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我是大话精



农历新年前,我和多位朋友聚会,大家聊开了才让我知道,原来我一直以来都被标签为“大话精”和“难相处”的人。

我大话精?

为了让团体和组织的策划顺利的行走,也不想产生太多的误会,很多事情我都选择自己去处理,我想将最好的消息带给团队,不想他们担心,想要他们全心全意在工作和计划上,让我去处理协调工作。但,却让大家误会我是大话精。

我难相处?

为了让很多事情都在轨道上,我受尽了多方的侮辱,只是为了不把尖锐讯息带到不应该听到的人耳边,我自己充当中间人,最终还是被人当作难相处。

原来我是这样的人。

负能量。


0 comments:

Win TRUST from me


I win trust from people who don’t trust me at the beginning, so you WIN TRUST from ME!

People don’t trust me when I was a president for a youth Buddhist organization, I lead and I teaches, now teacher are expecting me to go back hometown often than usual to lead again.

I spent my 2 years after my diploma graduation on radio production and deejay-ing, I had tried to become a feature writer and reporter after that radio business. Before I even graduate from my bachelor degree, I am appointed as private secretary for deputy minister, I am still proud of myself, like it or not, I earned the experiences and I believed I understand more than you.

I entered the political ground with no experience but just passion, judging by the senior, “how this young brat can do here? His hairs not even fully grow yet!” I managed more than what you can expect, I lost my health because of that but never appreciate by the senior, all those dump wants from me is the chair I am sitting on it.

I stepped into current office with zero-experience, human resource said I got no previous experience before, I even heard that someone said “he don’t deserve to be part of us, he not even suit here.” I earned trust by putting my full effort on my work, and now finally, my advice can always be an option or reference.

Society shape the newly graduated to be arrogant, whatever promised by the education institute such as “promising you a brighter future” is nonsense if the graduated or the student has no manner and lazy, doing nothing but wasting their time – they only expect high pay but doing less work by pointing their finger to other to execute their own duty.

I am trying my effort to make one things work and sparkled, everyone is busy with their work, their own working pressure, and so do I, my job is to make sure more people knows that we have the content for them, and make it shine bright real like a diamond. But there is always obstacle on the route, to stop you from what you had planned – with an unvalid, irrelevant, nonsense reason.

Why people are so fake and irresponsible nowadays?

-End-


0 comments:

社会笑话:阿拉也疯狂

近几年来,马来西亚陷入国际笑话名单内,成为了世界各地茶余饭后的话题之一,好比前阵子首相那吉在公开场合公布,“蕹菜跌价,为什么不称赞政府”更获得了英国大媒体BBC的关注。

而从2007年一直闹得沸沸扬扬的“阿拉课题”里,已经成为了国际的关注,甚至已经抵触到两宗两教之间的摩擦。

首先,支持名字独有的封闭回教徒不了解“阿拉”早在很多世纪以前被广泛使用。

在伊斯兰出现以前,犹太人及基督徒已经广泛使用“阿拉”字眼;犹太族最高宗教司Abdallah Bin-Saba,名字已经有了Allah字眼。1996年福乐神学院教授 Dudley Woodberry也发表过文章,证明“阿拉”字眼早在伊斯兰教发掘以前,就已经被广泛使用。

他们(指封闭思想被巫统完全荼毒身心灵的回教徒)是否有思考过这个课题是环绕在宗教上还是文字上?

马来西亚支持“阿拉字眼是专属于回教徒”,慢慢的就会变成 早前较为夯的韩民族优越主义的韩国起源论,日后马来西亚会否变成什么都是伊斯兰教徒的?

再度提醒,这里伊斯兰教徒指的是封闭思想被巫统完全荼毒身心灵的回教徒。马来西亚仍然还有很多伊斯林教徒明白这是文字问题。

三个闪米特一神教均有信奉独一创造神的教义,也都将亚伯拉罕视为信仰上的始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同属亚伯拉罕宗教,只奉一神,所以都是一样,那用同一个名字有什么不同呢?


同样,如果他是了脱生死的觉悟者,那我们也可以尊称为‘佛’,这很公平呀~

0 comments:

社会奇观:清真还是不清真



清真的活动,清真的生活,这是我认识和了解回教/伊斯兰教后,觉得“真正的回教徒”过着非常纪律的生活,让自己信奉的宗教信仰提倡的教规而让自己的生活干净而且有纪律。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看,我不相信用宗教去约束一个人,他们会甘心去受奉;这我们可以看马来西亚很多回教徒在斋戒月时被回教宗教局逮捕。为什么被逮捕?因为他们都没有非常的了解斋戒月的意义。

在马来西亚还是很多回教徒不完全了解伊斯兰教的教规,但却全然认为自己是完整了解伊斯兰教,为了得到广大回教徒的敬仰尊敬,而做了、说了一些歪曲回教教义的事情。我胆敢说在马来西亚执政党派,标榜为了保护巫裔但同时也为了守护马来西亚人权益而存在的党派(我至今还是觉得两者不能并存)里的政治人物,也不了解伊斯兰教义,在外头乱喊。

但,今天还是不要说政治人物,我们看看被荼毒心灵的可怜国民作下的错事。


NSK购物商场里,为了方便回教徒能够过着完整无荼毒的清真生活,而把手推车区分成清真及非清真(Halal non-Halal),问题出现在如果非回教徒想要用手推车,但是非清真手推车却被用完了呢?相同的如果回教徒想要用手推车,但只剩下非清真手推车呢?

  • 可兰经2172-173提到如果在紧急时候,没有清真食物而只有非清真食物,你可以食用非清真食物,这并不是犯罪,真主最慈悲也会原谅你。


在紧急时候使用非清真手推车,应该没罪吧?


one SHAMELIN的停车场(虽然事情好像解决了)的方向柱子上写着“Non Halal Car Park 如果你是非清真人士,寓意过着烂生活的话,请你停到这里吧!

但听说事情不是如此,而是这个购物商场是有区分成Non HalalHalal的区块,换言之如果你是清真族,你不可以走进非清真族的地方?

执政党不是反对伊斯兰党在集会的时候区分男女,认为如此就是不符合民主社会的概念;但是却对以上事件不闻不问,那不就对自己所发出的民主社会概念背道而驰?

清真人不会因为别人提供不到清真生活而大声喧哗,清真人的纪律生活不是那些伪清真人所了解。



0 comments:

社会奇观:华人的自私自利

图片源自Bloomberg
其实马来西亚种族多,自私自利都被标签为“保护我族”。如果真为如此,那到底是哪一个种族人比较“保护我族”,还是“保护自己”?

网络部落格绿雨撰写的《我眼中的马来西亚》,“大马的华人共同的特性是自私很自我、很精明、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嘴很碎、很三八。年轻的,还没毕业的马华,除了刚才提到的共同特征外,还具有目光短浅、自大、晚熟、幼稚的特征。

百度贴吧里一名网民则发言表示,马来西亚华人大多势利胆小,懦弱自私,见识浅薄,意识低下,见利忘义,他们的性格和老鼠极为相似。不要认同马来西亚华人,哪怕他们也说广东话,在你强势的时候他会趋附你,到你弱势的时候你就等著看他们的冷眼吧,到时候你会真正体会到什么叫世态炎凉。

  • 全文,“我是广东人现在在马来西亚,马来人和马来西亚华人好不好其实都跟我们广东人没关系,马来西亚华人是不会认同什么广东人,福建人的,在他们眼里我们和捞人一样全都是中国人,马来西亚华人在马来西亚不服马来人,但是又歧视中国人,包括广东人,福建人,他们仰慕新加坡但是却遭到新加坡人的歧视。马来西亚华人大多势利胆小,懦弱自私,见识浅薄,意识低下,见利忘义,他们的性格和老鼠极为相似。中(河蟹)共有对马来西亚的诸多华文媒体进行渗透和收买,很多马来西亚华人的思想和价值观被中(河蟹)共赤化和蒙蔽而不自觉,个人认为马来西亚华人是我所接触过的智商,情商最低的华人族群,这大概是因为失落文化根源和马来人,印度人长期杂处所导致的。相对而言,香港人,台(河蟹)湾人比马来西亚华人强太多。不要认同马来西亚华人,哪怕他们也说广东话,在你强势的时候他会趋附你,到你弱势的时候你就等著看他们的冷眼吧,到时候你会真正体会到什么叫世态炎凉。在欧美广东人,香港人和马来西亚华人也是不相往来的,这和马来西亚华人势利胆小,懦弱自私,见识浅薄,意识低下,见利忘义的族群性格有著密切关系。”


部落客Adrian Hoe,则对马来西亚华人有这样的想法 《自私自利的马来西亚华人》,“看了之后,本人极度感慨马来西亚华人这种自私自利的态度。人家做得好,一声感谢都没有,要是有吗就随便说声”好!“。人家要是做不到吗,就踩到底,要人家解释等等荒唐之说。好些马来西亚华人多是自私自利、怕事、不团结、自扫门前雪。举一项列子,一些华人看到他人被打劫,就快快躲起来,眼不见为净。有些还告诉子女亲人不要多管他人“闲事”惹麻烦。反观马来友族,要是一人被抢劫,整个kampung的人就会出来捉人。难怪会让他人看扁我们华人说我们是“寄居者”

甚至National Communication  Association93届年度大会也以“马来西亚华人自私自利”为题目《The Chinese Malaysians Selfish Mentality and Behaviors: Rationalizing From the Native Perspectives》,研究了为什么马来西亚华人可以如此自私自利。

另外一位部落客NKKhoo,则在撰文里提及,“As a Chinese, I have to say Chinese is the most selfish race in Malaysia. Chinese can never be united as one under the democracy system, only the dictatorship can unite Chinese with iron-fish…

更多的批评马来西亚华人自私自利的文章,只要你上Google搜寻关键字眼“Malaysian Chinese Selfish”就大概可以读个多小时了。


0 comments:

社会奇观:你不可以用这个字



一主之上亦万人之下,即使略少支持也好,他仍然是个戴冠龙椅拥有者,但是并非他所言都是神的御令,他仍然还是凡夫俗子,说的话也并非全然可信。

如同古时候的王太子,如果说过的话让民愤怒的话,同样他也会失去民心,最终被推翻下台,我无需要指出任何的例子,翻阅历史古书也可以知道多少个皇帝被推翻。

泰国国王受到尊重最大的原因,就是他亲民。从1946年开始稳稳的坐在龙椅上,泰国人民将国王的肖像贴在比神桌更高的地方,甚至索性将它放在神桌上,享受供奉。(够力吧?)

即便在英国,英女皇的势力非凡,但仍然还是要面对反英国君主制的压力。有大将风度的英国皇族其实也不担心这些反对君主的组织,因为他们获得更多的人支持和尊重,更何况在真民主的英国,英女王被尊重是大家都愿意的事情。

然而在有些自以为提倡高度民主的国家里(如果自身有做过这样的事情,你无需要自我提醒或提醒给他人知道,他人也会了解到甚至也会记得你的事情 马来西亚政客高度在公开场合提出我们是高度民主国家。),这些所谓“必须要无条件尊重他”的法律,在昨天他老发布了御赐后,我觉得我也不需要支持他了。


笑话一则
“喂,爸爸,我等下和朋友出去哦~!”小朋友A说到,随后得到父亲的亲吻后离去
另外一位小孩子出现,“爸爸,我等下也出去哦!~”小朋友A的爸爸听到后,马上喝止说到,“你,不可以用‘爸爸’,因为只有我的孩子才可以叫爸爸。”



0 comments:

社会败类:双面


人会因环境而变,与变色龙特质雷同,为了就是保护自己,强颜欢笑或是拭泪展笑的功力仿佛与身俱来一样,在需要的时候就会自动地表现出这个‘才能’,这些逃得过常人的视线,却是测谎人员眼里活生生的教材。

我曾经经历过一个人神速的转变,从一个思想纯朴的人变成心计重的个体,对于每件事情毫无要求或是并不曾期待回馈,变成了斤斤计较,凡事以利益为重的个体 在这里我用‘个体’来形容他,因为我不知道这个我曾经认识后来陌生的人,是否仍然还是一个人类。

人类分成两种,一种是好人,另外一种是坏人,宗教信仰、种族、甚至是社会阶层也无法像《好人与坏人》版清楚地分出人的种类,即便你是常常膜拜菩萨,但是心存恶念还有常做坏事,那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刚才亲眼目睹一个父亲(听说‘个’是用在不值得尊重的个体上)在喝骂稚龄儿子后,更高举右手示意如果孩子继续任性的话,就给他挂一巴掌以示惩罚,站在一旁的妈妈只是袖手旁观。

我发现事情不对的时候,就直视着这个父亲,当他发现我在直视——瞪他的时候,他忽然放缓脚步,慢慢的走到位子上,即便孩子说话都好都是低声下气的回应。孩子的身体语言——父亲坐在左手边,但是身体却面向右手边,清楚地告诉我们他不想听到他爸爸的话,更希望自己可以赶快离开。

为了应付社会的眼光,我们掩饰着自己的恶霸,让外界看到包装后的我们。恶霸通常就是害怕社会的眼光,倘若我们‘斜视’或是‘鄙视’他们的话,换来的只是对方更高阶层的‘斜视’和‘鄙视’——因为他们觉得“我目前是输了,但是我不能输给你看”的心态过活,这些族群通常活得不快乐。

假、虚伪、伪真,这些都是社会恶霸的心态,他们总是会否认自己是坏人,力捧自己为神桌上的道德神,但是当社会的眼光离开了他们,这些恶霸的真我就会完全表现出来,最常听的是 - “刚才叫你不要这样做!你还要做给我看!”

对于这样的人,双面且不真,他还是好人吗? 我就看好你如何过生活。



0 comments:

社会弊端:外劳

外劳



国家发展迅速并非能靠国民双手就足够,有时候别国人民来到我们国家工作,也会帮助我们国家发展,而且在我们国家赚钱的外籍人士,大多数可以很快地就赚取一大笔金钱,足以让家人过一个半年整年的金钱。

在外劳眼中,没有“入乡随俗”的想法,他们只有“把这里当作家里”般生活;所以很多时候,中东籍外劳可以赤脚走在大马路上或是阻碍交通,或则直接阻挡交通,或是不遵守交通规则,这包括大多数的印尼籍人士,在人行道出示红灯时,他们仍然继续过马路。

其实不完全错怪政府为什么引进那么多的外籍人士进我国,而是因为我国人民根本就不喜欢做粗工,所以国家就引进可以做粗工为国家效劳的人。

外劳只管赚钱,很多事情都管不了,说他们没有上进心吗?他们也愿意尝试不一样的工作,让自己可以去到哪里赚到哪里。

可是我常常会问自己,“为什么他们不学习语言?让自己能够和我国人沟通?”,很多时候我们求助于他们,在商场也好,在公寓也好,他们总是能避则避,避开一切我们的疑问,然后默默地离开;这我曾经尝试过,某购物商场的中东籍保安人员,在我投诉说为什么那么迟才来应急时,他们却只是默默无言,甚至看到我就各散东西。

外劳把这里当家里的那些风俗习惯真的不能被接受,购物商场的清洁工人自身就有重重的体臭,说话大声毋顾客人的感受,最重要的是自己也没有卫生习惯,怎么可能将购物商场打扫得干净呢?

到底引进外劳的Standard是什么?SOP又是什么?


请读者考虑分析。

0 comments:

社会:华人的“理所当然”


别以为自己的种族就是高高在上,总是认为别人称赞我们就是应该,而批评我们则是不对。

每天早上我都努力让自己在凌晨就起身,准备好后大约6点就出门,为的只是避免塞车还有看到“理所当然”的马来西亚驾驶者。

马来西亚为什么会塞车,其实最大的原因是驾驶者的态度,当然免不了就是公共陆路工程也是另外一项大原因!

暂时聊其他,

前阵子我在麦当劳买餐食,前方有一个耽误了后排顾客很久的华人夫妇,我正在另外一排所以并无耽误到我,只是他的对话确实让我觉得刁难了柜台里的麦当劳员工,

“我要点这一份餐食,汉堡包里面的肉给我换成其他的。”

“对不起先生,我们这里没有这样的服务。”

“哇老!顾客要求你换,你不换?你们应该要这样换的!”

这句话吓到了在后面排队的顾客,也让很多人扑嗤笑了出来。

对方说,“为什么?我是顾客,我有权力要求换的啊~!”



读者你们自己看看,到底谁对谁错?

0 comments:

医院弊端:咳嗽药水



医院服务有弊端,也属于公开式的秘密,很多在内执勤的医护人员对外宣布绝无此事,但是私底下都知道,弊端正在发生中。

问题最根本就是要追溯回,成为医生到底是“服务人到底”还是“赚钱最容易”,这个和在马来西亚成为政治家雷同,到底是在政治工作里“服务人到底”还是“想尽办法吃钱吃到最够力”

今天要讨论“咳嗽药水”。

咳嗽药水属于软性毒品,长期饮用的话等同于吸毒一样,其实喝多咳嗽药水会使到一个人微醉而且会兴奋,懂得这类型的‘毒品’的白粉族,如果在这个时候来瓶可乐或是雪碧,不但会解渴而且 还帮咳嗽药水补上一剂更浓的颈 等于吸毒。

要在医院买一罐止咳药水谈何容易,只要在医院有过生病记录,这个有‘需要’的人到药品柜台跟执勤的医护人员说一句,“不好意思我家人好像被我的咳嗽传染了,可否要一瓶咳嗽药水呢?”基本上就可以换来一瓶软性毒品了。

只要和医护人员搞好关系,要一瓶真的谈何容易;这我亲眼看过。

在医院执勤的医护人员抓到了这些‘病人’的把柄,又加上在医院里工作所以懂得药品的供应商,只要稍微进行调动,这些贪钱的医护人员可以直接和供应商拿到药品,直接在外供应给有需要的人,直接捞一笔!


医护人员不是应该禁止这一切发生呢?为什么他们还是可以让这些事情继续发生下去?这就是追溯回这个社会问题最根本的因素,到底是“服务人到底”、“医人医到底”还是“赚钱最容易”?

0 comments:

社会败笔:父母亲必须要作良好的榜样!



孩子如白纸,态度行为完全是由父母亲塑造,不要埋怨和质问你的幼龄孩童为什么懂得大呼小叫,猛拍桌子椅子还有说粗口什么的。

这完全是你在日常生活中的行为,被孩子学习了你却全然不知,“抽烟人呼吁大家不要抽烟”的效应,完完整整呈现在孩子面前,但是父母亲还沾沾自喜,觉得孩子们学习很快,根本就不知道孩子们已经学习了你的坏习惯。

很多时候父母亲没有时间教导孩子,而把孩子交给了托儿所,托儿所的人员们如果不是真心全意的照顾孩子的话,可能就将孩子置之一旁不加以关心理会,可能就扭开电视机让孩子观看一些不属于他们年龄层的卡通片(不是所有卡通片都适合孩子),久而久之,金银为没有人理会还有错误卡通片的荼毒,最后孩子的行为和态度变质。问,这是谁的责任?

若父母亲有时间在家里培育孩子,但是用的是错误的方法,最后孩子们就跟随着错误的轨道,沿着错误的路,父母亲最后得到的是错误的结果。问,这又是谁的责任?

平时我们在孩子面前的行为,不要以为他们看不到,他们或许已经慢慢的在学习你的行为,在他们的脑海里已经灌输了一个自动程序 “爸爸妈妈永远是对的”,“爸爸妈妈做的事情一定是对的,毋庸置疑”。


孩子如粘土,我们就是决定粘土长什么样子的双手,孩子们成长路上,我们陪伴相随,而且自己也要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榜样,因为你也是决定孩子最后成为怎么样的人。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