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子》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子》

我用短短的3个小时时间给它消化掉了,

为什么我会读这本书吗?其实我对九把刀没有特别的兴趣,只是响应了现在时下年轻人的趋势,我才选择拿来看看到底里头写了一些什么东西。

而今天,我用了快半天的时间寻找这本书,竟然找不到;原因就是因为很多年轻人都想要读,所以好像是全马缺货。

我联络上了MPH,对方告诉我某一个分行书局有剩下3本,我马上二话不说扫下2本;可能是报复的心态吧?还是可能就为自己准备一份值得的礼物。

消化了一本书,就要谢谢阅后感;

我觉得《那些年》的每一幕场景都好像在描述我家乡的中学学生风气,那种谈纯纯恋爱,甚至就已通电话就大家在一起的那些纯真画面,虽然我没有经历过,但是我却目睹过。

或许我们已经忘记了什么是爱情,我们在没有警觉之下赋予爱情一个“比赛的形势”“物质的供养”,完全忘记了什么是可爱的爱情。

还有总觉得,这本书只有像是我们乡下的孩子才读得明白 (没有得罪任何人的意思),因为很多事情,好像只会出现在乡下生活。

我说不准,我读过了,就很想要去看戏了!

0 comments:

被一家人责备的感觉,很特别


一直以来我都是很期待有弟弟妹妹的

原来被弟弟妹妹责备的感觉是这样的

0 comments:

还是非常关注这个理事

又再度很早起身了,这几天临睡前和睡醒都是因为脑海里边浮现同一个问题。

或许有人告诉我,为什么我要很执着一个人的感受,他只是一个理事工委。

对,他只是一个工委,但是他是欢喜林的其中一员,我承受不了再失去任何一个家庭成员的挑战。

所以我不停的向大家询问到底我做错了什么事情,结果没有人知道。

在生活营里面,这位本来感情还不错的工委,和其他工委顾问有说有笑,而唯独看到我的时候却没有笑容,我强忍着失落,转头就离开,我不想我的出现让他感觉不开心。

43夜,没看过他对我漏出半点笑容;43夜,我们根本没有任何交际。

开车回吉隆坡的时候,我只是自己给自己一个想法:只希望大家开心,我离开不要紧。


我清楚地记得这个我关注的理事跟我说过的话,不出双手的十只手指

1. 添鸿,有打火机吗?

2. 谢谢你。

3. 现在是感恩夜。


其他,没有了


最后,我忍无可忍,我就找妈妈来聊天,结果她只是说没事的。

前阵子,看到大家不在我的面子书上,我根本就是没有心情了。

1 comments:

[我的未来不是梦]

结束了,生活营

这一次,我不再是策划人,而把策划的工作放下了,感恩国彬扛上这份工作。

好几年前我还是生活营策划人,几乎每一个人都被我骂到臭头过,人老了中气不足,我改变了我自己的经营方式,这一届我只是专注在佛学和佛教礼仪上。

可能是这样吧?感觉工委们和我之间的关系变得非常遥远。(或许是自己不闻不问的后果)

感觉到大家总是问策划人不问我了,那种感觉很新,我必须要适应;因为我也算长大了,应该放手去让孩子们闯荡。

当年的营员,现在的工委

超多人的工委

当年的营员,现在的工委

心目中最乖的孩子

抱歉,是我的错

当年的工委,现在的老人

给与学员们的鼓励
第一天,我们大家都挨到了12点钟,这个时候我的病开始冒起,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只希望自己能够看着生活营顺利开始和开心结束,结果还真的是病了。

第一天,大家还是中骂了。

我还记得开幕结束后,全体工委被传召到斋堂去,在这之前,国彬告诉我“有必要叫他们全体集合吗?”我内心正在挣扎,我们应该开骂吗?还是只是严肃的指责他们?还是怎样?如何?到底怎样才可以教导他们。

国彬把他们传召到斋堂后,我只是希望国彬不要开骂,指责和责骂交给我就好,因为国彬还会在宜力,我不想他成为下一个志祥。

无论怎样,当天全体工委就这样在前辈学长学姐面前,被国彬和我严厉的训话和责骂一番。
有些事情工委还是不知道的,骂了你们,我们还是很担心大家的心情就这样被打击了,我写了一张字条给国彬。“讲完走人,汉栋收场” 才叫汉栋帮我们说几句好话,我们也不想被大家讨厌。

事后,我和国彬在篮球场讲台上

“添鸿,刚才我们Ok吗?我没有骂吧?”
“没有啊!你只是严厉,我看接下来我负责骂就好了,你不要骂比较好。”

默,虽然我们在责骂,但是我们还是很关注大家的感受。
筹委会主席

辛苦的工委,给与学员们的快乐

辛苦的工委,给与学员们最开心的回忆

谢谢你,我知道你努力了

你们,长大了





第二天,我也挨不住了。

脑海里根本就想要放弃感恩夜,本来是想要告诉工委们,我们Can掉感恩夜吧~ 过后来不及说,我就已经再度睡着了。

忽然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时,原来是副营长,我二话不说就爬了起来了,感恩夜依然还是要在凌晨开始。

这是我借助一个平台跟我想要说对不起的人道歉,虽然我没胆指名道姓,但是我希望我的心情可以到达你们的心里。

谢谢你们,如果没有你们,生活营怎么办?

两位胆量过人的主持人,谢谢你们

没有你们,该怎么办?

正在盛饭中

第三天,我哭了

以前哭的原因是因为生活营结束了,这一次哭的原因,是因为我看到你们长大了。

一年前的你们,是如此的单纯,可爱,做错事情也支支吾吾,不敢承认自己的过错。

一年后的你们,是如此的勇敢,你们敢敢提起麦克风,敢敢说话,那些精神我很感动。

你们长大了,我很矛盾;我希望留守在你们还没长大的那几天,可是我如果这样想,我就是很自私了。




















安静的康乐组员

长大了,也大胆的站在台上致词了







我不在图内,但是希望大家不会忘记我。

一直以来,我都很努力的经营欢喜林,不管我加入任何一个团体,我的心依然挂念着欢喜林,就因为去年忙碌,导致大家都觉得我不闻不问了,我也不懂得如何解释我的过失,只希望大家明白。

忽然有一种感觉就是,如果我现在去世了,也不会没有人来拜祭我

“我保证明天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这是营长发现没有准备桌子给顾问时,给我和国彬的承诺,结果第二天开始,几乎每一餐我们都有自己的桌子,完全的达到责任感的心态。

我想向一个人说声对不起,我不知道我犯了什么过错,只希望可以获得你的原谅,至少让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那我就可以努力的弥补我的过失。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