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aration between the love into 2 parts

佛陀言:“众生离不开生、老、病、死,这是自然的定律,逃脱不了这个圈子。”

23日,张家在短短的几分钟里,失去了家中四个成员,热闹的家里顿时变得格外的宁静。

10年前,二哥一个人的离开,也足于让整个家族成员心情郁闷了好几个月。

何况是4个家人,若是发生在我家的话,我会哭得稀里哗啦,可能就因为这样,我会极度崩溃,作出意想不到的事情。

我苦叹,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除了这样的想法,我根本就不能够想到别的事情了。

拜访了他们,我会把故事用文字记录,我会很努力的把全部事情写下来,但我不保证我会用很长的时间写下来,因为性情中人总是会哭。

0 comments:

Glavivilikenti day out - Vino Brother's Wedding Party

I just recalled that it is not my first time attending Indian Wedding dinner; it is my second time after Madonna John Lazarus wedding last year (it is yet a memory for me)

This time, Glaviliti and Me attended Vino’ brother’ wedding dinner at Pandamaran Klang, and the official attire for the gang is traditional wear, first I want to wear Chinese Samfu, but I do not have a complete pair of it, except a black color samfu, I don’t feel like wearing black in a wedding party, I ended up wearing Baju Melayu that I just tailored made one from my aunty, Glaviliti suppose to help me to get a pair of Indian suit, but naaaah.. Time too pack.

We started our journey from Tina’ condo from 630, expecting ourself to be reaching there around 730, but Vivian the Indian lady wannabe took longer time to do makeup and dressup, we started our journey quite a while later, but because of the racing speed that born in the soul of Vivian, we reached there not later than 745. Long life VIVIAN KHONG the Flying Eagle.

Reached there, and we went in through the main entrance with the blessing from the family, lots of vanakam and Namaste along the path to our table. People throwing us weird eyesight because we wear traditionally yet some of the people wore normally. But we are happy!

The dinner went on smooth, and the future PR officer VInodiny Nawaratnam, gave a good speech on stage, and wrote speech for her brother, what a pro! Sah lah dia ni student Doris.

Check out the picture downhere

Group pix with all the member of Glavivilikenti
Vivian, Liyana, Me, Gladys and Tina
With the kids from the dinner



We had a serious chat on that day ay, right Vi?

Non stop picture until other table also cannot tahan


I like this pic!
Thanks Darling Gladys! that always pick me up from KD to college

The whole show ended with a quick supper at McDonald, conclusion, we are overdressed in a fastfood chain!

0 comments:

金鱼的眼泪


很久没有回来这里了,我以为自己不可能会在我的部落格填上这句话,终究还是出现了

最近真的比较忙,一个星期里头根本休息到任何一天,就连半天工作,都要被锁在滂沱大雨中,

现在回想起被锁在雨中的那一天,我手里握着冷冰冰的电子产品,

那股冷空气渗透进入我的骨头里,本来受者寒冷空气的身体更加冷了。

前阵子,在电台,我听到了一首歌,叫作《金鱼的眼泪》

起初,我觉得这会是一首怎么样的歌曲,金鱼会流眼泪吗?它流泪管我什么事?

后来我领悟到了。

即使它为了大事还是小事哭也好,泪水会很快的和海水结合,随后就消失了

金鱼还是自由自在的活在它的世界里

很快的,心中的悲伤就这样离开了。

我想继承金鱼的精神,

至少我不会这么痛。

0 comments:

寂寞

今天工作结束后,我同样的转了三趟巴士回家,

其实回家以前,和同事一起去吃了午餐才回家;

回到公司以前,我看到乌云密布的天空,原来今天也难逃一阵大雨。

转巴士到第二站的时候,下起雨来了;

旁边很多一双双一对对的正在避雨等巴士,

我以为身边多个单独一人的,也是单身一族,

后来他们一一被身边的另外一半载走,“今天星期六,半天工,所以另一半来载。”

而我?手握着一部冷冰冰的机器,即使是开心的音乐流进耳边,

但是寂寞还是不停的徘徊着。

细雨慢慢的打在身上,那些雨水深深侵入我的骨子里,

让我不只是身体上有寒冷,连那股寂寞也直接渗入我的血液里。


0 comments:

羡慕·向往·世外桃源的大学生活·后悔·钢骨水泥的大学生涯


羡慕·向往·世外桃源的大学生活·后悔·钢骨水泥的大学生涯

以前,在还没有结束高中生活的时候,我都在幻想不久后的自己,在吉隆坡大街道上行走着,独立自主地想到哪里就到哪里,乘搭着公共交通工具,期待自己可以像台湾偶像剧中和某个女生在巴士上邂逅很多很多的画面并排的滑落我的脑海中。

结束了大专生涯,我回到了家乡,看到很多同级的朋友们正在享受他们大学最后一年的日子;我以为他们正在开心,因为恼人的赶工日子即将要永远离开他们,也不必受到大学无奈的约束,但是我苦叹的事情竟然不再他们的想象当中。

原来当我在认为大家向往我钢骨水泥森林生活的同时,他们在享受自己绿意的生活。

应该这么说;当我以为大家正在羡慕我的时候,原来他们正在享受着生活。

他们可以享受到半夜三更,翻过宿舍的重重机关,走过一条漫长没车烟的小径,为的只是和朋友来个半夜聚会。

他们可以三五成群,拿着一部傻瓜相机,走到稻田旁,合影留下我不能留下的纪念。

他们可以到瀑布玩水,爬上千年参天古树。

还有很多,我不能逐一说出。

后来我才了解到,我后悔了选择钢骨水泥生活的大学生涯。

可是现在后悔也来不及啦!

0 comments:

爽约?一语千金,岂能爽约!

她不是在放和平鸽,而是在放鸽子!

“喂!等下我不能过来了,因为临时有事情。”

我敢说在你的生命中,这句话出现的次数不下十次,而且次次伤人,决不手软!

上个星期夹合这个星期,我觉得我听到的次数远远超乎了我能想象的数目字,虽然说“比生命中出现的次数更多”很夸张,在你生命里可能是个夸张,但在我的这个星期里

未能如约而至,本属可以原谅的事,家中有重事毕竟远比出来喝茶来得万般重要。

可是,如果发生如下状况?

前一天,一个曾经最后一分钟爽约的朋友咬牙切齿的说“我已经说过明天一定会到,就肯定会到!”

第二天早上,当我传简讯给他说到:“很期待等下的见面时”对方却回复“临时宿舍有事,不能够过来。”

你说我要晴天霹雳吗?还是明明心中正在挣扎却要假装镇定。

郭伋还州,尚不欺于童子;文侯校猎,宁爽约于虞人?——李商隐《为张周封上杨相公启》

爽约的人可以用借口推掉安排很久的约会,无须承担任何责任,即可以放心做其它事情,可不知道被爽约的人心情如何!

问我最清楚了,被爽约的人仿佛将一个活生生拆掉天使的翅膀,然后狠狠地丢下深渊,将一个人的快乐,狠狠踩在脚下,无须了解对方的心情。

如果这个世界有爽约王,

我想我就是被爽约王。


一语千金,岂能爽约!

1 comments:

会议结束了两天才发布这个~




6/3/2011,我出席了杨伟光后援会的会议。

老实说,继那次报章说到伟光这条案件会延后到今年1月时才审的时候,那个时候的我已经松下戒备,也可以说我已经完全忘记了我是后援会一员,直到1月时我才清醒到新加坡Changi监狱里有一个人,正在等待。

开会当天我迟到了,但是大家还没有正式开始。会议桌上只是少少的6个人,我心想“够了吗?还有人比我更加迟吗?”原来没有,之前浩荡的社会主义行动人士好像没了那股斗志;但值得开心的是,我们还有扎实的草根人物,证明我们还没有放弃,我不想放弃!

会议前一天,慧君给了我一个短讯,通知我明天的会议。我当下没有考虑直接就答应一定会出席,后来我回到家里,扭开电脑直接click到《为杨伟光请命》的网页上,那一幕我很感动 原来还有很多人没有放弃,反而增加了更多!

提呈了之前筹获得签名,现在42165这个数目比起以前的120000个签名,好像来得更加有价值 原来签名是不间断的增加。这也足以证明有人是不愿意看到一条生命就这样被结束。

台湾废除死刑推动联盟执行长林欣怡在2006年发布一篇文章,第一和第二段文反映了我的心情,她说到最近社会都在质疑一群[所谓]的人权团体,为什么要帮台湾死囚钟德树这个人,执行长表示联盟并不是要帮坏人说话,而是真正想要表达给大众知道的就是:“请让钟德树得到[应有]的惩罚!不多也不少!

意思就是说:死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很多人在网络上抨击我,问我为什么要帮他?而我原因只有一个,就是那是一条生命。

也有很多人抨击我,说如果是杀人犯的话?那还救吗?我只可以说,我依然会救!因为他杀人是错,但是国家代替人民杀人是对的吗?论因果的话,无论谁赞成死刑也是间接的杀手,可能这个言论是很偏激/极端,但是这是真的咯!

也有很多人讥笑我们这些草根社会主义者,可是我胆敢说,你今天讥笑我们,后日如果你需要我们的帮忙的时候,我们依然会帮忙你的。因为我们也觉得你的生命也是我们要关注的。

虽然会议上大家都了解我们已经尽了全力,伟光可能会被送上绞刑台,你说我们放弃吗?并没有,我们反而更加的努力!

前阵子我回到学院上课,我们讨论到Activism(社会行动主义),而老师要求我们找一个例子供班上人来参考,我当然提及了《杨伟光后援会》的一切大小事,当然也是受到班上的极端主义者抨击,这对我无疑是一个信心挑战。我的英文不是很好,我很努力的用英文解释为什么我们要帮忙,

- 伟光属于特殊案例,最起码他变了好孩子;这不是我们后援会的片面之词,而是多方面的证实,包括狱卒狱友等等。

- 伟光确实是个不识字的黄毛小子,加上教育背景不深,来自非完整家庭,缺乏人生教育,认识损友而误入歧途,被骗之余还可能要断送自己的生命。

- 基于人权,每个人都有生存的权利(包括抨击我的你)。加上即使你犯错了,你都会萎缩变成一个贪生怕死之人,这是人之常情;但是伟光却没有贪生怕死,他了悟生死,只是希望自己能够活久一点来教育他人,这不是很好的事情吗?

- 新加坡就算要惩罚一个犯罪人也好,都必须要经过最高Standard的审查,但是还没申请宽恕就已经说不行,也没有去检查调查应该调查的东西,这和台湾钟德树的案件有什么两样?这和司法不公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呢?

我很爱研究事情,但是当我收获我想要研究的课题后,我却没有心情下去读,但是死刑是我唯一一项读了很久的课题。

结束了在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和杨伟光后援会的会议后,我带着一点失望、一点希望、一点期待、一点责任、一点压力与很多的感恩回家。

若你觉得自己能够尽一分力的话,请与我联络!


0 comments:

杨伟光后援会 - 文告!


撇开国际特赦组织的全世界死刑报告,我觉得我有必要解释我本身,个人为什么不赞成死刑。

我是佛教徒,而我相信因果,每个人做了什么事情就由自己的业力去承担,在佛教角度来看,懂得忏悔业障的人或者懂得认错的人,且彻底改过自新的话,这些人比起狂撒金钱来做功德但是心理一点改过自新的心都没有的人,来得珍贵!

相信有宗教信仰的人都相信,上天自然会严惩做错事情的人,如果相信:“这个世界只有上天才可以拿掉人类的生命”的言论而言,那死刑对有宗教信仰的人而言,是个残忍且不人道的动作。

如果说杀人是错事,代替别人来杀人更加错上加错,那政府杀人是对的?政府代表人民和司法严惩犯人将他处死是对的?对我而言是种荒谬之说!



惩罚一个人有很多种方法,像父母惩罚孩子也有很多种方法;如果父母只是用鞭打来惩罚孩子的话,那兄弟姐妹们会有怎样的想法?父母对孩子们还有爱心可言?政府如果用‘司法’这个借口以死刑来对付囚犯,那久而久之大家不是对政府抱有“杀人凶手”的看法?

老政客时常用杀鸡儆猴的方式来警惕国民,但是此方法往往都达不到这种效果!然而一个残忍的政府,以“保护国民”为由,拼命的把一些小错谋夺掉珍贵的生命,这不是杀鸡儆猴而是大开杀戒。

如果杀鸡儆猴行得通的话,那为什么还是很多人会犯错?

一个人如果犯错了,我们要责骂;他若是改变了,我们更要原谅,但谁去证明他变好?如果我来证明,读者肯定会认为我偏帮杨伟光,但是狱卒和狱友却证明杨伟光确实改变了,杀一个好人真的比捕捉真正坏人,哪一个比较重要?

很多人盲目的支持死刑,认为全部人严重做错了事情就必须得到有的惩罚。应有的惩罚等同于,他做错什么就要以同样的事情惩罚回他,杀人填命天公地道!那运毒的也要填命?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运毒的19岁少年也要死?

我明白世界多个国家规定,贩毒一定要死刑;可是杨伟光只是运毒,最该死?


“他那里可能不知道里面是毒品?”世界上就是有这样的事情,伟光没有受过完整教育,加上小时候看到母亲被爷爷动粗,整肚子孝顺心的伟光绝对会不甘心,后来为了金钱不惜任何代价的做工,黑社会大哥也告诉他运毒后只是坐监牢几年而已,不会面对什么严重的惩罚,他也相信了;这等同于,即使媒体如何大肆报导诈骗集团、大耳窿报仇案的新闻事件,仍然还有人被骗被打,然后再成为报章上的例子,后来还是会有人被骗被打!

那伟光何尝不是其中一个?

死刑让郐子手造杀生业,赞成死刑的人因为起无明意念而造恶业,一个国家不是属于一个人而是属于大家的,所以杀一个人就等同于让全国上下子民蒙上杀生的业障,这是一个没有任何营利的动作!

我斗胆批评为什么新加坡总统不能够宽赦杨伟光,他堂堂一国之主,宽赦一个人只是弹指般容易的事情。

我可能没有考虑到日后的事情,但是之前以死刑处理的死囚并没有成为借鉴,仍然还有很多人运毒进去新加坡。

一个国家如果能够努力控制好吸毒风气的话,就不会有毒品市场,别国也就不会运毒进去这个国家;如果每个国家都可以控制好吸毒者的活动的话,毒品交易就不会发生,也就不会有人想要运毒进国。

人民的声音透过代议士的嘴巴,进入国会进行讨论;难道国家人民代议士没有聆听到“不要杨伟光死刑”的声音吗?还是国会正在忙于其他事情,一个人的生命并不是问题?

一国之主是有权利说“宽赦”这两个字,总统他老人家因何没有踏出来澄清,自己不能够独自一人决定特赦?

好!即使说有一个特定的部门来决定宽赦是否的事,这个部门还是要聆听各方的建议,第一,老板的建议,谁是老板?人民!第二,老板的属下,人民代议士,我相信很多MP会基于人权道德而赞成宽赦!

除非这些声音都没有抵达此特定部门


0 comments:

对不起的蛋糕?蛋糕的对不起?=没用!

那时的蛋糕和这个有所雷同

突然想到一件事情,或许可以做个分享。

在我和前任女友分手的前一个星期,我也搞不清楚为什么她那么的伤心,所以就上了她的宿舍给她煮了一餐晚餐,她也是好像平时那么的冷淡。

第二天,我用很短的时间赶到Tropicana City Mall DIY了一份蛋糕给她,赶在她离开吉隆坡的前一天送到她的面前,根据书本和各项资料显示,蛋糕总会让女生有莫名的开心,所以那个时候,我不知哪来的信心认为她会很开心!

就在当天,我托我的朋友送到她的面前,我就很胆小的在门外等待。

后来,朋友走了出来,我就问她是否笑了,我朋友说:“没有啊!她还是原来的她。”

事后她传了一个信息给我,至今我还收着“我觉得你很过分,在我生气你的时候让我在班上难堪!”

原来蛋糕是不行的。

0 comments:

男生 告白方式好可愛


男 " 我给你讲好玩的故事啊..从前有两个人.一个叫' 我爱你 '一个叫' 我不爱你 ' 可是有一天 ' 我不爱你 ' 死了. 你说还剩谁? "

女 " 什么啊? 那个谁都知道啊. 我如果说剩下' 我爱你 '你就会说 ' 原来你暗恋我啊 ' 对不对? "
男 " 不是啦.你就回答嘛..只是游戏 "

女 " 那好吧 ' 我爱你 ' "

男 " 恩.我也爱你 "

女 " 什么啊你? "

男 " 那我再说一个啊..从前有两个人.一个叫' 我爱你'一个叫' 我不爱你 ' 可是有一天 ' 我爱你' 死了. 你说还剩谁? "

女 " '我不爱你' 啊 "

男 " 那我也爱你 " 女 " ..... "

男 " 不是开玩笑.. 我是真的很爱你 "

0 comments:

清明节 - 我们上山头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从小学到现在,我懂得背这句诗句,但是却不了解句子真正的意思;但今年,我好像彻底的了解句中的意思了。

今年清明节并没有下雨,比起以往,我们一家人今年起得特别早,平时起得特别早的爸爸今天看到我们也早起了,原本计划迟少许才开车,也决定提早行程,6点钟我们就开车到旧山头行清。

凌晨6点钟的旧山头,很宁静,只是少数的几家人,并没有好像以前那般吵闹,堂叔还没有来到而我们老早就把祖坟给弄得一干二净了。

今年的笑话一则

堂叔:我们每年把车子,电器烧下去,但是没有烧TNB下去,怎样有电?

因为起得早,我们碰见了祖坟邻居的坟头家人,旁边坟的家人也还没有到)平时我们两家都是碰头的)很快的很快的,我们就拜完了祖坟。

祖坟拜得快也就是说,第二个坟头和第三个坟头我们也很快的结束了,今年的清明节很快就结束了。


因为我们不想呆在第三个坟头太久




第三个坟头

1 comments:

Specially for my late YTF

这次清明节回家乡,
既是开心的聚会,
也是痛心回忆的一刻。
每次都要独自面对一个人的坟墓,
一个众人经过都回心想“怎么这么年轻?”的一个坟墓。

他是我的哥哥,离开这个世界10年的一位天使。




小时候幼稚园的毕业照片
和大哥出游照片(1)
和大哥出游照片(2)
调皮两兄弟之窗上嬉闹/睡前一张照

我小时候和他的合照
我们三兄弟的合照
这好像是,你最后一次的庆生。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