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航飛經驗「無聊記錄」



第一次搭飛機,登嘉樓樂浪島。

第二次,機要秘書,從檳城乘搭飛機返回吉隆坡辦事處。

然後,
公幹,公關,電視台JJD「首相署」活動,飛往砂拉越
公幹,飛往砂拉越「圓游會」
飛往沙巴「圓游會」

2016年
飛沙巴,客戶的大型活動+活動拍攝
飛檳城「世界宣明會」活動
飛砂拉越,同學結婚

然後就是上面圖裏的那些航飛。

0 comments:

緬懷2016


2016年即將逝去,12月24日我想說來個「緬懷」2016吧?

2016年的轉捩點確實多不勝數,很多選擇來到我的面前,我卻因為「還沒有完成我的夢想」而拒絕了很多很好的機會;很多人說我傻,很多人甚至說我笨,但「Who Cares」因為這真的是我的選擇,我選擇留在我現在的地方,因為我還有很多我Cares的事情。

前陣子,我耿耿於懷於一個我選擇相信的人,後陣子也就是最近我選擇放下,不是我沒有自己的原則,而是我覺得「地位」不比「有影響力」來得重要,或許目前的付出不能和社會定下的價錢成等比,但是至少我的影響力,可以影響這個社會。

我在乎馬來西亞的原創,我相信馬來西亞的文創藝術不輸給其他國家,而我相信馬來西亞的創作攀得上國際舞台。有人說我的力量微不足道,「憑你一個人,可以走得多遠?」-我其實不知道我可以走得多遠,只知道我在走著。

或許有人認為我只是把「原制原創」看成是一份工作,那可能是其他人的看法;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麼,因為我清楚了解我是真的看重推動馬來西亞原創而在努力著。

2016年,我做了很多不在我範疇內的事情,做好了也沒有被感恩過;但是我其實也沒有在意,因為我選擇做一些不是我範疇的工作,我盡力去做,最後讓成績來證明給我自己看,「到底這些做得值不值得?」-通常,成績都會告訴我「不會對不起自己」

2016年我放棄了一段感情,放棄了很多可能開花結果的緣份;謝謝你們對我說你喜歡我,但是很可惜,你們都不知道我對我的事業工作有多麼看重,我寧可犧牲睡眠也必須要完成夢想,所以不能接受我忙碌的生活,真的不好意思了。

目前,只希望有個晚上我累著回家的時候,有一個人會告訴我,「親愛的,你幸苦了。」

我習慣大日子都要整理屋子,總覺得大日子才是收拾心情的最佳時機,大日子就是全球磁場轉變的時候,非常適合去做整理的事情,12月31日吧?就會一個人把家裡能夠環保,且不需要再用的東西,一一解決掉。

2016年,我徘徊在「離職」和「留下」的兩者徘徊,我敬重的同事都已經離開這一行,大多數都是覺得這一行幹不下去,或是對某某事情很失望,上個星期才與另外一個部門的同事聊,基於馬來西亞的大環境和小環境影響,不是我們不努力,而是努力也不會有成果。

2016年即將結束,我的想法是「留」-若沒有嚴重影響身體健康的因素,都不會想要離開。

我不需要負責的事情,最終涉身很多;自己「拿來衰」,明明不是該負責的東西,卻要涉身下去,最後受到傷害卻是自己,然後越做越多,結果感覺還是自己也要負責的東西。

仍然,我在2017年我不會放棄培訓工作、公眾對話、大型頒獎典禮,以及推動馬來西亞的原創事業。

2016年最後一場生活營,我加入了全馬最具影響力的宗教團體的年度生活營,但是擔任了小角色,卻是重新認識自己以及溫習功課的我,卻被當作是「為甚麼你那麼有智慧」,這個問題後來我也問我自己,「你那麼有智慧,但是為甚麼你在處理事情的時候,那麼沒有智慧。」

年中的假期,我好像忘記了那一次背包旅行的學習,2016年結束前,真的要重新溫習,不要成為一意孤行的人。



0 comments:

謝謝你,依然前進的「原制原創」



感謝你們依然堅持著

「這原本就是一項艱巨的挑戰,並非全部人都可以或是願意接下這項任務,有人或許只是在旁邊危言聳聽,或是只是當個拿雞毛當令旗的人,可是你一定要堅持下去。」


我仍然記得和著名的導演(當時她的作品非常的火紅)碰面的時候,她說會在分享會上提起這項運動;還有在谷中城與著名音樂製作人談「原制原創」及我們想要推動的活動時,當時他說「這聽起來熱血沸騰,真的是史無前例的事情。」

導演送上的週邊商品

我仍然記得,四月我第一次在馬大大禮堂近乎千人面前,自信大膽的說原制原創,我準備了羅馬故事來闡述馬來西亞原創路的艱辛,還有在原創路上的人的堅信,也鼓勵大家要繼續支持馬來西亞的原創。

第一次,真正的第一次在大舞台上說什麼是原製原創
五月籌備頒獎典禮的記者招待會時,我和團隊在籌委會上討論讓大專生在《金視獎》上表演;當時頻頻的反對的聲音,我記得,很深刻,然,我還是堅持走下去。

馬大搖籃手在第四屆金視獎推介禮上呈現電視主題組曲

八月,因為《金視獎》,工委會決定舉辦座談會讓學生組織的領袖了解《原制原創》的重要性,還有目前馬來西亞的電視的艱辛路。

金視獎品牌廣告拍攝過程中

下來,也在農曆新年的專輯籌備過程裡,忽然加了兩首歌曲,我心裡還是萌生了「爭取機會」的念頭。除了和黃威尓討論第四首歌曲《遊龍戲鳳》交給線上歌手唱,現在還是要謝謝四位歌手黃威尓、王明麗、吳國菲與羅憶詩的鼎力協助!再來就是第五首歌曲《小舞獅》,我還記得在籌備會議上我說了一句,「如果是堅持要讓某某某唱的話,那我不做這首歌曲了。」-後來為大專生爭取到一首歌曲,也特別謝謝劉漢傑特地從檳城南下獻唱。

在這家公司上班,至今,我已經製作了四張專輯
(第一年,樣樣都好VERY GOAT!)
(第二張,滿吉GO LUCKY)
(第三張,金視獎電視主題曲合輯)
(第四張,一起發過肥年)

校園主播,超級星光大道踢館王,兩位馬大搖籃手
正在進行新年歌曲的過程中。

接下來,幾乎每一個月都在跑大專,九月除了鎖定了和大專生聯手的《原制原創》大型活動及《金視獎》的紀錄片拍攝以外,我的十月一直到十二月開始一直都在跑拉曼學院。

與大專生合作共同製作《金視獎》的紀錄片。

另外一組大專生討論原制原創的籌備,少不了的衝突,但是感動的是有商量
十二月親眼見證《我要唱好歌》三強的誕生,對我而言,大家都是冠軍;也在同時發現到有人在消費著「原制原創」,更發現到自己人也不支持自己的東西。

以原制原創為名,第一場音樂活動

「原制原創音樂會」是一個構思,我沒有籌辦過音樂會的經驗,而平時我們電視台的活動中,只是會在節目裡穿插一個音樂的部分,未曾辦過單只是音樂的活動,這真的是第一次。

雖然構思在八九月的時候萌生,但是我們遇到的挑戰就是一直都找不到場地。這是一場和大專生同學JAM音樂的音樂會,因此一開始的想法就是,「這場音樂會一定要在校園內進行」—— 我們走訪了馬來亞大學大禮堂,小禮堂,泰萊大學及伯樂大學的大禮堂,大家都有預先設定好的考試及活動,所以場地無法騰出。

「我記得2015年我曾經和KL Live洽談過籌辦本地華人音樂的演唱會,不如去嘗試一下。」

與我一起為「原制原創」瘋狂到底,也頻頻碰釘子的幾位同事。
抱著該場地從未贊助過場地的信心,我和同事帶著簡單的建議書到鬧市討論這個音樂會。我說“我不想要KL Live祇是處在贊助場地,但是我希望和KL Live一起推動馬來西亞的「原制原創」。” - 在不出一個星期的時間,他們答應了,“我們一起做吧!”

把這份消息帶回公司的時候,同事們只有一個問題,「你怎麼做到的?」

其實,看過場地後,也看在我們的辦活動的經費真的很少的情況之下,但是還是需要大型螢幕及足夠的燈光來支撐這音樂會,我們的同事抱著希望去和我們熟悉的燈光師及音響拍檔商討。我還記得14日(音樂會)當天凌晨開始佈置的時候,我問我的活動組同事,「你確定這些是我們定下來的?」

我心裡的那句疑問就是「這不是簡單音樂會的燈光,而是大型音樂會甚至是演唱會的裝置啊!」

在14日以前,9日當天,我的同事語音留言讓我知道,問了一句在連續劇裏的才會出現的問題——

「Kenn,那天你簽的文件裡,有沒有看到一項條規說我們這裡必須向吉隆坡市政府申請娛樂活動准証。」

當時,我剛出席了朴寶劍的記者招待會,正準備心情要進生活營,我心想這該怎麼辦?我可以做什麼?難道這就是活動魔咒,節目活動會在這個時候腰斬?


以害怕且完全不敢吭聲的心情回到辦公室,我看到我的部門和活動組的同事已經在想著辦法,特別是馬來組的同事也在幫忙,建議當下的解決方法。KL Live的負責人也致電協助,提供了幾位吉隆坡市政府的高官電話,希望可以直接解決問題。當天,我們很快的把應該準備的文件準備好,活動組的同事也告訴我說,「我們已經打了電話,拿到了建議,我們下個星期二會到市政府處理。」

下個星期三是活動,下個星期二才能夠解決-也不知道能否順利解決。

星期二,我的兩位同事早上就出發到市政府,其中一位還說「希望我不會打電話給你」-當天下午,他們就回到來公司,我一整天沒有收到她的電話。

是順利嗎?我掌握到的訊息是,「市政府的人非常配合,很快的收到了一封信,我們也很快到了警局,把信件交上,一切就看起來非常順利。」

凌晨530AM
這場音樂會,我有很多問題擔心著,場地、表演、歌手編排、最後就是票務問題,原創音樂?而且還是馬來西亞人的原創音樂?我要馬來西亞人的支持——其實我真的把原創到底有沒有人支持賭上了,我沒有辦法左右馬來西亞人的想法,我只有儘我所能。

場地佈置好了,下來就是藝人的彩排;藝人的彩排(驚訝),最擔心的就是結束的大合唱「R的定律」 - 這是一首學生作品,一首沒有被商業洗禮的純作品,但是現在是要被9組藝人+5組大專生演出,而且還有一位藝人沒辦法出席彩排。

這塊,最感動的是Thomas Jack在彩排時給建議,還有謝謝瑩瑩及傅建穎兩位搭檔的聲音,Adrian飆高音還有其他學生藝人等的演出,「R的定律」很好聽!


傍晚7點,我的心臟跳動,脈搏全部處於非常的不正常,主持人黃威尓問「為甚麼你的心臟跳得那麼快?」-這個時間點,我完全不敢看門外的人群,有人群嗎? - 沒有,這場演出沒有成群結隊的人在外頭等,也沒有人在中午時段就在外頭等,7點開門的時候,第一個進入場地就坐離第二位進場得客人,相隔五分鐘。
眼眶其實已經在泛淚,第一次... 第二次... 第五次,被同事看到,我冒出一句「沒有人來~」哭得好像孩童啜泣。原本我已經設定好,第一我是音樂會結束後流淚,第二就是我會在開始前,因為沒有人來而哭,沒想到後者已經很快的實現了。

音樂會結束了,我暫時放下心頭大石。


感覺我有小粉絲~



「對不起,外頭的客人沒有預期中那麼多;然而,原創的路本來就難走,請你們享受這個舞台。」這是我在音樂會前帶著一點悲痛的情緒走進後台,對大學生的加油打氣;在這之前,我的淚灑在三樓緊急走道樓梯間五次了。

但是謝謝的話還是要講;謝謝每一個支持著,堅持著,支撐著,貢獻著這場音樂會的人;也謝謝這場音樂會的破壞者還有不給力者。

回想之前有人說,「自己人不支持自己人」現在發生在我身上。

這場音樂會表演及格,但是出席的巴仙率偏低,雖然過半,但至少證明了本地創作還是有人支持著。

至少我們踏出這一步。
2016年的最大的考卷我完成了,及格與否還是交給馬來西亞人來定奪;但至少照片和圖片中的人都堅持走到現在。

給馬來西亞人的一喊話
我沒有資格去求,因為感覺求是很卑賤的事情,但是為了馬來西亞原創,我「求」

求,無論怎麼樣都要給馬來西亞作品一個誠懇的稱讚、批評,因為少了你們的一些回應,馬來西亞作品是無法前進。

求,給一次機會馬來西亞的作品,一份作品背後的心酸旅途,並非你想像中那麼簡單,「台上三分鐘,台下十年功」是鐵一般的真實,少了你們給予的機會,這條路真的很難走。

求,尊重原創,尊重台前幕後的所有人,尊重為每一份作品付出的所有人。



0 comments:

獻給TYL7 正能YOUNG佛學生活營



我的照片日誌的抬頭介紹寫著,「我是個年近30但是骨子裏住著40歲的男人」,確實經歷了很多;或許就因為這樣,所以有人在我的留言箱裏留下了字條問,「怎麼我感覺到你那麼身經歷練?」

青年團長說,這個生活營的工委絕大部分的都是該青年團的會員,再來都是該組織的中學團體陽光組,我想說,「這裡也有一位第一次在這生活營籌辦的人。」-我是抱著好奇與學習的態度來到這個生活營裏。

馬來西亞的佛教團體裡,青少團能支撐下去走到現在,而且可以舉辦大型活動真的少之又少;更聽聞沙登佛教會青年團,是如此的卓越優秀 -真的,一個100人生活營已經是最好的見證了。

對我而言,生活營很重要。

「學佛的孩子不變壞,有信仰的孩子有希望也會被期待」-被宗教信仰熏陶的孩子們,至少在人生的道路開端不會走錯路。

孩子們在活動中細心的完成問題,很棒!
學員親身經歷上法庭打官司的過程。
這是我生活營生涯中第二次當輔導、督導類型的職位,我一向對自己照顧別人很沒有法子,但我想說至少我盡力了?我看到我的組別成員兩天裡思緒的成長,最感動的就是一位組員曾說過,「你說話怎麼可以那麼感動啊?」

隊友們在空檔的時間裡互動聯繫。
我很關注青少年的成長,我管不著青少年的身體上的健康(如果有機會我肯定會做)但是我希望在心靈上可以協助他們成長,為甚麼呢?因為這一代其實就是決定國家社會地球未來的走向的那一群人,如果現在的思維不正確的話,難免會導致日後很多不良的事情發生。

日前,我在廈門大學做新聞工作分享的時候,有學生問起,「在電視台的工作步伐那麼快,你怎麼去解壓?」

我答,「我選擇旅行背包,然後不編排行程,但是睡路旁、天橋底下。」另外一個從工作抽離自己的方法就是籌辦生活營。

這裡是我溫習功課的地方。我從小地方來,在一間小小的佛教會服務學習,我曾經一度認為自己學習到的佛法已經足夠了 - 一種自滿的心態。但是離開了家鄉來到大城市,就沒有了那種學佛的方便,最終佛法彷彿慢慢的交還給佛陀了。
這是在我倒地前拍的照片,我承認自己不再是適合團康組的成員了

所以我堅持籌辦生活營,因為在這裡我可以溫習功課。生活營其實不是工委在做事情,而是在互相學習著;我們工委分享我們所學的,而營員以他們的經歷做分享 - 生活營,每一個人都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親近善知識就是修行中最重要的一環
「一個前因,造就一個後果,還有緣份讓我們聚集在這裡;緣份來到了,你選擇來這裡,那就是要你自己完成你所答應你自己的事情」-這段是我告訴一個自認為這裡學習不到知識的女營員的一段話。

第三天早餐的小嬉鬧,讓早餐時間增添了不少氣氛
我很中意幾個學員,特別是一位姓戴的男營員,他問了我學佛以來差點忽略的一個問題,「畜生怎麼修行?」這裡想要對你說,希望接下來和你見面的時候,不只是在街道上或是休閒活動上,而是我們在佛教事業上打拼。

希望沙登佛教會的朋友們,繼續走下去。






其實大活動規劃的很不錯,讓學員有機會在踏進社會前,親身去經歷和實習團體生活;當中有人不耐煩,不爽,甚至鬧脾氣,然而,大家都很和心靜氣的完成了兩天的任務。


很喜歡這位男營員,我本來以為他是一個難搞的營員,但是我錯了,是一個領導人的材料。其實我至今都不記得所有人的名字,這是我最失敗的一點,希望大家不要介意了。



謝謝你們容納我這個陌生人






0 comments:

馬來西亞人只(不?)支持本地原創

歡迎你來支持本地創作!


少了支持和鼓勵的團隊,終究還是會慢慢的失去動力,能力衰退,最後慢慢的消失不見,最後甚至已經被遺忘有這麼一組團隊,曾經這樣奮心努力。

以前追劇的感覺:上課和同學討論昨天的劇情,下課補習的時候可能約在某某人的家裡一起看,晚餐即使在外頭吃也會想儘辦法趕快回家,看戲的那段時間家裡幾乎所有人都齊聚一堂,彷彿團圓飯般的,一同評論劇中的壞人、狐狸精 - 這是十多年前追劇的感覺。

還有另外一種追劇的感覺,就是對面家買了一部連續劇,而且還是VCD(現在很多人也可能不知道什麼是VCD),然後一個週末就靠著那部VCD機器來追看。

悠悠還記得以前我母親大人就是6點追第三頻道,7點追第二頻道,然後每天在追ntv7的電視劇的一個家庭主婦,對於每一個角色都掌握到很“淋漓盡致” - 她現在也是如此。

時代變遷,科技發達,因為「全球化」,所以本地馬來西亞人都看國外的作品,和以前相比之下,以前追看國外的作品,只能夠透過無線和有線電視台,而現在隨著數碼、網際網路及相當便宜的上網容量,再加上網絡電視的發達,其實看國外的作品,易如反掌。有些多到有點不受控制,甚至也成為了另外一波的競爭。

馬來西亞沒有一個規格说特定時候就一定要播放本土製作,即使有也只是歸於土著作品,很多馬來西亞人已經遺忘了我們的印度同胞的作品,甚至也開始慢慢的放棄了本地製作,特別是本地綜藝節目,或是本地電視劇 - 您懂嗎?原本我們可能可以在這個國際舞台上和其他作品角逐一席之地,後來因為失去了支持,而失去了競爭資格。

多元化種族、多元文化齊聚一國的馬來西亞,當然在文創作品及娛樂作品也有多方面的展現,然而卻因為沒有正規的馬來西亞政策去推崇馬來西亞多元種族文化,最後給世界舞台看到的馬來西亞,就好像「單一種族」的國家,沒有特色。

久而久之,馬來西亞非土著文化創作,就這樣沒有了。

而喜歡且努力在為本地製作而創作的朋友們,依舊繼續做,但是卻少了觀眾、聽眾們的支持,沒有迴響、沒有評論、沒有討論、沒有批評、沒有機會進步,那馬來西亞的作品怎麼越做越好?


馬來西亞人,不是應該支持馬來西亞人嗎?

0 comments:

你手上的20令吉可以做什么? 听音乐吧~

原制原创音乐会
12月14日2016(星期三)
票务详情:oms2016.peatix.com
回想以前住在小鄉村的時候,聽的電臺只是國營電臺,那個時候除了經典老歌之外,就很多的本地音樂:山腳下男孩,阿牛等等,現在回聽真的是一種感覺。

崇洋的概念注入我們當時的腦袋,班上同學部分喜歡的是西洋音樂,我們則喜歡臺灣音樂,還有一些更是香港音樂的粉絲,很可惜的我們都不知道本地音樂,是什麼感覺?

稍微比較熟悉的就是梁靜茹、光良、品冠,當時的戴佩妮不出名,我們只是認識這一些。反倒F4、SHE、TENSION、ENERGY的臺灣華人樂壇的侵入,很多也不知道什麼是馬來西亞人的音樂。

我曾經認爲馬來西亞人的音樂,是很差,沒有水準,上不了檯面;以前當記者的時候,出席過很多本地歌手的記者招待會,音樂是好的,只是沒有人知道,沒有人願意給與機會,最終這些音樂就好象過雨雲煙那樣,飄過就算。

能夠耐着繼續走的有多少個?很多歌手最終也沒有辦法繼續在樂壇生存,然後就離開了,去到朝九晚五的工作 - 當時喜歡的音樂,最終也就沒有了。

加入電視臺後,我接觸了很多本地電視劇的主題曲,聽過很多電視劇的片尾曲;我在想,爲什麼紅不起來,也沒有人願意接受這些音樂呢?

兩年前開始做新年專輯,慢慢的覺得“我想要讓很多人知道本地音樂其實很好聽!”

最後我做了一張《金視獎》電視劇主題曲的合輯。

最後我覺得,如果2016年就這樣平淡的過,那對我來說有一點浪費生命。從來也沒有想過自己的工作會包括籌辦音樂會,而這場夢實現了。

12月14日,我們大膽挑戰!

第一場《我要唱好歌》賽後三甲音樂會 
第一場學生打BAND,歌手唱LIVE的音樂會

我想你們不想要錯過。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