官員不在櫃檯上;我唯有拿了「2號」等。櫃檯官員凶神惡煞,我還是維持我的笑容;以下是我們的對話。

官員:怎樣?
我:「解釋了來龍去脈」
官員:重新申請。
我:可是布特拉再也辦公室的那位官員說,我可以直接找該位負責我的申請的官員哦?
官員:沒有這回事(翻開了電腦,打開了谷歌電郵,翻找了我的電郵,我心想我也沒有發任何電郵去你的谷歌)
我:所以我必須要確認我是可以這樣重新申請。
官員:你看 (省略了一堆建議)
我:謝謝你,那我只好回去申請了。

結束的時候是早上九點三十分。

我還是保持我最好的笑容。

為了社團的形象,我按耐著我的怒火;不責備,只努力。

我還是覺得
為甚麼總部沒辦法處理分部的事情?
如果是去到分部也是處理重新申請,為甚麼總部不留我直接申請呢?


不過也好,至此我多了一個申請社團組織的經驗。
Share:

我的Instagram

微電影瀏覽最下方

微電影瀏覽最下方

Blog Archive

Definition List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