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未完待續


再過幾天是10月的完結章,我想結集我過去10月所忙碌的事項。


我學會「如果這是你的責任,請你負責到底」 - 承擔校園主播培訓工作已經是第二年頭,每次大家長陳家榮說「不知道明年有沒有,但是至少我們要珍惜現在,近這兩年的負責人是同樣的工作人員...」我都莫名覺得光榮。後來,我告訴自己和培訓營的工作夥伴,說,「如果真的是我的責任,那我就繼續到底。」

10月初,我逮到了給校園主播拍攝MV的機會 - 這機會得來不易,本來只允許10位校園主播,到可以容納30位校園主播的時候,我和同伴愛麗絲翻閱了過去四屆的校園主播“目錄”,左挑右抽才找到了人選。在我負責第三屆校園主播前,我領悟到第二屆校園主播培訓營沒有後續的持溫工作,所以當我找到工作機會的時候,都會大喊「校園主播呢?」

至少同事們都會記得,「我們還有校園主播。」

原製原創走到今天,已經是第8個月份了,「我到底做了什麼,做多了什麼,做少了什麼?」走訪了多少間校園,碰過多少位大專生,上了多少次舞台,說了多少次「羅馬神話」的故事,到底有多少人明白知曉,我不敢計算,但如果當中有人知道、領悟和接受,就已經很足夠了。

因為原製原創,也因為金視獎,更因為老闆的信任和對原製原創的責任,我們將會和大專合作影視和大型活動的籌備,這是我2016年年末最大的一項計劃。

我喜歡上音樂,更覺得音樂是我的最大重心之一。我想如果我離職後,我會走進音樂這個領域。我覺得我可以為了我國音樂努力。

有時候我走在路上,我會想,我要如何吸引到這些人 - 可能完全不看電視的人,至少知道我們電視台。這是我走在路上看到陌生人的時候,會考量到的問題。



自以為是的人太多,不能接受別人意見的人更多,只可以自己努力。


0 comments:

“熱”夠了


又是容易動搖的宗教信仰問題。

老實說,我對於宗教信仰的個人主張就是,「如果宗教所設下的定律、準則,這是一個信仰規範,如果信徒沒辦法跟隨的話,那個人遭業個人承擔」

對於馬來西亞伊斯蘭發展局針對「熱狗」(Hot Dog)而發動多重的“如果不改名的話,我們也不會更新你的商業執照”的執行,對於我國人民而言,真的是一個文化上的諷刺。

對,馬來西亞伊斯蘭宗教發展局對於宗教信仰上的堅持,還有欲想要“帶領馬來西亞穆斯林走在最對的伊斯蘭修行路上”,對於這樣的堅持,我毫無意見,但是以“鬧笑話”的方式來引領穆斯林,如果這件事情發生在古時候的中國皇朝,「讓國家蒙羞,砍!」

早前「阿拉」事件早就讓全世界人民看笑話;馬來西亞伊斯蘭極端組織欲想要告訴全世界人民,「阿拉」這個字眼只能夠被馬來西亞穆斯林使用,其他非穆斯林都不能用。強調:「阿拉」這個字眼,只是阿拉伯文裏對“神”的解釋,不是一個能夠完全被任何人占有的字。

回到來馬來西亞鬧到滿城風雨,全城沸沸揚揚的熱門課題「熱狗」。根據歷史,熱狗的由來源自于移民美國的德國屠夫,因為製作了很多種不同的臘腸,而其中一種看似臘腸犬(Dachshund),一開始的時候就叫作「Dachshund Sausage」後來久而久之就被直接叫成Hot Dog。

馬來西亞伊斯蘭宗教發展局,想要把全馬的“狗”名食品易名成其他的名字,對他們而言,這樣就會阻止馬來西亞伊斯蘭信徒犯罪。難道叫狗、看狗、吃熱狗,會影響你的修行?那是你的修行不足吧?


「個人造業個人承擔」- 所以我是佛教徒。

0 comments:

修改:不可理喻,還是,情有可言?



「修改」

對不起,我不得不記錄今天的荒謬荒唐的事情。

嘗試給自己一個環境考題:一天,你的烤蛋糕師傅計劃要製作一個從來沒有嘗試過的特種口味蛋糕,過程艱難姑且不談,走進點綴階段的艱辛也緘口不提,最後這個蛋糕終於要上架之際,負責原料準備的副廚說,我要修改蛋糕材料 - 如果這是你,你會修改嗎?

當然如果為了蛋糕的好,修改絕對是可以的;但是如果這種修改不痛不癢,而且已經離開正式上架的時間其實剩下幾乎是沒有,你的決定會是如何?

如果我是蛋糕師傅的總廚,倘若這個「修改通知」是在一個星期前傳來,那我絕對會去修改,而且如果修改通令是可以讓蛋糕好吃的話,我絕對會修改。

但是如果修改特令是不可理喻,對不起!

自認為很會處理品牌,或是自稱品牌管理者,常常忽略了一個管理品牌最主要的守則 - 「切勿主觀看事,而必須要客觀對事!」-要求更改原材料的副廚就是很主觀的看自己的產品,但是不懂得什麼叫做迎合市場所需。


對,當我發現有人要更改所謂我的東西的時候,若是需要被修改,我肯定批准修改,我也會聆聽意見,如果我覺得不應該、不需要被修改,我肯定會堅持維持原狀 - 和我共事過的人可以證明這一點。

但是,如果你連自己的決定都不清楚的話,那我是建議你去看看自己到底過去做了些什麼,清楚了什麼 - 有沒有利用思考工具來思考。


0 comments:

你是怎样的90后?

原图来自:苹果日报 [版权所属]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0125/18145886
以上链接说诉90后的几项特征

[90後犯下了一個社會已經不可以接受的通病 – 填鴨],這是我昨天在大學說課的時候分享到的事情。或許大專生對我的身分而有所保留,畢竟是個客座而且還是客人,如果換作是該大專的大學教授的話,說了這句話已經足夠讓大專生唾棄。

可是如果不提起的話,90後的大專生到底瞭解自己的身份、職責、還有應該抱有的心態是什麼嗎?

[你們的功課時,必須要怎麼樣怎麼樣?]說了這句話後,你可能會獲得的迴應就是,“爲什麼我要這麼做?”—— 難道你忘記了現在我們彼此的身份就是,我是老師你是學生?

90後要分清楚你的自主權和做功課的責任,是兩碼子事情;你有權力做任何事情(前提是你要對得住天地良心),但是回到校園的時候,你的責任就是履行學生的職責:也就是做功課。當然在這個狀況下,你也有自主權:你可以選擇不做,但是後果就是得不到及格的成績。最後你也有自主權:對老師上訴爲什麼你那倒不及格的成績,但是當這件事情當作民事訴訟的話,你還是會因爲沒有做功課而上訴敗筆。

爲時嫩麼我會這麼說呢?好像很嚴重。

其實最主要就是要帶出一件事情,90後被灌上[90後的皇冠]並不是沒有原因的,社會已經標籤90後爲一羣毫不負責任,對未來沒有憧憬,對社會沒有貢獻的人 – 當然這不是一個對全世界90後的統稱,而是對於生在90後但是不做事情的年輕人的一種負面標籤。

90後生在千禧年籍,直到他們懂事的時候,智慧型手機,網際網絡已經完全侵佔我們的生活,我們對於科技的依賴幾乎是到了 [缺就死] 的狀態。別說90後,我們80後也開始對科技的依賴越來越嚴重;可是我們對於現今時代的科技賦予的指示,我們有沒有妥善的應用?還是完全的依賴?

有者做錯不認錯,推卸責任不承擔,這也是已經標榜的通病;寧可自己活在一個自以爲沒有錯的境界,都不要承認自己的錯誤;當發現自己真的錯了,卻死都不說抱歉或是對不起。

資訊發達的時代,更不能成爲 [被填鴨] 的一羣人,反倒當發生問題、或是收到任務的時候,就應該自動自發地去尋找資訊、解決方案,而不是 [那我要怎麼辦?] [那我必須要去哪裏?] [可是我不會做也!]  - 不是不可以問這些問題,但是在詢問之前,“你嘗試尋找解決方案了嗎?”

可以進步嗎?

0 comments:

對不起,我遲來了



我遲了。

一個星期前,父親給我打了一通電話,「鴻,你有和鳳姑聯絡嗎?」我說沒有,早前知道姑姑身體狀況不是很好,聽到爸爸這麼一個電話,我慌了。我連忙的到姑姑的面子書上看,「最後一個PO文,是9月9日」-距離那一通電話,整整一個月前。

姑姑,你怎麼了。

姑姑不想要太多人知道她的病情,所以沒怎麼說,我們這些小的也是透過長輩的口中得知,對於她我很謹慎我的用詞,我在面子書留言,「姑姑,你在哪裡呀?:)爸爸在找你哦!」-只希望姑姑的回復。

父親、哥哥、媽媽的三通電話,我當下的察覺就是「一個葉姓家族將會離開我們」。

我原本的計劃,是在上個星期裡的其中一天來探望她,但是工作真的沒辦法讓我抽身。雖然我常常對學生說,「如果你想要完成一項任務,你不可以用沒有時間來做理由,當你發現到真的做不到的時候,你就會後悔,那時你後悔也來不及。」 - 不就是在說我嗎? 

星期五(14/10/2016)我給我的前同事留言說「對不起,臨時有事情我沒辦法出席你的婚宴」,我純粹只是要趕快來探望姑姑,沒想到我的預感是這麼的結果。

「鳳姑,對不起,我遲了」

這是上香時的那一句話,我見不到你最後一面,現在見到的是你在棺木裏的你,我再也聽不到你叫我「鴻鴻,帥哥」,也聽不到你常常說的笑話。

原諒你的堂哥堂嫂,我的爸爸媽媽沒辦法來送你最後一程;也抱歉你的其他親戚朋友沒有辦法過來,緣份就是如此。

最後一次和你見面的時候是2016年古廟游神前夕,你請了我那餐;你怎麼可以在我還沒有請你之前離開呢?你的蛋糕什麼的,我都還沒吃過。

我想我明天會哭得很慘。




0 comments:

我將會做的事情是...


30歲了,雖然之前沒有做過任何記錄,說明自己30歲以前要做什麼東西,可是最近從新去思考,決定了要做的一件事情,而且會繼續做下去的事情  -培訓和培養。

其實一直以來,我都覺得這個社會再也不是只有演藝人員才會有巨大的影響力,而是年輕人,而是目前的在籍大專生,只要沒有「90通病」的年輕人,普遍都對自己的人生有絕對的負責任,至少在我手上培訓過的大多如此 —— 但,憑我雞毛之力,我就只能夠培訓我遇到、投緣的人。

「Everything happens for a reason」我相信能夠在這個世界,這個地點,這個空間碰面的,絕對是有原因的,而我都在珍惜著。

但是還是有很多不給力的年輕人,妄自菲薄,自以為是,推卸責任且做錯不忍,事倍功半,態度問題,不想進步,甚至賦予機會過後卻沒有好好珍惜,以為機會的到來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機會到別人口袋但是沒有到你的口袋,你的反應卻是「為甚麼不是我」,

黨不想做的事情來到自己的身邊的時候,你的反應「為甚麼我要做這些」,

當別人被看好的時候,你的心理卻說,「他算老幾」


所幸我遇到的絕大部分不是這樣。

而,


我將會努力的塑造一位網絡歌手,這個過程會很幸苦,但是我願意付出——這將會是我30歲以前一定要做的事情。

0 comments:

特朗普對上希拉里:你覺得若果你是美國人,你會選擇什麼?



從美國總統大選至今,記憶中我仍然熟悉著希拉里透過短片宣布自己將會參與總統選舉,欲想要成為下一屆美國總統——也是美國過百年來第一位女總統。

這會是真的嗎?

當時我認識的希拉里,時任美國國務卿,遊訪多個國家執行任務。另外一個熟悉的角色,她是美國第四十二任總統比爾克林頓的妻子,也代表著希拉里曾經是第一夫人。

當時候的她主要的對手總共有有5位,在初期的時候,4位很快就退出比賽,剩下的賽德斯和希拉里的對壘,讓我(個人)無法取決哪一位是我的心頭好,當然很膚淺的表層裏,我憑著「哪一位候選人比較有總統的樣子」來取決,也曾經以「年齡」來決定,最後是政策提呈及政治經驗來決定,我較為看好希拉里。

後來看共和黨總統初選的時候,我心裡的那句話,「難道真的沒有人了?」,連同特朗普總共17個人參加選舉的時候,放眼看去及留意,我心裡真心覺得「這是那一簇電視劇?」——除了卡爾森醫生沒有實際的政治經驗以外,卡里(唯一女參選)是惠普總執行長以外,其他的曾經是州長、參議員,為甚麼共和派竟然選擇讓一個滿身醜聞的特朗普上陣?

特朗普和羅姆尼(上一屆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差太多了吧?

 這一屆總統大選裏,當然還有其他總統候選人——唯一爭議的是,這些稍微比較弱勢的總統候選人,因為沒有機會參與總統候選人辯論,更顯得弱勢了。自由黨、綠黨、美國憲法黨以及一名獨立總統候選人,形成了6派大戰。咦?對不起,好像還有另外25個其他黨派的候選人,但遠在馬來西亞的我,沒有看到哦~

感覺好像很多人正在發總統夢。

然而看了多次特朗普的政治講座,還有總統候選人辯論等,一個妄自菲薄、不用成本來誇大自己的人,到底憑什麼可以成為世界大國之一的領導人?

反觀,即使希拉里的政治演說可能和華爾街的金錢糾紛有關係,也或許她任國務卿的時候,2012年班加西攻擊事件以外,她的慈善、女人事務、孩童事務、教育等,身為第一夫人時的貢獻等,足以讓對方(特朗普)舉政治白卷的白旗。

領導人需要的不是那一時的大膽,而是對自己所作所為的負責任,特朗普對與自己之前所說過的事情都反口不認,經典的Locker Room Talk,攻擊伊拉克,無法決定支持墮胎還是反對墮胎等,這些都不是領導人應該右的特徵。

美國若是來了特朗普或是來了希拉里,將會對國際舞台有一大的影響;決定在美國人手上,我們就拭目以待吧!




0 comments:

馬來西亞不會在近期內成功?答案:不會!


馬來西亞不會在近期裏成功,不是假相,目前的行政單位在努力實施「馬來西亞不會在近期裏成功」的方案。

傳言說,馬來西亞即將面對第十四屆全國大選,雖說這些國會議員/州議員,都是人民手中的那張票所選出來的人民代議士,然而有多少位真正位人民代議?

我說,「馬來西亞的主要工作崗位都被外勞取代」,撇開我國國民不願意接受那些工作(清潔工人、工地工人,等工作),到底我國僱主有沒有在第一時間考量「工作優先權應該留給馬來西亞人,不是孟加拉、不是印尼、不是越南」 —— 今天因為出席論壇,而提前抵達會場,由於過早但是需要廁所,但是廁所在進行清潔工作,我看到清潔工人,想說問一問,但還沒有發出聲音的時候,這個外籍員工就已經舉手喝止 - 原來身為馬來西亞人的我早就已經失去了「詢問」的權利。

我說,「馬來西亞的其他工作崗位應該留給馬來西亞人」,至少我國人民懂得如何說“馬來語”,而外籍員工無法用我國語言和我們人民溝通,單單這一點,我想說,就已經足夠了吧?——你有沒有嘗試跟購物商場的保安人員溝通過?當然這不是概括全部人,但絕大部分的保安人員面對問題的時候,只會,「不懂」、「你去問別人」、「(完全不懂他在說什麼)」

我說,「馬來西亞人懂得馬來西亞人的文化」,至少我們懂得回教徒馬來人是不食用豬肉不飲酒,華人喜慶節日上儘量避免白色黑色,印度人的信仰有和牛只有關係,等等,但是文化差異的我們,依然懂得、了解,尊重彼此,然而別國人真的無法了解我們  ——前陣子,一個外籍員工在星巴克做工的時候,把客人還沒喝完的咖啡取走丟進垃圾桶,後來客人問的時候,這個外籍員工盡然從垃圾桶裏拿回那杯咖啡,想要把咖啡給到客人手上 ——這雖然不是完全文化差異的事情,但是這基本的嘗試,不懂嗎?

我說了好多好多次,但是內政部、勞工署、外交部,這些所以高官顯要,到底有沒有看到這些根本問題?——沒有!


馬來西亞不會在近期裡成功,不是假相,是即將會變成事實的真相!

0 comments:

繼續加油


9月結束,這個地球即將邁入2016的第四個季度。

4年6個月又10天的日子,說不曾思考過要離開,去尋找另外一個平台是假的;

「你在這裡多少年了?」 客戶總愛這樣問,
我說,「已經四年多了。」這個答案還是會讓客人很驚訝,接下來的問題是「怎麼還不離開?」

「曾經在媒體圈裏服務過的人,即使離開了,也會想儘辦法回到媒體圈裏;我曾經在政治圈子裏混過,也了解媒體權是第四權,絕重要的權,是個自然權,所以我想要在這裡回饋我愛護的社會。」

「在這裏工作的人,鐵真不是因為薪水,媒體薪金不重厚;這裡工作的人,都是因為一股熱忱。」

1655個日子,我姑且可以放下被遺忘、放棄的那艱辛的日子;姑且可以忘記被背叛的過程。

我只記得自己是靠自己的雙手去建立我目前的地位,雖然不是領袖,然而是個可以影響決定的人。

對此,我會繼續加油,直到一個我無法前進的階段。



0 comments:

九零後,為九零後平反:工作感想


「建議閱讀前可以播放五月天的《頑固Tough》,歌詞開始後開始閱讀」


14個小時的工作,我看到了一群九零後為九零後的平反。

這群九零後從凌晨開始籌備,一直到過傍晚時分結束,除了明顯的疲憊身軀外,我沒有聽過一句怨言,即使被安排暫時擱在一旁無法接近工作場地,但是好奇心作祟也好,也不會破例離開崗位前去觀看。尊重工作場地的那種態度,值得我的第一鞠躬。

這群九零後,工作前被安置的所在地不是昂貴的咖啡館,也不是西餐廳,只是一間路邊的嘛嘛檔,委屈被「驅趕」到角落,也默不吭聲的跟隨指示;隨傳隨到,即使遲到也會深感歉意,想要擅自離開崗位,也會確保拿到允許。午飯並不豐富,但是卻吃得一乾二淨,再繼續工作。值得我的再一次鞠躬。

這群九零後,不爭先恐後,不爭出位,謙虛聽教;即使從被安排到工作,也因為臨時改變而沒辦法上場,也沒有表示怨言;從沒有被安排工作,而臨時必須上陣完成任務,也盡力而為。值得我的深深一鞠躬。

這群九零後,在完成工作前多翻練習也毫無怨言,工作地點簡單的下午茶足以滿足他們那陣陣的肚餓。更因為必須等到適當的時間才能夠進行任務,結束前大家共同的歡呼,給勁超過三百巴仙的盡力,這是最真誠的感動。值得我感動的鞠躬。

這群九零後,做功課是拿紙張和錄音,拿智慧型電話和觸碰筆做記錄,這是很多九零後沒做的事情。

就是你們這群九零後,為我們普遍認為讓人失望的九零後,平反了。

就是你們堅守崗位,盡忠職守而得到了我們的尊重;即使我們是職場上的老鳥,都給你們多一份的敬意,你們有其他九零後沒有的盡責,你們有其他九零後沒有的自動自發,你們有其他少根筋的九零後沒有的多根筋。

你們的謙卑,甚至是一聲「謝謝」都是我們覺得很真誠不虛偽的事。

至懂得我所要說的你們,你值得我的一鞠躬,尊重的一鞠躬,甚至是驕傲的一鞠躬,更少不了就是感動的一鞠躬。


目前只能夠說這些,我所感動的感動,是屬於我們共同了解的感動。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