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是話:看到明信片的五大反應》



對於80後,賀年卡、明信片、郵票和筆友,並不是陌生之物。

以前,放課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檢查郵箱,看看筆友的來信到了沒,沒到的時候也不可以寫短信或是微信給對方詢問,唯有只是等。那種等候不能抱怨,但是等到的那一天真的會很感動,像是湊集了一鍋子的想念,而倒瀉在我們身上。

隨著電子科技逐漸取代手寫文件,我和團隊構思了”手寫明信片送給你的最愛”的新年活動,主要就是向我們索取免費的明信片,最後現場寫了後,就可以投入我們設計的郵筒,由我們親自為大家郵寄出去。

重點來了,經過我多天的觀察,我發現到幾樣事情,《話是話:看到明信片的五大反應》

5:這個是免費的嗎?
雖然不是和脫節有關係的回應,但是這是普羅大眾第一個看到我們,還有在我們解釋了後第一個問題,隨後我們說有免費的可口可樂時,忽然看到大家眉開眼笑。

4:这五个格子些什么的?
普遍上,在较早期的信封和明信片上,都会看到五个格子,主要填写邮递区号(Postcode)可是前來索取免費明信片的朋友都不知道也~!

3:昨天寫什麼,右邊寫什麼?
我明白有些明信片沒有限定留言格和地址格的左右,但是懂寫明信片的人,普遍都應該懂在手寫面可以寫的東西吧?

2:這樣我寫的東西不是有人看到?
其實我們沒有要你寫銀行戶口密碼,或是你的個人三圍尺寸啦~

1:這是什麼東西?
很多人經過我們不停地解釋,再三的說起明信片三個字,他們還是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可見他們不只是離開郵寄東西的時代,他們彷彿不知道什麼是郵票。


沒辦法,其實因為時代變遷,我們逐漸忘記了郵寄的事情,更普遍忘記郵票、郵政局(現在大家都認為郵政局只是繳還水電費的地方)的那種感覺。


所以我們才把手寫明信片的感覺帶回來給大家,雖然大家都給我們很特別的回應,但是我們還是很歡迎大家的出現來和我們索取免費的福氣明信片,以及可口可樂哦~

0 comments:

Dear Najib, this is not a complaint letter.



Dear Najib,

I am a normal citizen of Malaysia, and I found that writing to you on my blog or my page will or might be attracted you, to spare some time from your busy schedule to read what I hope to deliver to you.

I do not have any interest of you, your party or your alliance want to work with work to “create a better nation” - no worry that other not believing you that you able to, but at least I think you are striving to make it better -  you are, right?

First of all, I am a white collar in the urban town of Petaling Jaya, staying at Puchong, as I only can afford a town house at the edge of Puchong, near to Cyberjaya, I can’t afford more, and I think I am a man who I need to prepare to make the home a better one, for my marriage in future? At least I want my kids to have a good shelter.

I pay for toll, RM2.10 (you raised it although you promised you won’t in 2013 General Election) and you cut off the petrol subsidy, even though before you do so, the gas price is already not being controlled in Malaysia - I guess is by your wife’ cousin brother, who has been shouting “Malaysian is not appreciating the government, and never been so gratitude to the BN government because we lower down the price” - we all know that is not the story, because we own the oil and gas here in our land, well at least Shell is working with Lego, so we are happy that we can make ourselves happy when we pump petrol.

I thought of taking public transport, well, my place, I do not have any bus pass by that will go to Petaling Jaya, I really think you are working hard with Transportation Ministry to assure that we, the sort-of-out-bound-urban-people can use public transportation to work, hence, we can’t!

Even if we can, to take the TAXI, as a consumer, I really think we are protected under the law by Ministry of Domestic Trade, Cooperatives and Consumerism, that our money deserve a good quality of taxi - have you taken one, where the driver is smoking, undressed well, wind down window and spit out from the window (while you saw the ‘keep my taxi clean’ sign on board) and nevertheless, the unreasonable price plus not using the metre.

Well, I guess all the cabinet ministers deserved a VIP treatment, therefore you never know it. And thats why we the sort-of-urban-people prefer spending cash with UBER, because the good clean car and good manner driver.

Talking about good manner, I know that under the foreign relationship that we have to keep our good friendship tight with Bangladesh, Pakistan, and Nepal - I have no issue with these lovely and beautiful country, i went to Sri Lanka once for backpack, I love the manner, and I learned their language - BUT, why you allow those who can’t even converse in English or Malay to work as Security? How safe we are when we need one of them to help us?

No worry, I think we are well trained in PLKN -  the national services, where we train to eat 6 meals per day.

I have no interest on the 2.6Billion that you keep saying that they “allegedly accusing” you who save it in your pocket, I TRUST THAT YOU NEVER TOOK IT, but my mum told me “if you never did it, you never need to scare to explain in public” - why you never attend the parliamentary session? Are you same as what has been mentioned in GERAKAN party before - the president has bo-hood?

Well, speaking to far away from what I wanted to say, the transportation, the road, I still think driving is the best, so I chose to drive from my house to work - you have your Work Ministry to keep on “WORKING” on the road, but the road is not fix until today, for example, my house is near to “The Broken Bridge of Putrajaya”, it has been not fixed till now, Mr Nazri can think of to make it as one of the tourism spot though. 

I am still thinking driving is the best, I also enjoyed training myself to avoid the hole on the road, while avoiding people who do not know how to show signal/indicator/yellow lights to switch lane, everything just fine.

I am ashamed, when i went to Macau for a trip during last July, ride on a CLEAN taxi and the driver asked me where I’m from, I answer proudly, I am Malaysian, but the driver look at me and scolded you, Mr Najib right in front of me with curse and faulty words, I tried to explained although I am so angry that he is teasing you, but what can I do? I jotted down his details, if you want to I can share with you, so that you can sue him - opps, sorry I lost it when the Bangladeshi or Pakistani worker at KLIA2 has broken my luggage, and I can’t find it anymore.

Lets talk about the passion of the youth, when our youth wanted to work creatively but our creativity has been killed due to some reason, have you seen a hot mug with hot water, and you pouring Iceberg water onto it? - Does iM4U making any changes?

Lets talk about the pay of the normal worker? Have you consider this because we still have to pay extra ringgit and cents for everything we use, eat and buy daily - the Great Saving Tool. I still need a little insight on how you said that accumulated tax will pay back to us, or it went to another pockets.

Oh YEAH! I am ashamed too, when I am discussing about other country politic agenda, parliamentary meeting situation with my peeps, and end up they said we have no parliament at all, I said “WE DO!” and my friend revert, “YOU HAVE A ZOO!”  - I guess I need to bring them to visit the parliament building, they might mess up with Zoo Negara. They saw the Panda at Taiwan already with a pay of RM3 (at that time), they said our fees is slightly expensive.

Does your daughter wedding expenses paid clear? I can help to get donation for that, I use to work in my Dharma centre to raise fund though, although some of the extremist think that they can’t donate their money to non-their-faith-foundation, I will not blame them, because this is all because of our education.

Mr Najib, you have make our life more miserable from day to day, I can really compiled how many promises that you have made and how many of them has not been realized, while some one pockets explained it all.


Mr Najib, I am so appreciate to be the citizen of Malaysia. 

0 comments:

傷心不能說

這是一張很EMO(情緒化)的部落格PO文,如果不想被我感染到的,請先離開。

每個人都有權利累了,我也有權利喊累,但是累得值不值得?

連續三個星期我處於緊繃得狀態,為的只是一個活動的推介禮,我為了這個忙壞了一整年,你問我值得嗎?之前我會說這一切都是值得的,因為我享受那種勝利的感覺,甚至沈溺在團隊互相扶持和支持你的氛圍下,我選擇不中途離開。

即使是從有衝勁去完成的事情,變成了“為了做而做”的事情,我都不要離開。

我脾氣壞,但是我知道如何控制,我只知道如果我生氣不發洩,會對我的身體不好。

我開始想要放棄,這些放棄包括我自己,現在的我不是人,具體來描述,我覺得我現在是一只不擇不扣的喪屍——不管三七二十一+排除萬難,就是要完成事情的喪屍。

我就是為了滿足對方的私慾而改變自己,我都已經忘記我自己是哪一位了,強顏歡笑的過難道真的比較好嗎?如果真的比较好,那我就持續下去,但是如果不需要的話,我可不可以該生氣的時候,不需要遮掩自己的情緒?

原來我一直以來的堅持,就因為我不是那個位置的人,就不能用。

今年的淚桶比往年來得多,但是關注我的人有多少個?


又哭了。

0 comments:

回憶你:我的斑蘭蛋糕



我二哥還沒離開我之前,有一次他結束了籃球練習後回到家裡,一貫的站在電視機不遠處,睨視著電視上的節目,我在沙發上大笑他因為近視而必須要睨視著的那個搞笑樣子。

那一天,我哥忽然說,“鴻,走吧,你要吃蛋糕吧?我載你去買”

那個時候的家鄉,除了星期五能夠在夜市買到蛋糕外,就只是那唯一一家我同學家裡開的蛋糕店。

這個四眼180哥哥開著爸爸的普騰賽家,載著我就往市區開去,我心裡想為甚麼這個大男生那麼愛吃蛋糕呢?

到了店裡,我們看著冷藏櫃子裡的班蘭千層蛋糕,我還記得他吞了口水,然後轉頭問我:“鴻,我知道你要吃這個對吧?”

那個時候的我,只是傻傻的說,“對啊!”——其實現在回想,不就是這個大男生愛吃,而把饞嘴的罪,怪罪在我身上;可是我自己也愛吃,沒辦法。

那一天,他走了,我看著冷棺木裡的那個180公分高的男人,他眉頭沒有因為近視而深鎖著,輕鬆了很多——太輕鬆了。


現在,我走到蛋糕店的時候,還是會找這個款式的蛋糕,只是這次找蛋糕的原因不再是因為180公分他的嘴饞,而是我的思念。

可能他去找我的阿嬤了。

0 comments:

哀悼

走了。

這一天2015年12月5日,工作期間,我的《滿吉Lucky Van》樂郵遊開始走了;與此同時,南部皇家受到愛戴的皇室成員離開了。

25年的歲月,平淡的度過,最終因為抵擋不了病侵,而走了。

面子書被東姑阿都嘉里爾薨逝的新聞洗版,一個沒辦法回去的事實,全馬愛戴柔佛皇室成員的民眾都深表哀傷。

皇子,民子希望您的笑容可以繼續伴隨著大家,《滿吉Lucky Van》會帶著你的勇氣和笑容繼續前進。




0 comments:

文良港之文化良心 - 被责骂的妹妹



昨晚在文良港近学生宿舍区的一家小食中心吃晚餐,被一幕吸引着然后烙印在脑海里,迟迟离不去。

一家几口,婆婆、妈妈和孩子们聚在两张圆桌子上,年幼的女儿坐在妈妈的身边,哥哥则坐在妹妹的身边,而婆婆则坐在妈妈的另一侧,年幼的女儿对面则是另外两位姐姐,没有看到爸爸。

送饮料的店员来到,无料在店员还没有收钱的情况下,年幼的女儿则打翻了饮料,我想应该是倒翻在妈妈的手提包上。这时候妈妈的身子往身后一躺,全桌肃静,婆婆不发一语。

妹妹老盯着妈妈,全桌子的兄弟姐妹都看着妹妹,只看到坐在身边的哥哥用筷子指着妹妹嘀咕了几句,妈妈从座位上站起来,和对面的姐姐说了两句,就离开了。

妹妹在这个时间点上,放声大哭。她的哭声真的是在啜泣。

妈妈后来回到座位上,妹妹的声音收敛了少许,可是妈妈却没有理会,放由她去哭泣。

妈妈回来的时候,是坐到妹妹的对面,和姐姐更换了位子。

这一幕,仿佛就是家常便饭,常有常看,对很多人都不稀奇,但是对我而言却不是如此看;普遍上再马来西亚,若是发生这样的事情时,父母亲总会提高声量,开始责骂不误,可是昨晚的情况下,我总感觉是屋内的“溏心风暴”没有我们外人看得那么简单。

会不会家里若是发生了事情,“肇祸者”总会遇上酷刑般的惩罚,还是会有更严重的严惩,就因此而导致妹妹犯错后的恐惧,从沉默无言到放声大哭。

或许是我多心了,可是对我而言,如果孩子们长期在这样的环境地下成长 不健康,最终孩子们会因为畏惧,选择不去尝试,后来失去了追求梦想的热忱。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当然所有我看到的只是揣测,并不实凭实据,只希望回到家后的妹妹,安然无恙。

0 comments:

朋友?朋友!



對不起,我真的很久沒有情緒化了。

我記得很久以前我購買的一本書,第一本完全讀完的課外讀物是林慶祝昭的《我就是贏得友誼》,這本書我連續閱讀了兩遍,也深信裏頭的分享是維持友誼的最佳參考書。

我說這一個,是因為我想說,“我分不清楚什麼是同事,但每一個我遇到的人,我都當朋友看待,即便是我多麼不喜歡的公司人也好,離開公司,我還是當你朋友;無論誤會多麼的深,我還是當你朋友”

今晚,我在吃晚餐的時候,滑手機看面書,忽然發現一個旅遊PO文,是一位前同事,正在計劃和其他前同事一同北上玩耍,在看到所有被標簽的同事裏,我的名字卻沒有在裡頭;其實你會覺得我小氣,我應該男人一點不要計較這些,但我還是接受不到。

回想以前什麼事情需要幫忙,我都第一個跳出來,但是今天這個局,看起來只是我多心了。

即使我怎麼提醒自己要劃分朋友和同事,我還是過不了我自己那關,對我而言,只要和我有一面緣,我都當朋友。

如果你不把我當朋友的話,沒關係。




0 comments:

巴黎恐怖袭击和马来西亚原住民发展局

今天谈宗教。

无论任何信仰的教义,都离不开慈悲为怀,不伤害生命等事。宗教是一个心灵上的寄托,透过不同的宗教教义,教导的修行方式而达到心灵上的平衡。

每一个人都有权利去选择,甚至是透过了解的方式,去择选适合自己的宗教信仰,即便一个宗教集团用什么名利、物质、甜头去吸引你也好,因为自己对自己的信仰“铁了心”,那要改变也是一件难事。

以宗教为名,为达到让全世界的人都相信单一宗教,这是非常不健康的事,因为有分别才会因为想要更好而进步,在现代社会里的宗教都分成两大派,一,保守派;二,入世派。

保守派保持着一直以来的传统修行,不入世并不代表无法将自己融入 社会里,而是社会必须要存在着维持传统的组群,以保护历史的延续。

然而,入世派并不代表自己没办法维持传统,而是在维护维持传统的同时,也将宗教教义宣扬给大家,让其他人很舒服的去了解并且接纳这个宗教信仰。

一门宗教信仰,只属于能够接受它的人,去拥抱拥戴。

但,走进目前的社会里看,很多宗教信仰的‘信徒’以利益去‘说服’非教徒接受他们的宗教,或则以‘杀害’来增加自己宗教门下的信徒,此举已经背弃了“宗教本慈悲”的理念。



上周五(20151112日),伊斯兰国(ISIS)激进组织以自杀袭击了法国多个地方,导致超过百名无辜市民死亡,这事情轰动全世界,多个国家进入黄色警戒,各国保安亮起了红灯;这一切发生的原因,无疑,就是这群以为能够入世的保守派,以“杀害非回教徒来增加回教徒”的理念走下去。

了解伊斯兰教义的人铁定知道这不是伊斯兰教徒的所作所为,但是稍微不了解伊斯兰教义的市斤民众,他们将会怎么看待伊斯兰教徒?

身处在马来西亚的我们,很多狭窄思想的人都会认为这是回教徒的所作所为,误会加剧。

我国国会议员在国会上表示很多马来西亚的原住民,特别是在云冰(Rompin)的原住民被政府负责原住民事务(JAKOA)强逼,欲想要得到政府资助的话,就必须要皈依回教;这件事情在国会上被日连突国会议员及相关政府单位,乡村发展部副部长决口否认,但是以上事情已经被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据实报导。




把两件事情(巴黎恐怖袭击 + 云冰原住民)牵起来看,都是希望增加宗教追随者的小人行为,这么看来,马来西亚的政府跟回教激进组织不就是一样?


0 comments:

夢想家:從啟



感恩大家對於我的信託,把第二屆的夢想家領導權交到我手上。

從一開始的4個人,目前的理事團隊增加到9個人,有人卸任有人上任,有新人,有舊人,有從來不相識到目前承擔了理事工作的人,有人從重任卸下後在理事團隊裏站腳。

上任總得要說說話,當作上任獻詞吧?

在這一次聚會裏大家都有想要做的事情,大家的想法很有默契的都在同一個軌道上,這裡證明,相聚在這裏的人都是“志同道合”的人。

無論接下來的路有多麼難走,我希望大家都可以堅持走下去,我們是種樹人,那未來是否有樹可以乘涼,就真的是看我們的努力了。

這不是屬於我的“夢想家”,而是屬於大家的夢想家,這是屬於大家的家。

感恩大家的信任,也希望最新一屆的理事可以一起努力!




0 comments:

Moved Out | Move In



Age 27th, year of 2015, I made the biggest decision in my life.

I don’t know how other has thought of this, but to me, having a house is the biggest step of your life - before you get married, and yes, I moved out from my comfortable brother house, and stays at my own, at Puchong.

Buying this house at the beginning point were merely just a thought of investment, never thought of staying as the location is slightly out bound and far from the place that i work, and also the social zone that i spent the most time.

But I starting to think that “I need to have my own place, my own working station, my own sofa set, my own dining area, where I can act as what I was” with the feeling of “I am 27th, I need to have my own place”

I spent most of my saving to furnish the house, not entirely painting the wall, but repaint, fixing the water sink that spoiled by previous tenant, and also a massive cleaning of the house to get rid of the smells - at least IKEA furniture made the room smells wood.

Now I am staying in the house, sleeping on my big queen size bed, my changing room and also my own working station, best where I have my own dining area.


things had change, I have to grow up and take care of myself instead of just depending to live. I know life is going to be tough, so please hand me some part time job:)

0 comments:

法迪拉说... 你曾经自己独自乘搭公交吗? #JanjiDicapati

工程部部长法迪拉表示,如果持续保持低的过路费,将无法鼓励更多人使用公共交通。
目前政府已经耗资上百亿令吉来提升市内公共交通,提供更多巴士、电动火车、发展接运、延长轻快铁、快捷百十系统工程等。另外,政府目前并没有重新检讨大道合约的打算,因为这可能涉及天文数字的赔偿。法迪拉还说,如果政府不允许过路费起价,需要作出平均4亿2千万令吉的赔偿金,这样会对那些没有使用大道的人士有欠公平。

如果公共交通是方便的,倒处都可以找到的话。
如果的士司机的态度不是垃圾,开车安全,而且有礼貌,不乱开价的话。
如果公共交通长期准时的话。
如果公共交通费用是非常便宜而且有时候可以因为假期而全免的话。
如果公共交通是干净的话。
如果接运是如期落成而且安全启用的话!
如果大城市的人都没有用大道(这是在要求你计算到底有多少个城市人没有用大道)

那,你把大道收费调整高价,没问题!


0 comments:

菩萨像,显灵?





佛教徒供奉佛像纯属一个象征,经典中记载有功德,而且功德多不胜数,但对我来说是一个不可以执著的修行。

对于佛教徒而言,佛像只是一个像,并无任何神佛居住在内,反倒每一份菩萨的精神都居住在我们的内心里,我们每一个众生都是未来菩萨、未来佛。

佛像菩萨像就如一个提醒,Reminder To Your Ownself,当你在修行间定心不足或常常忘记的时候,佛像菩萨像就如同一个朋友,提醒你,“不要忘记修行”

我有缘,我福报,在几天前就找到了即将供奉在我家的菩萨,菩萨威神力,祂提醒了我很多事情,包括这个星期发生的事情。


 祂提醒了我既然选择了这项工作,
就要发心尽心去做,甘愿做,欢喜受。

 祂提醒了我,行,很重要,
决定了就不要轻易放弃。

 祂提醒了我,我是学佛人,
慈心、悲心、喜心、舍心很重要,不要忘记。

 如果真的需要牺牲的话,
能成大业的话,何乐而不为。

 凡事靠的不是脾气,
而是智慧。

把菩萨像请到的时候,虽然目前菩萨们都在一个漂亮的箱子里,我没有直视,但是四尊菩萨像的相都频频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包括自己早上懒惰起身的时候,想起大行普贤的坚持;想吃大量的肉食时,想起大慈观音;工作难放下自己的尊严时,想起大愿地藏王;将要发脾气的时候,想起大智文殊。


将来,我会在家里不定时举办共修会,希望大家可以来到我家一起共修。



0 comments:

大道公司:我们需要你来偿还大道公司的帐务 #JanjiDicapati


耗肖的大道公司,无理的政府!
白迟工程部长还说政府没有CAPATIKAN 当年的JANJI
你当我没脑,还是你讲话不经过大脑?

大道公司指出,过路费上涨的资金,适用于升级起道路及大道上的所有服务,以确保有更好的交通管理。

LEKAS大道公司将会使用过路费上涨所得到的盈利,于今年在大道上安装路灯。“在我们展开上述的设施提升前,我们还需偿还所有债务。”


以上是我在今日(15日)东方日报上阅读到的新闻。

到底是我的中文造诣不好,还是我的理解能力不好,还是大道公司长期躲在办公室里,没有真正视察民情?

人,消费者,我们是付费买品质,消费者避开收费站,有时候是因为有一条虽然比较远的路,但是至少不会付钱买罪受 —— 给钱走大道还要塞车。

有些路段长期整修,或者路坑多到数不清,这些是我们应该付钱得到的东西?
塞车路段我随口说都有好几条大路,从好多好多年前,就开始征收过路费,请问各个大道公司,有哪一条是良好的交通管理?

要拿人民的钱提升没问题,可是我们也希望金钱洗在刀口上,到现在为止我没有觉得过路费给得值得,只是感觉被逼。现在你还要说提升措施设施前,你必须要偿还所有债务 – SINCE WHEN,我们要帮你还钱?

好端端的块六,现在的两块一

国家施政失败无理,
上梁不正下梁歪,
官联公司不体恤,
反倒学坏学腐败!


各大道的收费调整

0 comments:

一份充實的忙碌;一種感恩的心情



今日的我很忙碌。

早上9點30分起床,熟水熱滾了四顆雞蛋當早餐,就開車去了三隻小鳥咖啡館會客,淑薇,決定了要開始她的儲蓄計劃。喝了一杯巧克力。

11點20分抵達,比預先的11點遲到了,幸好淑薇也是我的菩提道路上的好朋友耐心的等待,簽好文件後,她要趕回家處理一些事情,自個兒留在三隻小鳥。

原本想要解決一下第四部微電影的故事大綱,但是豪賢可以見面,所以約了他到傢俱城見面。

到了家具城,滿滿長長的車龍,我以為又要花上30分鐘才找到車位,但是卻在不久後發現一個即將要離開的客人,順利的找到了停車位。

很快的走進了家具城,我記錄了要購買的傢俱,就和豪賢碰面吃午餐。叫了一杯冷摩卡。

中間碰見一個尋找廁所的老太婆,我讓她知道了去路;自己覺得可以幫到人,感覺很爽。

和豪賢計劃了第四部微電影的製作,我總覺得我更加需要一個安靜的工作間了。

離開的時候,我算是幫助了一對夫妻,指導他們如何更順利的找到停車位。

決定去最愛的咖啡廳吃東西喝咖啡,老闆娘說她要讓出我很喜歡的傢俱系列,而且價錢很便宜!(蠢蠢欲動中)

吃了最愛的西式早點(雖然是晚餐),喝了一杯巧克力。老闆娘還說要讓出漂亮的吊燈,我的天啊!老闆娘也太疼我了吧!

聯絡上我另外一位弟,偉傑,他是我第二位客人,也是決定了要開始儲蓄計劃,想說自己還有時間,就飛奔下去巴生見面,聊起了微電影製作,也喝了第二杯摩卡。

然後就是開車回來家裡。


雖然忙碌但是充實。
Appreciate Life


0 comments:

换汤不换药! 跨太平洋伙伴协议 VS 马来西亚153土族权益保护



被迅即跨太平洋伙伴协议可能影响大马在联邦宪法第153条文下落实的土著政策,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长拿督斯里慕斯达法则强调,政府会捍卫土著政策。

Datuk Seri Mustapha, as the Minister for International Trading mentioned that eventhough we are now negotiating and deciding on the TPPA for Malaysia, yet he said the government will still protect the bumiputera which has stated on Article 153. You are negotiating and trying to put Malaysia to a more competitive level, yet you are insisting the conservative law which is so old that is not applicable in this century, Datuk Seri, have you thought about it?



在对外宣传要求国家走在发展最前端的我国政府,在和多个强国围绕的跨太协会议中商议时,坚持了一个保持不变的50多载的特权喂食。

到底153土族权益让大家看起来像是什么?

犯罪了也不用担心被抓,因为我是土族所以即使胡乱发言也只会被轻罚。

没钱上学没问题,因为我是土族所以肯定获得免费教育,肯定不用努力也可以上到大学!

生育过多没问题,因为我是土族,所以政府单位肯定会给我补给。

最后试问自己,最终这些土族会进步还是原地踏步?还是最终退步呢?

很多土族父母都会教育他们的孩子们说,“孩子别担心,因为政府保护我们土族,我们有153条文的权益保障,所以别担心。”——这些长期被洗脑的孩子在这个环境下生存,请问孩子们未来的成长会如何?

很多土族朋友,马来人都已经开始觉悟自己不可以依赖153继续生存下去,因为会让自己慢慢的变得太过于依赖,而失去了原生的竞争能力。


我不知道TPPA对我国会有什么利和弊,但是我知道跨太平洋伙伴协议是为了整合,并且让国际经济处在有更深竞争的市场里,促成一个贸易自由区。利、弊我们交给应该为国家作决定的人,从中希望不要有任何的贪污弊端,但是部长你说“在追求自由的情况下,你捍卫一些特权权益。”根本就是矛盾到一个极点!






物不见,没不见,只是买贵了,
人失踪,没失踪,只是找不到,

我集会,属犯规,因为你设下的理由,
他集会,没犯规,因为我集会导致的,

被威胁,我发声,你没有采取行动,
被威胁,你没声,我也不知为什么,

我说话,你说错,因为我煽动不必要的情绪
女发声,你说对,因为她有自由发言的权利

外劳进国工作,你说促进国家国际化
我们流出国外,你说忘本忘恩没义气

0 comments:

找菩薩記



獲得老爸和老媽子的祝福後,我開始了我搬家的籌備,最讓我花最多心思的就是我的書房,或是我的工作間之外,最讓我擔心的就是供桌。

佛教徒的家,供奉佛像、菩薩像其實不稀奇,特別在於你可能會在不同的佛教徒家裡看到不同的法像,而在我家你會看到這四尊啓蒙我最深的大老師,也就是四大菩薩,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大願地藏王菩薩、大智文殊師利菩薩、以及大行普賢菩薩。

決定供奉四大菩薩的時候,流入我的頭腦的第一項問題就是,“找觀世音菩薩像非常容易,地藏王菩薩雖說難,但是也可以找到,但要找文殊師利菩薩和普賢菩薩,我要往哪裏去?”

我詢問我的師傅,妙贊師傅,師傅也把我指引到坐落在吉隆坡鬧區的文殊書局及菩提書局。

我上網看了看找啊找,也沒有任何的照片給我做參考,唯有就是親自到達現場,才可以看到實際的菩薩像,那天我選擇了工作後直接到菩提書局看看。

沿路到達那個地區的時候,停車場看守不給力,因為我的口袋裏沒有現金而無法給停車費,而無法停車,後來在這個停車場旁邊有個印度大叔說可以停這裡,而我也可以稍後再付錢,我頓時覺得我碰見了菩薩。(後來我買了一罐飲料和直接給了十令吉,雖然停車費用是六令吉)

走上了菩提書局,我說想找,負責人把我帶到一個大型的佛像展覽廳,雖然木質出色但是預算超標,而且尺寸不適合我家的大小,我堅持尺寸大小必須差不多手掌的高度。

我勉強選擇了兩尊稍微較大的地藏菩薩和觀音菩薩,然後說,“請你也不需要留給我,就讓兩尊菩薩在這裏,等到月中我再過來看看,如果還在的話,我就請供。”

一切隨緣。

我離開了菩提書局後,沿著路我走到文殊書局,單獨上樓,我是先到4樓,然後發現到這裡的佛像特別少,後來發現到這裏的印度大哥說要看更多的佛像可以到樓下。

一到樓下,我眼睛一亮,“這裡佛像很多,我肯定找到。” ——結果問負責人的時候,他說要找純色的話,確實比較難。”加上當天負責人也有急事要提早離開,那我也沒有辦法留下太久,很快就離開了。

一直念念不忘,一直告訴自己肯定找到;但是惡魔卻告訴我,如果沒緣的話,地藏菩薩的相伴也不錯。

今天早上,我和妮子一起搭輕快鐵到藝術市場,然後走路去文殊書局,這回我和她遊走在地下佛像展覽區很久,都一直找不到,就只是看到兩尊彩色的文殊和普賢菩薩,“難道,我就要把這兩尊帶走?”

後來冥冥的一股力量將我們兩帶回到一個櫥櫃,眼角一看,我看到了我要找的木色文殊菩薩和普賢菩薩啊!(心中吶喊媲美高山洪亮)

找到兩尊菩薩的時候看到價格,我負擔得起~!

計劃中,我已經有一尊觀世音菩薩,所以再找一尊地藏菩薩即可,殊不知地藏王一直不出現~!(菩薩不想要跟我回家)

後來一位師姐走下來帶我們回到樓上的時候她說,“樓上有地藏,你先來看看” —— 雖然不是有坐騎的,也不是站立的地藏王菩薩,然而也是系列顏色中的一尊菩薩,好吧!我就把您請供在我家!

最後眼角餘光瞄到~!同色系的觀世音菩薩像!

最終,我就在文殊書局請供了圖片中的四尊菩薩了:)


等我搬家了,歡迎大家來我家共修噢~

0 comments:

《聖母峰》這條死亡路,你還要走嗎?



人因為被禁止所以更加的會去挑戰極限,越是被約束,人肯定會約束而挑戰尺度,挑戰成功的時候就會被奉為挑戰成功,但是失敗的話就會被說成是,“因為你挑戰已經被說明是禁止和約束,所以你鐵定失敗!”。

是這樣的嗎?

昨晚和女朋友去看了《聖母峰》,稍微比較遲進場,所以在電影結束後才知道這是一個根據真人真事去製作的電影。

一群愛好登山的登山客,三五成群的計劃登上世界最高的喜馬拉雅山頂,珠穆朗瑪峰;乍聽之下,這只是一部登山片,沒什麼特別;一部鐵定集合了挑戰、風暴、墜落山崖、登山不成而受傷、死亡等的登山片。

後來仔細想,很多問題隨之欲出,

第一,登山客為甚麼明知道這是死亡之峰,還堅持攀爬?對於很多有夢想的人而言,我明知道這個是有危險的事情,而且很大挑戰的東西,然而我還是堅持去做,為甚麼?因為山就在那邊,我就是要去攀爬;夢想就在那邊,我就是要去完成夢想。

這是死亡之峰,已經很多人知道這是死亡之峰了,很多人已經做出恐嚇的說明這裡就是危險,然而還是有人去挑戰,挑戰成功下山的人被封英雄,死在半路的登山客,屍骨未全的冷凍在厚厚的冰雪裏,很多原本禁止登山客的人就會補上一句,“該死,說了不要做,偏要做!”

完成這登山過程死了很多人,也讓很多人受傷;完成夢想的過程裏,也會有犧牲的事情。

《聖母峰》這部電影的登山客本來肯定會成功,然而卻因為突如其來的大風雪,而讓原本艱巨的登上路更加辛苦;在完成夢想的過程中不就是如此?

誰說過夢想容易完成?


《聖母峰》對很多人而言就是災難片,但對我而言是一部從另外一個觀點看到的勵志片。

0 comments:

我對你的態度,是取決與你對我的態度



強硬著沉睡的眼皮子,忍著割傷的微微疼痛,我堅持寫上這篇文章,才洗澡睡覺。

我是惡魔,但是是披著惡魔外皮的天使,每一件都是為求達到最好而堅持著,每一次的批評其實心裏冒著即將被討厭的機會。

對於我執著的人,或是我想要你好的人,我都不假思索的直接批評,不然如果你一直活在被稱讚的氛圍裡,沒有人揪出你的錯點,那你何時才會進步?

你可以有你的態度,但是我也有我的專業操則,過了我這關,你才有機會到你想要的那個舞台。每一個舞台都是磨練你的機會,倘若你的態度決定了你無法靠近舞台的話,那請問錯在我這裡,還是你那邊?

萬丈高樓從地起,不知道打樁卻堅持要起樓的,倒下來的機率會更加的強。

你可以討厭我、不喜歡我,但我希望你會知道和了解我的用心;無法踏上想上的舞台,那就要看問題出在哪裏。


睡了,我還有好多個孩子要照顧,如果沒有好好的為自己做好準備,我也沒有資格當上孩子們的爸~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