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良港之文化良心 - 被责骂的妹妹



昨晚在文良港近学生宿舍区的一家小食中心吃晚餐,被一幕吸引着然后烙印在脑海里,迟迟离不去。

一家几口,婆婆、妈妈和孩子们聚在两张圆桌子上,年幼的女儿坐在妈妈的身边,哥哥则坐在妹妹的身边,而婆婆则坐在妈妈的另一侧,年幼的女儿对面则是另外两位姐姐,没有看到爸爸。

送饮料的店员来到,无料在店员还没有收钱的情况下,年幼的女儿则打翻了饮料,我想应该是倒翻在妈妈的手提包上。这时候妈妈的身子往身后一躺,全桌肃静,婆婆不发一语。

妹妹老盯着妈妈,全桌子的兄弟姐妹都看着妹妹,只看到坐在身边的哥哥用筷子指着妹妹嘀咕了几句,妈妈从座位上站起来,和对面的姐姐说了两句,就离开了。

妹妹在这个时间点上,放声大哭。她的哭声真的是在啜泣。

妈妈后来回到座位上,妹妹的声音收敛了少许,可是妈妈却没有理会,放由她去哭泣。

妈妈回来的时候,是坐到妹妹的对面,和姐姐更换了位子。

这一幕,仿佛就是家常便饭,常有常看,对很多人都不稀奇,但是对我而言却不是如此看;普遍上再马来西亚,若是发生这样的事情时,父母亲总会提高声量,开始责骂不误,可是昨晚的情况下,我总感觉是屋内的“溏心风暴”没有我们外人看得那么简单。

会不会家里若是发生了事情,“肇祸者”总会遇上酷刑般的惩罚,还是会有更严重的严惩,就因此而导致妹妹犯错后的恐惧,从沉默无言到放声大哭。

或许是我多心了,可是对我而言,如果孩子们长期在这样的环境地下成长 不健康,最终孩子们会因为畏惧,选择不去尝试,后来失去了追求梦想的热忱。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当然所有我看到的只是揣测,并不实凭实据,只希望回到家后的妹妹,安然无恙。

0 comments:

朋友?朋友!



對不起,我真的很久沒有情緒化了。

我記得很久以前我購買的一本書,第一本完全讀完的課外讀物是林慶祝昭的《我就是贏得友誼》,這本書我連續閱讀了兩遍,也深信裏頭的分享是維持友誼的最佳參考書。

我說這一個,是因為我想說,“我分不清楚什麼是同事,但每一個我遇到的人,我都當朋友看待,即便是我多麼不喜歡的公司人也好,離開公司,我還是當你朋友;無論誤會多麼的深,我還是當你朋友”

今晚,我在吃晚餐的時候,滑手機看面書,忽然發現一個旅遊PO文,是一位前同事,正在計劃和其他前同事一同北上玩耍,在看到所有被標簽的同事裏,我的名字卻沒有在裡頭;其實你會覺得我小氣,我應該男人一點不要計較這些,但我還是接受不到。

回想以前什麼事情需要幫忙,我都第一個跳出來,但是今天這個局,看起來只是我多心了。

即使我怎麼提醒自己要劃分朋友和同事,我還是過不了我自己那關,對我而言,只要和我有一面緣,我都當朋友。

如果你不把我當朋友的話,沒關係。




0 comments:

巴黎恐怖袭击和马来西亚原住民发展局

今天谈宗教。

无论任何信仰的教义,都离不开慈悲为怀,不伤害生命等事。宗教是一个心灵上的寄托,透过不同的宗教教义,教导的修行方式而达到心灵上的平衡。

每一个人都有权利去选择,甚至是透过了解的方式,去择选适合自己的宗教信仰,即便一个宗教集团用什么名利、物质、甜头去吸引你也好,因为自己对自己的信仰“铁了心”,那要改变也是一件难事。

以宗教为名,为达到让全世界的人都相信单一宗教,这是非常不健康的事,因为有分别才会因为想要更好而进步,在现代社会里的宗教都分成两大派,一,保守派;二,入世派。

保守派保持着一直以来的传统修行,不入世并不代表无法将自己融入 社会里,而是社会必须要存在着维持传统的组群,以保护历史的延续。

然而,入世派并不代表自己没办法维持传统,而是在维护维持传统的同时,也将宗教教义宣扬给大家,让其他人很舒服的去了解并且接纳这个宗教信仰。

一门宗教信仰,只属于能够接受它的人,去拥抱拥戴。

但,走进目前的社会里看,很多宗教信仰的‘信徒’以利益去‘说服’非教徒接受他们的宗教,或则以‘杀害’来增加自己宗教门下的信徒,此举已经背弃了“宗教本慈悲”的理念。



上周五(20151112日),伊斯兰国(ISIS)激进组织以自杀袭击了法国多个地方,导致超过百名无辜市民死亡,这事情轰动全世界,多个国家进入黄色警戒,各国保安亮起了红灯;这一切发生的原因,无疑,就是这群以为能够入世的保守派,以“杀害非回教徒来增加回教徒”的理念走下去。

了解伊斯兰教义的人铁定知道这不是伊斯兰教徒的所作所为,但是稍微不了解伊斯兰教义的市斤民众,他们将会怎么看待伊斯兰教徒?

身处在马来西亚的我们,很多狭窄思想的人都会认为这是回教徒的所作所为,误会加剧。

我国国会议员在国会上表示很多马来西亚的原住民,特别是在云冰(Rompin)的原住民被政府负责原住民事务(JAKOA)强逼,欲想要得到政府资助的话,就必须要皈依回教;这件事情在国会上被日连突国会议员及相关政府单位,乡村发展部副部长决口否认,但是以上事情已经被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据实报导。




把两件事情(巴黎恐怖袭击 + 云冰原住民)牵起来看,都是希望增加宗教追随者的小人行为,这么看来,马来西亚的政府跟回教激进组织不就是一样?


0 comments:

夢想家:從啟



感恩大家對於我的信託,把第二屆的夢想家領導權交到我手上。

從一開始的4個人,目前的理事團隊增加到9個人,有人卸任有人上任,有新人,有舊人,有從來不相識到目前承擔了理事工作的人,有人從重任卸下後在理事團隊裏站腳。

上任總得要說說話,當作上任獻詞吧?

在這一次聚會裏大家都有想要做的事情,大家的想法很有默契的都在同一個軌道上,這裡證明,相聚在這裏的人都是“志同道合”的人。

無論接下來的路有多麼難走,我希望大家都可以堅持走下去,我們是種樹人,那未來是否有樹可以乘涼,就真的是看我們的努力了。

這不是屬於我的“夢想家”,而是屬於大家的夢想家,這是屬於大家的家。

感恩大家的信任,也希望最新一屆的理事可以一起努力!




0 comments:

Moved Out | Move In



Age 27th, year of 2015, I made the biggest decision in my life.

I don’t know how other has thought of this, but to me, having a house is the biggest step of your life - before you get married, and yes, I moved out from my comfortable brother house, and stays at my own, at Puchong.

Buying this house at the beginning point were merely just a thought of investment, never thought of staying as the location is slightly out bound and far from the place that i work, and also the social zone that i spent the most time.

But I starting to think that “I need to have my own place, my own working station, my own sofa set, my own dining area, where I can act as what I was” with the feeling of “I am 27th, I need to have my own place”

I spent most of my saving to furnish the house, not entirely painting the wall, but repaint, fixing the water sink that spoiled by previous tenant, and also a massive cleaning of the house to get rid of the smells - at least IKEA furniture made the room smells wood.

Now I am staying in the house, sleeping on my big queen size bed, my changing room and also my own working station, best where I have my own dining area.


things had change, I have to grow up and take care of myself instead of just depending to live. I know life is going to be tough, so please hand me some part time job:)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