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曼原制 X 原制原創 X ORIKAMI TARUC X ORIKAMI

每一個清晨,每一次的活動簡報,我都儘量趕到,我想要和同學們同一陣線


我還記得2016年大約9月尾的時候,和兩位同事到拉曼大學學院公關系的課上,說「馬來西亞的原創事業需要你」 - 那個時候,我和學生們結下了半老師/半合作夥伴/半學長前輩的關係。

「這是一份公關系功課,但是卻有著推廣全國原創的使命。」

對於學生而言,這不祇是一份功課,而是背負著全國各行各業的製作人的心聲,「馬來西亞人理應支持馬來西亞的作品」 - 那對於在電視台工作的我,最大的希望就是馬來西亞人要支持馬來西亞的影視、音樂、文創。

我和我的PARTNER IN CRIME


從馬來西亞的華人演藝事業開始至今,我們曾經在巔峰,到目前也是平平無奇,感覺沒有人在支持著馬來西亞的創作,問題出現在哪裏呢?我們不能完全怪罪在海外的節目,畢竟海外節目還是大大獲得該國國民的鼎力支持,而也成功吸引到國際目光,但為甚麼馬來西亞的電視內容,作品沒有辦法獲得馬來西亞人的支持呢?

「不接受、不嘗試,你哪裡知道這道菜好吃呢?」
「每一道菜都必須要經過多少層面的改良,最後才會成為最好吃的料理。」

確實,我們少了本地觀眾的支持,無論是讚許還是批評,這樣使得我們沒辦法前進,因為我們不知道自己做對了什麼,做錯了什麼,做好的地方是哪裡,做不好的地方又是哪裏。

以上,就是為甚麼行內人推「原制原創」,而為甚麼電視台全力支持「原制原創」,而為甚麼我們希望學生為本地制作辦一場類似的活動。

我忘記了多少場晚間會議,多少次會議,多少通電話聯繫,多少封電郵。


我記得我第一次給功課方向,到我的總經理大幅度更換了功課方向 - 當然更有意義,有幾組部門領袖自動請辭(學生必須向老師申請加入哪一個部門),我想我們應該給了很重的壓力。



舞台活動的負責小組,你們辛苦了。

 這好像是第二天早上,還是第三天的清晨,主席已經感覺虛脫了。

我特別愛的媒體小組

這群不是一般的學生,他們很超群出眾

馬來西亞成功人士100名,如果沒有被介紹的話,誰懂啊!



前拉曼生

工委會副主席





籌委工委會主席

與老師們的合照一枚


這些都是前拉曼學院生

每個星期二的會議,偶爾星期五的講課,間中還有其他策劃在進行中,我2016年的第四季度非常忙碌,帶著半病的身軀,完成了不只是一場音樂會,然後就是籌備著一場活動。


活動結束了,也依依不捨,最難得就是認識184位熱情奔放毫無放棄的念頭的學生,今時今日真的少之又少。




「我們曾經也是如此,我們也經過了這段學習的過程,所以與其是批評,倒不如給一定的引導,給一定的軟性壓力,讓他們跟我們一樣也感受到活動的壓力,就好;我們也是過來人,當你批評別人的時候,也要記得我們曾經是被批評過的人,但,我們接受了批評,才成為今天這樣成功的人。」

然而,對我而言,他們算是及格,甚至成功了。

4個月的籌備+184工委+2位顧問老師+2個同事 = 推動原制原創的幕後功臣

活動結束大簡報,喜怒哀樂多種感覺參雜,然而這一幕證明了大家成功了,原制原創也成功了。

0 comments:

一件大事,一種領悟|2017第一文「長」




猴年的策劃,有一個在後期已經離職的拍檔,他給我的字條裏說了一句話,「真的必須要非常仔細」,讓我反思2016年,很多事情我都不夠於仔細,就這樣做錯了很多很多事情;2017年,我要很努力的學會「仔細」

一個我很信任在乎的人離職,讓我學會「不能完全盡信一個人」;即使之前答應過你的事情,也未必可以會實現承諾,或許對方沒錯,只是錯在我這裡沒有自我審核「誰是值得相信的人,誰是不值得相信的人。」

我能夠領軍也可以隨軍,但是軍主必須要是德高望重,值得我去追隨的人;然而,2016年的那一件事情,我被安排成為隨軍的人,所以我會成為隨軍裏最具影響力的那一個隨軍人。

日本背包旅行是我小學的夢想,完成了;但是我是帶著悲痛和不滿的心情過去,然而,在日本我學習到很多我已經忘記的道德教育、職場上的教育。

「你當初決定的方向未必會實現,很多成功人士的計劃成功都不會依據他原先的那樣的計劃,而他願意為求成功而改變方向。」

欲望很多,我想要擁有的很多,我的佔有慾很強,但是「擁有太多,煩惱越多」-這我已經忘記了,我也希望2017年的我不要再這樣。

很多工作上的事情,因為「我」不喜歡,所以就必須要更改;其實今年我覺得很大的改變就是學會不說「我」而說「我們」,而不會因為「我」不喜歡,而必須要做大肆的更改,我期待的是計劃會更改或是作出更好的原因,就處在「我們不喜歡」的根本之上。

「影響力」是我追隨的一件事情,而不是「地位」。因為影響力讓你在任何時候擁有更好的地位,而是你的影響力決定你要在什麼時候有怎樣的地位。「用你寬闊的眼角看世界,不是用你眼睛的死角看事情」- 好的領導是要看遠一點,就是遠一點,就可以看到全部。不要以為自己站得高,踩在很多人身上很自在,因為願意推你很高和被你踩很高,這是兩碼子事情。

「請問這個雕像放在這裡是對的嗎?還是他放在哪裡比較好呢?他一開始就在這裡嗎?我們可不可以移到去別的地方?」很多時候,東西是因為自然定律存在著,東西是不會平白無故地出現,東西也不會平白無故地出現在特定的位置上。所以有時候東西,就是這樣而存在,而出現者,而就在那個位置。有時候不是每件事情都要更改的,因為你覺得需要更改那是你的事情,可是普羅大眾都覺得在這個位置是正確的。「雞蛋裡挑骨頭,就是一種故步自封的例子」

我輸掉了一段關係就是因為要贏不要輸。人在競爭過程裡總是努力讓自己處在贏面上,死都不認輸,即使要被仗斃的那個時間點上,都死要保持自己的顏面。為了保持自己的顏面所以後來就會「雞蛋裏挑骨頭」。有時候在當下放下,不是讓自己丟臉,而是讓真正正在丟臉的人,一個台階下來。做到這點,你就跟菩薩一樣。

在討論工作的時候,或是辯論事情的時候,當爭到面紅耳赤的時候,處在下方的人總會以:「我以前也是這樣做」或是「我已經知道這個事情了」,乃至「我曾經這樣做過」然後掉頭不看你,以古早經驗來「說服」你。這些人覺得自己無所不知。這樣沒錯,畢竟對方是個有經驗的人;但是頗為高傲的對方卻忘記了「地球在轉,世界在變,社會在進步,環境在變化」⋯你所說的經驗可能已經不能在這個時代實踐了。這和心中那杯水的概念一樣,維持滿水狀態的杯,是沒有辦法接受新知識,換句話說「接受不到別人的看法」

戰場上有兩種人,第一種是願意衝鋒上陣,學習並且挑戰自我的勇士;另一種是縮頭藏腦,膽小不敢面對且長時間維持同樣步伐,甚至原地踏步,有時候還為了拒絕任務而衝撞上司的人。

牙尖嘴利的人有時候是因為自己沒有事情做,同時也認為自己很會說話,認為自己很專業,認為自己能人多事;殊不知卻因為自己牙尖嘴利而換來的因果報,自己是個最閒的人,專做雞蛋挑骨頭的事情,專做挑撥離間的事情。若你真的以牙尖嘴利而有辦法護主辦事,當然你的每一咬都要牢牢抓著重點,不然亂咬的話也最終讓你被人看成是瘋狗⋯⋯ 而身為常被牙尖嘴利人咬著的人,恭喜你!你對他來說是一個挑戰,他想要勝過你,而我們能夠做到的就是「放下、忍辱、般若」因為這就是修行呀!

每一天的事情不會順風順水,也不會順著你想要的方向去;因為是人生,所以有起有落,因為是無常,所以要活在當下,因為是因果,所以有報應;當計劃趕不上變化的時候,就以「變化」想要引領你的方向去,絕對會看到不同滋味的結果。若好、若壞,皆是緣份和因果。

好的領導不會以責備他人為「模糊」來引領你覺得這些人是真的「模糊」,而放大了這個’他人'的缺點,當你放大了別人的缺點時,你也同時讓別人看到你「只懂得放大別人缺點」的缺點。做人要增上。

如果你對某件事情不了解、不知道、或只是掌握一半,要記得不要強求或是假掰自己是該事情的博士,當下你可能會讓大家覺得「哇,你很厲害!」但是當事實一浮現的話,你可能要找一個洞,把自己藏起來。

每一個「Kenn少」「Kenn爺」「Kenn哥」不是一朝一日造就成來,是花了好多時間,在同一個領域裡累積了多少的血汗,才會換來彼此間的默契、認可和尊重。我感謝從我接手照顧合作事宜開始所認識的每一個商業、盈利非營利夥伴還有所有相信和委託我事情的同伴,因為你們的相信,我走到今天。我不是很棒的人,但我願意為相信我們的人繼續努力!

在這個二十一世紀這個文明社會裡,倘若你說你身處在發展中的國家,那人民就必須要以文明步伐去協助發展這個國家。同樣的,我們身處在文明社會裡,那在待人處事的時候就要以文明的方式去處理人、事、物,至少在每一件事情裡,都必須要有最基本的禮義廉恥。

有一個這樣的故事,從前有一個人接下了負責種稻田的任務;第一次種稻的時候,大家很努力地維護稻田,到長成收割,綠油油的看到每一株稻都很好很茁壯。後來這份工作就交了給另一個人,這個人就負責播種,也由著這樣自身自滅,最終稻田雖然生成,但是就這樣,沒有人瞭解這稻田的好。後來播種收割的負責人換人,縮小了範圍擴大了銷量的市場,最後至少讓市場看到了這些稻田的好。前者羨嫉後者的工作和想要否決功勞和成績,想要關閉這稻田的運作,那你說後者會怎麼想?這社會總會出現這樣的人,隨緣吧?

「做錯一件事情,就不要用千萬個藉口來彌補;不懂的人可能覺得你的解釋是有意義的,懂狀況的人不和你強詞奪理,是賦予你一個台階下來,只是不要和你斤斤計較。」日本人執行任務時,大家盡忠職守,做好自己那塊並且以「不質疑」的態度協助同事完成任務,且還要沒有條件的接受別人的批評。這幾點就足夠讓我們在職場上走很久。當你在造路時,你就好好造路,建欄杆和分解堤,還有立電燈柱的功夫就交給該負責任的人,難道這樣你還要質疑專業人士的專業嗎?「那其實是你輸不起而已。」

想要你的生活好一點的話,就不要執著太多,因為你的生命有限,所以也沒有時間讓你質疑太多。
想要你的聲譽好一點的話,就尊重別人的專業,因為你不是聖人,所以當你是個不在專業領域裡的人時,在批評專業人士做事的時候,你只是在讓自己丟臉。真的,如果你沒有時間做一些事情時,就讓別人去做,不要硬硬來,因為不會有好結果!

狹窄的小巷裡擠滿了滿滿的日本上班族,下班後小酌一杯,談的只是今天遇到的事情,申訴的或許是一些小事情,彼此間即使有不滿也不會大聲嚷嚷,日本人謙虛的程度是足以讓你敬佩;最重要的是他們不會因為在討論著唱歌時,為了自誇自己也是領域裡的人而說「我也是唱歌的人」,在聊跳舞的時候也自賣自己也是「我曾經也是舞蹈界的人」有時低調是一種美,謙虛也是一種美好,沒人想要知道你是一個怎樣的人,特別是當你自誇的時候那副嘴臉,真的會惹人討厭。

語氣這門智慧,我正在修,不容易也不難,但至少我在努力的修,但也不是每個人都修得到,因為不是每一個人都有智慧去修。

對於我,你其實很容易獲得我對你的愛,其實你只要對我好一點點(就一點點),稍微說一點點感動的話,我就會很容易喜歡上你,對於是巨蟹座的我,更容易的專注在你身上,不會轉移。所以,就因為這麼簡單,所以要珍惜。


2016結束了,2017開始了;我準備好了。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