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眼看人低!!!

我一直秉持着这样的想法,每个人背后都有一段不可告人的故事,或者是独一无二的故事,虽然身着打扮没有很特出,但是每个人或许就是一些你我都不懂的专业人士。你或许觉得自己很特出,但事实上,穿着打扮普通的人可能比你更有人生经验。

即使是路边的清洁工人也好,他么也是专业人士,你永远不懂如何在扫地的时候避免车子撞到你,或者扫成一堆的枯树叶如何在遇到大风的是偶也不会满地上飞。还有和垃圾车出入的工人,接触的细菌和臭味往往比我们更加得多,他们亦是如何控制臭味穿鼻?这些都是一些你我都不懂的专业。

在我们看低他们的职业时,同时他们是在敬佩我们的专业,这原本就是区分我们不同的地方,也促使我们这些所谓坐在冷气办公室里面的专业人士目中无人;在他们的眼里,我是说清洁工人的眼里,他们除了尊重我们这些专业人士以外,也在敬佩羡慕我们能够以自己学习已久的大学知识,在自己的领域里打工赚钱。

可是往往有些人,却是目中无人的败类。难道扫地工人、清洁工人、洗碗碟工人,这些在社会被定位成低等职业的人,都不能够收到我们这些专业人士的尊敬?

同同灌上专业人士的名号,也可以说我们除了都是人类以外,我们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专业人士;竟然如此,为什么我们还要看人低?他们很卑微的做自己的工作,很尽责,反倒我们这些不知足的专业人士,每天怨恨自己要到公司上班。

或许我们现在已经要开始深思(虽然本来就应该),学习如何尊重这些专业人士。

没了这些所谓低等的专业人士,不如大家想想我们的国家会变成什么样子,不过对我而言,马来西亚会变成垃圾国~不过,此时我们已经是垃圾国,道德垃圾国。

0 comments:

一家让我失望的酒店!

一个刚转型转名字,转管理层的酒店不是应该好好的对待所有的贵宾?难道中文杂志不是杂志?我对这间酒店真的是彻底的失望!


原本是一家名望高的日本酒店,主打豪华阔气的留宿,最近被澳洲收购而且换了一个很难发音的名字,本来我是想要在日本酒店住一晚,好好的尝试一下在都市里的一片绿洲,结果昨天第一次抵步餐厅,我是直接被他们的酒店公共关系的经理,弄到我非常的失望!


我的英文一向来不赖,虽然还是有点瑕疵但是胜在我得到同事们的赏识,我总觉得不应该骄傲,再说我是中文媒体所以我得把自己的中文弄得好好的,就是因为自己昨天太过于谦虚,所以就被羞辱了!


昨天一时发音不标准,他就直接在大家的面前直接数落我,害我直接没有面子!妈的!在星报和新海峡前漏气,我操!后来我也觉得算了,这样的酒店公关经理竟然不给面子,我承认自己的英文应该更加的进步才行,结果他在来给我第二次的羞辱!堂堂一个酒店经理,好像逮到机会羞辱华人,所以就物尽其用是吗?

我说我很饱:“I am stuffed。”结果因为发音不标准,就说成I am staffed,如果你是我朋友你数落我,我姑且不跟你算账,结果你又在此在众多大小媒体前给我难看,我总觉得你是故意的!
这个鼎鼎大名的经理选择不坐在我们的旁边,幸好还有一个PR和我聊了一整天,这个经理就在我的视线范围内一直炫耀她20年前去过阿布达比,杜拜等中东国家,我都不想插嘴,身旁有一个华人想要插嘴聊天,结果被她喊停!这是你的专业水准吗?我不屑!


他还夸大口说什么与3人吃过比餐桌还大煲的Briyani饭食,怎么可能!全世界最大的Briyani rice饭煲最大只是去到直径100公分的饭煲,如果你说什大过10人餐桌的话,那我觉得你是在给予全世界最荒谬的谎言。


多话,无厘头,无聊的冷笑话,无管其他媒体,只是在擦亮新海峡报章记者的鞋子!我受到莫大的侮辱!小声讲大声笑,讲话还要动作很大的说,还真的让我怀疑一些事情。不过胜在她已经很老了,快到退休的岁数,我不竟大喊:“这家酒店有救了。”

0 comments:

实习·是让你实际的练习


看着生活杂志里的几位实习生,我回想两年前的电台生活,苦尽甘来+有苦有甜+念念不忘=没澹好食;跨进电台的那一霎那,我感觉到我的梦想达成了,节目经理让我手握大权,掌管两段黄金时刻的节目,让我做出重要决定,让我带着实习生走天涯,那一年,我非常地开心。

我领悟到实习时的促进我们在未来道路上成功的要素;

先要告诉你的就是,如果你选择踏足媒体圈子里,请谨记自己已经是半个公关,自己每天都要处理人际的关系,不是说你只是实习生就不必早上问好,如果你连这种基本的礼貌也没有的话,我看将来的路是非常难走至少现在我了解你的实习报告书会被挂伤。

在我的生涯里,公关非常重要,这不是工作,这是一个人生必定要学习的事情;也似乎你要不要接受,我们大家都是很好的公关学者,不过前提还是说你愿不愿意放手去尝试。

不要觉得实习生涯是个无聊的事情,茫然度过那短短几个月会让你难受,我认为即使是个没有钱收的工作,你也要尝试接受;你不可以担保/担保不了在往后的日子,你不会碰到收不到钱的生意。

时常保持最佳笑容,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之一。很多人不愿意敞开胸怀的微笑,这就是让自己走得辛苦的开端,你就可能因为这样铺上了一条坎坷不堪的道路;之前因为在电台工作,媒体朋友互传信息给我们,告诉我们某某艺人的不礼貌的事情,结果最后我们大家也遇到他了,因为听闻所以提防,结果这个艺人现在就没有工作做了。

交际工作做得好,不会夸张也不会超过还希望大家学习学习,得空离开位置,想办法与他人聊天问候,那就很好啦~

PS:坐我旁边的实习生就非常不错

0 comments:

一图解千字 - 卡鲁仁波切的话



0 comments:

遇鬼记

我笃信佛教,而老师常常告诉我们,即使我们在何时何刻遇到其他空间的众生,我们也要给予尊重,因为他们也是六道众生的其中一个。

虽说我时常都害怕自己有一天会遇上这种事情,但是祸躲不过,就在这次我遇上了...

因为工作关系而到了一家旅馆,这家旅馆已经有很多年的历史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从房间内的家具还有浴室的装潢来看,这种设计已经至少有10年的历史。加上旅馆坐落位置离开城市还有一段距离,被树林包围着,看似世外桃源,可是入夜时却让我毛骨悚然。

就在这个晚上,同房的同事外出还没回来,我洗了一个澡就打算等到头发完全干了才睡,加上第二天早上必须非常早起,还有一早的工作让我非常疲惫,种种原因促使我很想睡觉。就在不到凌晨1点时,我有了睡意,不一会儿功夫就已经睡着了。

睡到凌晨2点多时,我忽然感觉到房间内非常的热,我知道空调必定是被人调整过了。我非常的挣扎,一会儿想要去调整空调,一会儿只想要蒙头大睡等到早上才冲凉就好了;结果怪事发生了。

我是起身了,张开眼睛,我看到自己 - 我是说我看到我自己在我的面前经过,然后过去调整空调,与此同时,我也感觉到我正在走路,靠近了空调的调整器,正在调整那被调整过的空调;我清楚的看到是30度的室温,我快速的把它调到16(最冷),然后就快速的回到床上睡觉了。
请注意,我的床上是躺着我自己的肉身,而行走的应该就是我的元神。

第二天我把我的事情告诉我的同事时,原来大家也是睡不好,我也问过与我同房的同事,他却告诉我说:“你昨天竟然没有烦人的鼻鼾声,除了那些短暂的鼻鼾声,那些长长的鼻鼾声根本没有。”这就离奇了,我的鼻鼾声出名烦人,即使是生我出来的妈妈也觉得我很烦,我的鼻鼾声可以穿透墙壁,让隔壁房间都可以清晰的听到我的鼻鼾声,这回儿我给我自己吓到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呢?

后来,我才会想到我以前的老板曾经睡过这个酒店的房间,她也遇过了二度空间事件;凌晨惊醒看到电视正在自己转动,路过冲凉房时,门竟然自己关起来!

我住进了鬼酒店,但是我还是心存感恩,因为他们没有骚扰我,只是让我知道他们的存在而已。
其实遇到他们的故事我还真的很多,每一次都有不同的感想;学佛前,我觉得遇到他们是很衰的事情,为什么这世界上有那么多人它不要让他们看到,而让我们这些人看到;学佛后,我知道我们可以互相见到对方是一种缘分,可能他稀有所托,或是有事情倾诉。

我们为什么怕鬼?很简单,因为我们心有所虚,不敢面对,而鬼魂出现时却认为他就是来揪出你的错事。我们看戏都知道那些鬼魂都是专门找那些做错事情的人,如果你没有做错事情的话,你无需要怕任何事情啊!

不过对我来说是很好的经验来。

0 comments:

终究受到排挤的人


在中国隋朝,皇宫里来了一位新的大臣,他认识了宫内其中一个在别房担任武官的,因为第一次见面武官就善待新大臣,让新大臣对他没有任何的戒心;就这么的一天,武官和新臣就随着皇帝的皇召远到别县出差,新臣因为要让自己的生活更加的舒适而让购买了新的装备,而武官的嚣张觉得新臣不适合用这样的配备,而加以批评。

在工作环境里,是不可能遇到完全顺遂的状况,而遇到了不顺遂的状况就是要提醒你,这是一项挑战,而能否成功的这项选择就在你的手上。

在工作环境里你总会遇到一种这样的人:

这种人仗着自己有钱,然后对着你嚣张,看不起你这种人,因为在他的心目中他是高高在上的,没有人可以取代他的地位;这些人顾不及人情世故,也不懂得什么公共关系,以为自己的一言一语能够把其他人逗得开心,结果却没有想到自己得罪了别人。

如何对付这种人呢?你唯有sarcastic一点

因为他迟一点就会被排挤掉...

也不要诅咒他们,我们只有祝福他们...

0 comments:

有一个男人今天生日

这个家里的这个男人比我矮小,皮肤比我黝黑,又有大肚腩,爱喝酒的脾性总是不能改变,脾气臭大男人,绝对不让步,事事都要赢的大男人!他努力工作养家,在大家看不起他的时候,他努力打拚,虽然不是什么什么领域上的巨头,但他是我会尊重的人。

我很怕他,因为他会骂人也会打人;但是开口下手骂人打人后,最痛的不是我们而是他。

他第一次刮我巴掌时是我PLKN的前几天,我承认我的错误,他打得很对;他打了我一巴掌后就离开家里,我知道痛的是他。

我的学习费用都是从他的口袋里拿的,从小至今我估计花了他半亿元,原来如果没有我的话,他本来是个百万富翁;但是他选择让我深造,让我成为我现在的专业状态,如果没有这位百万富翁的牺牲,我现在还是路边的痞子。

我是家中最受疼爱的刁蛮王子,我开口要的东西我都可以得到;后来知道不应该如此,我检点了许多,因为每当我开口要的东西,虽然看起来得到得挺容易,但是背后却有着这个男人的辛酸。

他是个大男人,即使生病了也不会告诉我们,也会撑着,因为他知道如果他病了,每人能够承担家中的大小费用。他是个铁汉子,不会流半滴眼泪,除了二哥离开的那一天,他崩溃了,除那以外,他的眼泪就是非洲血钻石,难以寻获。

今天是这个男人的生日,而我送上了蛋糕一个,选购的时候我犹豫的选下了蓝莓蛋糕,却万万没有想到他爱吃蓝莓蛋糕;外表恐怖不讨喜,但是内里是甜的,就好像这个男人这样。

23年来,这个男人没从我手上得到过任何礼物,23年后的今天,我用我的双手赚钱,买了一个简单的蛋糕给他,希望小小的祝福可以从首都这里传回家乡那边。

这个男人叫叶润康,他是我的爸爸。

0 comments:

一图解千字,第三集

0 comments:

给州务先生的一封信

一气之下写了一封信!

亲爱的州务大臣卡立:

谢谢你打开这封信,the reason why I written this email in Chinese, because only this way can let me express well.

我相信你不会好像愚蠢的国阵用google translate来翻译我这封信。

我是霹雳州人,现在住在斯里百沙罗,从事媒体的工作,是一名记者,也是公共交通工具的使用者。

民联取得雪州政权,继霹失去权力和多个州属好像即将失去民心时,雪州仍然屹立不倒,这就证明你们确实执政有道,晚辈初学政治,确实让小弟佩服。

可是我还是不知道为什么你们只是注意,几时入主布城(虽然你们曾经说布城的建成是浪费人民金钱的象征),如何把守蠢蠢欲动的国会议席,如何让国阵的支持者把票投给你们,如何吸引新血进入你们的联盟;翻开报纸,条文总是“民联团结一致,绝对不会因国阵一言一语就会倒台”的新闻。

竟然你们从Khir手上夺来政权,也在大选期间口口声声说你们要把之前那些人做不好的事情做好,把问题解决掉;让我看到的事,你们解决了很多事情,但是你们却没有了解到草根的问题!

我是一个霹雳州驻雪兰莪州的平民百姓,我正在考虑要回家乡投票,还是在这里投票。

今天,请允许小弟告诉第一项影响国家进度的草根问题!公共交通工具。

先讲KTM,一个多年历史的代表性交通工具,面对的是Segambut外劳直接当你三文治的推挤,把车里的老婆婆挤得头昏脑胀;有时无辜停在铁路中间,关掉空调,也不开门也不能打开窗口,已经出现过老人中暑的事情了,但是KTM的人并没有加以关心。不要说KTM是国家的掌控之下,就因为主要跨市铁路就环绕在雪州里,我觉得民联应该加以关心!

Segambut不是你们的管辖之下吗?你们有关注过当地外劳的态度吗?早上710分的KTM当到Segambut站时,车内会传来不满的声音,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是用行路进车舱,而是用推挤而进入车舱的!请问当地的国会议员知道这样的事情吗?

Rapid KL巴士的问题有解决到吗?没有!今天巴士连续迟了几个小时,而且都是没有半句道歉还是解释,反而司机脸比你的还黑!各位国会议员,请问你们有没有坐过人民坐的巴士?不是你们坐的,因为你们坐的,公司会安排最好给你,你是看不到真正的问题所在的!

车内状况根本是不堪入目,我是年轻人姑且忍受,里头还有很多上了年纪的老人;你们不是主张要关注老人吗?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我看不到你们有做事?

小弟在想,万一有一天你们联盟需要大家出席聚会,而就因为巴士坏了,迟了,不载人了,导致你们的聚会失败,到时你要怪在谁的头上?

的士司机驾驶的交通工具外头指名说不可讨价还价,但是仍然还是出现这样的状况,如果这个的士因为讨价还价而载不到客人,他还会跟同业的人说不要载这个人;10km的路程需要RM30块吗?Sunway Pyramid就有很多这样的无良司机!当地的国会议员不是贵党的吗?为什么没有人去处理?

很多时候就因为迟到害死很多人!Kajang的妇女不是因为触电而来不及就医就死了吗?如果来不及投你们一票时,又会说人民不好,但是巴士迟到并不是我们的问题啊!

我并无党籍,但我是合法投票人,我手上的一票是要投给有没有看草根问题的党派,如果哪个执政党派只顾党内利益,而不理会草根问题的话,这个执政党受不到我的尊重。

叶添鸿

0 comments:

Me Damn Suey **注:这不是缅甸语

me damn suey


为了寻找马六甲美食,我花了好多的时间,找到这间时,那间不需要,等到可以完全妥善搞掂的时候,已经到了他们厨房休息的时间,完全不能够继续我的工作!

昨天等看版到7点,结果老总说不用等,因为要在最后才看!结果我错过了搭顺风车,幸好还有菊子可以逗我回家,不然如果依靠那架Rapid KL,我可能已经饿死、气死、累死。

以为回到家里可以有餐温饱,结果为了温习功课,错过了好多的时间,我温习功课到早上3点才睡觉(家人都不知道,只会说考好一点)睡了两个小时起身,继续温习。

搭最早的巴士到学校,勉强继续塞了一点料进去脑里;结果,老师说会出来纳斯案件;如果是这样,我就信心满满,结果出来的是MRT

过后大学说我因为正在半工读,所以要我考多一张,就在今天下午,临时准备!大多数人都在半工读啦!为什么只是我!

考试前,上司sms问我找到餐厅吗?我当时的专注力被转移了,我不知道应该专心温习多一份的考试,还是要找美食的工作。结果,考试的时候,我分心了!

考完试结束的时候,我朋友群已经庆祝出来了,我还在痴痴的等巴士!

第一趟,530没有巴士

第二趟,600没有巴士

第三趟,640没有巴士

第四趟,720没有巴士

第五趟,750巴士姗姗来迟,车里已经塞满了满身臭味的下班人。有些还是从5点开始等巴士,结果?我若是去吃一餐回来,巴士也是还没有来啊!

我在TheCurve等巴士,等到我头昏怒张!本来打算花大钱打的士回家,结果每个知道路上塞车,不可能在短时间离开车龙,TMD!给你钱不要赚,连续7辆都是这样没良心的草纸百!

还要给我下雨!


0 comments:

我的动向

开工咯!







年轻离开我越来越远,我在昨天就已经感受得到了。
昨天我和我的学弟妹出来吃东西,无料学妹就因为临时有事而离开了,所以只剩下我和我的学弟,还有他另外的两个男生朋友。
结果一向以为自己是时尚人时,却又有人比我更加时尚~要哭了
31号晚上去喝酒
趁Happy Hour时小喝两杯,结果频频尝试约人,结果扑了一个空。
连本来约好的人也临时放飞机
结果就是我和一个同事灌完全部。

放飞机!!!


妈妈同事爱儿心切,买了一整套愤怒鸟系列给孩子
其实本来是要买来布置车的,结果因为size太大就没有机会摆车里。
后来听说成了孩子们争吵的因素,angry bird的脸也被扯得不像人样。



真的不是没有新闻,而是以前的奇闻都变现在的常闻
我在新闻界里打混并不长久,只是短短的几个月时间。每次我们同事坐下来讨论要做什么新闻时,我们都会因为这样儿绞尽脑汁。
在终于找到一个可以经营的新闻时,却是一个不轻松的任务。
哈哈哈!
这一期,我和黑心有个约会




早上5点半出发,幸好同事做了一点吃的

0 comments:

一个星期的忙碌·忙碌的一个星期

总结这个星期的忙碌,我差点就透不过气来了!

星期一连续吃了两间意大利餐厅,星期二到星期五,几乎每天都要出去:星期六也自己回来公司做点稿,而今天和学弟妹见了一个面,现在正在家中休息。

这个年头,这个月份很多社会案件浮起,马来西亚再度不安宁,难免让各位马来西亚人忧心忡忡;也让我们忙翻了, 不过为了关心社会和爱护社会,我们整个采访部还是不畏惧困难,不害怕辛苦,把全部事实都全盘托出,还请大家尽请期待最新一期的风采杂志!

这个星期来了两个实习生,两个都是我的年纪,只是月份上稍稍老了几个月;本来老总叫我坐去别的位子,但是我还是坐回我的位子;可能磁场相应还是什么的,我比较习惯在那边打稿,而且在那边,我才可以安心工作。

一个男实习生坐在我的旁边座位,他叫作叶伟康,他来自北部,主修新闻,副修政治(这是我一向以来希望可以修读的科目),他也喜欢类似读心术的东西,然后也喜欢Lie To Me,天啊!接下来的部落可能会出现更多的他。

另外一位就甚少接触,所以就没有什么太多关于她的事情。

其实这一个星期我经过了很多的生老病死,有人出世开心,我的朋友结婚了,因为太干时间,所以大家都没有机会回到家乡庆祝;也有人病入膏肓,连我也不认得了。

哪天看到Astro AEC《零距离》的这部电视节目,看到了国宝级演员,黎明阿姨,她聊起她的丈夫时,泪流满面;让我想起一件事情,我结婚后,到底是要我先离开还是她先离开比较好,还是一起离开才是最完美的结局 一切还是个猜测。

今天是礼拜天,我从电台结束短短的录音工作后,就到金字塔想要和我的学弟妹碰面,结果也遇上了两个新鲜人。让我不竟觉得我真的老了,四个18岁和一个23岁,你会看到我老了。

也因为年轻人初进大社会,很多新鲜事物都迎面而来,所以大家都以不成熟的态度面对;希望接踵而来的事情大家都可以面对啦!

有时我在office嚷嚷自己是个老人时,同事都觉得我很吵,“可是我觉得我真的老了”。在我这个年纪的朋友,或者比我更年轻的朋友,都已经有伴了,而我还在这样。

请吃吗?只要我的钱包是允许的,我都会请吃,所以你们别客气;但是我不想的时候,我真的就不想了。为什么我一直请吃?因为我的师傅告诉我,“添鸿,你请吃的时候,你在布施很多东西,你布施满足给大家,你也布施快乐给大家,与此同时,你也在创造更多好的福德,不是更好吗?”

杨伟光事件 已经靠近总统宽赦或否的日期,到现在为止大家都非常关注他的案件,而他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就是透过杨伟光后援会的其中一个会员互相通信,传达他要说的事情给社会大众,每个星期三都会在各大主流中文报章刊登,除了星洲日报。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