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航飛經驗「無聊記錄」



第一次搭飛機,登嘉樓樂浪島。

第二次,機要秘書,從檳城乘搭飛機返回吉隆坡辦事處。

然後,
公幹,公關,電視台JJD「首相署」活動,飛往砂拉越
公幹,飛往砂拉越「圓游會」
飛往沙巴「圓游會」

2016年
飛沙巴,客戶的大型活動+活動拍攝
飛檳城「世界宣明會」活動
飛砂拉越,同學結婚

然後就是上面圖裏的那些航飛。

0 comments:

緬懷2016


2016年即將逝去,12月24日我想說來個「緬懷」2016吧?

2016年的轉捩點確實多不勝數,很多選擇來到我的面前,我卻因為「還沒有完成我的夢想」而拒絕了很多很好的機會;很多人說我傻,很多人甚至說我笨,但「Who Cares」因為這真的是我的選擇,我選擇留在我現在的地方,因為我還有很多我Cares的事情。

前陣子,我耿耿於懷於一個我選擇相信的人,後陣子也就是最近我選擇放下,不是我沒有自己的原則,而是我覺得「地位」不比「有影響力」來得重要,或許目前的付出不能和社會定下的價錢成等比,但是至少我的影響力,可以影響這個社會。

我在乎馬來西亞的原創,我相信馬來西亞的文創藝術不輸給其他國家,而我相信馬來西亞的創作攀得上國際舞台。有人說我的力量微不足道,「憑你一個人,可以走得多遠?」-我其實不知道我可以走得多遠,只知道我在走著。

或許有人認為我只是把「原制原創」看成是一份工作,那可能是其他人的看法;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麼,因為我清楚了解我是真的看重推動馬來西亞原創而在努力著。

2016年,我做了很多不在我範疇內的事情,做好了也沒有被感恩過;但是我其實也沒有在意,因為我選擇做一些不是我範疇的工作,我盡力去做,最後讓成績來證明給我自己看,「到底這些做得值不值得?」-通常,成績都會告訴我「不會對不起自己」

2016年我放棄了一段感情,放棄了很多可能開花結果的緣份;謝謝你們對我說你喜歡我,但是很可惜,你們都不知道我對我的事業工作有多麼看重,我寧可犧牲睡眠也必須要完成夢想,所以不能接受我忙碌的生活,真的不好意思了。

目前,只希望有個晚上我累著回家的時候,有一個人會告訴我,「親愛的,你幸苦了。」

我習慣大日子都要整理屋子,總覺得大日子才是收拾心情的最佳時機,大日子就是全球磁場轉變的時候,非常適合去做整理的事情,12月31日吧?就會一個人把家裡能夠環保,且不需要再用的東西,一一解決掉。

2016年,我徘徊在「離職」和「留下」的兩者徘徊,我敬重的同事都已經離開這一行,大多數都是覺得這一行幹不下去,或是對某某事情很失望,上個星期才與另外一個部門的同事聊,基於馬來西亞的大環境和小環境影響,不是我們不努力,而是努力也不會有成果。

2016年即將結束,我的想法是「留」-若沒有嚴重影響身體健康的因素,都不會想要離開。

我不需要負責的事情,最終涉身很多;自己「拿來衰」,明明不是該負責的東西,卻要涉身下去,最後受到傷害卻是自己,然後越做越多,結果感覺還是自己也要負責的東西。

仍然,我在2017年我不會放棄培訓工作、公眾對話、大型頒獎典禮,以及推動馬來西亞的原創事業。

2016年最後一場生活營,我加入了全馬最具影響力的宗教團體的年度生活營,但是擔任了小角色,卻是重新認識自己以及溫習功課的我,卻被當作是「為甚麼你那麼有智慧」,這個問題後來我也問我自己,「你那麼有智慧,但是為甚麼你在處理事情的時候,那麼沒有智慧。」

年中的假期,我好像忘記了那一次背包旅行的學習,2016年結束前,真的要重新溫習,不要成為一意孤行的人。



0 comments:

謝謝你,依然前進的「原制原創」



感謝你們依然堅持著

「這原本就是一項艱巨的挑戰,並非全部人都可以或是願意接下這項任務,有人或許只是在旁邊危言聳聽,或是只是當個拿雞毛當令旗的人,可是你一定要堅持下去。」


我仍然記得和著名的導演(當時她的作品非常的火紅)碰面的時候,她說會在分享會上提起這項運動;還有在谷中城與著名音樂製作人談「原制原創」及我們想要推動的活動時,當時他說「這聽起來熱血沸騰,真的是史無前例的事情。」

導演送上的週邊商品

我仍然記得,四月我第一次在馬大大禮堂近乎千人面前,自信大膽的說原制原創,我準備了羅馬故事來闡述馬來西亞原創路的艱辛,還有在原創路上的人的堅信,也鼓勵大家要繼續支持馬來西亞的原創。

第一次,真正的第一次在大舞台上說什麼是原製原創
五月籌備頒獎典禮的記者招待會時,我和團隊在籌委會上討論讓大專生在《金視獎》上表演;當時頻頻的反對的聲音,我記得,很深刻,然,我還是堅持走下去。

馬大搖籃手在第四屆金視獎推介禮上呈現電視主題組曲

八月,因為《金視獎》,工委會決定舉辦座談會讓學生組織的領袖了解《原制原創》的重要性,還有目前馬來西亞的電視的艱辛路。

金視獎品牌廣告拍攝過程中

下來,也在農曆新年的專輯籌備過程裡,忽然加了兩首歌曲,我心裡還是萌生了「爭取機會」的念頭。除了和黃威尓討論第四首歌曲《遊龍戲鳳》交給線上歌手唱,現在還是要謝謝四位歌手黃威尓、王明麗、吳國菲與羅憶詩的鼎力協助!再來就是第五首歌曲《小舞獅》,我還記得在籌備會議上我說了一句,「如果是堅持要讓某某某唱的話,那我不做這首歌曲了。」-後來為大專生爭取到一首歌曲,也特別謝謝劉漢傑特地從檳城南下獻唱。

在這家公司上班,至今,我已經製作了四張專輯
(第一年,樣樣都好VERY GOAT!)
(第二張,滿吉GO LUCKY)
(第三張,金視獎電視主題曲合輯)
(第四張,一起發過肥年)

校園主播,超級星光大道踢館王,兩位馬大搖籃手
正在進行新年歌曲的過程中。

接下來,幾乎每一個月都在跑大專,九月除了鎖定了和大專生聯手的《原制原創》大型活動及《金視獎》的紀錄片拍攝以外,我的十月一直到十二月開始一直都在跑拉曼學院。

與大專生合作共同製作《金視獎》的紀錄片。

另外一組大專生討論原制原創的籌備,少不了的衝突,但是感動的是有商量
十二月親眼見證《我要唱好歌》三強的誕生,對我而言,大家都是冠軍;也在同時發現到有人在消費著「原制原創」,更發現到自己人也不支持自己的東西。

以原制原創為名,第一場音樂活動

「原制原創音樂會」是一個構思,我沒有籌辦過音樂會的經驗,而平時我們電視台的活動中,只是會在節目裡穿插一個音樂的部分,未曾辦過單只是音樂的活動,這真的是第一次。

雖然構思在八九月的時候萌生,但是我們遇到的挑戰就是一直都找不到場地。這是一場和大專生同學JAM音樂的音樂會,因此一開始的想法就是,「這場音樂會一定要在校園內進行」—— 我們走訪了馬來亞大學大禮堂,小禮堂,泰萊大學及伯樂大學的大禮堂,大家都有預先設定好的考試及活動,所以場地無法騰出。

「我記得2015年我曾經和KL Live洽談過籌辦本地華人音樂的演唱會,不如去嘗試一下。」

與我一起為「原制原創」瘋狂到底,也頻頻碰釘子的幾位同事。
抱著該場地從未贊助過場地的信心,我和同事帶著簡單的建議書到鬧市討論這個音樂會。我說“我不想要KL Live祇是處在贊助場地,但是我希望和KL Live一起推動馬來西亞的「原制原創」。” - 在不出一個星期的時間,他們答應了,“我們一起做吧!”

把這份消息帶回公司的時候,同事們只有一個問題,「你怎麼做到的?」

其實,看過場地後,也看在我們的辦活動的經費真的很少的情況之下,但是還是需要大型螢幕及足夠的燈光來支撐這音樂會,我們的同事抱著希望去和我們熟悉的燈光師及音響拍檔商討。我還記得14日(音樂會)當天凌晨開始佈置的時候,我問我的活動組同事,「你確定這些是我們定下來的?」

我心裡的那句疑問就是「這不是簡單音樂會的燈光,而是大型音樂會甚至是演唱會的裝置啊!」

在14日以前,9日當天,我的同事語音留言讓我知道,問了一句在連續劇裏的才會出現的問題——

「Kenn,那天你簽的文件裡,有沒有看到一項條規說我們這裡必須向吉隆坡市政府申請娛樂活動准証。」

當時,我剛出席了朴寶劍的記者招待會,正準備心情要進生活營,我心想這該怎麼辦?我可以做什麼?難道這就是活動魔咒,節目活動會在這個時候腰斬?


以害怕且完全不敢吭聲的心情回到辦公室,我看到我的部門和活動組的同事已經在想著辦法,特別是馬來組的同事也在幫忙,建議當下的解決方法。KL Live的負責人也致電協助,提供了幾位吉隆坡市政府的高官電話,希望可以直接解決問題。當天,我們很快的把應該準備的文件準備好,活動組的同事也告訴我說,「我們已經打了電話,拿到了建議,我們下個星期二會到市政府處理。」

下個星期三是活動,下個星期二才能夠解決-也不知道能否順利解決。

星期二,我的兩位同事早上就出發到市政府,其中一位還說「希望我不會打電話給你」-當天下午,他們就回到來公司,我一整天沒有收到她的電話。

是順利嗎?我掌握到的訊息是,「市政府的人非常配合,很快的收到了一封信,我們也很快到了警局,把信件交上,一切就看起來非常順利。」

凌晨530AM
這場音樂會,我有很多問題擔心著,場地、表演、歌手編排、最後就是票務問題,原創音樂?而且還是馬來西亞人的原創音樂?我要馬來西亞人的支持——其實我真的把原創到底有沒有人支持賭上了,我沒有辦法左右馬來西亞人的想法,我只有儘我所能。

場地佈置好了,下來就是藝人的彩排;藝人的彩排(驚訝),最擔心的就是結束的大合唱「R的定律」 - 這是一首學生作品,一首沒有被商業洗禮的純作品,但是現在是要被9組藝人+5組大專生演出,而且還有一位藝人沒辦法出席彩排。

這塊,最感動的是Thomas Jack在彩排時給建議,還有謝謝瑩瑩及傅建穎兩位搭檔的聲音,Adrian飆高音還有其他學生藝人等的演出,「R的定律」很好聽!


傍晚7點,我的心臟跳動,脈搏全部處於非常的不正常,主持人黃威尓問「為甚麼你的心臟跳得那麼快?」-這個時間點,我完全不敢看門外的人群,有人群嗎? - 沒有,這場演出沒有成群結隊的人在外頭等,也沒有人在中午時段就在外頭等,7點開門的時候,第一個進入場地就坐離第二位進場得客人,相隔五分鐘。
眼眶其實已經在泛淚,第一次... 第二次... 第五次,被同事看到,我冒出一句「沒有人來~」哭得好像孩童啜泣。原本我已經設定好,第一我是音樂會結束後流淚,第二就是我會在開始前,因為沒有人來而哭,沒想到後者已經很快的實現了。

音樂會結束了,我暫時放下心頭大石。


感覺我有小粉絲~



「對不起,外頭的客人沒有預期中那麼多;然而,原創的路本來就難走,請你們享受這個舞台。」這是我在音樂會前帶著一點悲痛的情緒走進後台,對大學生的加油打氣;在這之前,我的淚灑在三樓緊急走道樓梯間五次了。

但是謝謝的話還是要講;謝謝每一個支持著,堅持著,支撐著,貢獻著這場音樂會的人;也謝謝這場音樂會的破壞者還有不給力者。

回想之前有人說,「自己人不支持自己人」現在發生在我身上。

這場音樂會表演及格,但是出席的巴仙率偏低,雖然過半,但至少證明了本地創作還是有人支持著。

至少我們踏出這一步。
2016年的最大的考卷我完成了,及格與否還是交給馬來西亞人來定奪;但至少照片和圖片中的人都堅持走到現在。

給馬來西亞人的一喊話
我沒有資格去求,因為感覺求是很卑賤的事情,但是為了馬來西亞原創,我「求」

求,無論怎麼樣都要給馬來西亞作品一個誠懇的稱讚、批評,因為少了你們的一些回應,馬來西亞作品是無法前進。

求,給一次機會馬來西亞的作品,一份作品背後的心酸旅途,並非你想像中那麼簡單,「台上三分鐘,台下十年功」是鐵一般的真實,少了你們給予的機會,這條路真的很難走。

求,尊重原創,尊重台前幕後的所有人,尊重為每一份作品付出的所有人。



0 comments:

獻給TYL7 正能YOUNG佛學生活營



我的照片日誌的抬頭介紹寫著,「我是個年近30但是骨子裏住著40歲的男人」,確實經歷了很多;或許就因為這樣,所以有人在我的留言箱裏留下了字條問,「怎麼我感覺到你那麼身經歷練?」

青年團長說,這個生活營的工委絕大部分的都是該青年團的會員,再來都是該組織的中學團體陽光組,我想說,「這裡也有一位第一次在這生活營籌辦的人。」-我是抱著好奇與學習的態度來到這個生活營裏。

馬來西亞的佛教團體裡,青少團能支撐下去走到現在,而且可以舉辦大型活動真的少之又少;更聽聞沙登佛教會青年團,是如此的卓越優秀 -真的,一個100人生活營已經是最好的見證了。

對我而言,生活營很重要。

「學佛的孩子不變壞,有信仰的孩子有希望也會被期待」-被宗教信仰熏陶的孩子們,至少在人生的道路開端不會走錯路。

孩子們在活動中細心的完成問題,很棒!
學員親身經歷上法庭打官司的過程。
這是我生活營生涯中第二次當輔導、督導類型的職位,我一向對自己照顧別人很沒有法子,但我想說至少我盡力了?我看到我的組別成員兩天裡思緒的成長,最感動的就是一位組員曾說過,「你說話怎麼可以那麼感動啊?」

隊友們在空檔的時間裡互動聯繫。
我很關注青少年的成長,我管不著青少年的身體上的健康(如果有機會我肯定會做)但是我希望在心靈上可以協助他們成長,為甚麼呢?因為這一代其實就是決定國家社會地球未來的走向的那一群人,如果現在的思維不正確的話,難免會導致日後很多不良的事情發生。

日前,我在廈門大學做新聞工作分享的時候,有學生問起,「在電視台的工作步伐那麼快,你怎麼去解壓?」

我答,「我選擇旅行背包,然後不編排行程,但是睡路旁、天橋底下。」另外一個從工作抽離自己的方法就是籌辦生活營。

這裡是我溫習功課的地方。我從小地方來,在一間小小的佛教會服務學習,我曾經一度認為自己學習到的佛法已經足夠了 - 一種自滿的心態。但是離開了家鄉來到大城市,就沒有了那種學佛的方便,最終佛法彷彿慢慢的交還給佛陀了。
這是在我倒地前拍的照片,我承認自己不再是適合團康組的成員了

所以我堅持籌辦生活營,因為在這裡我可以溫習功課。生活營其實不是工委在做事情,而是在互相學習著;我們工委分享我們所學的,而營員以他們的經歷做分享 - 生活營,每一個人都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親近善知識就是修行中最重要的一環
「一個前因,造就一個後果,還有緣份讓我們聚集在這裡;緣份來到了,你選擇來這裡,那就是要你自己完成你所答應你自己的事情」-這段是我告訴一個自認為這裡學習不到知識的女營員的一段話。

第三天早餐的小嬉鬧,讓早餐時間增添了不少氣氛
我很中意幾個學員,特別是一位姓戴的男營員,他問了我學佛以來差點忽略的一個問題,「畜生怎麼修行?」這裡想要對你說,希望接下來和你見面的時候,不只是在街道上或是休閒活動上,而是我們在佛教事業上打拼。

希望沙登佛教會的朋友們,繼續走下去。






其實大活動規劃的很不錯,讓學員有機會在踏進社會前,親身去經歷和實習團體生活;當中有人不耐煩,不爽,甚至鬧脾氣,然而,大家都很和心靜氣的完成了兩天的任務。


很喜歡這位男營員,我本來以為他是一個難搞的營員,但是我錯了,是一個領導人的材料。其實我至今都不記得所有人的名字,這是我最失敗的一點,希望大家不要介意了。



謝謝你們容納我這個陌生人






0 comments:

馬來西亞人只(不?)支持本地原創

歡迎你來支持本地創作!


少了支持和鼓勵的團隊,終究還是會慢慢的失去動力,能力衰退,最後慢慢的消失不見,最後甚至已經被遺忘有這麼一組團隊,曾經這樣奮心努力。

以前追劇的感覺:上課和同學討論昨天的劇情,下課補習的時候可能約在某某人的家裡一起看,晚餐即使在外頭吃也會想儘辦法趕快回家,看戲的那段時間家裡幾乎所有人都齊聚一堂,彷彿團圓飯般的,一同評論劇中的壞人、狐狸精 - 這是十多年前追劇的感覺。

還有另外一種追劇的感覺,就是對面家買了一部連續劇,而且還是VCD(現在很多人也可能不知道什麼是VCD),然後一個週末就靠著那部VCD機器來追看。

悠悠還記得以前我母親大人就是6點追第三頻道,7點追第二頻道,然後每天在追ntv7的電視劇的一個家庭主婦,對於每一個角色都掌握到很“淋漓盡致” - 她現在也是如此。

時代變遷,科技發達,因為「全球化」,所以本地馬來西亞人都看國外的作品,和以前相比之下,以前追看國外的作品,只能夠透過無線和有線電視台,而現在隨著數碼、網際網路及相當便宜的上網容量,再加上網絡電視的發達,其實看國外的作品,易如反掌。有些多到有點不受控制,甚至也成為了另外一波的競爭。

馬來西亞沒有一個規格说特定時候就一定要播放本土製作,即使有也只是歸於土著作品,很多馬來西亞人已經遺忘了我們的印度同胞的作品,甚至也開始慢慢的放棄了本地製作,特別是本地綜藝節目,或是本地電視劇 - 您懂嗎?原本我們可能可以在這個國際舞台上和其他作品角逐一席之地,後來因為失去了支持,而失去了競爭資格。

多元化種族、多元文化齊聚一國的馬來西亞,當然在文創作品及娛樂作品也有多方面的展現,然而卻因為沒有正規的馬來西亞政策去推崇馬來西亞多元種族文化,最後給世界舞台看到的馬來西亞,就好像「單一種族」的國家,沒有特色。

久而久之,馬來西亞非土著文化創作,就這樣沒有了。

而喜歡且努力在為本地製作而創作的朋友們,依舊繼續做,但是卻少了觀眾、聽眾們的支持,沒有迴響、沒有評論、沒有討論、沒有批評、沒有機會進步,那馬來西亞的作品怎麼越做越好?


馬來西亞人,不是應該支持馬來西亞人嗎?

0 comments:

你手上的20令吉可以做什么? 听音乐吧~

原制原创音乐会
12月14日2016(星期三)
票务详情:oms2016.peatix.com
回想以前住在小鄉村的時候,聽的電臺只是國營電臺,那個時候除了經典老歌之外,就很多的本地音樂:山腳下男孩,阿牛等等,現在回聽真的是一種感覺。

崇洋的概念注入我們當時的腦袋,班上同學部分喜歡的是西洋音樂,我們則喜歡臺灣音樂,還有一些更是香港音樂的粉絲,很可惜的我們都不知道本地音樂,是什麼感覺?

稍微比較熟悉的就是梁靜茹、光良、品冠,當時的戴佩妮不出名,我們只是認識這一些。反倒F4、SHE、TENSION、ENERGY的臺灣華人樂壇的侵入,很多也不知道什麼是馬來西亞人的音樂。

我曾經認爲馬來西亞人的音樂,是很差,沒有水準,上不了檯面;以前當記者的時候,出席過很多本地歌手的記者招待會,音樂是好的,只是沒有人知道,沒有人願意給與機會,最終這些音樂就好象過雨雲煙那樣,飄過就算。

能夠耐着繼續走的有多少個?很多歌手最終也沒有辦法繼續在樂壇生存,然後就離開了,去到朝九晚五的工作 - 當時喜歡的音樂,最終也就沒有了。

加入電視臺後,我接觸了很多本地電視劇的主題曲,聽過很多電視劇的片尾曲;我在想,爲什麼紅不起來,也沒有人願意接受這些音樂呢?

兩年前開始做新年專輯,慢慢的覺得“我想要讓很多人知道本地音樂其實很好聽!”

最後我做了一張《金視獎》電視劇主題曲的合輯。

最後我覺得,如果2016年就這樣平淡的過,那對我來說有一點浪費生命。從來也沒有想過自己的工作會包括籌辦音樂會,而這場夢實現了。

12月14日,我們大膽挑戰!

第一場《我要唱好歌》賽後三甲音樂會 
第一場學生打BAND,歌手唱LIVE的音樂會

我想你們不想要錯過。







0 comments:

The Movement to support Local Production - #ORIKAMI


Being one of those who assist to getting more Malaysian to support Malaysian’s production is the proudest thing ever that I cannot remember for the rest of my life.

I always share a story that can illustrate the situation of how Malaysian producer is facing currently, which is the scene from “Clash of Titan” - a story of how unaided Zeus and Poseidon suffered from the intrude of Kraken that release by Hades who getting stronger with the hates that generated by the people of Olympia.

Yes, imagine, the hates of Olympia explained the lesser and lesser support by Malaysian towards Malaysian’s production, created the Kraken, which illustrated the external content by overseas production that intruded our homeland, which our production - The Zeus and Poseidon, who are slowly getting less and no support from the people of Olympia - which is we the audience.

Audience nowadays in Malaysia are either consuming content, production which is from overseas, if we look into the Chinese market, and estimation of half of the total population of Chinese who consume TV content are consuming Asian content from China, Taiwan, Korea and Japan, and another half from the left over, are urbanite who claimed that they don’t understand Chinese, which resulted no interaction with the Chinese content.

Question is : WILL MALAYSIA CHINESE CONTENT ENDS IN A SHORT FUTURE? which cause another question, which state “Will Malaysian slowly losing the Malaysian Chinese Identity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creative production?

The answer is “Yes, it might be.”

I work in a broadcasting industry, specifically TV, which ntv7 is one of the platform that provided to the Chinese drama producers to produce drama for consumers, and 8TV which is a platform that provided the variety show producers to produce Magazine, Documentary, Game or Reality for the audience, i am proud to say that I am in the TV stations that still maintaining the production of local production.

Though demand is less, but the TV station still producing the content for the audience, but here is the challenge, if there is no discussion (despite it is good or bad) by the audience to the content, we will not know what is the good and bad of the show - which we need the consumer to feedback their experience with the content, despite it is a praise or a condemn.

But we still moving on, because we want to remain the identity of Malaysian Chinese production, “what happened if we don’t maintain?” - sooner or later, in 10 years time, when people talk about Chinese production, they will only refer to China, Taiwan, Hong Kong, Korea or Japan, impossible to mention that there is a small country here in South East Asia, that produced Chinese content too.

What I mentioned is about Chinese content or production, what happened if no one from Malaysia are supporting Malaysian’ production, despite it is Malay, Indian or Chinese, despite it is music, visual, stage performance, art craft, TV or radio?

The industry has call for a movement to urge people, especially Malaysian to support Malaysian production - ORIKAMI, an abbreviation of Original Kami, which is to urge Malaysian to continue their support to the original production that produced by Malaysian.

This movement started in early 2016, focusing on the Chinese TV production, hence the concept then slowly endorse by many students, NGO, and they started to have their own event in endorsing the idea and also supporting the movement by showing in action.

Malaysian, lets don't make our local producer suffer, don’t kill their passion, and let’s continue to support the production, that is born in Malaysia!

Support #ORIKAMI




ALL OPINION WRITING IN THIS ARTICLE ARE MERELY A THOUGHT BY THE WRITER OF KENNLIFE BLOGSPOT, AND IT DOESN'T REPRESENT ANY OF THE MENTIONED PARTIES ABOVE IN THE ARTICLE



0 comments:

在公在私,都在推動 #原制原创



「你說要把一個人帶到一個舞台上,你真的說到做到耶」這是我前幾天聽到的一句話,真的,我知道我自己要做什麼,我就可以做什麼。

緣份讓我遇見了安家能,認識了他的聲音,對音樂有一份堅持和信念,就是典型的完美主義型男生。

「那,可不可以把其中一組表演交給家能和漢傑呢?」-這是我對連鎖卡拉行銷經理的一個疑問,其實他們會舉辦一場頒獎典禮,而他們希望找到本地的聲音去表演,而在我想要培訓家能的膽量,及增加他的舞台經驗,我詢問了。

“可以啊” 這個回答帶著一點點的疑慮。

我了解的,除了漢傑豐富的舞台經驗可以說服主辦單位,家能是個新人,有著少許的舞台經驗,沒有人認識他,也沒有任何的網絡作品可以給連鎖卡拉做參考,這裡我還是要謝謝Neway Karaoke Malaysia給予我的一份信任,好讓Jayden有一個更大的舞台可以分享他的音樂。



怎麼想還是覺得不行,「怎麼一個歌手但是沒有作品呢?」,後來我想到製作cover video至少可以讓少數人看到Jayden。

“我幫你做音樂短片,我們現在來選歌。”

馬上聯絡了一位吉他手,再找我的拍檔,然後定下一個日期,“好,我們製作四首歌曲的COVER。” - 後來才發現到我決定的日期,正正落在我的同學的結婚後一晚,我還是要當司儀,我還記得當晚我的司儀狀況連連,滿腦子想著製作短片的事情,當然還有就是兩肋插刀的拍攝拍檔前一晚拍攝結束馬上趕回來。

家能和吉他手啟文很給力,一個下午把音樂錄製好。其實這裡的挑戰就是,第一,沒有錄音間,臨時在我的書房簡單的做一個錄音的地方,第二,沒有兩個音樂輸入的器材;沒有辦法把吉他和歌手的聲音兩個分開錄製,所以都是一次性把歌曲錄製好。

感恩各方的支持和協助,錄製過程都很順利,也上載了到社交網站,雖然瀏覽率不高,至少可以讓這些瀏覽的人,知道馬來西亞有一個「安家能」



頒獎典禮前三天,漢傑、家能和啟文才有機會來我家彩排,這幾天雖然疲憊,但是是很精神的,雖然生病了,但是卻沒辦法休息,只可以一面咳嗽一面陪伴他們。

我家不是一個很舒服的屋子,但是三個卻是很配合將就的在我的家練習,漢傑也選擇睡客廳不睡客房,啟文也不嫌麻煩從安邦過來蒲種和雙威城載兩位小朋友,最後還是謝謝兩位特別照顧家能。

星期四,我很忙,早上的一場會議,被招車應用軟件婉拒了合作,心裏是灰灰的 - 在這個時候,我只剩下三個星期的時間籌辦音樂會,成敗就在這裡了。音樂會的籌辦過程也是一個波折重重,姑且不提。

星期四的頒獎典禮遇到一個「欺善怕惡」「見高拜,見低踩」的女人,我當下是忍下來了,我告訴我自己說,「請你記得今天看低和欺負我的人的這一天,日後我會要你好看。」

頒獎典禮的音樂呈現,三個人負責呈獻是我家電視台的組曲,四首歌曲裏三位歌手有出席,有讓歌手們滿意嗎?我管不著,我只希望三位孩子都可以享受這個舞台。

「至少我在旁邊流了兩滴眼淚」


「阿KENN,為甚麼你要做?」

我記得我的同事在當天晚上傳了一個簡訊給我,問我,「你可以一個人安排那麼多東西,我卻不知道」-其實這都是我想做的東西,我喜歡做的東西,我就很盡力去做的事情。

是我是Jayden的音樂表演負責人,任何合作上的接洽可以聯絡我。


觀賞頒獎典禮表演片段 
https://www.facebook.com/inside.creative.production/videos/686984341465290/






後記:
最近聽聞了一個不好聽的消息,原本以為很盡心盡力的為音樂的一群人,最終原來也是為了利益在做事;這年頭,為利益做事情的還真的不少,真正推動音樂的真的很少。只希望大家可以醒覺!

0 comments:

壹陸年肆壹月,我還是葉添鴻


壹陸年肆壹月,越獄了人生的第二十八個年頭,今年得到最大的讚許就是,「你雖然是二十八歲,但是感覺裏頭是住了一個近四十歲的老頭子。」-真的,我經歷的比一般的同齡人多,以一個鄉下人的視野來衡量的話,我看到的比一般凡夫來得多,可是,我敗在自己的執著之下,放下的依然很少。

二十八,如果以社會認為「男人三十才是起步之年」的話,我其實還可以頹廢多兩年;但是照我家人告訴我的「畢業後給自己兩年時間沈澱才找方向」,我卻比這個來得更早,二十歲左右完成了我電台的夢想,後來踏入了我職業志願裏最後一個選項 - 記者的路,後來讓我學習最多的政壇,最終回到媒體,然後目前做著完成夢想的志願,這一路來感覺順風順遂。

「阿KENN,其實你很強。」不是我囂張,其實我習慣了這個稱讚,只是我抬頭禮貌的微笑後,其實內心裡會質問自己,「我強在哪裏?」-今天我就自我分析一下,我強在哪裏?

我強在我從小就在社團組織裡培訓,讓我比同齡人更早接觸團體工作,學習管理,從策劃到組織工作,從準備功夫到執行任務,囂張的說一句,「這十多年來,二十多場生活營不是蓋的。」

我強在(最近才發現)在自己所信仰奉持的宗教信仰裡所學習到的,在近期內才真正的領悟到,而且應用在我目前的生活裡,雖然前輩們說,「添鴻的悟性很高。」 - 前陣子有一位師傅還說,「添鴻學長對於佛學很有了解。」種種的稱讚,其實見笑的說一句,“我最近才領悟到,無常、隨緣。”

我對自己有要求,如果這事情對我背道而馳的話,我鐵定不會做;即便給予我的薪金很高,我也不做 - 這就是我辭退了第三份工作的最大原因。如果那件事情是錯的,基於我對該工作/事情的認識和知識,我就會反駁,直到對方利用地位權利來推翻我的想法時,我就不會往前走,我就會讓事情錯下去,那個時候即使發生大事故,我也不會負起任何責任。

我對自己不喜歡的事情我就是不會喜歡,對於一個人我不喜歡的話;我就是不會在工作以外對他有特別的喜歡,工作我依然會完成,但是閒話家常真的不是我會做的事情。對於我尊重的人,為甚麼我會尊重,必定因為在專業上得到我的尊重,因為對方也尊重我,所以我會照「鏡子原理」,依舊尊重你。

讀到這裡,「為甚麼你就是那麼倔?」- 我就是弱在我很倔,大家都覺得「其實他很難相處」。
我想說,當我真的認真起來的時候,我沒辦法說笑,一但我開始說笑的時候,我會失去所謂的說服力;因此,當我認真起來的時候,即便是我的前老闆,一個副部長也會讓著我,這就是我。當我在脾氣裏的時候,我仍然還是可以被親近,因為專業就是專業,這是我很清楚的一點;只是我不喜歡我在脾氣裏的時候,工作還對我有所隱瞞,那就是挑起我的火龍根,根本就是和我對著幹。


或許這就是我強,但是同時我也弱的時候。

0 comments:

My complaint to Air Asia

Did you expect me to keep quiet? My friend said “Shit, it happen on Kenn’s, so let’s expect an article on his blog.”

So, it was 3:45PM here at Kuching, and I checked in the Immigration Counter - still don’t know why I am a Malaysian and I still have to register myself in Sarawak. And walked in, and queue up at your gate 3 at Kuching International Airport.

Suddenly your staff, walked in quietly and without making any announcement, the whole group of people walked away, and for us who stood there, hesitated for a while and check with the guy who came, and all we hear is just one of the passenger, “at counter C1 ah?”

Alright, is a confirmed flight delayed, next is we heard your staff said “it is scheduled at 9:25PM”

Woah, this is my first time encountering flight delayed, and this is how AirAsia staff handled it? Well, I never think how professional Malaysian can go, but this?

Walked towards C1, and the Immigration officer took their own sweet time stamping, I’m totally understand that due to security purpose, but can’t you opened few more just to tackle or solve this issue? 

Well, I actually quicken up my steps and walk to the C1, and yes, another round of luggage check, which I understand that the officer might do not know that we are the “delayed”, which they actually can request to check the stamped document, which they didn’t - delay again.

The counter of C1, which then C1 and C2, to handle a plane-full of passengers, is the common mistake that Malaysian has, Chinese has an idiom “Little Porridge to serve Many Monks” - why they can’t open up few more counters just to solve the problem and re-arrangement?

I am not surprise, this is Malaysia.

Next, after 15 minutes of queuing up, a group of Haji suddenly formed another line next to us, trying to cut out queue - well, because they are HAJ, so we have to respect them? No one sounded, including me, i told myself “come on, things will solve at the end, be patience.”

But NO! when i reached the counter, your staff told me, “Sorry sir, your flight has rescheduled to 9:25PM” - this triggered my temper, when i heard some of those who lined up in front of me, has gotten the 7:05PM flight.

I responded, “Well, do you have earlier flight?”
“Sir….”
“it is unfair to some of us who line up here though, those group of haji who then cut cue… and gotten the seat?”
She responded, “Oh because they are under an agency…”
“So, under agency will got privilege? so why are we queuing up?”

Slowly then Air Asia counter staff response “How about 7:05pm”
“Thank you, please”

Air Asia passes us the compensation coupon of RM10 for a burger, “Sorry that doesn’t compensate anything, cause time has wasted.”

Another round of immigration explanation, luggage check, and next is the most interesting one.

The new boarding passes stated gate 2 for us to get board, when i reached gate 2, a stewardess was smiling to everyone, and I queue up without hesitation, and she was smiling with the lady in from of me, but when I passed my boarding pass to her, she quickly change tone and say
“Ey Bukan! Ni gate 7” then she hand over the boarding pass and quickly smile to another passenger.

Sorry Tan Sri, What the HECK?

Another gate is quite a distance, but still okay.

Where is the apology?


This is my first flight delay, but I thought it is a good one, with a good experience because I learned from my experience that Air Asia quite a good job on serving passengers, but too bad.

0 comments:

歡迎美國總統特朗普



美國人選擇了一個毫無政治背景因素的人,成為了這片多元種族、文化的國家的最高領導人;很多人或許會這樣覺得,那是美國人的事情,管我們馬來西亞人什麼事情呢?關乎這個世界什麼問題呢?
昨天我上傳了一份文章在我的面子書上,當然關注美國總統選舉的人不只是我,有幾個人留言、私信我,「奧巴馬在過去做了什麼好事?」,我的回應是「我從社會這個觀點去看。」

近這幾年來,我非常關注人權問題,而朝鮮是這幾年來我特別關注的一項課題 - 曾經一度想要到朝鮮看看到底逃離朝鮮的人,是否真的來自那樣的國土。而如果你有關注朝鮮人逃離的路線,中國也不是好的落地處,朝鮮人也會選擇美國為一個落腳處;在特朗普上任後,一向來支持著他的金正恩,會否借機利用兩國未來的良好關係,而把所有朝鮮人遣返呢?這是否意味著在美國落腳的朝鮮人必死無疑?

全球暖化並不是假象,特朗普堅持相信這是中國所做出來的假象,八國集團的美國代表堅持相信全球並沒有再暖化,這豈不是最嚴重的事情嗎?

特朗普施政的理念建立在種族歧視之上,從一開始抵制回教徒踏入美國,到墨西哥,黑人這幾點之上,特朗普不會是一個能夠搞好國際關係的人,即使有強烈團隊在背後建議著他,但是情緒化的特朗普,在建立國際關係上不會是至上人選。

如果昨天在面子書上傳出「中習近平、南都特蒂、東金正恩、北方普京、西特朗普」是真的,那基本上全球政治方向起了很大的轉變,會否是一個任何時候都發動核能武器的世界戰爭呢?這幾位當中,有幾位確實是「情緒娃娃」,CHIRPHUSNK。

我從大選看社會,我不會看經濟;目前只希望這個過後,會有好的未來。


0 comments:

特朗普勝選,下來會?


特朗普勝選,下來會?

第一,我肯定美國社會將會以種族仇恨為審核人類的基準,除此之外,還有宗教鄙視及仇恨也將會是衡量的工具。只要你不是白人,或者你是伊斯蘭教徒,墨西哥人,甚至是中國人的話,對不起,你可能不會得到美國簽證。

第二,蘇維埃共和國俄羅斯、獨裁朝鮮將會和美國聯合,成為全世界最大的聯盟。特朗普絕對會終止TPPA、NATO等等他個人認為對美國不利的政策,而他只會成立USARUNK聯盟。菲律賓總統本來就不喜歡奧巴馬,一向極端作風的他,可能會和特朗普聯手,成立USAPHIRUNK聯盟。

第三,奧巴馬總統的得意之作《患者保護與平價醫療法案》將會被特朗普取消。屆時,美國人沒辦法得到醫療,全國死亡率就會增加。

第四,馬來西亞首相納吉肯定從中獲利,或許一次高爾夫球友誼賽,就可以解決1MDB的事情了,羅斯瑪如果還是首相夫人的話,鐵定在美國紐約購物的話會得到至少26%的折扣。

第五,馬來西亞國立和私立大學不會邀請特朗普來演講,因為口沫橫飛、色情暴力傾向的他,和馬來西亞宗教事務發展局的理念背道而馳,除非首相說「沒問題啊!」



0 comments:

Negro: A Matter for Mature People to think


Negro, a term that commonly used to refer dark skinned people from Africa, it suppose to be just a layman term to refer to a community based on the skin color, with no discrimination, but over the year, the term has become a term that to refer “All black skinned people who committed bad deeds”

It seems normal to use the term this way, and we can’t blamed the local that used and referred them this way, as cases by African in Malaysia has increased, and realising the African - who claimed to be at Malaysia as Students, are everywhere near the night club compound, very hard to the local to say “Hey, the African are here for study.”

But, the Chinese has an idiom, “A full tank of good rice will be ruined by one bad rat” - simply explained the situation that not all Negro are bad people, but just because a few that have tarnished the image of many.

Yes, one man’s wrong deed might spoiled the rest, it applied to Chinese nationalities - the people from People Republic of China, the Indian of Malaysia, or the Malay from Malaysia.


It is entirely up to Malaysian, whether you are mature enough or not, in putting a thought onto this.

0 comments:

爱一个人不一定要在一起

培训营的第一个晚上,那一个环节我完全忘记不了,主持人说,“手头上有五张纸,你把你的特点写到纸张上去。” 因为身体过于疲惫,只是听到主持人说 - 写特点。

在众多之下,我写了一个颇为惊讶的 爱一个人不一定要在一起。

这点说出来也是需要一点勇气,说固然简单,但是做是否容易呢?

以前觉得这一切都会是很复杂,很难处理的一些人生,可是慢慢的会觉得这些能够做到。

虽然,晚上睡觉的,只可以单靠幻想,自我感觉对方在身旁。
虽然,准备料理的时候,只可以单靠幻想,感觉好像准备了食物给对方。
虽然,晚上回到家的时候,默默地说“我回来了”,只可以单靠幻想,感觉对方回应了。
虽然,自己一个人独自看戏,偷偷买了情侣座,只可以单靠幻想,感觉身边有一个对方。


其实掌握了以上后,你就可以完全掌握“爱一个人不一定要在一起”

0 comments:

生物醫學 X 音樂 X 紅酒 = Jayden安家能

有一個這麼的男生,我認識他的過程是有一點點特別。

緣份告訴我,「這個男生和我的想法類同,我要和他認識且看看可以有怎麼樣的合作」

本來第一個星期不是我忙碌,就是對方也忙;原本真的沒有機會碰面。

後來,終於有了第一次碰面。

聊開了,才知道這孩子懂得用音樂說故事,我說「我們來製作音樂短片吧!」

籌備了大雨啊有20天,我們開始了制作,四首歌,等著製作團隊的剪接後,才會逐一上載。

知道他喜歡紅酒,這是我這裡唯一可以給他的「酬勞」

我知道他不喜歡香菜,所以有時候覺得我可以幫他從飯菜中,一面說“挑食”,一面幫他挑出來。

那一天結束拍攝的時候,我給他說教,很長的一段路,很長的一段訓話,「對我珍惜的人,我會特別的嘮叨。」

後來我問,「如果有一天我的生命有了危險,只有香菜可以解救的話,你會吃嗎?」—— 他的答案讓我很感動。

認識了這麼一個男生,我的生命重心除了在工作上,另外就是他的身上。

請大家給個機會Jayden 安家能。


0 comments:

2016未完待續


再過幾天是10月的完結章,我想結集我過去10月所忙碌的事項。


我學會「如果這是你的責任,請你負責到底」 - 承擔校園主播培訓工作已經是第二年頭,每次大家長陳家榮說「不知道明年有沒有,但是至少我們要珍惜現在,近這兩年的負責人是同樣的工作人員...」我都莫名覺得光榮。後來,我告訴自己和培訓營的工作夥伴,說,「如果真的是我的責任,那我就繼續到底。」

10月初,我逮到了給校園主播拍攝MV的機會 - 這機會得來不易,本來只允許10位校園主播,到可以容納30位校園主播的時候,我和同伴愛麗絲翻閱了過去四屆的校園主播“目錄”,左挑右抽才找到了人選。在我負責第三屆校園主播前,我領悟到第二屆校園主播培訓營沒有後續的持溫工作,所以當我找到工作機會的時候,都會大喊「校園主播呢?」

至少同事們都會記得,「我們還有校園主播。」

原製原創走到今天,已經是第8個月份了,「我到底做了什麼,做多了什麼,做少了什麼?」走訪了多少間校園,碰過多少位大專生,上了多少次舞台,說了多少次「羅馬神話」的故事,到底有多少人明白知曉,我不敢計算,但如果當中有人知道、領悟和接受,就已經很足夠了。

因為原製原創,也因為金視獎,更因為老闆的信任和對原製原創的責任,我們將會和大專合作影視和大型活動的籌備,這是我2016年年末最大的一項計劃。

我喜歡上音樂,更覺得音樂是我的最大重心之一。我想如果我離職後,我會走進音樂這個領域。我覺得我可以為了我國音樂努力。

有時候我走在路上,我會想,我要如何吸引到這些人 - 可能完全不看電視的人,至少知道我們電視台。這是我走在路上看到陌生人的時候,會考量到的問題。



自以為是的人太多,不能接受別人意見的人更多,只可以自己努力。


0 comments:

“熱”夠了


又是容易動搖的宗教信仰問題。

老實說,我對於宗教信仰的個人主張就是,「如果宗教所設下的定律、準則,這是一個信仰規範,如果信徒沒辦法跟隨的話,那個人遭業個人承擔」

對於馬來西亞伊斯蘭發展局針對「熱狗」(Hot Dog)而發動多重的“如果不改名的話,我們也不會更新你的商業執照”的執行,對於我國人民而言,真的是一個文化上的諷刺。

對,馬來西亞伊斯蘭宗教發展局對於宗教信仰上的堅持,還有欲想要“帶領馬來西亞穆斯林走在最對的伊斯蘭修行路上”,對於這樣的堅持,我毫無意見,但是以“鬧笑話”的方式來引領穆斯林,如果這件事情發生在古時候的中國皇朝,「讓國家蒙羞,砍!」

早前「阿拉」事件早就讓全世界人民看笑話;馬來西亞伊斯蘭極端組織欲想要告訴全世界人民,「阿拉」這個字眼只能夠被馬來西亞穆斯林使用,其他非穆斯林都不能用。強調:「阿拉」這個字眼,只是阿拉伯文裏對“神”的解釋,不是一個能夠完全被任何人占有的字。

回到來馬來西亞鬧到滿城風雨,全城沸沸揚揚的熱門課題「熱狗」。根據歷史,熱狗的由來源自于移民美國的德國屠夫,因為製作了很多種不同的臘腸,而其中一種看似臘腸犬(Dachshund),一開始的時候就叫作「Dachshund Sausage」後來久而久之就被直接叫成Hot Dog。

馬來西亞伊斯蘭宗教發展局,想要把全馬的“狗”名食品易名成其他的名字,對他們而言,這樣就會阻止馬來西亞伊斯蘭信徒犯罪。難道叫狗、看狗、吃熱狗,會影響你的修行?那是你的修行不足吧?


「個人造業個人承擔」- 所以我是佛教徒。

0 comments:

修改:不可理喻,還是,情有可言?



「修改」

對不起,我不得不記錄今天的荒謬荒唐的事情。

嘗試給自己一個環境考題:一天,你的烤蛋糕師傅計劃要製作一個從來沒有嘗試過的特種口味蛋糕,過程艱難姑且不談,走進點綴階段的艱辛也緘口不提,最後這個蛋糕終於要上架之際,負責原料準備的副廚說,我要修改蛋糕材料 - 如果這是你,你會修改嗎?

當然如果為了蛋糕的好,修改絕對是可以的;但是如果這種修改不痛不癢,而且已經離開正式上架的時間其實剩下幾乎是沒有,你的決定會是如何?

如果我是蛋糕師傅的總廚,倘若這個「修改通知」是在一個星期前傳來,那我絕對會去修改,而且如果修改通令是可以讓蛋糕好吃的話,我絕對會修改。

但是如果修改特令是不可理喻,對不起!

自認為很會處理品牌,或是自稱品牌管理者,常常忽略了一個管理品牌最主要的守則 - 「切勿主觀看事,而必須要客觀對事!」-要求更改原材料的副廚就是很主觀的看自己的產品,但是不懂得什麼叫做迎合市場所需。


對,當我發現有人要更改所謂我的東西的時候,若是需要被修改,我肯定批准修改,我也會聆聽意見,如果我覺得不應該、不需要被修改,我肯定會堅持維持原狀 - 和我共事過的人可以證明這一點。

但是,如果你連自己的決定都不清楚的話,那我是建議你去看看自己到底過去做了些什麼,清楚了什麼 - 有沒有利用思考工具來思考。


0 comments:

你是怎样的90后?

原图来自:苹果日报 [版权所属]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0125/18145886
以上链接说诉90后的几项特征

[90後犯下了一個社會已經不可以接受的通病 – 填鴨],這是我昨天在大學說課的時候分享到的事情。或許大專生對我的身分而有所保留,畢竟是個客座而且還是客人,如果換作是該大專的大學教授的話,說了這句話已經足夠讓大專生唾棄。

可是如果不提起的話,90後的大專生到底瞭解自己的身份、職責、還有應該抱有的心態是什麼嗎?

[你們的功課時,必須要怎麼樣怎麼樣?]說了這句話後,你可能會獲得的迴應就是,“爲什麼我要這麼做?”—— 難道你忘記了現在我們彼此的身份就是,我是老師你是學生?

90後要分清楚你的自主權和做功課的責任,是兩碼子事情;你有權力做任何事情(前提是你要對得住天地良心),但是回到校園的時候,你的責任就是履行學生的職責:也就是做功課。當然在這個狀況下,你也有自主權:你可以選擇不做,但是後果就是得不到及格的成績。最後你也有自主權:對老師上訴爲什麼你那倒不及格的成績,但是當這件事情當作民事訴訟的話,你還是會因爲沒有做功課而上訴敗筆。

爲時嫩麼我會這麼說呢?好像很嚴重。

其實最主要就是要帶出一件事情,90後被灌上[90後的皇冠]並不是沒有原因的,社會已經標籤90後爲一羣毫不負責任,對未來沒有憧憬,對社會沒有貢獻的人 – 當然這不是一個對全世界90後的統稱,而是對於生在90後但是不做事情的年輕人的一種負面標籤。

90後生在千禧年籍,直到他們懂事的時候,智慧型手機,網際網絡已經完全侵佔我們的生活,我們對於科技的依賴幾乎是到了 [缺就死] 的狀態。別說90後,我們80後也開始對科技的依賴越來越嚴重;可是我們對於現今時代的科技賦予的指示,我們有沒有妥善的應用?還是完全的依賴?

有者做錯不認錯,推卸責任不承擔,這也是已經標榜的通病;寧可自己活在一個自以爲沒有錯的境界,都不要承認自己的錯誤;當發現自己真的錯了,卻死都不說抱歉或是對不起。

資訊發達的時代,更不能成爲 [被填鴨] 的一羣人,反倒當發生問題、或是收到任務的時候,就應該自動自發地去尋找資訊、解決方案,而不是 [那我要怎麼辦?] [那我必須要去哪裏?] [可是我不會做也!]  - 不是不可以問這些問題,但是在詢問之前,“你嘗試尋找解決方案了嗎?”

可以進步嗎?

0 comments:

對不起,我遲來了



我遲了。

一個星期前,父親給我打了一通電話,「鴻,你有和鳳姑聯絡嗎?」我說沒有,早前知道姑姑身體狀況不是很好,聽到爸爸這麼一個電話,我慌了。我連忙的到姑姑的面子書上看,「最後一個PO文,是9月9日」-距離那一通電話,整整一個月前。

姑姑,你怎麼了。

姑姑不想要太多人知道她的病情,所以沒怎麼說,我們這些小的也是透過長輩的口中得知,對於她我很謹慎我的用詞,我在面子書留言,「姑姑,你在哪裡呀?:)爸爸在找你哦!」-只希望姑姑的回復。

父親、哥哥、媽媽的三通電話,我當下的察覺就是「一個葉姓家族將會離開我們」。

我原本的計劃,是在上個星期裡的其中一天來探望她,但是工作真的沒辦法讓我抽身。雖然我常常對學生說,「如果你想要完成一項任務,你不可以用沒有時間來做理由,當你發現到真的做不到的時候,你就會後悔,那時你後悔也來不及。」 - 不就是在說我嗎? 

星期五(14/10/2016)我給我的前同事留言說「對不起,臨時有事情我沒辦法出席你的婚宴」,我純粹只是要趕快來探望姑姑,沒想到我的預感是這麼的結果。

「鳳姑,對不起,我遲了」

這是上香時的那一句話,我見不到你最後一面,現在見到的是你在棺木裏的你,我再也聽不到你叫我「鴻鴻,帥哥」,也聽不到你常常說的笑話。

原諒你的堂哥堂嫂,我的爸爸媽媽沒辦法來送你最後一程;也抱歉你的其他親戚朋友沒有辦法過來,緣份就是如此。

最後一次和你見面的時候是2016年古廟游神前夕,你請了我那餐;你怎麼可以在我還沒有請你之前離開呢?你的蛋糕什麼的,我都還沒吃過。

我想我明天會哭得很慘。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