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人的喪屍片就有亞洲人的保守;血腥得來卻沒有過於血腥,有預警的恐怖。 角色沒有用斧頭斬斷攀爬在火車上的喪屍手,改用踏的方式希望它們會放手;而棒球選手用棒球棍打它們的時候,也沒有很血腥的濺血,甚至讓人感覺到,“喪屍也是生命,不殺生” 喪屍們也普遍讓...
野田弘看電影:釜山行 野田弘看電影:釜山行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17:24:00 Rating: 5
2016年的8月, 8月是看見人才的月份,這個月的幾個週末都在忙於奔波尋找新人才,首個週末我在北部一家學院裏面試了26位學員,次個週末在中部兩天平均面試了60位學員,而第三週末遇到了南部的23位強棒,讓我覺得無比挑戰的是要在多位裏選出限量的幾十位,這讓我揪心;但是另一面...
野田弘的2016的8月 野田弘的2016的8月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22:15:00 Rating: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