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80後,賀年卡、明信片、郵票和筆友,並不是陌生之物。 以前,放課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檢查郵箱,看看筆友的來信到了沒,沒到的時候也不可以寫短信或是微信給對方詢問,唯有只是等。那種等候不能抱怨,但是等到的那一天真的會很感動,像是湊集了一鍋子的想念,而倒瀉在我們...
《話是話:看到明信片的五大反應》 《話是話:看到明信片的五大反應》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01:08:00 Rating: 5
Dear Najib, this is not a complaint letter. Dear Najib, this is not a complaint letter.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08:20:00 Rating: 5
這是一張很EMO(情緒化)的部落格PO文,如果不想被我感染到的,請先離開。 每個人都有權利累了,我也有權利喊累,但是累得值不值得? 連續三個星期我處於緊繃得狀態,為的只是一個活動的推介禮,我為了這個忙壞了一整年,你問我值得嗎?之前我會說這一切都是值得的,因為...
傷心不能說 傷心不能說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00:01:00 Rating: 5
我二哥還沒離開我之前,有一次他結束了籃球練習後回到家裡,一貫的站在電視機不遠處,睨視著電視上的節目,我在沙發上大笑他因為近視而必須要睨視著的那個搞笑樣子。 那一天,我哥忽然說,“鴻,走吧,你要吃蛋糕吧?我載你去買” 那個時候的家鄉,除了星期五能夠在夜...
回憶你:我的斑蘭蛋糕 回憶你:我的斑蘭蛋糕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22:55:00 Rating: 5
走了。 這一天2015年12月5日,工作期間,我的《滿吉Lucky Van》樂郵遊開始走了;與此同時,南部皇家受到愛戴的皇室成員離開了。 25年的歲月,平淡的度過,最終因為抵擋不了病侵,而走了。 面子書被東姑阿都嘉里爾薨逝的新聞洗版,一個沒辦法回去的事實...
哀悼 哀悼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21:19:00 Rating: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