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職了|辭去電視台工作了

離職的禮

「啊?Kenn主持的會議啊?」這是我聽過最讓我覺得好笑的回應 - 原來我的那種「兇」已經到了一個境界了。

過去5年來,我覺得我儘我能力把我第一份電台製作的經驗、第二份雜誌記者的寫作功夫、第三份政治知識,帶到來一個我很嚮往的領域 - 電視台。姑且不說曾經做過什麼大大、小小的工作,但過去的那些故事和經歷,足以讓我出版一本書了。

今天的離職是一個衝動才能夠達成的目標,每一個生命的開始就等待著生命的結束,這看起來彷彿是一個嚴重的描述,但確實最真實的寫照,說老實的,工作不就是如此?

上一次離職是5年前,這一次離職感覺有點陌生,但是多了一份勇敢,可能過去幾年來累計成一個成熟的野田弘,所以膽粗粗的直接跟老闆說了好多好多;其實是很大挑戰的事情,要離開一個曾經給你無數次的機會的上司,確實有一點點背義離信。

但,我累了。

有時候人不是因為回報而努力,但是至少等值感謝?離開的其中一個原因確實如此,但,我也了解這不是我的老闆能夠決定的事情,畢竟電視台是一家大集團的其中一個資產 - 「你算老幾?為甚麼我要升你?」

可能是我不夠討喜?我的公關做不好? - 可是很多部門的頭目都覺得「Kenn你的PR真的很厲害!」- 我確實不是討喜的員工,我是會對老闆說「老闆,我不贊成你所說的。」我覺得一個稱職的下屬+員工,絕對不可以聞屁隨行,對於我而言,聞屁隨行的人真的最多只能夠繼續成為這樣的人。

「為甚麼你離職」 - 很多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為了什麼而離開,一年前的原因至今沒有變過。

「啊?Kenn主持的會議?」 - 我也是最近才發現,原來我主持的會議,我身旁兩個位子的都沒有人敢坐,敢坐我身邊的人,通常都是我肚子裏的那條蟲,我是我的心腹。貿貿然坐我旁邊的人,通常都是被我罵到狗血淋頭,就連一個不可能被責備的部門的頭目,也依然如此。

這兩天在拜訪及感謝很多人,有一個經理從第一次看我主持會議,就保持著一個說法「Kenn,我喜歡你主持會議的方法,很成熟!」 - 這我已經足夠了。

有部份同事以前都不怎麼喜歡我,我沒有辦法左右對方對我的看法,然,我只有用成績去說服對方。

所以,我做了很多工作,都是一些收拾慘劇的功夫 - 雖然我這一離職,我就讓我的隊友收拾殘局了,沒辦法,狠狠記得那一次李宗偉的世紀婚禮,已經搞到社會新聞了,而公關危機是小弟我在處理,兩天的婚宴,我只有看的份,完全沒有吃的份兒。

我喜歡我一個同事在面子書帖文上寫給我的,

「你是個伴隨小缺點的大缺點的獨特的人,擁有推力、動力、拼力、壓力、蠻力、腦力、阻力。」其實擁有同事和上司的認可,真的很難得。

我喜歡我一個同事在面子書帖文上寫給我的,

「你是個伴隨小缺點的大缺點的獨特的人,擁有推力、動力、拼力、壓力、蠻力、腦力、阻力。」其實擁有同事和上司的認可,真的很難得。

再來,「你情绪就像难以预测天气,虽然有段日子真的想把你埋了,但你脑子里点子、历史故事解说、社交能力、分析能力和proposal创作都让我获益良多,让我明白没有什么是不可能,所谓此路不通就另选他路终有一道可以到达目的地。」 對我的認可。







還有很多很多,但我,唯有接受了,無緣成為你們的領隊這個事實。

我離職了|辭去電視台工作了 我離職了|辭去電視台工作了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02:26:00 Rating: 5
Post a Comment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