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你的態度,是取決與你對我的態度



強硬著沉睡的眼皮子,忍著割傷的微微疼痛,我堅持寫上這篇文章,才洗澡睡覺。

我是惡魔,但是是披著惡魔外皮的天使,每一件都是為求達到最好而堅持著,每一次的批評其實心裏冒著即將被討厭的機會。

對於我執著的人,或是我想要你好的人,我都不假思索的直接批評,不然如果你一直活在被稱讚的氛圍裡,沒有人揪出你的錯點,那你何時才會進步?

你可以有你的態度,但是我也有我的專業操則,過了我這關,你才有機會到你想要的那個舞台。每一個舞台都是磨練你的機會,倘若你的態度決定了你無法靠近舞台的話,那請問錯在我這裡,還是你那邊?

萬丈高樓從地起,不知道打樁卻堅持要起樓的,倒下來的機率會更加的強。

你可以討厭我、不喜歡我,但我希望你會知道和了解我的用心;無法踏上想上的舞台,那就要看問題出在哪裏。


睡了,我還有好多個孩子要照顧,如果沒有好好的為自己做好準備,我也沒有資格當上孩子們的爸~

0 comments:

马来西亚内阁笑话,大学生支持政府?停止赞助泰莱生?四次集会不要骂第一次?

首相兼巫统主席拿督斯里纳吉以数所主流大学的亲校方阵线,在刚结束的校园选举中,成功从亲学生阵线夺回学生理事会政权为例,反驳巫统失去新世代的支持。最后他以选举成绩举出,“证明巫统并未失去年轻一代的支持。”

为什么一国之首会以没有政治倾向的学府做出此项评论?是否想要表达,“马来西亚主流大专的学生理事会都是背前人模人样,背后奇形怪状?”

著名的流氓部长伊斯迈沙比里(乡村与区域发展部)说“玛拉停止赞助新生到泰莱大学(Taylor’s University)。会不会因为该家大学发表了一个针对916集会的面书PO文?流氓部长的小家子气,我在想Pahang Bera的选民还要吗?

Mengapa pengundi Bera, Pahang masih lagi menaruh harapan mereka terhadap Ismail Sabri yang kata MARA tidak akan menaja pelajar yang ingin menlanjutkan pelajaran mereka di Taylor's College, adakah disebabkan Taylor's College berkata demikian,



副首相说,“如果已经4次示威游行,那就别责骂只做了一次的人。”我想请问副首相,四次集会,第一次没什劲,第二次你出动水车催泪弹,第三次也不怎么好,第四次大家和平收场,但是你的部长还要征收垃圾费用,还要送错地址,到底谁值得被骂?你用你的脑袋想想。


0 comments:

樹大招風之欲要說人,先射尿照臉,回看自己。



有一次我提及了吉隆坡慈濟靜思堂這個地方,對方的回應就是“為甚麼要勞師動眾,花費一大筆經費在籌建一個如此龐大規模的宗教場所?”

當時我並沒有做出任何回應,後來想到籌建大型建築物或是龐大規模的建設,離不開“敬仰”或是“炫耀”這兩個道理,一個國家的國王或許籌建宮殿最大的原因就是炫耀自己國土有多富有,一個政府如果籌建大規模的政府機關,無非就是讓其他地域羨慕崇拜,但是如果如果一個宏偉的宗教場所建立,最初的原因莫過於對於宗教信仰的崇敬。

馬來西亞大規模的宗教場所,國家回教堂、道家天后宮、佛家東禪寺等等都是因為信眾敬仰,而合力注資建立,如果沒有信徒們的支持,也不可能會發展成那麼大型規模的宗教建築,這和慈濟人共力協力注資籌建靜思堂的道理是一樣的。

所以當你要說別人的時候,就看看自己。

最後,就算慈濟在台灣的名聲受挫,到底是有心人存心要將慈濟拉下馬,還是確實有這樣的事情發生,身為佛教徒的我選擇由業來報,如果慈濟沒有做任何傷天害理的事情的話,其實也不必擔心外來的傷害,但是如果曾經說了、做了不該做的,就等業力給回報,但我相信一個如此大的宗教社團,難免避不了流言蜚語。

樹大招風。


0 comments:

國文、華教、馬來西亞人


每一次聽到一些父母親大肆談論國家教育,特別是語言這一塊的時候,他們總會說,“我們華人必須要掌握英文,中文,馬來文不需要了!因為馬來西亞文不重要,即使到國外也好,也無法和其他國家的人溝通。”

那我的問題是,如果在小學教育和中學教育,如何努力之下都無法突破英文,然後也掌握不了國家語言,試問他能否離開這個國家到國外呢?那他在我國還有立足之地,否?

為甚麼很多人看小華人?

華人總會把自己的族群捧得高高在上,無人能比,更認為華人就是經濟的主催群,沒了華人就等於經濟癱瘓;原本這一切或許是真的,然而就因為華人自己的傲慢,讓其他族群人等認為華人就是驕傲。

但是如果談論到國家經濟、政策、環境、社會時,華人都處在咖啡廳圍坐談,讓華人站出來卻是非常困難的事情,更有華人說,“這些事情,我們華人管不著,因為這個國家不是我們的。”

“這個國家不是我們的。” - 市井小民的看法。

我們必須要維護華文教育,因為那是我們的祖宗傳承,維護就是一種尊重,然而在我國的地理環境及社會環境底下,我們更需要掌握國家語言以及國際語言,缺一不可。

維護與掌握,更是華人目前更需要做的事情。

維護華教不是只是要你捐錢而已,而是自身必須要了解為甚麼我們要這樣做,為甚麼國家似乎沒有在幫助華人去維護華文教育。

掌握,除了只是國際語言——英文,讓我們在國內外提高自己的競爭水準,而不是固步自封的一直藏在中文的環境底下,成為井底之蛙。

最後掌握國文,是因為我們是馬來西亞人,大馬子民,所以那是我們基本責任;除非你的孩子有出息,肯自立,讓自己可以在畢業後或是在未來到國外發展,否則,如果英文搞不好,國文說不了,兩頭不到岸,那就是你,身為一個父母親的責任。




0 comments:

責任

或許很多人不知道,我和我的同僚組織了一個非政府、非盈利的組織“夢想家” - 說穿了就是一個培訓為重的組織,為甚麼堅持這樣做?因為我們希望年輕人可以受訓,讓自己更加了解生命中的方向是要往哪裏去。

沒有培訓過別人,是不知道為甚麼我們這些培訓人員是如此的看重學員的未來;尤其我這些一旦開始了生活營培訓,就連自己生病都可以不理會的人,更把受訓者當著弟弟妹妹,家人看待;這是屬於我們這些“無聊沒事找事做的人”的一種“責任心”

為甚麼堅持下去?是因為受訓者的熱血。看著大家給我的回復,和呼我一聲大哥,讓我更加看重你們。

請你們加油!




那一夜,我知道培訓了他們不是一個結束,而是一個開始,現在我多一個理由要在這家公司,毫不放棄的繼續走下去!

希望你堅持走下去!







0 comments:

从烟霾,到塞车,到父母,至学生的依赖性,到国家安全,最后公共交通。


烟雾弥漫攻陷全城,责任属印尼旱季引发的森林大火,但我国环境部没有彻底好好照顾我国环境,设下预防及其他对峙烟雾的防范或是减低措施,马来西亚政府责无旁贷!

基于大多家长及公众人物对于这一次的攻城烟霾发出强烈反应,怪责中央政府尤其教育部为什么不弹性伸缩的调整空气污染指数,依照目前的状况而让学校停校,非得要等到空气污染指数(API)达到200 超级不健康水品,才停校呢?

终于,教育部的耳屎洗净,今天(915日)终于透过媒体和非主流媒体及社交媒体公布,“停校一天”,全马最开心的是在籍学生,毕竟他们都没有想要上学的欲望(如果谈这个,真的需要一天的时间撰稿),但另外一组开心的人莫过于学生的父母亲,因为他们可以睡多几个分钟,来补充体力。

父母睡多几分钟,为什么这么说?我是日常白蒲大道使用者,而身为上班族的我,最期待的就是学校假期 为什么?因为学校假期铁定不塞车,我们也可以睡多几分钟。那为什么平时没有学校假期就一定塞车呢?那就要看父母亲对于孩子的过于照顾,或者是学生自己的依赖性多强。

父母亲照顾孩子没错,但是过于捧在手中的话就是培育另一班娇生惯养、无法应对社会难题、少少事情就拿父母、家庭律师出来挡事、跌倒流血就得送医院、欺善怕恶的臭屁孩!但是回到去说起父母亲的天职本质就是照顾这群孩子,没错。

父母亲读到这里的时候就会说,“马来西亚那么危险!”对,问题追根到底又要回到去国内安全的问题,内政部还有所有的警方在国际上的名气遗臭万年,只会照顾社会地位高的人,或者是选择性去照顾人,叫一般市民如何去放心自己的孩子独自上学呢?

内政部和警方看到这里,就会回应,“我们有公共交通!那是为了改善塞车和控制车流量的最佳方法” - (沉默数分钟)那我想请问交通部,到底我国的公共交通有没有涵盖所有的地点,方便性多高?政府单位有没有针对马来西亚市民情况去做推广动作?

说到这里,你说,烟雾问题是不是我国政府的问题?


0 comments:

ntv7八度空间校园主播培训营 | 我的感3

  
终于结束了。

每一次的结束都富有感伤的,亏自己还是了解佛家“无常”道理,可是还是难忍心中的那个爱别离苦之痛,久久无法忘怀。

三天,我都坚持自己留在培训营的营地,看着大家从什么都不懂到很平稳的站在主播台上,好像培育着自己的孩子,看着他们茁壮成长,我看如果是你也久久无法释怀,自己心中的那忐忑的心情。

在制作人陈维智和助理制作人Meeki的分享环节中,我们来个自拍吧~
左起:ntv7华语新闻主播陈薇薇、ntv7《环球透视》主持人杨于羲及陈毅杰

“明明爱你却要骗自己”(林凡《明明爱你》里头的歌词)是我这三天里给我自己的一句话,说你们没有成功没有进步是不可能的,但是如果我们两位老师和我都只是称赞你,没有给你一点鞭笞的建议,只担心你们只是活在“我很厉害”的情况下。

但是每一次的鞭笞,最终两位天使老师还是会努力的挽救你们的心情。

但,我其实暗地里还是觉得自己很坏,你们确实很好,很棒。

高级经理讲评中


两位导师讲评中
终于结束了。

是结束了吗?

成果发表会结束之际,我和我的上司兼赋予我机会的经理在讲堂外头讨论校园主播们未来的动向,我很激动,可能是我真的很喜欢培训(一直以来都没有放弃过)也喜欢看年轻人的成长。因为自己的一份坚持,经理或许看到我的那股火,才愿意让我继续承担下去。

我在这里只想说,“我可以继续承担下去!”

下来的路漫长无止,但只要校园主播愿意配合和坚持下去,我觉得我没有放弃的理由了。


加油吧!校园主播!


PS:好像多了35个孩子。

0 comments:

ntv7八度空間校園主播培訓營 | 我的感2

请容许我在这里啰嗦(毕竟是自己的部落格,我想怎样就怎样)

其实很开心自己是负责新闻组宣传的企划宣传,这一项是我向往做的;因为,新闻组宣传不比一般艺人或是电视节目活动宣传的來得容易,要在不破壞新聞從業員的專業形象,將新聞主播或是相關類型推到市場,不是易事,但是我承擔了。

各位校園主播

從甄選那一天開始,我擔心的不是人數,而是有素質和潛能的人,我寧可人數少,也不可以失去素質和潛能的人,我寧可放棄美好臉孔,也不要只是要來甄選想紅的人,這是我當天擔心的事情。

然而,我擔心的是多餘的。

我出現在平面新聞辦公室的甄選活動裏,身上穿著的只是T恤牛仔褲,誰也不可能想到原來我也有份決定誰上誰下、誰被錄取誰被取消資格。但是,我知道我必須要絕對的公平。

從走進甄選間,陳家榮主播和陳薇薇主播坐在前面,而我在甄選間的另外一邊,不時的更換位子,音色舉止兩位主播會監視,而我看的是你的一舉一動,我聽的是你的語氣態度,我在看你是想學東西還是一味兒想紅。

在篩選時,我和兩位主播在甄選間選出能夠加入培訓的人,同樣的一個人被審核,然後被推開,後來被納入考量;有些人因為太過優秀而唔需要太多考量,有些則是雖然音色好但是卻不知道自己的方向,形形色色的琳琅滿目。

我們從原本的50位減少至40位,後來決定在35位,不是因為出席甄選的人數,而是因為素質的考量,而你們是我們經過嚴格篩選的成果。

我很多很多話想要和大家分享,但是我在想,我何德何能可以讓你們聽服我的聲音?後來,我在想,我不是要你聽服,但是決定權在你身上。

我看到了你們的堅持,過程中的那股火正在燃燒,然而,

不要因為小事而哭泣,要因為大事而感動。
我曾經是個愛哭鬼,很多時候解決不到事情的時候,我自己會選擇哭來解決,這樣的方法只能夠舒緩您的心情,但是卻沒有為問題尋找解決方案;

這是我看到其中一位校園主播崩潰痛哭的時候,我想要說的,“如果因為一個新聞畫面失敗,而哭得稀裡嘩啦得話,若我是老闆,你早就失去當主播得資格。” 雖然狠心了一句,但是若不是我狠,你可能還會認為這樣哭是對的。

放下包袱,讓自己從新學習
沒有一個人停止了學習,即使是佛陀(宇宙覺者)了解了宇宙真理,也透過他弘法的過程裡不停的學習;不要老是認為自己是一個主持人,而覺得自己絕世很厲害的人,不要以“我以前都是這樣”為自己的學習態度。

接下來,請你們繼續將心中的火燃燒下去,而我的工作就是為有素質的你尋找更多的機會。


校園主播,沖吧~!

0 comments:

ntv7八度空間校園主播培訓營 | 我的感



很慶幸自己可以是《校園主播培訓營》的籌備一員,更因為自己一直對於青少年培訓工作很有熱忱,所以期間只有堅持沒有放棄的想法,謝謝老闆對我的信任,也感謝新聞部集總肯將校園主播擴大到兩家電視台,2015年校園主播培訓營的這一頁,多了ntv7的參與。

我開了頭,將整頓協調的工作交了給我的同事愛麗絲,期間只是做了照顧和慰問的工作,所以最大的功臣莫過於愛麗絲,今年的培訓營不在電視台辦,而是在新聞部的辦公室,也就是媒體集團的另外一家辦公室。

從甄選開始,鐵石心腸的從54位裏刪減了19位資格稍微欠欠的同學,原諒我。


我悠悠記得那一天甄選結束後,我和八度空間的家榮老師及ntv7的薇薇老師做最後篩選時,其實很多同學是不在我的考慮中,但是為了給予他們機會,斗膽還是讓他們上了。

一直很期待9月11日的到來。

這期間都很緊張,畢竟自己也有份選出他們,畢竟品牌部的同仁也未必會接受;我只是告訴自己“只有這次做得好,才有機會和上司提起,我們繼續為校園主播努力。”——就這樣的心態,我堅持走下去了。


連續兩天我都在培訓營這裡,至少我看到大家願意嘗試,還有願意把時間放在這裡。

其實很多青少都是有潛質可以在這條路上走下去,但是卻因為自我感覺良好而無法放下心中的那塊受評論的自尊,甚至認為自己是最好的,沒有錯;我在第一天就針對我看重的那個校園主播,下了一點點的話——原諒我,我真的想要你好。


接下來,就是把後續工作做好,讓校園主播發光發熱,我不知道自己能夠走多遠,但是請容許我一點時間,繼續走下去。

我,青少年的心智培訓,分不開,我就是想要繼續走下去。


#tv7 #八度空間
#校園主播培訓營
#希望你們發光發熱

0 comments:

我很幸福,因為還在呼吸間

什麼事情比呼吸中更加幸福?

感恩叔公,讓我有機會經歷從醫院裏處理遺體至送到回家裡辦法事的過程;人生確實無常,我看到一個活生生的人,最終躺在冷冰冰的停屍間時,心中雖然沒有那股冷冷的冷顫,但是卻眼睜睜的看著人生必經之路的生、老、病、死。

我是佛教徒。

以前我對於“死”的觀念,非常的忌諱,盡量日常生活的對話中,我都不會提及死亡或是去世。那是普遍華人思想中,最避忌談及的單字。

但是學佛後的我,對於死亡其實沒有恐懼。我了解到死後不一定是萬事結束,可能是一場美好的開始。另外沒有人知道死後是什麼樣的感覺,因為沒人回來給我們上課,讓我們實習死亡。

死亡,這兩個中文字被萬世千代的人定義為貶義的字,加上人類不捨得“死亡”或是不接受“死亡”,而最終將“死亡”定義為最為悲傷的事情。

學佛後的我,告訴自己,這是人必經的路;竟然我們知道我們離開死亡不遠了,那麼死亡前,我們就儘量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在我們有生之年,做個有責任感的凡夫俗子。

當有人問起我“How are you”(你好嗎?)的時候,我總是喜歡以“I’m still alive” (我還活著)或是“I am still breathing”(我還在呼吸)作回應,至今仍然是我最常和友人同事提起的回應句。


我覺得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莫過於你還在呼吸,四肢仍然發達可活動,所以在這期間就儘量做好的事情,讓別人幸福,也同時讓自己幸福。

0 comments:

Homeland Security? Jeopardized!


I have many reason to love my own country but sometime only ONE will ruined my thought.

No doubt that many foreigners has chosen Malaysia as their destiny of fortune, we are not only attracting foreign investor who established their business here in our land, but also some who just looking for a job to survive a family back in their country.

I have nothing against it.

But if our country administrative putting our homeland security at the risk, jeopardising by putting people who can’t speak local language, nor international language - English well at the security line, then that will be the main reason I disagree with the homeland security department by allowing those people steps into my country.

I learned that Indonesian maids are flooded into my country when I was young, “Fatima” was a common name that i know when there is a maid at friend’s house. TO be real frank, I felt insecure when I see a different skin tone at the place that I know, until I change my mind after my friend educating me, “They are not merely a maid, but a family member to us”

I know about many non-Malaysian become security officer at many of our local premise, building and some even the government office, but what makes me felt extremely unsafe, and not secure is, they can’t even speak a simple Malay or English, and how do I able to get help from them if I need one?

Question to Minister or Ministry that allows foreign worker in our country, “Do we ensure them the basic language is needed before they started to work here?” I am pretty sure that the ministry will answer yes, but do our ministry officer ensure that they are?

My experience this morning was, I visited my friend at Desa Park City, and knowing that residential area was strict with security, then I am pretty be careful with my security registration, hence I forgotten to take the car sticker which THAT foreign security was not passing the sticker to me, but showing those attitude and walk away. I said “Thank You” but he show no gratitude sign.

This morning I am quitting the area, but I realize the sticker was not on my car platform, with a little panic, I went to the security post which is also the exit, and speak to the security.

“Sorry, yesterday I registered but you didn’t give me the sticker” I said
the Bangladeshi security, showing a hand sign of a square document, “pass?”
“I said yesterday i registered but i didn’t get the sticker” I emphasised again.
“Access card.” Pointing the finger to the scanner.
With a little anger, “I said you didn’t give me the sticker”

The security then use his own mother tongue and gather the rest, and another security asked me again “Where sticker?” 

There triggered my bud of fire, I took my driving license out and show him, then he check, and with no manner, he said “you go.”

I know that it is my fault for not checking the obtained sticker, but do I deserved that kind of treatment? 

There are many issue that deal with foreigner, some even don’t even respect the basic of road manner, some don’t understand what is the manner of public area, some spit some shout, some talk loud. (But i doubt sometime is not entirely their fault, because they are human who know to learn)


Dear Deputy Prime Minister a.k.a Home Minister, will you take care of our homeland security?

0 comments:

真的是我多心了

現在是晚上9點41分,我在斯裏白沙羅嘛嘛檔。

我左邊的位子有三位剛剛參與淨選盟4.0集會的年輕伙子,右手邊坐著四個抽煙的年輕小夥子。

但抓緊我的聽力和關注的是抽煙的小夥子。

言語上我聽不清楚他在說些什麼事情,但是他的語助詞卻是非常清晰,比如說“媽臭X”,“尼瑪的”等等,幾乎結束於每一個句子後,可能他覺得這樣的說話聊天才可以清楚的表達自己對於這件事情的著重。

紋身不是壞人,講粗口也不是粗人,粗口似乎就是一種態度,沒有人說過講粗口是壞事;只是社會的一份定義,覺得說這些就是粗人。

今天這個場合,是這四個年輕人在聊天,而只有這位仁兄說了小聲的句子大聲的語助詞。沒錯,只是我多心了。

原來三位剛剛參與集會的小夥子,是個文青。

當說起了考試+成績,忽然從中文對話變成了英文對話。

集會上的分享只是說出了當天的情形,但是當說起了中學理科科目的成績時,忽然頻道從中文對話,轉換成英文對話,然後開始在討論自己最新的成績,如下

”That day my Physic ah, 48 over 50, and paper 2 ah 31 over [模糊]。”

沒有人對在嘛嘛檔聊天不可以忽然轉 channel,也沒有人定下討論成績不能用英文,只是如果不停的在炫耀自己成績的時候,我倒是覺得這次喝茶真的很大壓力。

後來聽到他們在聊天當中多出了一句粗口“LJ”,對,就是那個題目“如何獲得那個成績”,讓他覺得是時候去發出最大的不爽。

後來討論獎學金的時候,提起了政府對我們不公平的事情。


後來我想,是我多心了。

0 comments:

原来部落格有人读之音樂篇


今天在忙碌的工作中,忽然脑袋一片空白,电话响起后发现因为工作而结缘的歌手留言,“我等下会到你的公司附近,吃个饭吧~

刚好今天是PO稿日,但是卡在不知道写些什么,碰到这个音乐制作人,我想应该可以从中有些东西可以触发到我的神经线吧~

@黄威尔 说起:“为什么你的部落格那么灰色的!”我说,我是多愁善感的人,所以日子里总会有很多不同的颜色。“ 他说很好,因为创作的人都是这样的 。(暗喜)

黄威尔算是让我领悟很多事情的人,一个人父,坚持音乐制作,逆境求存的态度,似乎没有事情可以打败他,从制作新年专辑到今天为止,我亲幸自己和他结下这段缘份。

2014年的时候,也因为第一次制作新年专辑的关系,和本地乐团ManHand的主音结缘,那次我感受到坚持不放弃的音乐人,至今还满满的感动;因为彼此的坚持,音乐做好了,而且得到蛮不错的回响。

午饭后,他载我回公司,顺便探望正在 @oneFM 录影的 @dayDream。几个大男生在小小的直播室里坚持着自己的音乐,轻松的表演,没有压力。

我站了很久,慢慢的欣赏,最后感觉到负面的身体有着满满的能量。

因为@Manhand@dayDream@黄威尔还有各路好手帮忙制作20152016的专辑,听到看到本地音乐,原本对本地创作没有信心的我,建立了很深的感觉。

因为 @oneFM 提供了音乐的平台,很多本地歌手都有機會在這裏宣傳其作品,更因為oneFM的關係,很多時候好久以前出道的朋友都有機會‘死灰復燃’那樣(對不起,貌似嚴重)總之,很感謝這家電台啦~





0 comments:

黃潮繼續邁進



了解其意,其由方可達至最高成效。

繼第一次的黃色集會至今,有沒有成績?可能撇開其他東西不說,至少因為多次如此的機會,讓立法委員將“合法集會”納入國家法律,讓馬來西亞人民可以擁有“合法”集會的權利。

第四次的集會,很多我面書上的朋友也表明參加,只是這次的表明是非常的明確,除了勇敢的寫出對集會的支持外,直接上載身穿集會衣服的照片等等。

但是,我擔心的是很多人對於上街的了解不深,分分鐘只是三分鐘熱度,支撐不了多少時間,結束了就是完成任務;殊不知,這次的集會只是一個開始。

很多人覺得這個時候就是讓首相下台的絕佳時機,但是我個人覺得這個時候卻是讓全馬來西亞甚至是全世界,看到首相領導的整個內閣,管理的政府,甚至非直接的控制了所有的獨立機構的那些弊端敗事,還有貪污公帑揮霍如土的行為舉止。

距離下一屆大選不遠了,國陣在處理國事,錯誤百出形成了很多國際笑話,把經濟挫至谷底深淵,要恢復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在國際名譽敗壞的情況下,想要在短時間內復蘇的機會更加是非常微微;別人批評馬來西亞也就算了,現在直接在我國反貪大會上向首相臉上噴屎,更讓大家沒臉。

現在的我們更加要不害怕,若遇到不對的事情膽敢說,不畏懼惡勢力;我們還是要很仔細的觀察這些所謂的‘政府’,不要他們繼續做壞,倘若再壞就記錄在案,下一次大選敢幹將其拉下馬,因為現在我們要更換的心態更加的堅定,且還是很多人支持的那一塊。

0 comments:

我的伊斯蘭教徒姑丈Salleh



這是一篇關於分得清楚什麼是宗教信仰,什麼是家族習俗
什麼叫禮義廉恥,什麼叫尊重的故事。


早在我懂事的時候,我已經知道我父親家族有一位嫁入伊斯蘭家庭的姑姑,玲姑,她和姑丈Pak Cik Salleh育有四名孩子,一對雙胞胎兒子Kor Kor Di Di,三兒子 Cham Cham和小兒子Ewan(對於思想封閉的重男輕女的華裔家庭,不就是羨煞旁人?)

小時候,每一年新年,年初一都會到叔公家裡吃齋,看到這些堂家親戚的馬來人那麼厲害拿筷子、說中文,還和我們一樣討紅包,慢慢的都已經習慣了;結束了午餐,我們還會偷遛出去街上,因為他們難得回來家鄉,總會做壞小孩。

我比任何人幸福,我除了慶祝農曆新年和偶然假裝自己也是得要慶祝聖誕節以外,我還慶祝了開齋節。最近這幾年,如果時間上允許,我們都會到馬六甲Salleh姑丈的家裡,吃糯米飯,咖喱雞肉,喝Sirap Bandung,有時候還有青包(開齋節版本的紅包)。


2015年9月1日,叔公辭世。

家人肯定回到家鄉陪叔公走人生最後一道路,我首先抵達叔公家,看到玲姑,Cham表哥還有Ewan表弟,圍在桌子旁邊折金紙;我頓時被驚嚇到,我心想“回教徒可以折金紙嗎?”——後來我想,玲姑本來就是思想開通的人,孩子們也跟隨著媽媽,幾乎沒有什麼不能做。

因為他們懂得將回教與中華文化,分得了解。

我因為疲憊,所以提早回家,第二天到的時候已經是午餐時間,我見不到玲姑,見到另外一個鳳姑就問,“玲姑沒有過來嗎?” 鳳姑就答,

“昨晚,他們一家人坐夜,現在回去休息。”

我頓時有一個想法,為甚麼皈依回教的姑姑和家人可以坐夜呢?

因為他們了解自己雖然是回教徒,但是中華文化習俗不可以唾棄。

Salleh姑丈和其家人在叔公靈前致敬

2015年9月4日,出殯日。Salleh姑丈的家人幾乎都到齊,大兒子Kor的媳婦以及他們的孩子也在現場。

通常封棺、移棺等,生人都必須要回避不看,這都是華人習俗不可避免;但讓我感動的是,Salleh姑丈沒有忌諱也沒有拒絕做,反倒跟隨著我們的每一步每一伐,除了拈香以外,都一一盡了自己是女婿的責任,統統做完。

祭祖儀式更是不容許任何孩子錯過,因為對他而言,“Ini adalah respect”(這是一份尊重)

出殯家人隨著棺車走的儀式,原本我也告訴他說,“姑丈你就和姑姑走一半就好了,沒關係的,叔公他了解。”,沒想到,Salleh姑丈全程走完,還隨著我們上華人山墳,和我們一起完成最後一個儀式。



我很感恩自己是個馬來西亞人,我比很多國家的人慶祝更多種族的節慶,更因為自己也擁有者多元種族家庭成員而自豪。

很多自認自己是某某教徒的人,卻因為信仰而忘本,很多信仰和中華文化的事情分不清楚,自以為是的高姿態,讓我覺得很做作,也很噁心;

對於伊斯蘭就是馬來西亞的官方宗教的教徒Salleh而言,為甚麼他可以出席這次的葬禮?為甚麼他可以和孩子們全程隨著華人文化上的所有習俗?

只因為一個原理:“因為我知道我的宗教信仰允許我做什麼,還有我自己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我很感動也很感恩自己擁有一個思想開通的伊斯蘭教徒姑丈。

0 comments:

不要当脑残网民好吗?

网民对于国庆庆典国旗的拿法,我觉得就可以清楚表露网民们“不了解国家礼仪,以为自己很厉害,单方面听取收录新闻,浅面批论,总结:幼稚”

2015年的国庆期间,因为国家首相涉及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贪污公帑事件,爱国子民为求保障国家未来,走上街头以示威行动告诉全世界。因为之前的购物商场偷盗事件,差点酿成了种族间的争执误会,所以大家也担心导致再度的种族事件,但是游行示威有次序,没有任何特别的争执发生。

但是在网络上,我阅读到很多脑残的网民对于这次游行发布了很多种族言论,当然如果我要举例的话,我怕撑爆了部落格页面;但是亲幸的是,马来西亚还有很多成熟的网民,脑残的只是占了非常小部分。

由于国庆期间发动示威,多少都会影响到国庆庆典;除了首相那吉在多个公开论坛上发表演说是,针对游行说了很多不好听的话,这些都听在马来西亚人的耳里,伤透了马来西亚人的心。

种种不好的事情游进马来西亚人的脑海里,原本已经觉得政府做得不好了,就因此更加的不好。



国庆日当天,游行队伍列旗的时候,确实从只是单方面了解国旗的人而言,就是拿反了。

但是经过了解后,根据国家礼仪部部对于国旗在游行时,或是军队列仪时的排列有非常明确的解释,我在下方贴了连接给大家参考,熟读后才批评。 


当我看到网民无脑的批评时,没有就事论事,随便拿其他事情来牵拖,别的国家的人阅读到的时候,蒙羞的却是马来西亚。



 口口声声说爱国,但是另外一边厢却不了解最基本的事情,这叫作爱国吗?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