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comments:

我的个人观点


姐姐们不要生气,我的标题确实下错,应该是《宜力人看过来!》


昨天的部落格好像引起了一些朋友的直接反应,后来觉得我诠释得不够好,我就给自己再写多一次。

针对我的家乡青少年现象,我解析出因为种种原因而成就了种族歧视的青少年们,这可能并没有发生在大家的家乡里,但是在我的家乡却敢敢出现这种问题。


第一,选择到外地读书的学子们,态度明显变坏、性取向改变、为了冲面子而购买贵货!


首先,请各位不要对号入座,很多学子们都不是自愿到外地读书的,而是因为父母认为本地的中学不好,所以就直接把孩子送去州外/区外的中学。这不是什么坏事,但坏在父母一直听信旁言认为某某中学好、某某中学学习环境优美,听在耳多边当然是顺耳,但是真正是这样吗?


以我的几项经验来做解释,我有一位个案他是个男生,因为自己认为不适应本地的国中教育加上家人要把他送出州外/区外,自己在半推半退的情况下到了一间区外学校。每一次回来的时候,他都有非常明显的改变,首先是衣着打扮、发型、说话的语气,后来就是看到他的态度开始从热情变冷淡,然后根本就不讲话。


唯一能够和他对话的时候只有在信息互联上,得知他有时会偷偷攀爬校园篱笆到网吧还是夜店,这些事情后来让我直接联想到,到底他还是好孩子吗?我不小心瞄到对方的手机信息,他和一个男生的暧昧对话,还有很多昵称让我不竟想起到底这个本来很乖巧的孩子,发生了什么事情。最近看到他还频频有到夜店的习惯,灌酒纹身染发,抽烟吗?已经不在我想象范围内了。


在这里我并没有针对孩子们到外阜求学的学校作出任何的批评,因为每个学校都有各自的校风,无可否认,有时就是特别的校风让孩子们选择到校园读书。


对于第二点,家族往往都是造就了孩子们种族歧视的根,而平日的灌溉导致孩子们的种族歧视的种籽萌生。


我以前在大学论文上也讨论到,我们所谓的“种族歧视”并不是严重的种族歧视,存在在我们的种族歧视只是在特殊的状况发生,打个比如:有时我们驾车时,旁边有辆车鲁莽驾驶,在异常的危险状况下超车,然后你差点撞上或是导致车内的你们惊吓一场,而当下意识你会觉得这个是个没文化的人,然后你超过他的车后,你就看到是友族同胞,顿时你就有“真的只有他们才会这样!”这样的想法


存在在我们的身体里“种族歧视”的因子,只是我们讨厌没有文化教育的人,并不是完全讨厌一个种族。


在我们家乡里,家长长辈们总是灌输年轻一代,其他种族的人很危险的,不要靠近他们,不要帮助他们等等。正在读这篇文的你,回想,你的母亲还是长辈曾经在你的面前,或者是其他大人在孩子面前说过,“你不要出去啊!等下有A Ne Ne(印度人)抓你的啊!”


乍听之下当然觉得非常好笑,但是身为家长是看不到其中的严重性,可是重复的在孩子耳边说出这些句子的话,会让孩子在潜意识里种下一根,而孩子们逐渐的对友族有负面观点。


我曾经在佛学班任导,我问他们你们最害怕什么,他们的回应就是:“黑黑的人,鬼!”。种族歧视并不是与身俱来,而是经过“灌溉”和“培养”的。


而这些培养并不只是发生在华社,在巫社和印社也是发生雷同问题。



我没有反对单一种族源流的学校,只是希望单一种族源流的师资们,要很努力的宣扬种族之间的和睦相处。


我是来自国中,而母校在这一点确实没有作的很好,而且还越来越偏帮。2010年我回到家乡发现很多初中生会讨论:“明天要不要去上课?”这是应该商轮的问题吗?


我并没有直接责骂,反而询问当中的原因。原来我的母校老师有时懒惰回班上,或者是只针对部分学生作教导,把其他学生置之不管.


这会不会造就更多人培养出种族歧视呢?

0 comments:

今天是星期三!

一如往常,我早期刷洗,冲个早凉,清新自己的身体;让病气离去!对了,我就是生病了,可是今早就觉得比较好了,可能早睡的关系吧?还是要理头发了?因为头发太长的时候,我就是会生病咯!我终究还是个怪人!

今天我在火车上删除了很多照片,让自己不好的记忆不再留守在我的电脑里,也可以省去不少的记忆空间!

然后我才发现到~原来我还签阿郿稿,赶快打一打!

回到桌位上时,本想留在办公司赶稿的梦想却被一个邀请给破坏了。还列明说要穿Office Attire或是传统服装,我回过神看看自己身上的衣物,就是一件Tee恤牛仔裤子,多种原因之下,我都不想去了!

后来,看到手上一份纪念品时,我就在想-幸好我来了!

猜猜是什么东西!
*
*
*
*
*
*
*
*
*
*
*
*

是一套Parker的名贵笔,价值超过Rm200左右,果然是个名贵高级多星级酒店,出手就是那么豁达,难怪那么多媒体朋友出席。

PS:外国人真的很准时地,说明11点开始就是开始了,不等人的!连部长也是很早到了,11点就站在门口!所以其他姗姗来迟的媒体朋友们,你们迟到也不要怪别人提早时间表,别人并没有提早而事实是你们迟到罢了!我没有丢我公司的脸,很早就到了,我搭乘公共交通工具都比你们早到,你们还真的要反省咯!

PS2:我已经把这套名贵的礼物转送到哥哥手中,欲向我拿礼物的人对不起啦~


今天晚上我不能出席《婚纱美容展览》庆功宴,是因为我要回到电台帮忙录制节目,因为星期六清明节,如果今天不完成它的话,就没有时间完成了!所以我舍弃我心头爱(日本餐)回到那冷冰冰的录音制作坊,赶快把节目编排剪接好。

这就是国营电视台和电台里头的电台部门,全部电台的直播室还有制作都是在同一个屋檐下。建筑物年龄远乎马来西亚年龄,所以很多灵异事件发生过。

猜到我在那里吗?
对!就是这里!
我平时工作要用的器材,很厉害的东西来!
每次制作时,都会面对这些起伏不定的声频;其实就可以透过声频解读当天录音的人,到底是由怎样的心情,这点我掌握到还蛮好的。

国营电台电视台的出口

0 comments:

换了一个心情,每天记录一点点!

很多人都认为录音是个很好玩的事情,对!无可否认,一生人绝对要踏进录音室和直播室一趟,真的是很好玩!可是背后的准备工作却是累倒了无数人,吃点等我回到电台再一一摄影给大家看!今天是29号,星期二,我一如往常地回到大学上课,几个钟头的教学确实是获益不浅。这一天也是一个星期里我最珍惜的一天,因为可以和朋友聚会,有时和朋友聊天真的比较开心,虽然只是两个小时的聚会,敞开胸膛大胆说出心中不悦,也是一种非常好的发泄管道!

今天到Uptown的Village Park Restaurant享用比早餐迟一点然后比午餐早一点的“餐”。明明就已经病了很多天(连昨天工作时,掏出万金油都被别人闻到),还要点了一份Nasi Lemak Ayam Goreng+Half Boiled Eggs+ Teh Panas = 现在整个身体就是热热的。可是不吃白不吃,吃了才管自己的死活!

因为有点饿,所以忘了给它找一张相片,暂时看别人的部落啦!
星巴克换了Logo

病得严重了~!后来还是补上一杯最佳饮料,让自己可以流汗!
这是什么呢?
朋友邀约我出席她哥哥的结婚,是个印度婚宴,我们6人打算一同出席,也打算一起穿上印度服装,到底是个怎样的婚礼呢?敬请期待咯!
走过了一家书店,看见了熟悉的踪迹!要结婚的人,缺少这一本就真的会后悔啦!
走进玩具店,直奔小孩子玩具部门!看到龄琅满目的玩具,我要选哪一样给我的nephew和niece呢?还是带他们来选购会比较好?建议一下!


PS:

添鸿最近很埋怨自己是个英文教育的人,虽说小学是个标准的中文学生,转战国立中学时对语言的兴趣是100%的,埋怨自己的中文是个次等级,只能够一直在进修和自己学习,多阅读一些书本文学集,添鸿!你要加油!选择英文背景的学院和中学也是我自己的选择,父母也认为我是个语言天分十足的人,所以也赞成我去修读KDU和MURDOCH,现在我却在中文背景的公司工作,我真的是给我20年来最大的挑战了。

谁说我不能?我说我能!

0 comments:

帮助别人真的是会很快乐的!


帮助别人真的是会很快乐的!

那天我一大清早就起身,起步回到电台帮忙录音,(再次声明这是一份没有工钱的差事),本来预计可以早点到达电台的,却因为姗姗来迟的巴士而导致我迟到,一路我秀起我那平时不屑的脸,直到我遇到了一对盲人夫妇,我收下我丑脸。

很多人对这对盲人夫妻投注异样的眼光,最让我觉得不开心的是坐在我前面的一个老年人对他们指指点点,后来我决定了帮助这对盲人夫妻。

一路上我带着两人穿过小道,到火车站,然后协助他们买车票,最后把他们带到月台,把他们安顿好,一直到达KL Sentral然后把他们送出门闸后,我在想

“沿路用异样眼光看着我的人,脑海里在装些什么东西?”

看我,一个华人带着两个马来人?
看我,一个年轻人愿意带着两个盲人?

我不管,因为在我心里,只要帮到别人,我就是快乐的人。

你们呢?

0 comments:

The Garden @ One Utama

it is always a good day to hang around with GLAVIVILITI,
but the dinner was not all together, so it wasn't really that great!
And i havent seen VINODINY for freaking long time.

That night after the discussion of the assignment,
Though we not really in discussion but only lalala-ing and one love-ing.
We ended the day with a quick dinner at THE GARDEN with Tina and Liyana




Yep, a quick report in.
I need to move to my work d, c ya~

0 comments:

发牢骚 - 3月即将结束

好啦!三月即将结束了,发现自己并没有任何的激进,反而过得有点颓废,怎么办呢?

3月对我而言,有喜有悲,经历了人生大事,也经历了人生小事。看破红尘却不至于,但是放下很多不该执着的事情。

3月我拿起了重担,也觉得自己有时过于冲动而惹来不少的是非事!有点吃不消的感觉,后来觉得自己仍然是个23岁的小伙子,吃一点苦头,理亏也没什么要紧,最重要莫过于忍过就是成长!



对于自己知识宝库的投资是不能避免的事情哦!
我一直要买万达通卡,后来还是买了RAPID的RABBIT卡,总觉得他们的行销手法越来越顾及客人的感受,这张东西可以在你上巴士的时候bit一下(就是所谓的触碰卡)然后到达你的目的地时,再bit多一下,就可以省下很多不必要的时间了。
出席了一场“别开生面”的选美比赛,我承认我是有打哈欠的!
Katoon Network街舞队的领队!Alex

1 comments:

与表哥表弟一聚 - Pasta Zanmai Restaurant

**图片转载自《常在我心》**



一个星期过得真快,转眼间又到了大家满怀期待的周末!什么!周末?为什么我还在外头工作?

星期天早晨,我早起,发觉到我的喉咙不舒服,然后我的鼻腔内也不爽快,我问我自己:”怎么办?等下还要帮朋友录音,如果声音不好就联不到声音,他也会基于帮忙而不责怪我,那岂不是要他吃死猫?”

后来我到了电台,猛灌了几杯热开水,喉咙终于好了很多,我就抓紧这可能只是短暂的转好,直接奔跑到录音室,快快的把全部东西录好!结果真的不出我预料,录音结束后我的喉咙痛、鼻塞、少许咳嗽来了!

难道我真的生病了?

算了!反正我就是病了,但不至于病倒!


Call一Call表弟,Janssen然后确定了他在PJ一带后,就二话不说马上约他出来,后来与我4个人结伴到One Utama吃晚餐,选来选去,最终我们还是决定了这家比较昂贵但是还负担得起的日本西式餐厅。

我们四个人,叫了4套不同的饭食和面食,送到桌面的时候,已经挤满了桌子,我还是第一次在Pasta Zanmai 看到如此丰富的“桌上餐”,因为平时我都是一个人或是和朋友两人到这里,可是今天4人,让我看到了震撼!哈哈哈!


表哥和他的朋友开餐啦!
就是拍不完完整图

吃饱!走人!

0 comments:

Updates updates about Kenn's March 2011

Today is the most struggling day for me, actually this week was the week where I struggled a lot, I started to doubt whether I am suitable in this line or not. After all, is my favorite things to do, and always is my dream to become expertise in media.

Chief Editor called me into the office and asked me how long have I been here, and I said I been here for 4 months, with motherly love she told me I still have a problem with my writing skills, I know that she want to say that she cannot keep me if I still have this writing difficulties, I know it is not allow in publishing line as writing is essential technique for media person. (Starting to rethink what Doris had taught us)

She edited the writing and taught me how to bring life into the article; I tried, but I still facing the hard time to make it more flowery. I said nothing and just nod my head with fully agreement, I listened to her with no doubt as she is so persuasive because she is in the leader where she brought up the whole magazine to the first rank in the national.

She always smiled to me as she looks like a mother instead of a boss, when she angry she will show the anger face, but when she is playful she will be entertaining us, I feel like she is the right leader that I should follow..

Until that day, upon the calling into the room – she kinda like invited me into the room.

Stress, pressure, and there is a Chinese said “mixture of flavors” – doesn’t know which is the right taste. I went out with encouragement, and also with a little bit of self-disappointment of myself, starting to question myself – where the hell is the Kenn I know before.

Today, 2 of my colleagues asked me why am I so rush to tell editor in chief that I have confidence to solve this problem, as an experienced people like them, they never said that they are confidence to solve the problem before, yet I am just a 4 months old guy but with confidence.

WITH the stupid harsh action I did, now causing the whole department a nerve.

My colleague said that I have to improve my writing skills, and the moment that she said that I need to polish my language, I was so disappointed of myself, but the moment when they said I have the potential to become a very good journalist is really give me a boost of confidence, yet a pressure as well.

Now I am struggling in between.

Love my colleague, all of them, although all is women, but still love them to the max, especially the journalist department, where we fight together, stand and still together, we are a team. I cried out loud when one of my colleague named her album “One Big Family” I felt that I am part of the family~

Then all the editorial staffs which see me as part of the office member, I felt really warmth.

I love all the leader in the office, they gave me enough encouragement that sometime make me feel bad, I tried my best to go to the top, but my English background slow down my progress.

Well, in this working environment, English background that works in Chinese office doesn’t reasoned a lot of obstacle, yet, I still wanna try my best to stand still in this line.

I know some of my colleague is reading this.

First day joined in, I felt like I am the best of the world, I really felt arrogant when no one in the office can speak fluent English like me. But after a while that I realized that I am working in Chinese environment really stressed me out, I felt like there is useless that I maintained my English in this environment.

Nope, until another department surprise that my office have someone that can speak English that really boost up my confidence.

The beginning of the stage, I realized that my writing wasn’t that good, so I tried to practice until the day where some said they saw my improvement, but until this very weekend – Nope.

Well, tomorrow onward my colleague will give me extra task, is in order to help me to keep me in the line, I really appreciate that, and hopefully I just need another short term to polish everything. Great, extra task while extra task with double the pressure.

Thiam Hoong, promised to your blog

Don’t be so rush and too confidence when you have nothing confidence in your mind, it doesn’t help! Be quiet sometime because not every time voicing works.

1 comments:

文字工作者


以文字为出发点,发掘更多的故事,是我的故事灵感的泉源,在这个发掘的过程中,我却发掘到原来受过英文教育背景,后来转战中文背景的工作是件异常困难的事情,即使自己是个华人也并不代表自己能够胜任。

寻访多种悲欢离合的故事,也出走多个地方美景,应该享受的事情我都享受过了,福利或许是拿够了。刚巧昨天下班回家上网时看到一个19分钟的“短片”,短片结束之时就是我眼泪滑落之际,短片故事主角说:“我活了22岁,最近我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快乐。”

我的快乐呢?到底现在的我是不是快乐的人?我还在怀疑这个我早就认为事实的事情。

0 comments:

我的长篇 第三集

您现在正在阅读第3集,请先阅读第1集,2集:
http://kennlife.blogspot.com/2011/03/blog-post_18.html

http://kennlife.blogspot.com/2011/03/blog-post_22.html


我气呼呼的走到家门口,拿起了刚才我吆喝过的钥匙打开了那扇门。我甩掉了那一起购买的球鞋,眼睁睁的看着它划过了我的视线,掉到花盆里。我甩掉了钥匙,“嗒!”一声,敲打到地上而撞击出来的声音,就仿佛我的心情般,大力撞击令我伤心至顶。

我迅速得把自己剥光,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这就是我,我就是喜欢在自己的公寓里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是这样我才没有为公寓另寻多一位主人的关系,直到遇到你为止,我才甘愿打扫那间被我当成储存室的中房。

我还记得那个时候,你来到我家离和我一起商论功课,
“喂!你自己一个人住在外面,不如你搬进来和我一起住好吗?”

“要付房租给你吗?”

“你说呢?不必付我房租,但是你必须要负责一天的几餐、厕所和所有空间的清洁、盆栽的青绿还有健康,有时必须要替我递交水电费,还有如果墙壁肮脏,你必须要油漆。”

“那我宁可缴交房租了,我可不是你的佣人。”

“哈哈,只是和你开个玩笑啦!我不是一个蛮不讲理的人,只要你可以在我繁忙的时候帮我就好。”

“大少爷啊!我也只是个学生,当你繁忙你的课业时,我不也是同样吗?”

那个时候我们两个人打闹着,我不知道你是对我有什么样的感觉,但是我对你就是已经超出友谊关系的感觉,甚至有时候想要占有你,我承认当时我想要你在我的身边就已经足够了,可是我知道这只是我的幻想,而且平时你的身边就有很多只蜜蜂苍蝇在环绕着你,而我连蜜蜂苍蝇也不如。

“小信,你怎么了?”

“没有啊!只是在忙功课。”

“小信,虽然我不是时常陪在你身边的那个人,可是相处久后我也相当了解你是谁,你的性格我还不知道吗?”你看着我对我说,我根本就不敢直视你。

“小信,”那个时候你放下手中的参考书,然后抓着我的肩膀,我紧张死了!“你是不是在不开心我不能搬进来和你一起住?”

你猜中了!但我不想对你有任何的回应,不想让你看到我不甘寂寞而沉默寡言,但你就是一如往常的直视着我,我知道你很期待的就是我的答案,而你这个大剌剌的性格告诉我,如果我没有回答你要的答案,你是不会放过我的。

“真的没有什么,我就只是为了功课而忙。”

“小信啊!我每次放工都先过来陪你谈功课,休假没上课也来陪你,其实我已经算是半个住户了,只是我没有付房租,不如你让我考虑看看,如果我要过来住的话,我也必须要先告诉房东,让他安排啊!不可以那么急就搬进来了。”

你果然是了解我,就是一个标准的巨蟹座,不甘寂寞也希望旁边时常有个人陪。

“我并没有说要谈这些。”倔强就是不要告诉你我的真心。

“可是你的潜意识告诉我,你是在思考着如何说服我搬进家里。”

***************************************

广场的寒冷比起我的寂寞购物来得逊色许多,我独自逛着那些平时我们两人一起逛过的店面,一片片回忆如同映画垂落我的脑海里。是!我有点自责为什么和你逛街时,要制造很多无谓的回忆,现在独自一个人走回来这些地方的时候,本来应该开心购物变成伤心的购物了!

我已经语无伦次。

走到了平时不会靠近的旅游产品店,我以为可以和你一起选购的,但是却因为我的胡乱答应而导致只可以独自一个人!

“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到你吗?”店员靠近我亲切的问着

“我想要找一个行李箱,可以装大概一个星期的衣物的行李箱。”

“请你你是不是第一次出国呢?”

“正确来讲,是第一次到很远的地方,所以也不知道怎样的旅行箱会比较适合。”

“哦!其实你远门的话,不如买一个比较中等的行李箱吧?如果你用一个星期的行李箱的话,可能超重会被罚钱也~”说完,店员很快的拿出一个红色的行李箱。他怎么知道我喜欢红色呢?

“这是我们店内最新的旅行箱款式,其实如果收纳好的话,可以放很多衣物,本身很轻所以即使你塞满衣物也好,超重的可能性非常低,刚刚也有一个客人买走了两个,两个有折扣哦!”

“好吧,就这个”我根本不欲多想,只想赶快买好,赶快回家。

“那我帮你结帐,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没有了,其他的我都向别人借好了。”

“好吧,那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的,请光临我们的店哦,我们会给你最好的优惠。”

拖着红色行李箱走在商场里,因为寒流来袭,虽然购物商场的寒冷不敌寂寞的寒冷,但是拖着行李箱走出商场,然后大街上,感觉自己的寂寞让自己更加伤心。我低着头不敢往街道上的人潮,皆因都是一对对情侣,而我却是独自一人的孤独行李人。

“砰!”我撞到了街道上的电灯柱,手拉的行李箱倒在地上,我整个人也跌坐在地上,我左手捂着头顶上的红肿,顿时一股想法冲上脑海中“死人冰!如果你陪我出来的话,我就不会撞到头了!”

0 comments:

我的长篇 第二集

您现在正在阅读第二集,请先阅读第一集:http://kennlife.blogspot.com/2011/03/blog-post_18.html

那天我收到了校方的通知,告诉我要代表校方到日本实习,然后回来和学弟们作分享。对于向往日本生活的我,一接到这项通知时,除了兴奋之余,我也最想要让你知道和你分享这份喜悦,计划和你一起到旅行产品部门选购行李箱等等的,那种兴奋的心情,自私的我只想要和你分享。

我满怀兴奋的走到你工作的咖啡厅,看到你独自一个人在站店,我本来打算假扮客人靠近柜台的,无料被你识破我的诡计。

你抬头看着我,我吓到了,因为今天你的脸色很差。

“喂!学校派你过去实习吗?”

“对啊!今天早上到了学校后,教务处长就吩咐我到校长室去见他,我以为我过分迟到还是没有交功课引起了校方的注意,可是校长却告诉我叫我到日本实习。”我从书包里掏出我的笔记本,然后从那本星巴克牛皮记事簿里拿出今早的信件,你很快的从我的手中抢去。

“那你答应了吗?两个月也!”

“我答应了啊!”我气质昂扬的回应到,丝毫没有发现到你的脸色已经变了。

“给回。”随后你气呼呼的离开了,回到你的咖啡冲泡器旁边。

那个时候,我傻傻的握着手上的那封信,我看着你的背影。平时这间星巴克,就是一个属于我你的私人空间,没有客人的时候,我们两个仿佛就是情侣般的嬉闹着;可是今天,当你把信塞回给我的时候,我感觉到那时的空气稀薄,喘不过气来甚至觉得那间星巴克很陌生。

*****************************************************************************

“我走了!谢谢你对我的钥匙提醒,我感觉很温暖;加上我不想要留任何东西在你的家,免得我又得回来这片伤心地。”对你那股深深的感觉,我以为我这一生人完全放不下,但是你让我说出这么伤害的话。

”你在一旁保持沉默

“小冰,我们不要联络了。”

我赶紧往桌面拿走了我家里的钥匙,泪水再度不争气的沿着脸庞滑落,而我的心跳加速;是因为害怕还是紧张?我脚步放慢走到门前,满怀期待你会叫停我,

“小信!”

你叫我了!其实我很开心,但是为了饰演好生气你的角色,我决定不要看你。“为什么还叫着我?不是不要理我了吗?”

“我只想告诉你,路上小心。”

你真的是如此的狠心!我加紧了脚步跑离了现场,我答应我自己………暂时在一段时间里,我不要找你,虽然我也了解自己想要见你的心按耐不住。

*****************************************************************************

因为下个月就要离开家里,上个星期也莫名的和你冷战了,所以自己就打巴士到购物商场,沿路我都只是望着窗外,看着街上的成双入对,而我却只是单独一个人在巴士上。今天因为不是假日的关系,巴士上空得可怜沿路到达商场还有时间,我小睡片刻,而在小睡时我还很警觉说有人上巴士,可能我对事情的敏感度很强烈。

到了商场,还是司机叫醒我的,平时我无需要担心我会不会因为忘记下巴士而直奔到总站,因为你都会在我旁边,而今天单独出去商场买东西,还真的有点担心自己会忘了。

“少年,你的朋友呢?怎么没有看到?”

“哦?”我顿时找不到解释的方法,“不得空也。”

“可是刚才偶好像看到你的朋友,”

“是吗?不可能啦,工作狂怎么可能会无端端抛开工作呢?”我帮你找了这个借口。

商场今天也是空空如也,我今天的肩膀还真的有点累,因为平时都是你帮我提包包的,可是今天却不是,我开始觉得我对你的依赖习惯了,如果我再不改变自己的话,可能一天你的正式离开,我会觉得是一种压力。

今天的午餐,是我一个人,那家老板看着我迎面靠近,随后对着我大喊“小信!小冰呢?”

“人家今天上班。”事实却是你今天跟星巴克拿假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哦!那今天你要叫单桌还是两人份?”老板会这样说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当然是单桌啦!双人分怎么吃得完?”

原来不只是巴士司机,商场大门的保安叔叔,甚至是餐厅老板也知道我们就好像是出双入对的情侣,但是事实并不如此,我也分不清这是暧昧还是单纯的超友谊关系,你到现在为止都没有给我一个解释。

“老板,我们很像情侣吗?”当老板拿着我点的食物靠近我,我多嘴问了老板,

“你们不是吗?”

0 comments:

Sweet Couple Series


Sweet couple always sweet, not matter where and no matter when.

0 comments:

过客


在我们这短短几十载里,知己不多只能以个位来数,朋友或许来个百个,而同事也只是十几个,但是过客就真的很多,多不胜数。

谁是过客,他可能只是你生命中里出现几天的人,几小时,甚至是几分钟,几秒钟。可是如何真正定义过客?

这些过客就是会让你改变想法的人。

改变你生命想法的人,甚至会让你觉得他是你身边很重要的人。

而,真正对待过客的方法就是随缘,但不放重;不必执着,只让他对你有个好印象,就好。

而我,就不是这样

我会细心款待每位过客,甚至对他们胜如朋友。

可是往往在关系结束后,这些人都会狠心放弃你。

我就是这样,让很多人认为我就是个过客客栈,

等到客人离开后,你虽然可以回忆,但对方往往只会忘记。

0 comments:

这一吻,那一瞬间,成了回忆



那天,你在工作结束以前,

你说我们到楼梯口坐坐,因为可能再见的机会不多。

因为怕后人看见你走进楼梯口,

所以我们前后脚进去,

那个时候我们把整个场景搞到好像什么色情事件,

可是我还是随着你的脚步走进了楼梯口。



是你告诉我,在离开工作岗位以前,

叫我和你见面;如果没有过去找你的话,你就不会理我了。


我坐在楼梯口右侧,而你就在我的左边。

我们以最普通的“累”开始了那个时候的对话,

你也告诉我今天的繁忙让你的全身疲惫,

我很绅士的帮你按摩,

因为那是我唯一可以做的事情,

也是我最喜欢替别人做的事情,

而你也很享受我给你的舒压方式。


我送下手,你也发觉到我也已经累得不成人事了。

“你也累了。”

你也替我按摩,只是我觉得时间有点短。


后来,我抬头往向你,你也仔细的看着我,

你告诉我,“如果你是短头发的话,会很好看吧?”

“可是我短头发很难看。”

你不发一言,我知道其实你很期待,所以当下我决定剪头发。

后来,我们不小心互看了对方,两人却尴尬得晕头转向。

不久,我发现到我们之间的距离接近了,

我拿起我的手机,

想为我们摄下最美的照片,

刚好我想起今早的事情“今天早上,我帮了一对盲人夫妻。”



忽然

你的唇贴近了我,

我并没有作出任何举动,

你也是没有胡乱的动,

我们的唇就互相贴近,

很久吗?并不会,只是短短的5秒钟,

我屏着呼吸,很长的呼吸,

平时接吻会咬唇、舌吻、

在这一刻并没有发生,只是接吻

短短的5秒钟后,

你就离开了,

我们两个不发言,

直到有人推开楼梯口的门,

你就说“我要回去了。”

“好。”

后来我很依依不舍,


但是我不敢说。

我只是发觉到,你也是同样的感觉

1 comments:

Where is Kenn' life


Life seems lots more busy than i expected,
I never get a chance to sleep properly on the bed.
Either i am totally naked on the bed, or maybe I am half naked (Shirts on but pants down),
I never cover my body with my sweet blanket,
where is KENN? I am extremely tired.

So, my dear colleague and friends from the MEDIA,
please understand me that I am truly tired!!

Currently I am outside at Radio Television Malaysia,
Assisting the children programs for TRAXX-fm,
assisting them is always my pleasure.
Helping my previous company is my honor as well.


Guess after today I will enjoy no rest day,
because Sunday I have to get my ass to meet the pretty girl in my college
in order to settle my assignment, where is my life?!!!

0 comments:

我的长篇 第一集

很久都没有写长篇小说了,这次不打算放到无名,而打算把它放在这里。这部小说还没有命名,也不会一下子写完,皆因这是一部我的第一次尝试。

***************************************************




“你喜欢我吗?”对,我喜欢你,但并不代表在身边陪伴我的你也拥有同样的感觉。

分针嘀嗒划过时钟边缘,你却没有给我回应,你只是傻傻的看着那片海,虽然是属于我们的回忆,但是你也不能够如此选择沉默,对于我来讲是绝顶的不公平!回答我!“你到底喜欢我吗!!”

问题破口而出,我才惊觉原来问号被感叹号代替,我对你并不时询问而是强逼。

“我不喜欢你。”

五个字划破这个宁静的海边,海浪声缓慢,而我的心跳加速,“我绝没有想到你会这么说!”泪划下我被你刮过的脸庞,随后我就离开了那个本来甜蜜但如今苦涩的海岸,我看不到前路,我只是望着一个方向跑。

那一夜我过得很辛苦,对于一个男生而言,哭即让旁人觉得我的懦弱,也随之仿佛一块大石直击我的心。我离开了在海岸的你,直到一个地方我停下脚步,我想回头,不过我的心告诉我是你伤害了我,我不想回去。

选择了一个比较空旷的平地,我坐下来深思以前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情。

我还记得第一次和你见面时,你在星巴克做工,而我只是一个大学生。

“星巴克欢迎你,请问你要点些什么?”这一贯的客套用词,几乎在各大商店咖啡厅都能听见,为了年终功课已经很繁忙,我本来只是想低头点我要的饮料时,不知道什么力量崔使我抬头,我看到正在微笑的你,我晕了。

“先生,你要点什么东西?”

“我,黑森林咖啡饮。”

“好,黑森林咖啡一个,带走吗?还是在这里用呢?”

“我在这里喝。先生总共是十块钱。”

我从钱包里掏出一张红色钞票就给了你,你双手接过我的钱后,叫我靠近收银机“先生,现在客人比较少,我送到你的桌位吧。”

我对突如其来的请求吓到,可是我还是很乖的回到桌位,对其他人来说可能就会抗拒,可是对于我来讲,我只是会茫然接受这种要求。

“陈先生,这是你的咖啡。”

我完全没有发觉到这个人突然来到我的桌位上,你拉开了桌位旁的椅子,然后一屁股坐下来,而我缓缓地拿起咖啡杯,正在注意你的一举一动,我并没有怀疑身旁的陌生人是个危险人物,我只是缓缓的“享受”着我的咖啡。

“陈先生,怎么了?”

陈先生?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没有开支票或是用信用卡,为什么你知道我姓陈?很多问题随之而出,“你怎么知道我姓陈啊?”

“我和你是同班同学也,哎~也难怪你不知道啦!毕竟讲堂那么大,而我每次都是因为工作太累睡迟了而老是坐在课堂后面,你却老是在最前排,你怎么可能认识我呢?”

当你告诉我这个的时候,我回想在班上上课的情景,才发现到讲师每次讲课到一半的时候,都会往讲堂后面一望,然后摇头,才继续讲课。而每次我都随着讲师的方向看去后面,而每次都看不到什么特别的东西,经你一讲我才了解。

“竟然同班,那就不要叫我陈先生了,叫我小信。”

“小信你好,我叫小冰,我回去工作岗位啦!”

******************************************************************************

“你醒了?”

“怎么我在这里?”昨天我不是在海边吗?为什么现在我会躺在你家里?

“昨天你跑掉以后,我其实就跟着你了,我担心你会做出什么傻事。”

“你不是说不喜欢我了吗?不喜欢我不就代表不用关心我了!”

“你别这样。”你靠近我,意图想要紧抱着我可是却被我推开。

“不要这样,昨天你已经表态告诉我你不喜欢我,那就表示我们之间就是完毕了!”

那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不以为然,我知道一向来你在任何时候都会把我带回你家里,然后细心照顾我的,这次我也只可以用这样的解释来麻醉自己,因为我想要离开这里不想要再看到你!

“你昨天睡着在海边,我把你送回家的时候,才知道你的钥匙在我的家里,后来看你已经入眠了,我就把你带到我家,你如果要回家的话,记得拿钥匙。”

我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你竟然不是要我留下,而是要我记得拿钥匙!

0 comments:

在天堂的哥哥,正式给你一封家书


亲爱的哥哥,二哥,你好吗?


20年的生命,我只陪在你身边的时间并不多。


今天是我正式给你写一封思念,以文字告诉你我真的很想念你。


每次想起你,我都在流眼泪,禁止我想你是一种残忍,所以眼泪是一定会留下痕迹。


现在回想起,我的朋友比我更加幸福,至少她有一张和哥哥的合照,而我并没有和你合照过,我真的很后悔为什么小时候我没有想过这种事情。你那天走掉,我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后来看到你躺在棺材里面一动也不动,我知道我永远都看不到你,也不可能和你一起生活下去。


你中学我小学时的放学比赛,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里,即使我输了,你也会请我吃冰淇淋。


你到外地工作回来,第一件事情不是整理行李,而是马上载我去蛋糕店买蛋糕吃,导致我现在看到班兰千层蛋糕,都会想起你问我的:“阿鸿,你知道我喜欢吃什么蛋糕吗?”


“我知道,班兰Cake嘛!”


每次回来家中,你只是需要长时间的睡眠时间,而我都是会骚扰你,到你的房间,钻进你的棉被里,只是想要依偎在你的身边,而我知道你老是会踢走我,但是你过后会把我拉进棉被里,我知道你并不会那么狠心,没想到这些都成了回忆。


我不记得我生病时你有怎样的心情,但是我知道你过后有问起我的身体状况。


当我放学的时候看到你很努力的在做年终作业,我不敢打扰你,只知道你的用心你的努力把你带到你的梦想大门,你踏进了大门,却没有机会从同样的门走出来,而在里面莫名的停住了,我知道你为什么不闭起眼睛,因为你的梦想还没有达成。


二哥,你好吗?


我对你的记忆开始模糊了,甚至有时想起我有个哥哥的时候,我一时想不起你的样子。


最伤我的心是,因为我的样子和你长得有像,所以看到镜子里的我,就只好告诉自己原来你在我身边,或许没人接受这样的举动,可是谁叫我已经在年少的时候失去了你。我宁可不出现在你的朋友群,免得他们看到我想起你。


二哥,你好吗?你现在在哪里?
长相思长几个夜晚,长相思不如长相伴;长相思长不过天长,长相思太长心不安。


满桌子眼泪,满脸泪痕,只可以掩口暗地哭,深怕别人说我不成熟。
写完了这篇,现在满脑子都是你的脸,今天到底怎样过?


1 comments:

小学到你去世,原来我们并没有很多相同的故事。

一岁时

我从妈妈口中得知,原来是一个意外怀孕。

本来计划生个女儿,却从医生和传统验孕手法中得知是个男生,爸爸还是坚持让我这个小生命来到世间。那是和大哥二哥年龄相差一截,后来才了解到原来和兄弟之间也有代沟,解决了吗?好像没有。

二岁时

虽然我是个意外,但是我还是得到全家人的疼爱和祝福,有一次,大哥二哥载着我出去逛街,然后分别敲到了我左额和右额,到现在痕迹还在,虽然是个几乎毁容的事件,但是我对于这样的纪念,抱有价值性的回忆。

三岁时

我从妈妈口中得知,原来我是个活泼好动的娃儿。

我跳上了床,也攀爬家里所有的危险角落,更不忘躲在衣橱下的空间不让父母找到我。当时我是个胖娃儿,妈妈也庆幸把我生下来,她告诉我没有后悔,毕竟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我还喜欢偷拿起家中的电话,学爸爸听电话,我的一举一动娱乐了家中老中青三代。


6岁时

我从爸爸口中得知,我到幼稚园读书时,并没有害怕,也很勇敢。

爸爸负责每天早上载我到基督教会的教堂,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戴眼镜,在班上也是个可爱又带点帅气的小男生,深得班上的女同学喜欢。当时属印象深刻的几样事情就是,我偏爱美术课的美术颜色纸张,所以在每次放学的时候,我就会偷偷爬到老师座位,拿几张回家画画;坐在我旁边的一个胖男生,他的玩具不是变形金刚而是一些电线插头,我们男生对于这种玩意产生了好奇心,后来才知道原来这些都是一些危险的东西。

当时我们都会在每个礼拜五进教堂,接受老师们宗教教育,那个时候我不知道什么是神,更不了解这个是神的教育,也不知道什么是宗教,唯独了解这一天和这段时间是一个和朋友相聚的美好时段。六岁时,回到家里我还学习怎样写我的名字,而每次写错的时候都会被妈妈笑,可我知道这些笑容是难得的微笑。


7岁时

我从妈妈口中得知,

那天是我第一次考试,而身旁顿时没有朋友的陪伴,我很惊慌,考试考到一半的时候,老师突然间说我们不能够上厕所,那一次我尿裤子了,妈妈在休息时间时提着一包云吞面来到学校,然后还帮我抹地,妈妈微笑对我说“傻孩子,要上厕所就跟老师说。”又一次,我被编排坐在班上最前座,无料我还是看不到老师班上写的字,即使是多么的大,我还是觉得字体模糊,老师告诉我叫我妈妈带我去看眼科,才了解到原来我近视了。那个时候我的眼镜和现在柯南的眼镜大有相同,如果我现在戴出来或许是一种潮流指标。

9岁时

我从爸爸口中的知,我闯祸了。

我利用妈妈午睡时分,爸爸外出的时候,我打了一些…不是一些,是很多付费电话,和香港的“姐姐”聊天,聊了大概马币六百多块钱,凶神恶煞的爸爸拿着平时锤钉子的铁锤,在二哥和妈妈的面前审问我,我还硬口不说,后来经过很多审问、调查、判断、安慰、谴责、责骂过程后,我才黯然的承认,“人是我杀的!”

还有一件事 - 小学生必须在午休时分把椅子移到桌面上,因为值日生要打扫班上,因为自己头脑不发达,忘记了应该做的事情,而级任老师叫同学把我的桌位搬到篮球场中间。那个时候是考试,我就在太阳暴晒的情况下完成考试。后来爸爸发现这样的事情,载着我到小学找校长理论,我还记得那个时候爸爸只是说了一句,当时的职任老师就吓得完全没有声音“学生犯错你就一定要在考试的时候惩罚他?给了考试的压力还要给惩罚的压力!”虽然后来爸爸也没有追究,但我知道爸爸还是疼惜我的。

10岁时

我从我的脑海存档里面得知,

加入了红星月会组织,虽然家中并没有引以为傲,但我知道他们希望我学习更多。几乎在每天下午完成了补习后,我都回到学校,我学习了很多,也成长了许多。爸爸应了我新年撞头的愿望,给我买了一辆脚踏车,我还记得我为了要骑脚车而很快速的把功课做好,也因为为了骑脚踏车而荒废了学业,10岁这一年我四年级,就把成绩搞得一塌糊涂。这一年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但是却在我的脑海里记忆模糊。

11岁这一年,

并没有人告诉我,因为我亲身体验。

年末,即将迈进儿童节还有漫长的假期,家里却在这个时候传来一些恶讯。那时是半夜3点钟,我还在温暖的床上,突然家里的电话响起,我爸爸赶紧起身接电话,而我和妈妈在模糊的睡梦中醒来,正计划回到床上时,爸爸站在门口:“阿福刚才撞车死了。”

对于爸爸并没有接受过完整教育,也不懂得如何诠释电话内容,他直接用最简单的字句转告我和我的妈妈,而这简单的字句滑落我们耳边,字字有力直击我们的泪囊,顿时头脑运作不来,而眼泪已经逐渐滑落脸庞,“这怎么可能。”

那一夜我们没有睡。我看着手中一张我想要送给哥哥的海报,至今我还收着。我暗地里告诉自己,为什么这张海报去不到他的身边。我垦恳要求爸爸把我带下去吉隆坡把二哥接回来家中,爸爸并没有给我任何的反应,只是叫叔叔把我送到小学,那天班上给我弄到鸡犬不宁,我的哭声盖过了班上和隔壁班。

甚至是最爱的休息节、电脑课、体育节,我也没有感受 - 我还记得我在哭。

哥哥回来的时候,我看到平时很坚强的爸爸颓废的被友人拖着进来,到现在我还隐隐看到当时爸爸的疲惫,所幸有朋友陪伴。妈妈已泣不成声,大哥回来的时候眼眶乏泪,而我更笨,根本寻找不到应该配合的感觉 - 我麻木了。

哥哥到了,棺材到了,灵堂设好了,而跪在哥哥灵木前是我单独一个,我是他为一个弟弟,也是家中最小,我看着灵堂上哥哥的照片,一面烧金银纸,我的眼泪就一直流下,若是他可以收下我的金银纸的话,我想应该是湿透的一砣。

我不敢看他,因为害怕。可是终究还是我的亲身哥哥,我还是硬着头皮去看了。那个时候的他眼睛半闭,像是不甘心如此英年早逝,我也了解他有心愿未了。

他的葬礼,他的棺木,他的身体,是如此的冰冷,虽然没有嚎啕大哭,但如此冰冷气氛远超过号啕大哭的状况。第二天,我坐在他的棺材前面,紧盯二哥的照片,我想把他的样子锁在我的脑海里,虽然目的达成,但是忽然我大哭了起来,我跑到妈妈的身边,妈妈那个时候告诉我“傻孩子,走了就是走了,没得回来了。”

我惊讶妈妈如此的淡定。我的一哭划破了客厅中的宁静,促使更多人觉得二哥不应该离开。他朋友晚上出席丧事,在他的棺木面前叫他起身,佛教会来诵经松静,南无老的客家丧礼仪式,一夜多种事情发生,让我本来平复的心情再度崩溃,我流了一整夜眼泪。

我知道那一颗钉子敲进去棺木时,就是一个永远的象征,象征着这个人已经离开了。

第二颗钉子敲进去的时候,我了解二哥已经永远离开,不会再归来我们的家。

第三颗钉子,我知道他失去了生命,我失去了家人。

第四颗钉子,他不会出现在家里,然而会永远埋没在黑暗的泥土里。

第五颗钉子,妈妈的哭声开始划破宁静的封棺仪式,我看到妈妈依偎在爸爸身边,不停的哭,不停的哭。

第六颗钉子,我无语。

最后一天,我站在空墓上,而基于传统和禁忌,我不能够看二哥的棺木葬下,那个当下我真的很痛,我痛恨为什么传统是如此的狠心;后来仔细想想,如果二哥在这个时候是可以看到我的话,他也不想让弟弟亲眼目睹这最伤心的一幕。那一整个月,那一整年,我不是我。发生在新年期间的车祸让计划好欢度嘉庆的家人顿时放下,面挂不上笑容。

我们依然回到外婆家,而我的样子有像哥哥,所以外婆频频叫错。那1999年的新年,我们一家人过得很不开心。

12岁

我开始自己独立练习画画,因为我知道二哥喜欢美术,至少我可以在画画的时候想起我有一个家人,他的身体离开了我们,但是精神却一直伴随在我们身边。

0 comments:

不解之真爱到底是什么?

我开始不解

真爱到底是什么东西?

当你发出一份长长的信息时,得到的却是一句话的回应,如果那个只是你生命中的过客,你或许就只是一笑而过,但如果回应你信息的那一个,是很重要的一个人的话,那你会怎样反应?

我给对方打了一个电话,我知道我心情不是很好,可是答应了对方必须要很开心的面对生活,所以在电话接通前,我让自己开心起来,可是电话另外一方的声音却是不耐烦、不想讲话、叹气 你会怎么想?

你很期待一个人给你反应,所以不管如何你都会长时间守候在面子书旁,但是你看见他在线上却毫无理由的没有回复你,你还要继续等下去?

如果你朝思暮想的人在早上告诉你没有时间陪伴你,或是临时必须爽约;但中午你和同事出去吃东西时,却看到对方在和别人一起共进午餐,你会有怎样的想法?

很多次了,我承认我是多情,在寻找真正对象前我是会广散投资的人,但我可以承诺的就是用情专一,在我正式爱上的时候,即使有什么样的女神吸引我,我也不会对她产生兴趣。

我转移了目标,从第一到第五个,结果全部人都是好像上面描述般。

本以为一段真正的感情,一件小事情都可以让大家开心,即使是在面子书上“赞”我的东西,我也觉得很幸福,但最近的你没有了。

即使别人如何说我对于爱情的渴望也好,我只可以说我就是不甘寂寞。对!我就是需要肩膀,需要拥抱,需要有人摸摸额头的人,因为小事情可以让我很开心。

谁说男生不需要那些?

我很爱哭,最近好想哭一下,让自己压抑多时的心情抒发。

PS:最近接手一个案件,基于多种原因,我不得在部落格多说,但看到受害者如此的欺压,我觉得很痛心!而且也很累。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