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我還在做生活營?

「為甚麼還在做生活營?」

這是當我說我在籌備生活營的過程裡,常常聽到這一句話;雖然我知道我在做什麼,但是我懶惰解釋,畢竟解釋就必須要做很多很多層的解釋和描述,所以每次經營生活營,我都是抱著「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事情」

從高中一就開始,本來說中學畢業就不要承辦了,但是一直就這樣承辦下去,到今天,我還停不下來

「年紀真的大了」,體力不支也沒辦法應對很多很多的工作量,唯有儘自己的能力去處理事情,「上班的工作量變多了」,我不能好像以前之前那樣花很多的時間去處理生活營的事情。

但,能夠讓我感動的真的是有人來參與;無論是逃避家庭、學校、工作也好,至少你的逃避後選擇暫時留在這個生活營,一個至少不會讓你變壞的地方。

今年的我,膽粗粗的接下了團康的工作,明知道自己工作忙碌,但是還是要設計出困難的遊戲內容,苦了我的團隊隊友,兩個未及20歲的年輕小夥子。

還是讓我感動的就是仍然願意出席來到這裡的營員們;回想,我失去了那個把大家弄哭的動力,自己的能力真的是大大的減退。

「因為承辦生活營,我也會成長。我會找個藉口而成長」在生活營,我會看到不一樣的人、事、物,因此而變得更加剛強。

「為甚麼還在辦生活營?」

原因或許只有一個

「因為我愛生活營」

0 comments:

大摇的演绎会,我深深的感動 #原制原創


30週年的主題曲目,有多少個組織能夠走到30年?

曲終人不散,是每一場學生音樂會的賣點。


因為過於疲憊,所以睡意沒了,趁現在記憶還猶新,馬上記錄今晚的感動。

也是因為電視台的原因,我們受邀出席馬來亞大學搖籃手的音樂會,今天不是畢業典禮,而是純屬音樂分享,也因為#原制原創 的關係,彼此的關係越拉越靠近,也讓我們這些“總覺得自己的東西很好”的人,大開眼界。

上次,我認識了坊長而認識了家喻戶曉的馬大搖籃手,而認識了好多位詞曲創作人,還有歌曲演繹者。我今天好奇問上任大搖的主席,她說“這裡很多人愛唱歌,但是不參加比賽”——我了解,因為若是在馬來西亞,走上平台總會有很多限制。

對於學生們的創作,我抱著尊敬且保護的心態,因為入世未深的小朋友們,可能會因為要完成自己的夢想,而受騙受欺負。就好像多年來承辦生活營的經驗來說,我都會好好的看著大家的作品,因為這事他們的血汗。

今天和新聞組共同出隊,把學生的聲音帶到全馬!

本來今天有機會上台說幾句話,但是基於節目上的安排,沒辦法,所以只好把想說的話,直接PO在這裏。

「我,曾经看过一部电影Clash of Titan,讲述奥林匹斯Olympus神明,管理天上的宙斯Zeus、管理海洋的珀斯顿Poseidon、以及管理地狱的海底斯Hades。Zeus、Poseidon是以人民的爱戴和尊重而更有神力去保护这个国家,而Hades则是因为人民产生恨意、失望而更有力量去进行破坏。有一天宙斯和珀斯顿发觉到人间对他的爱戴和尊敬慢慢的少去,导致力量也随之少去,因为人间对于他们俩的仇恨增加,促使海底斯的力量增加,而解放了破坏性最高的挪威海怪。

原来是国王Cepheus和皇后Cassiopeia呼吁人民要展开对神明的抗议,导致神明的力量少去。挪威海怪的出现,破坏了这片大地,国土,人民,大家觉得很痛苦。这直到半神孩子伯尔休斯Perseus出现,把海怪杀死,才拯救了这个世界,恢复了奥林匹斯的力量。

如果奥林匹斯是影视圈、宙斯和珀斯顿是文创工作者,而当时的人民是我们的话?你可以分析到什么吗?

其实这故事在表现出马来西亚本地创作,特别在影视圈、娱乐圈里的那种状况,因为少了我们的支持,而因此马来西亚的本地创作也因此少了一股动力,没有继续前进。并不是说由他国来到国内的作品我们不可以支持,而是我们只是顾着照顾外国的月亮,却忽略了本地的太阳。


影视艺术文创这一圈子里,催起了《原制原创》的声音,主要希望凝聚在线创作者的力量,还有本地观众听众歌迷粉丝的力量,去支持本地创作;就好像这里在座的所有大学生,所有嘉宾,还有在马来西亚音乐上做出很大贡献的音乐公司,支持本地学生的创作一样,凝聚而共同前进。
当ntv7及八度空间听到了《原制原创》的声音后,我们很快的回应这把声音,直接用我们的电视去支持这把声音,透过支持学生活动,协助宣传学生运动,和还未找到平台表演的表演者配合,以行动支持《原制原创》。

我们很谢谢马大摇篮手愿意让我们共同加入这个《原制原创》的行列。

其实首要媒体,特别在ntv7及八度空间里,我们都在与马来西亚人制作马来西亚的原创制作,ntv7主打本地电视剧至今已经10年之久,我们没有放弃、停止制作由马来西亚的演员艺人出演的电视剧;再来,八度空间主打本地娱乐,已经13个年头,没有放弃甚至保持着观众喜欢的电视节目,让大家和家人共同享受影视的乐趣。

最大的贡献,莫过于主办《金视奖》,一个承认无论是在电视幕前幕后工作的奖项,接下来我们会把这个国际性的舞台交回给观众,给马来西亚人,由你们投票,由你们表演,由你们在世界性舞台上发光发热。

在座的每一位就是奥林匹斯的珀尔休斯Perseus,因为你们才可以拯救马来西亚的影视圈。
马来西亚人应该支持马来西亚的创作,ntv7及八度空间是属于你和我,和所有马来西亚人的电视台,ntv7及八度空间支持《原制原创》,我也支持原制原创,也请大家一起支持原制原创。」



當晚其實發生了工作上不愉快的事情,比如說,掘井人開始掘井但是下屬卻在填洞,封閉思想的人還覺得自己做的很好,等等讓我啼笑皆非,幸好我的好同事在,不然我可能會到健身房找沙包。


0 comments:

《我要做MODEL 2016》16强名单出炉




全新一季《我要做MODEL 2016》全新面貌回归,去年12月举行的面试活动成功吸引了500人报名参与。经过多轮的甄选和淘汰后,16强人马终于诞生;日前,16强在吉隆坡Avenue K购物商场以T台走猫步方式会见媒体。

阔别6年再次举办模特儿真人秀的八度空间,可说是让身怀模特梦的朋友们提供了一个圆梦的平台。16强参赛者中几乎来自不同的领域,包括有程式工程师、技工、高级销售顾问、室内设计师和咖啡师等。

成功晋级男子组的有Benjamin黄哲义、Benji汪以勒、Bryan何玖宪、Dickson范高旗、Gavin蔡蔚明、Jay张健荣、Jayden彭俊鸿以及Jesper蔡镓骏;而女子组方面则有Celeste蔡佩云、Emmy李嫒美、Janice刘洁莹、Liz陈淑芬、Varent郑美情、Yann叶宇恩、Yvonne美筱•沃夫以及Zing廖芷莹。

从事程式工程师Jay张健荣,针对IT人士给予外界的普遍感觉是比较单调和死板的印象,他笑说虽然说我是男参赛者中年纪最老,且我的职业也给人枯燥乏味的感觉,所以我站在这舞台上就是要打破这一般的说法。而已是人母的Zing廖芷莹表示,虽然已经是孩子的母亲,但还是有追寻梦想的权力。

曾是过去两季节目主持人的Lynn林佩盈,再度挑起《我要做MODEL 2016》主持大梁;另外也邀请了来自中国上海的名模Sean冯翔、第三季《我要做MODEL》女冠军Shir张嘉汶,以及本地著名造型师Colin沈桂毅为参赛者护航。

《我要做MODEL 2016》由八度空间主办、Primeworks Studios倾力制作、指定电台One FM、宣传伙伴Big Tree Outdoor、指定T idotshirt、指定时尚杂志《都会佳人》、指定时尚网络杂志Q-E3,以及16强时尚秀场地赞助Avenue K Shopping Mall

值得一提的是,节目会和新加坡的3x Media Production、上海的英模发展有限公司 Esee Model Management及香港的太阳英模国际 Sun Esee Model Management模特公司合作,胜出的男女模特儿除了可以获得经纪合约,他们还有机会晋身国际舞台与知名设计师合作的机会。

《我要做MODEL 2016》于201651日起,每逢星期日,晚上830分在八度空间播出。而节目最终只会有4位参赛者(22女)可以进入724日举行的总决赛,届时观众可透过八度空间观看现场直播赛事。


欲知更多有关《我要做MODEL 2016》详情,可浏览八度空间官方网站www.8tv.com.my/iwannabeamodel或关注八度空间官方面子书:八度空间及Instagram8tvchinese。如今,您也可以透过www.8tv.com.my www.tonton.com.my 观赏八度空间的节目;同事也可透过付费台第708频道收看。

0 comments:

宗教和民族文化之間的關係




網絡資料記載者宗教是對神明的信仰與崇敬,或者一般而言,宗教就是一套信仰,是對宇宙存在的解釋,通常包括信仰與儀式的遵從。宗教常常有一部道德準則,以調整人類自身行為。


而文化是古羅馬哲學家西塞羅以拉丁文“cultura animi”定義,原意是靈魂的培養(cultivation of the soul),由此衍生為生物在發展過程中逐步積累起跟自身生活相關的知識或是經驗,使其適應自然或周圍的環境,是一群共同生活在相同自然環境及經濟生產方式所形成的一種約定俗稱潛意識的外在表現。



部落格文章
http://kennlife.blogspot.my/2015/09/salleh.html


前陣子我的叔公辭世,嫁入伊斯蘭家族的姑姑回來送殯,她教導孩子折金銀紙,另外還守夜至天明。出殯當天,馬來姑丈更是跟足華人習俗,行鞠躬禮,更加隨著我們的步伐走到山頭,看著叔公入土為安。

我把照片都上傳到了面子書,然後寫了一篇部落格文章,我的回教徒朋友紛紛讚嘆姑丈對於文化的尊重,還有對於宗教的堅持。

事過多月,我收到一通電話告訴我不要亂寫,以免找來不必要的麻煩;我心想,到底我寫錯了什麼,我細心的回看,努力的找出不對的地方——我覺得沒有寫錯的地方,範兒最錯的地方,就是我們的這個封建的社會的分不清的思想。







封建的國陣政府還有堅持認為以伊斯蘭法治通俗國的伊斯蘭黨,塑造了一群封建思想的社會,也捏造了很多假藉阿拉與伊斯蘭教為名的宗教執法機構,也因此鬧出了多少件好笑的事情,

馬來西亞是通俗國家,這是毋庸置疑且世界認證的事實,從我們看到的多元種族、文化、信仰的社會環境底下,馬來西亞是通俗環境真的是個不可質疑的事實,因此很多文化已經變成了綜合體。

這些民族文化慢慢的因為要通融,很多必定要做的事情就變不用做了,特別是在個別種族上不同的東西,祭祀、祭拜、行禮等。


如果了解了文化,那就是回來看自己的宗教,宗教允許的事情是什麼,然後不准許的是什麼;如果拿回教來說,信仰中心為唯神論的話,很多神說了算,但是基於自己是個虔誠的信徒,所以自己會了解什麼可以做,什麼不行。

如果了解了文化和宗教,最終回到來自己,什麼東西可以做,什麼東西不能;什麼東西即使做了也因為自己了解到做了,那個背後的意義,這些是非常個人的事情。

我不贊成唯神論,因為我的宗教信仰教導我,這個世界的’神’也是會有生死,也會有煩惱,但是我贊成回教徒的一個說話——”我做的任何事情,對或錯,由神來定奪。“


所以奉勸封閉思想的你們,回頭是岸;不要識少少,扮代表。




0 comments:

純粹記錄:發生在我身上的隨機傷人


在隨機殺人傷人事件屢屢發生,剛剛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我沒辦法忘記。在大賣場裡,一個身穿付費電視臺的巫裔男走近我,然後大力的打了我一下,隨後就離開,我回頭望的時候,他對我笑然後就跑掉了。
因為大賣場已經結束營業,該個付費電視的櫃檯早就已經結束營業,我買了東西回到該個櫃檯的時候,有另外一對服務人員在那邊,我隨即詢問,結果他們也不確定是哪一位。
我明天會回到該個地方,追問究竟。
原本想說下班後去到該個銷售處追究,但該區付費電視台的銷售經理親自給我打電話解釋了是該個巫裔銷售員“無意撞到“,然後請求我解釋;顯然那個巫裔銷售員捏造了故事。
我回應“首先,這件事情當時只是我和他最清楚,無論誰說都會不公平,但是我是沿著牆壁走,他有必要刻意在我和牆壁之間走過?再說,如果你撞到人的話,不是應該停下腳步道歉嗎?為甚麼還要微笑、轉角、消失?如果我前去找他理論的話,若是他手上持著危險武器的話,我豈不是很危險嗎?“
對方回應說,“這位銷售員願意打電話抱歉。”
我說,“不必了,請不要把我的電話交給他,我還是覺得很危險。但是請你務必要告訴他,這樣做是不對的。”
隨後,他道謝也蓋上了電話;這件事情就這樣終結了。

I was there at Bukit Puchong hyper market and one Guy who wore paid TV sales person approached me and hit me on my chest. In a swift second, he runaway and when I realised, I only able to see him smiling and run.
The hyper market was ending its operating, I only able to speak to someone which also from the counter, but he said he also cannot identify who. I will go back tomorrow.
So many random assault happened this day, how can I not worried what just happened?
I thought of follow up after I finished my work today, but the pay-TV sales Manager from that particular area called me and explained that the sales who "assaulted" or "hit" me is intention-less - GREAT, he made stories.
I told the sales manager, "the things happened at the time, where only both of us knows it clear, no one can witness. I was walking literally next to the wall, and why he wanted to pass between me and the wall. And would it be normal if you accidentally hit someone, you will stop and apology? but he left with a scary smile instead. I might choose to go and talk to him, but what happened he hold a dangerous weapon?"
The sales manager said, "He is willing to apology"
I said, "Nope, please don't pass the number to him, I still think is dangerous. But please informed him that whatever he done is totally unaccapetable."
Then, he hang up the phone with a sorry and thanks, the case now close


0 comments:

泄露



昨天在生活營籌備的過程裡,發生了一件事情,就是會議中討論的事情外洩,導致很多即將入營的營員們知道了,紛紛找老師去對證事情的真偽。

該項名單只是在工委會的面子書私密聊天組別裏出現,也沒有傳給任何工委團以外的人,所以初步斷定是工委們的流出。

當知道這件事情已發生的時候,我蓦然想起我們已經把生活營的大小活動,甚至是壓軸還有完全不能事先讓學員知道的事情都在會議上說了,那該怎麼辦?——唯有拜託有被涉及的組別負責從新規劃事情。

看在工委團的眼裏,這些可能是小事,畢竟最後追究的是,“這個工委會一開始就沒有說不能夠分享資源”,然而仔細想一想,工委團必須要知道“會議”的“基本規則”-凡事在會議中討論的事情,皆是會議中成員知道的事情,不能夠對外公佈,更不能大肆公佈。

這一泄,我看到的是負責流出資料的那一位工委在未來的行為態度,現在可以泄露資料,日後更可以擅自泄露資料,對工作的公司也不好。

而且現在這一泄,從道德角度、宗教信仰的觀念去看,錯事者已經打了妄語說了謊話,為圓一個謊言,最終因為要覆蓋謊言,第二謊言隨之而出來覆蓋第一個謊言。


如果在這個年紀就做這樣的事情,那長大後會怎麼辦?

0 comments:

太陽症候群





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有追劇,但是我追的是宮廷劇;無論是中國的《甄嬛傳》《武媚娘》還是香港的《大太監》、《造王者》還是早期的《宮心計》等,甚至是韓國的《擁抱太陽的月亮》、《張玉貞,為愛而生》等,我甚少看近代劇,除了早期的金秀賢飾演的《來自星星的你》-也沒有覺得很好看的說,也甚少看近代劇了。

但是我卻嚴重中了’太陽’的毒,我大呼,“這故事寫得好啊!”

編劇在前面的集數裏,巧妙的編寫了男主角和女主角可能在一起,但最終卻沒有機會在一起的橋段,那種糾結看在觀眾的心裏,不是滋味。

更寫了很多讓男主角為女主角犯罪然而被遣派回國,後來兩人兩地的相思戲碼,令人糾結不易;隨後再鋪陳因為某些事情,兩人又會重逢;比如說地震救災的那個時候,還有更早的不能在一起而醫生被遣派到戰地當醫療人員。



宋仲基離伍後就接下了這部電視劇的工作,讓他更加能夠掌握到軍人應該有的態度還有掌握到行為舉止等,在軍人的動作、行動、操練、用詞上都不馬虎。“團結”這個單詞,應該會在坊間,太陽迷們的口頭禪吧?

導演和攝影上捕捉到很多感人的畫面,最經典的莫過於就是男主角在地震區救災的女主角綁鞋帶,到底有多少人已經吧手機、電腦畫面更換成這個畫面呢?當然對我來說很深刻,就是一位醫生因為在地震救災的時候,因為害怕而臨陣退縮,隨後在廢墟裏哭的畫面。

這是沒有四角戀愛的韓劇(甚少吧?)男一和女一的愛情故事,女二的爸爸因為喜歡男一而死都要男一和女二在一起,但是女二喜歡的是男二,四個人還是好朋友;這樣的畫面少之又少呢~!

我請同事下載給我看,結果看到11集後沒辦法繼續;後來就直接上網觀看,目前看到第14集,還有兩集而已 -總結是,好看的內容不需要太長的播放時間,我堅持覺得Content is King, Promotion is Queen, Casts is the Prince and Princess, together they make a GREAT EMPIRE




這裡收集甜死人不償命的QUOTE 


"I hope you don't think my kiss is bad. I did it after thinking a thousand times" 
(After You Si-jin kisses Kang Mo-yeon for the first time).

"You are already beautiful"
(Yoo Si-jin speaks to Kang Mo-yeon, who is reluctant to make eye contact because she is wearing no make-up).

 "You have so many men to worry about. Just worry about me from now on."
(Detained Yoo Si-jin speaks it to Kang Mo-yeon, crying on the opposite side of the door. Yoo has been detained for ignoring his superior's order).

"Regarding the kiss, what should I do? Should I apologize for that? Should I confess my feeling to you?"
(Yoo Si-jin reveals his feelings to Kang Mo-yeon and asks her the question one day before he returns to Korea).

"Yes … you know, I have (been bewitched by something)."
(When Kang Mo-yeon and Yoo Si-jin look at the wrecked ship, Kang asks him: "Have you ever been bewitched by something?”).

"Because it is far away ... I want to spend more time with you."
(When Yoo Si-jin and Kang Mo-yeon got to a beach, Kang asks Yoo: "Didn't you say the beach is far from here?”).

"My principle is that children, beautiful women and the elderly need to be protected."
(Yoo Si-jin explains to Kang Mo-yeon why he allowed Kang to operate on an elderly patient despite the danger).

"This is the most exciting moment since my birth. The moment I am with a beautiful woman before the lights (of the cinema) go out."
(Yoo Si-jin and Kang Mo-yeon in a cinema on their first date. Yoo Si-jin speaks after Kang Mo-yeon says, "I feel most excited before the lights of the theater go out.”).

"It is not because you are good. It is because Seo Dae-young is a real soldier. That's why I love him. If you don't allow me to be sent to Uruk, you will lose not only first lieutenant Yoon Myung-joo but also daughter Yoon Myung Joo." 
(Yoon Myung-joo speaks to her father, who thinks poorly of Seo Dae-young as Yoon Myung-joo's husband).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