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31日博文:毕

2014年对于我而言可以用好几组文字概括

我离开了原有的部门走进了一个新设的部门,接触完全新的事物;我不敢说自己学习得很快,但是最起码我可以应付得来。我享受那种紧凑的会议时间,还有那些不足够时间却要完成大事情的挑战,就如我常常和我的新经理说的:“谢谢你让我走进这个部门,我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挑战也在学习着全新的事情。”
这也是突破,毕竟是一个全新的领域,要面对的人、事、物和之前熟悉的截然不同,但我的信仰告诉我,凡事有机会接触都是一种缘分,我就当作是一种突破。

突破
以往主办生活营,顶多一年两次,但是这一次却是三次大型的佛学生活营,一个应对全营女生,一个应对全营男生,另外一个应对全营混合;三个都让我满心欢喜,也让我学习还有重新温习,也认识了很多年轻人所以心智也变年轻了。
教导了很多人关于凡事皆能做,“不是你可不可以,也不是你能不能够,而是你要或不要!”

内心
我错过了一段可以发展的感情,用了史上最烂的借口而让一个女生碎了心;或许我觉得自己真的要分配好自己的时间,毕竟感情若是莅临的时候,是在于你自己愿不愿意去接受。
2014年,我也被很多人追求啦!虽然自己的样貌平凡,但是却有这样的福气;感恩再感恩!我和你们不可以在一起,但是我希望与你们是好兄弟姐妹喏!

健身
我是一个懒惰的人,但是看到每一个健硕的男人后就大流口水,觉得自己也要有一幅这样的身材;所以我继续健身,其实我自己知道自己身体的变化,因为还不是自己的最爱,所以我还是没什么敢漏出来。
2014年后半年我加入了一个养生健康的户外健身团,惊觉原来我的饮食错到一个淋漓尽致,幸好碰见了天使才重新调整了自己的每日餐食,还有学会了正确运动方式。2014年最后一个户外健身于1230日举办,然后我挑战了一直不敢挑战的进阶版健身,累垮了。

今年流年不利,很多事情都无法预期顺利完成,大多甚至必须要推迟或是取消;也不能完全怪一个人,一件事。今年2014年,是航空史上最黑暗的一年,总共17件航空事故,更在2014年即将结束前,再来一次。

脾气

2014年的脾气真的是遗传了我家老豆,我想我不可以继续下去;因此台湾之旅确实让我改变很多——应该是说看破了。

0 comments:

分享:歐陽文風‧佛陀教會我的事

惭愧自己是个佛教徒,但是错过了这个文章。这是《因为佛陀,我是更好的基督徒》笔者:欧阳文风的栏目。

一直以来自己都是能够接受其它宗教信仰的人,而做分享时都会以他教信仰的文章来做内容,因为这样所以更加自责自己没有阅读到这篇文章。

所以马上分享。



“去年衛塞節,我在專欄寫了一篇文章,說了一句“因為佛陀,我是更好的基督徒”,許多佛教徒朋友給我捎來電郵,說想不到有基督教牧師可能說這種話。

不久前,我在面子書轉貼了證嚴法師的靜思語,有位文友看了以後,在我的面子書上留言:你心胸真廣,能接受靜思語,謝謝。

三言兩語,我讀了以後,心湖波動,久久不能平息;我知道,自己的感覺是一種深沉悲傷的歉意。

為甚麼基督徒不可能從佛陀的智慧中得到啟發?為甚麼基督徒不可能欣賞佛教?靜思語那麼有智慧,寫得那麼美,為甚麼接受靜思語竟會被形容為“心胸真廣”,美好的東西總是那麼輕易讓人愛上,需要廣大的心胸嗎?

或許,許多基督徒予人一般的印象是自以為是,唯我獨尊,不能接受其它宗教里美好的東西,我稍微與眾不同,他們就驚為天人。

他向我謝謝,我的心卻充滿愧疚。我知道在我的基督宗教里有太多弟兄姐妹曾經對佛教無禮,我知道自己不能代表基督教或所有基督徒,因為沒有人可能真正代表另一個人,特別是有關懺悔;但我還是要以基督教牧師的身份,向曾經受過基督徒傷害的佛教徒說一聲對不起,因為我弟兄姐妹的錯誤,我不能置身度外,以為完全與己無關。親愛的佛教徒,還有所有非基督徒,我祈求你們的原諒,原諒一些基督徒的無知與自以為是;我必須說,許多基督徒的心,真是太過狹窄。

但,另一方面,我亦想向佛教徒說的是,不是所有基督徒都是如此,基督教原教旨主義不代表基督教,不是所有的基督徒都是基督教原教旨主義者,有許多基督徒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基督教原教旨主義者。在一個封建與封密的社會裡,很多人都是一言堂的受害者,因為言論被一宗一派壟斷,結果許多信徒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因為無知,所以狂妄。狂妄者,其實需要憐憫。

佛教透視人生無常,結果有豁達心胸。因為心不被權威教條所捆綁,不被事物表相所束縛,結果自然舒暢廣大。當心超越了時空,超越了表相,超越了利害,就自然平靜,慈悲之情,亦油然而生,也能做到如基督所說的博愛。

這是佛陀教會我的事。我再說:因為佛陀,我是更好的基督徒;不是我比別人好,而是比過去的自己進步。

祝福大家衛塞節平安,喜樂。(星洲日報/言路‧作者:歐陽文風‧自由撰稿人)


點看全文: http://opinions.sinchew.com.my/node/23790#ixzz3NLE5qkNu 
Follow us: @SinChewPress on Twitter | SinChewDaily on Facebook

0 comments:

12月12日心最痛

離開馬來西亞前的一博文。

現在是臨晨,很多事情仍然放不下。

星期四那天是我二哥的生日,而我卻已經忘記這件事情了;掛在嘴邊的那份懷念,瞬間彷彿就好像演員演錯戲碼而被拆穿的伎倆。二哥,我真的對不起你,但是我還是要和你分享一件我耿耿於懷的事情。

或許很多人不能夠接受什麼是巨蟹座的家人情懷,對於每一份感情,我要嘛放最淺,要嘛放最深,沒有人在我的心目中是個中間灰色地帶;我沒有朋友,我對他們就是兄弟、姐妹,或是敵人。

我知道自己不能夠如此,但社會現實卻是促使我要分得清清楚楚,不要有絲毫懷疑;但是我自身的宗教信仰,卻和我在社會舞台上扮演的角色,背道而馳。

12月很多事情發生,我以為自己可以為了這一天而好好的做準備,殊不知自己卻抵擋不住我自己的那個情緒化的記憶體,三不五時的走到我的大腦執行部,常常為了一件小事情而傷腦筋,而傷心。

12日,這一天對我而言是一個很重要的一個日子,對於自己努力甚久的活動和作品,終於要與大眾見面,但是卻因為自己本身原來只是一個完成任務的前人,而被逼要回到現實,做一個對於自己很大挑戰的原來工作。

我錯過了,就掉了一滴眼淚,沒人拍拍我的肩膀,讓我的眼淚留的痛快,類聚在眼眶裏的眼淚今天不能出來,畢竟還是要很專業的面對遠道而來的客人。

12日,經理在會議結束後給了我一個握手,說做得好;其實我真的不知道我做的什麼事情好,我總是辜負大家的期望,再加上這個新的領域裏的那些社會人,就是那些自以為崇高無上的社會人,惹了我一肚子火。

12日,我把這股火發在我的上司身上,我常常如此,我也知道他忍了下來;我想說對不起,可是這一次我卻沒有勇氣。

12日,一個過往家族裏的同事,問了也說了一句原本在營運會議裏決定的事情,當下我了解因為他沒有在會議裏,所以不知道事情的來朧去脈,但是我可以看見的就是,他會用這件事情緊盯著不放,原來我就是一個這麼沒有地位的人。

12日,過得很痛。


13日凌晨,我在5點多舊醒了,只是很痛。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