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卡,但是被器重的小卡 - 很大卡的小卡。

我是个很在乎身份地位的人,我喜欢用有牌子的货品,我最享受路人甲乙丙丁对我投注眼光,我很喜欢别人对我低声下气,我也很享受被我指指点点的人安分守己的做事 这是我在享受的事情,但是这是很久以前的事情。

还记得中四办生活营,我因为在筹委会上得不到一个职位,所以在厕所里面哭了一整个上午,那个时候我已经学习到了政治家的精神 没有权力地位,就没有机会发挥你的一技所长,我相信如果我没有职位就等于被人冷落一边。

其实这种想法并非错误观念,没有权力地位,就等同于被人差遣的小人,我就是曾经这样所以我不要这样的感觉了,我因此发誓在我涉及的理事会里,我都要占有一席之位!

所以我努力发挥自己的潜在能力,在每一个社团争取上有阿头下有部署的中间席位,连续两年,没人能够刁难我!甚至是制服团体的总司令有时都要听我的,我很享受那种感觉,甚至曾经一度陷入Dictator独裁者的心态。

终于透过宗教信仰而把自己那些独裁心态调试回来,我享受在部署的小职位,好像有些生活营,我选择在当小小职位;但是因为累计了多年的经验,很多人都很尊重我。

终于我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小卡,但是被器重的小卡 - 很大卡的小卡。”

来到吉隆坡大城市工作,我被一个每次都称自己为“直属上司”的人欺压着,不曾给我同等的待遇,让我觉得我没有权力而被欺压着,我透不过气;但是因为小弟英文颇有地位,她还不敢乱来欺负我!

离开了,我开始觉得在吉隆坡没有地位,没有知名度,就等于没有用;虽然这样是让我自己与信仰背道而驰,但是总希望自己可以地位崇高,没有人敢欺负我。

终于,我被器重了;当上了重要的职位,但是还是被压在一个高级人士底下,每天给我一些负面的讯息,让我即使当上了高官,我都觉得自己很没有用;或许自己还年轻,没有人会尊重我。

现在手中的这份工作可能不久就要交棒了,其中原因只有懂我的工作的人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我很喜欢我的工作背景,但是不喜欢我的上属欺压,很多事情让我感觉自己很没有用,非常的没有用。

允许我恐吓我自己,“我的办公司在12楼,地楼是一个水池,不知道红染水池的感觉是怎样的?反正我爬到这个地位已经非常的满意了。”

瓶颈,这就是我的瓶颈,我开始和我的信念背道而驰,我宁可离开这个职位,都不想被人欺压着 我想离开吗?我的内心深处叫我逗留到最后一刻,因为我要在我离开之前做一件大事情!

其实我真的不怕成为什么犯人,只要我的名字响当当的话,有时我还真的愿意牺牲!

以上真的是我的内心深处,真的是我的内心话。

0 comments:

我已经忍受够了!

我已经忍受够了!

如果你不喜欢上司说你没有头脑的话,我亦然同样,你一副上司的样子就把我压到死死的,一口气认为我没有用的样子。我不会爬上位,因为我知道我不可能爬上你的位子!我也不想不靠实力而爬上去。

我是个媒体研究毕业的人,我曾经是个媒体,我不需要你教导我如何去招待媒体,我经验或许不足你,但是我是个人,我懂得如何招待媒体,如何控制媒体,如何应付媒体!

我可能在管理上面逊色不少!但我懂得如何处理事情。

我还真的要感谢你,事事压逼着我,让我不能认识别人,不能介绍自己!没有人认识我,没有人愿意知道我!我很感谢你这样压逼着我!

即使我如何努力都好,你都看不过眼;每次我可以独自出席的地方,你都出现,害怕我不能够经营,认为我没有能力经营,以为不会经营。

每次都是这样,叫我做,然后自己又去做,每次一样工作变成两件事情,别人会怎样看我?口口声声说要让我catch up东西,后来就自己在做,然后说自己很忙,那我是什么?请我来做什么?你要我专注在政治上的东西,就不要把东西丢给我,让我专心在政治上的东西,不然给我的东西就给我做,不要什么都霸着来做!

老是以为自己是个老总管,总是爱管!

我告诉我家人,如果我离开这份工作的话,我不是因为害怕老板打仗输了还是什么,而是因为你霸道!

0 comments:

我爱收集


我爱收集空罐子

认识我的朋友都大概知道我喜欢收集什么东西,之前的工作同事因为长期都被委派出国,所以都会托她们收集石头回来,(自己不能出国,可能上司不让我出国)我相信每一颗石头都有属于它们自己的故事,隐藏在每一颗石头里面,只是到现在为止我们没有科技可以读到石头里面的故事,但我就是有这种幼稚的想法。

小时候,我相信别于电话的另外一种传达信息的方法;手握着一个石头,如果你生气就找菱角比较多的石头,如果心情比较好就找外表较漂亮的石头,紧握着,把你心里的话默默念给石头听到,石头就会寄存你的话,收藏起来; 直道另外一个人捡到你的石头,就会听到你的故事,而就会依照你的声音,去寻找你。

哈哈,毕竟还是一个自己捏造出来的无聊故事,我不管有没有人会相信,但我知道我自己是坚信不疑的,至今我还在巴故事传给石头听到。

最近石头里的小精灵告诉我,“添鸿,我们的容量有限,所以不可以再继续承载你的信息。”

最近喜欢收集盒子,盒子容量大,可以收很多我自己也想不到的东西。

我喜欢把富有纪念价值的,珍藏的,难以获得的东西全部收集在盒子里面,可是当碰到水的时候就会,盒子却因为自己是纸皮尔承受不了,最终她告诉我:“我不想要当一个承载你的故事,但是却容易流失你的故事的人”

因为不能够长期自己拥有属于自己的故事,也不能够长期典藏着自己的秘密,我和懊恼;而最终,我在一个机缘巧合之下,有一大批人开始收集铁盒子。我也盲目的加入它们,开始了我的收集之旅。

每一次我都把铁罐子收集在一个盒子里,每当看到有新的空罐子的时候,心情都会特别开心。

然而我最后发现到,原来我收集到的空罐子都只是收没有的东西。一些寂寞,痛苦,泪水。

想睡觉了,晚安

0 comments:

爱情是什么?[Part 2}

爱情来得非常简单,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来时带来浓浓烈火,离开时却没留下半点痕迹。

我初中二的时候喜欢上一个年纪大我一年的女生,后来被拒绝了2次过后,我很灰心的放弃了。
那种感觉来的时候是如此的浓烈,然而离开的时候,就恢复平静;就好像海浪。

爱情来得以外,来得喜出望外;离开的时候也配合时下流行的科技

以为只是一时的喜欢,而胡乱的开始了恋爱;第二个女生是我的初恋,两个月后她在MSN上面和我提分手。


爱情,付出太多也是一种错,而且是大错特错。

第三个女生,爱上了,开始了,改变了她的刁蛮任性,替她解决了很多事情,或许爱太深,她说要分开,结果分开的理由竟然是“你对我太好”

后来这个女生和我的朋友在一起。
爱情来得特别,但同时也是一个平淡的口味。

喜欢上你,是5年前的事情,等待原来是很开心的事情,我很开心认识到你,虽然才见面几次,但是却感觉已经认识很久了。<3

或许等待是件很笨很傻的事情,但是我亲身感觉到等待后的那种特别感觉。


我爱你哦~

0 comments:

添鸿之乱乱写一通~

趁空档的时候,在自己的位子上,写写部落格。

很久没有回来自己的办公室了,都不知道忙碌了多久,有时候真的很怀念《风采》的工作期,虽然在自己的位子上,但是却感受到满满的关心情怀。

很怀念自己长时间穿着时尚的衣服出去玩,以前我总是讥笑早上西装笔挺,下班汗衫短裤的男人-现在我何尝不是如此,早上西装领带笔挺帅气,回到家里有时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状况如何,总之邋遢到半死啦!但是我不会像有些人,明知道自己不适合穿短裤,还要硬硬穿去上班。

最让人伤心的事,回到家里只是静静的呆过了几个小时就回吉隆坡了。

Firefly的地勤很串的说~因为我的行李有洗头水和头发凝固剂,所以我就很坦诚的告诉他们,结果地勤就一句“你自己尝试过关,他们给你过就OK咯!”什么态度啊!

最近国会就是我的工作地点,很多人都会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然后就问我在这里做什么?媒体应该去那里?他们根本都不敢相信我是秘书先生,可能就是因为还留住时尚的头发,所以就没有说服力。

以前三个月内可能没有回家一次,现在一个月回家至少三次,母亲大人有时还会开玩笑说:“怎么又回来了?”
副秘书长送来的邀请函!

不过接受了挑战,就是要努力去面对,不然就是愧对自己的抉择。

每次解决了一项挑战,虽然对方没有对你说出任何的感谢状词,但是我的心里却是感谢至上。




1 comments:

一个马来西亚餐单

一个马来西亚餐单(Menu Rakyat 1Malaysia

无可否认每一项计划一旦被推行,就有人毫无理由或是制造理由来反对,一个马来西亚餐单也遭遇到同样的命运。

我相信精明的马来西亚人了解什么是一个马来西亚餐单,如果不了解其中的详情,请允许小弟我代表澄清。

一个马来西亚的餐单主要实施在大型城市,这些大型城市的步伐是比较快,也因此造成很多食物昂贵,用餐也昂贵,购买的食材也昂贵,基本上也很难找到便宜的食物。

除了最近几年出现在市场上2块钱素食经济饭以外,其他的都找不到便宜的东西了。国内贸易合作社与消费人食物部,为了可以对抗这样的问题,至少协助一些收入比较低的人士,所以推行了这项计划。

3块钱确实在大城市如吉隆坡,是买不到什么可以吃得饱的东西;但是一个马来西亚人民餐单确实可以温饱你的肚子。

3块钱有菜,有肉,有饭,又有饮料,可说是满满的一餐。

对,那吉那天确实拿了比3块钱多出的食物,他那盘满满的鸡肉和鱼肉,还有其他餐加上一杯水,才区区的6块钱,其实价钱比市价还要便宜许多。

这项计划其实是基于每一家商店想要回馈社会的社会责任(CSR),所以他们都以薄利多销的方式推行。这项计划并不会导致商店亏损,因为一家商店不只是单卖经济饭,他们仍然还有其他东西可以卖,所以这是一项CSR的计划。

政府有没有Subsidy这项计划?答案是没有~ 政府只是帮助在官方网站上面放餐厅的名字,赠送宣传海报给餐厅作宣传用途,没有给与任何津贴。

没有尝试没有了解,一旦尝试可能你会比当事人了解;但如果你们尝试了,发现货不对版,可以通知小弟,小弟会让有关单位了解并且采取调查的行动。

前提:这是改善人民的生活品质,如果一项来你都是吃好料长大的,对不起这个人民餐单可能不适合你。

很多人会认为这项计划行不通,没有人会支持,但是我可以用我部门的数据来让你们知道,至今已经有至少700家餐厅加入这项计划;还是一样的,亏本生意没有人要做,所以很少中华餐厅加入这项计划,只有巫裔和印裔餐饮业者愿意回馈社会。

1 comments:

云端上的故事



有人曾经说过,云端上匿藏着人间没有阅读过的童话,很多故事的主人翁都漫游在悠闲的蓝天白云间;我不相信,直到今天我亲身在踏进云端里。

原来等待多年后的结果,是很值得的;不曾经尝试的你或许不知道我身在境中的感觉,这一等,我觉得值得了。

一切都是缘份来的,如果不是因为工作的关系,我们也不会见面;而且每次想要和你见面的时候,都会有事情限制着我俩的见面,这回没有啦~ 自己的房间,彼此空闲的时间,离开你工作的地方不远,这就是缘份,也是我相信的事情。

今天上飞机前,我在想要不要留下来,可是现实总是限制着我。所以我才给你打了一个电话,只想离开前听听你的声音。


云端上原来很美,真的很漂亮,有着不同的形状,不同的颜色;全部就是人间不曾被阅读过的童话故事,不复杂很纯真。

我还记得N年前你的拒绝就是不要远距离的感情存在,而我就退下来了,丝毫不要想象有怎样的未来,但是我抑制不了对你的感觉,毕竟你是第一个我还是默默地把感觉种在你身上。

距离,真的是让我痛的事情。然而,即使没机会在一起也好,我都觉得这对我来讲很足够,能与你见面是一种奢侈,能与你在一起几个小时也对我来讲是很奢侈的事情。

我会一直喜欢你哦~

觉得和你在一起,比单身快乐,我管你占有欲强还是什么的!我就是要你咯~

3 comments:

回来记录我的生活

好久好久没有回来这里了,每次说要回来写一些东西,结果还是忘得一干二净,或则是累到乱七八糟。

开始了新工作到今天,只觉得时间怎么过得那么的快,这回真的感觉到,明早一睁开眼睛,就是世界末日年的开端了,那种感觉即恐怖又紧张,忐忑矛盾的心情,让我一时雀跃万分也同时让我觉得非常的疲惫。

新工作,新人事,至今我还没发挥我最大的力量,很多时候并不是我掌权;虽然高官职位,但是却感觉到议决权利不在这里,这也让我很懊恼。

很多人至今还不服我,认为我年纪很小不值得不配被尊重;这也难怪的,要一个23岁的小伙子骑在你的身上,给我都不愿意;但小弟要告诉你,小弟毕业于澳洲莫尔德克大学双学士,我的能力不是盖的。


终于拍到一张全家福,一张属于叶家的全家福;几时拍这张照片?因为小弟我不久前毕业了,乘这个难得的机会,我们一起去拍照了。这张照片是我们叶家引颈长盼,我最珍惜的全家福。

新的工作,让我看事情看得比较透彻,不像以前那么的幼稚;现在我懂得如何去分辨坏联好心肠,正脸臭心肠的人。而且最近更因为在国会工作,更让我清楚看到官场现形记。

有个朋友贸然离开了。身世辛苦的坏脾气小孩,在小学的时候我们还超过架呢!我们为了“蚂蚁窝到底会不会长高”而吵架了,没想到还没有决定答案胜负,他就比我们更早离开了。我相信他会很开心。

生活完全改变了,依然早起的我还是要越过60公里到新的工作地点做工,人生百态就在路上,像是被驳光身子的真实骨子,让人看尽你的好你的坏。

办公桌子比以前的大,摆着满满全国各地传来的文件,分析,追寻,处理,每日看到一个头两个大,以前感觉工作时间非常的长,现在即使已经放工了,我都还是想要呆在办公司里做工。

近夜1153,我的眼睛要合起来但是我的灵却和它对抗着 还是睡觉啦~

0 comments:

Principle of Hammer, Nails and Woods – the principle of leadership


Principle of Hammer, Nails and Woods – the principle of leadership

**forgive my grammatical mistakes, i tried my best to polish my English**

Leadership, the word itself already accompanies me for some times, and I never forget my principle of leadership, which is the “Principle of Hammer, Nails and Woods”.

I always remind myself when I have been elected to lead a team – you are a hammer, your role is to hit the nails into the wood, if you want to build a strong house, a stronghold or a castle.

People hate you, because you are the one who hitting, and when you realized something wrong, you have to pull the nail out from the wood. But in the end of the day, they all will thank you, because a construction has done due to your hits, and it makes a good result.

In a team, the house is our result, our product, the members are the wood, the committees are the nails, and the leader is the hammer.

If the hammer does not do his work, leaving its nails and woods spreading on the floor, just there – will the house be done? The answer very clear, it won’t and it forever won’t.

The hammer always need to be at the front-line, as the General of an army, he needs to arrange the people in a formation, where to attack, when to defend, when to stay and when to march. This leader cannot be someone who is just there, doing nothing, or just talk but no action. NATO (No Action Talk Only) is not applicable in the warzone.

When the leader found something wrong about the marching, he needs to pull everything back, despite scold, hatred or even tease by the team, you need to do something in order to prevent worst thing happen.

Just like a hammer, you hit the nail into the wood, and when you realized that it not suppose to be like that, you have to remove the nail in a rapid speed, before it worst the result. The nail and wood might angry at you, but for the sake of protecting the final result, scold is just small matter.

Woods are there, they are there as a support to you, they will not move if you don’t move them, so as the hammer, we need to do something in order to make them move! How to? Woods only can be useful if you join them together, hammer need to nail them together – to make it a team.

When a house is done, people will enjoy the result, but they tend to forget the engineer behind the project – which is another trait that a professional leader should have, and is a pride of honor.

If you are not really a welcome hammer in the gang, you might be rusted, or maybe a better hammer can replace you, and you should think, for a better result, why not just let the next candidate to replace you?

I have been doing this for long time, and practice this for long term, I do not need to fight or compete to get the presidential post, but I will get it with suggestion from many, what does this means? This mean, you effort got the other’ attentions.

Don’t worry whether it will work or not, it definitely will work – as long as you work as well.  

Written by Kenn Yeap

0 comments:

一点点update

迈入2011年最后第三个月,原来我已经有1个多月没有写部落格了,感觉我的读者群已经离我而去,让我再度回到空虚的空间里,让我感到无比的寂寞,伤心,悲痛~

哈哈,其实也并不如此!

如果有跟随我的部落各的人,相信你们也知道我已经离开我的媒体岗位,投身于内政治国的工作里,这是突如其来的机会,而我也并没有考虑很久,在得到父母哥哥的应许下,我就答应了副部长的邀请。

9月的开始,我到布特拉再也工作,新的工作环境,新的同事,拥有自己的办公室,那种环境叫我有时非常难堪,毕竟平时都是被人点做工的,现在还可以点别人做工,感觉很难堪;很多人主动和你握手,对你毕恭毕敬的生活,我也觉得难熬,但这都是我的工作范围内。

平时没什么回家乡的我,现在回家乡的次数变得比较频繁,见到父母的次数比见到哥哥家人的次数还常!哈哈,副部长曾经告诉我:“我比你回家乡的次数还常”,就是这句话催使我换工作。

还有其他换工作的理由,我的前同事应该也懂,不需要我多讲。

930日我毕业了

父母特地赶下来出席我的毕业典礼。

我很感恩我的大学是澳洲数一数二的顶尖大学,也很感动我的毕业袍是猪肝红色的毕业袍,非常的抢眼,所以在毕业典礼的礼堂上,大家都看到我们的时候,都恍然觉得很抢眼!

PS:原来踏上舞台拿毕业奖状是很大压力的。

今天就写到这里,该次继续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