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邻居让我提心吊胆,你看他做了什么...

施食,是一种修行的方式,主要是把食物布施给附近的游魂,希望他们可以远离饥饿的痛苦

从搬进来这个住宅区,我就觉得左边的邻居非常的奇怪,那种感觉就好像,“这里是老子住的,你即使搬进来我隔壁也好,也是住进老子的地区。”

起初我觉得是我自己多虑想太多,但是在第一天装钉子的那个傍晚,他就已经从家里冲出来对着我的叔叔大喊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个所谓的邻居不好惹。

据我所了解(因为甚少交际),这名印度裔是被领养的孩子,平日对华裔父亲也呼呼喝喝,和另外一个华裔结了婚,但是甚少看到这名华裔太太。

早期刚搬进来的时候,我还说有打招呼,一直到他当上了第一届村委会主席的时候,我发现到其实他还蛮能干,路灯失灵、小路肮脏、堆积的垃圾,甚至是保安厅和保安卡的事情,都处理得不错。

但,有一次,当他在住宅通讯群组(Whatsapp Group)里要求大家要准时付钱的时候,难忍昂贵保安金钱的邻居终于发声了,“我不愿意付两个月RM200的保安费用,希望村委可以再研讨这个价钱。”

这位名为Steven的印度大哥也开始激烈回应,而且日渐的回应感觉非常的极端;当大家提议改选的时候,我发声询问,“为什么至今我们的保安金用到哪里,我们身为居民都不知道呢?这说不过去,请问财务报告是否可以给我们居民呢?”

Steven也没有说任何事情,身为委员主席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他曾经发电信给我,鼓励我承担主席一职,虽然我很想,毕竟很想要解决这90个单位的停车问题还有保安问题,但是碍于自己确实忙碌,而没有办法担任主席。

那个时候他说了“你们华人自己搞,你们华人只相信华人。”

我说,“请你自重不要搬出种族极端的提议。”

“我的老婆是华人!”这是他回复的,我说“有什么事情,请你出席会议来定夺。”

改选后,由另外一位华裔担任,一直就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了。

近期,对面搬来了一户人家,因为有一点装修,所以吵到了大家;我在想也没有很大的问题,毕竟是邻居所以就忍下来了,殊不知第一位去投诉的人竟然是Steven

Steven曾经还投诉说我的音乐开得很大声,我还真的不好意思,可是我记得那首歌曲并不会很吵。

初十六,身为佛教徒的我,我想要为住宅区的居民做施食供养这里的游魂,奇怪的是,住在隔壁的Steven也拿了一个黑色的花盆,插了三支香放在我的贡品旁。我也不以为然,但是同时间,我也觉得他的动作很奇怪。

一直走进出多次的他,拼命的插香;我想和他说,我做的是奶油饼供养,所以会花很多时间,如果跟随我的供养的话,可能会花上他一大包香支呢!

第二天早上,我看到他把盆收下了,而走出家门看到,他把香支丢到我的家里范围!这真的是非常缺德的事情,我也不以为然,只好拍了照片后,就离开家去做运动了。

那些香支就这样“不小心“的掉在我家范围里

右边是我的贡品,左边是他的”香炉“;没有人知道的话,可能还以为他是祭拜邪教的,咳咳。

当天晚上我回来的时候,发现大门被蓄意撞坏,但我不确定是否是车子还是用脚踹,但我非常确定是个蓄意破坏。当下我脚是颤抖,只想到把讯息投进住宅区群组,让大家知道我发生什么事情了,但是大家只是已读不回,当然我不排除大家想要置身事外(但我真的伤心了,回想以前在生活营讲课也鼓励大家不要成为旁观者)
后来只想到让主席来看看。

主席帮我把铁门踢开后,门终于恢复正常,我和主席谈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我们只想到这件事情只有和他有干系;在12点,屋内开灯但是车子没有停在门前,这让我们起了很大的疑心,当然今天早上的事情让我们没办法不把他联系在一起。





今天,我提早回来了,他站在我家门前和别的邻居聊天,我在想“你在洗脑吗?”

0 comments:

整形,關你X事?


以前的社會不能接受化妝太濃厚的女生,總覺得這些女生都不檢點;現今社會不能接受不化妝的女生,因為覺得化妝就是禮貌。

早期如果有人整形或是動刀,會被批評到一文不值,接受整形的人會因此而足不出戶,擔心自己成為家族醜聞;現代,如果有勇氣動刀整形的人值得被尊重,因為這些舉動已經是一種對自己建立更深自信的方法。

韓國推行醫藥旅遊甚久,整形對韓國人而言是一種尊重,也是自我建立自信的最大步;對於先進國家而言,如果這樣是能被接受的,那身為東南亞國家的我們,「整形對你而言又是如何的一件事情?」

整形,無論微型還是大型也好,屬於個人的決定;整形沒什麼大不了,但是如果整形人也不接受自己整形,或是整形也不承認的那些人,就不值得被尊重了。


沒有人出生後就是完美,小時了了,大未必佳,當自己有能力讓自己的外形更加分的事後,局外人請不要自覺吃不到的葡萄都是酸的,你能夠做的就是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加優秀。

致已經整容、整形,即將要去整容、整形的每一位,你們很棒!

0 comments:

12桶冷冰水



曾經有一位教會我辦活動的老師說,不要為了辦活動而辦活動,沒有宗旨、目標、後續、持溫的東西,不要「為了做而做」。

一項比賽不單純只是比賽,特別是鎂光燈十足的比賽,會吸引的不祇是目光而是評論,正反面的讚許或是批評,這是必須要準備好的心態。

我常說,如果沒有準備好後續的工作,或是事後的鋪陳和維續,那就寧可不做;悠悠記得,有一次我在大會上提聲發問,「如果這些被培訓後的孩子沒有後續的工作,那我們不培訓了。」得到的反響是一份驚訝,“為甚麼他會這麼問?”

鎂光燈下的工作職責不只是完成工作,而這些責任背後要肩負的責任非常多、非常重,我們總不能以一句「他們要怎麼說,由得他們」-會說這話的人,和習慣逃避責任的人沒有什麼區別。

最近碰上了一個「為辦活動而辦活動」活生生的例子,受到傷害的卻是參加活動的人-抱著夢想出發,最終被狠狠的淋下冰冷的水,似乎就是告訴你,「這一切就這樣結束了,你們可以不用繼續期待。」

每一份努力即便失敗了,會因為鼓勵而從新振奮繼續;但當你失敗後,計劃重振的事後,卻因為被潑冷水,最終連重振的想法也沒有了。


當你說自己是個造夢人時,請記得不要成為潑水人;12桶冷水,一圈的循環,這樣不只是會把一個人打死,也會把三魂七魄直接打入地獄。

0 comments:

活到老,学到老;不要拒绝学习,杜绝说“不知道”!


成功的人如果不能接受时代的进步,他是不会永远的成功的,因为他永远觉得自己那一套是绝对无误,自己的那个做法绝对是正确。

地球在滚动,时代在进步,人类在发掘新的知识,发现新的事物,而这一切发现都会让这个社会和地球更美好;以前成功的例子,到今天也只能够成为‘例子’,也就是成就现在的事情的一份参考,并不会绝对,倘若在组织、团体甚至是大企业里,有领袖指导说“以前我们都是这样做的。” 那可以说明这团队没有迈进的意识。

同样的,父母长辈不要以为自己是永远对的,如果你一直都不愿意进步的话,那就没有什么“永远是对的”可言。孩子们往好的地方学习新知识,而回来的时候却被父母亲反驳说他们做是不对的,这不就是拍打自己嘴巴的意思?因为支付孩子的教育是父母,而选择的大学获取父母和长辈们的应许。

父母亲如果认为自己一直是对的,那就要确保自己所作所为符合社会常态,不要因为“觉得自己对的”而用自己的一套去处理事情,可能你自我感觉良好的觉得对,而其实你已经违反社会常态。

年幼的孩子们即使接受校园教育都好,也并不代表肯定能够学习到知识,这也在反应校内师资是否也在进步也在学习。


知识是基本,而学习则是从基本开始学习,吸收知识后的知识;而正正就是要让世界每一个用头脑思考的有情生物记得,“活到老,学到老;不要拒绝学习,杜绝说不知道。”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