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纱展(1)


婚纱展览结束,答应了肯定会上传一点部落文上来的,

现在先来介绍团队(部分团队)

我们这般幕后功臣总是没有机会出现在重要版位上,

唯有在我这个小小的部落格上给大家来个一点点的介绍咯

全场跑透透之全场摄影记者:周亿程。
最近理了一头漂亮的狮子头,给人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我在台上协助台上的抽奖工作,唯一一个机会在台上! 哈!
陈美琪小姐,看你在舞台旁边很努力的抄写得奖者的名字,就知道你很辛苦了咯!给你鼓掌!
全场跑透之摄影记者兼兼职模特儿,李志利先生!

齐襄小姐和主持人Ryan,真的辛苦Ryan啦!不停的讲!
年纪最小的佩莉,21,23,25是吗?
你是在摆一个怎样的pose呢?解释来听听啦!仙花!


有人在努力之余
也有人懒惰哦!没有啦!是即将结束的时候拍的,看后面书摊没有杂志就知道啦!
欣岚姐姐!人肉GPS,正在努力的照顾摊位。
第二天大姐就叫我们负责sale广告,才了解到有些广告员的辛苦。我们不停的促销,但是客人却给我们冷淡的回应,还是冷冷的拒绝,有时碰上温馨的“你辛苦了”或者是“我们会考虑”其实还有一点感动到。

2 comments:

About Bridal Fair 2011 (Prelude)

一年一度婚纱展,今天结束。一连两天的奋斗和努力,虽然不比编辑团队多,但是从中学习到一些以往不可能学习到的事情,也增加了不少的知识。

其实一个展览可以看到很多的人情世面啦!

- 一个挑战我的ABC,认为我听不懂老外英文的曼XX婚纱店职工。

- 一个认为自己可以拿到更多参赛表格的安娣。

- 一个在我讲解完配套以后却回应我“我不会考虑的!”

- 一个在采访之前说可以上杂志,后来结束访问选择不出现在杂志上!

- 一个花了上几万块的情侣,竟然为了芝麻绿豆小事而和我们团队杠上!

- 一个挑戏邻家少女的老Uncle

- 一个听到花钱而转面,但是听到有送礼袋而眼睛发亮的人。

****就让你们来选择想要听哪一个故事?***

或许我还是年轻一辈,刚出来社会而不习惯这些事情,不过3天后的我,我才正式把眼睛清洗干净 看到你的真面目。

在我讲这些一切坏事前,我想要Express我最大的感激

- 首先就是发行部的上下同事,尤其是顾收银机的同事,谢谢你那么信任我啊!还有就是发行部唯一的男生,每次都愿意听我发牢骚。

- Exhibition的总务吧?志兴,也是每次在比较空闲的时候来和我们谈天。

- Ken Chin啦!没有他,其实也少了几分姿色,哈哈!

- 少不了就是风采的编辑团队,坐在counter一整天,还要看那些顾客的脸色,确实是很辛苦的事情,给你们一个掌声!

- 总编辑啦!惠霞大姐,谢谢她相信我和齐襄,给机会我们做两天的sales

- 执行长啦!给我鼓励,让我在挫败的时候给与鼓励。

- 广告部Cathy!在忙碌之余给我鼓励,也是一个振奋剂。

- 广告部同仁,Tiffany啊!Karen啊!Scott啊!

- TsubameBobbyKen啦!两个是唯一一个看到我的参展单位会跟我打招呼的。

- Old Town Aunty 允许我用麦当劳的纸杯refill.

- 最后就是整个采访部!你们是最棒的!

2 comments:

值班后的添鸿·没有天虹的丘比特


听着YirumaKiss The Rain

窗外下起了雨,

挡到了来我房间的路线图,

丘比特爱神今夜又来不到我家了。


我惟有把我最爱的事情,

以文记事,

让丘比特可以可怜我这位孤独的人,

至少有人给我一点关心,

我也觉得非比的满足。



值班婚纱展,让我觉得世界有爱是美好的。

看到一对对情侣走进布置好的红色地毯,而我在遥远的柜台望着他们,心里难免会激起一股澎湃的心情,可是望向自己的无名指和中指,却是一指空荡荡 没有人愿意陪我。

不管是今天特地赶来现场看看婚纱展和签配套的情侣也好,还是下课纯粹来走街的情侣也罢,我只是觉得一对对的鸳鸯好幸福,撇开他们之前可能的争吵和对彼此不满,最起码让我看到当下的他们,正在往同一个方向前进,也在这个当下,有一个兴趣是他们两个共同拥有的。

签配套容易,拍婚纱照也很容易,寻找婚纱礼服也并不难,难在维持彼此之间的关系。

“你爱我吗?”看似肤浅的一个问题,可是看在女生的心中是真的很重要。

“我很爱你。”男生的回应,看似简单也很肤浅,但是出自于真心的一句话,却是难得。

刚才值班,我问我的同事“女生怎么那么爱婚纱?”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婚纱总是次于钻石,后来才了解“一生人依次”的大道理。

一生人一次,一生人一个 皆属同一类,都是很重要。

爱一个人其实不难吗?其实也很难,你要把你的爱锁在她内心最深处,让她觉得少了你的爱是一种生命上的缺陷,那是很难的。我尝试锁了两把,可是却是因为自己把爱绑得太紧,所以就不能把爱牢牢捉着。

明天继续值班,去看更多的恩爱情侣。

我爱钢琴乐

打从以前懂得钢琴二字,我就深深地爱上了它。唯独因为家中没有能力给我学习钢琴,更不可能会为家里添加一部钢琴,而我只可以望梅止渴。对于钢琴乐,我总是洗耳恭听,对于钢琴乐手,我抱着无比的崇拜。即使如何澎湃的钢琴音乐来讲,对我来讲却是一种可以平复复杂心情的工具,钢琴音乐可以激励我丧失的斗志,也可以让我情绪化一整天。虽然是个极端的乐器,但是钢琴仍然还是我最喜欢的“天使之声”


1 comments:

政治·学校选举

我非常赞同我的同乡山芭妹的部落文

让我觉得马来西亚的政治风气,并不是好像社会所说的“青少年对于政治非常冷感”

校园选举风波不断,并且引起了社会的关注,

在不少的大学里偷,亲学生阵线成功获得政权,

这是可喜可贺之事


大家或许不了解,学生得到了“政权”是韵味着怎样的一回事呢?

亲学校的阵线学生,可能是为了保护自己在学校的一席之地,

为了学校在求学生涯里,可以保护亲学校的阵线学生。

亲学生的阵线,很明显就是要保护学生的利益。

两者并无冲突,我反之认为这是政治本来的理念和概念。


夺权,自2008大选至今,已经环绕在我们的脑海里,

很多政党的人都为权夺权,并非为了保护社会利益而夺权,

跟学校大选的理念完全不同。

我认为,政党夺权所属正常,但是一面只是为了夺权而不做应该做的事,

不是很荒谬,很浪费时间和金钱?


但,

对于博大的校园选举风波的RM100事件,

我认为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人权和学生权利的问题。

好,姑且不谈钱的问题,


让我们来探讨为什么大学应该要有选举

既然山芭妹指出自己的推断,

我就来谢谢我的推断

学校应该要有选举和组成亲学生/学校阵线

1如果没有学生阵线,校方是聆听不到懦弱学生的声音。

2. 校方阵线的存在是要让学生了解校方的状况。

3. Mini-society? 大学本身就是一个社会,熟悉社会。


你说如果学生从古至今并不懂得为了自身利益而发出声音,学生不是一直懦弱下去?

所以,你来看我们需要有如此的阵线吗?


如果一个组织没有反对的声音,该组织是不会进步的,

正如我国的政治局势一样。

0 comments:

Today in the early morning - before I get my ass to MVEC



Sorry Ah LIAN (Feminine Colleague), this time I really have to blog it in English, because my overseas friend couldn't read the Chinese characters, they said Chinese characters make them really dizey.

Today is the most important for Feminine' office, and yes AGAIN I would like to inform those who do not know that I am working now, let me justify and clarify your confusion.

**I am a student who still pursuing my study in Murdoch University as a student of media study and public relation, but thanks to Feminine Group that allows me to fulfill my last requirement in order to get my freaking degree, so I am a student cum Feminine Staff.

And Feminine staff is merely a female magazine, but the content is unisex, we have reader which consist 50m/50f.**

What is the day of today?

Today is the fair/ exhibition that special for the couples that planning to get married in future!

I still remember that the whole office was rushing for the publishing of the magzine and in the same time has to plan and organize the whole freaking exhibition. And yaay, thats it, now it realized for the 7th time, and today it is at MVExhibition Centre.

Make sure you get you ass here from today onward till Sunday.

Where am i right now?

Mid Valley doesn't open that early, so my ass right now on this nice lovely morning, is stick on the chair in the Starbucks (Gosh, Helena Pragash, if you read this, please be aware that I already joined into the bandwagon of Starbucks fan)

My drink today: Green Tea Latte.

Next Stop: Mid Valley Megamall!

1 comments:

朋友恋爱了,我却是单身

空窗期多时的好朋友最近谈起了恋爱,让我回想到小学时期的他们谈过不少次“恋爱”,而现在的他们确实碰上了最好的,一个最好的身边人。

我还记得我在新年的时候,不停的追问这个女生,“他是个怎样的人?”“你喜欢塔吗?”而她只是给了我一个回应,“其实还未定局的人,我还不敢自己决定什么,只是我对他确实是有感觉。”容许我用很粗俗的一句话,在平安夜的时候我看到他们两个肩并肩站在一起的时候,我只是告诉我自己这对情侣档羡煞旁人。

恋爱到底是什么,它是一门科目吗?但是却没有一个实际的功课表,有些人也不必修这门科目直接就毕业了,所以它不是一门科目。

它是比赛吗?也并没有哲学家说到这是一项比赛,即使是比赛,那真正的我们正在比些什么事情?

其实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0 comments:

舞娘俱乐部

偷懒写写部落格

各位各位,我郑重给你们介绍刚刚进入大马不久的一套电影

虽然是界定18岁以上才可以观看,但经过我深思后,

我觉得这是一个老少皆宜的激励影片


Burlesque 舞娘俱乐部

标榜只是艳舞侍候客人,并没有任何的性交易。

网上对于Burlesque的说法

滑稽的是文学,戏剧作品或音乐作品,或由他们的可笑用于讽刺

对,用讥笑的方式,演唱表演然后让观众观看

我整场是看了既感动

最后的感觉就是很想再看

一个爱跳舞的女生,独自到大都市寻找自己的梦想,开始的时候遇到不少的波折,但是她却不屈不挠的继续努力,直到被受到承认,直到成名。

C.Aguilera 的专业演唱实在是没得比,有时觉得她天生就是Burlesque里的人

Cher 的声音虽然只是出现在开场和中场,但是她的声音确实媲美“震撼”二字

其他旁边伴舞的女生,即性感也漂亮

尤其是奸角女配角Nikki,看到她的身材真的为之疯狂。

0 comments:

我!

我爱讲话,但很孤独

爱讲话是我与生俱来的本性,妈妈告诉我“你是个很叽喳的小孩子,从小至今都是如此”。可是每当话语说到尽头,仿佛整个身体掉进谷底,寻找不到话题的时候又爬不回上来谷边,让我觉得我觉得孤独。我是个理性的人吗?当我觉得我是个孤独人的时候,我往往不记得我是个人,有时我觉得我想要就这样消失人间

*很多人认为我在台上功夫了得,肯定是很厉害的人;可是舞台下的我,确实是个非常胆小且不善于寻找适当课题的黄毛小子*

我宁可花时间给身旁的人

花在自己身上的时间已经非常足够,所以我选择把其他的时间给朋友,我不可以确定朋友是否需要我,但是我的时间是尽量挪出让朋友享用。即时朋友不需要一双耳朵,只需要我在他们身旁,如果时间允许,24小时绝对妥协。

谁是我的朋友?

我是佛教徒,老师教导过我“人和人之间能够碰见,全属缘分,如果碰见,是敌是友,皆得珍惜”这个句子陪伴在我的生命中多时,我全然了解更深深体会。所以从以前到现在,我认识的任何人,我都珍惜他们直到他们全然放弃我!

*有时当我的朋友活得比我精彩,我甚至会有吃醋的感觉;后来仔细想想,原来是缘分已绝,只希望朋友好好的活,肯定要比我更加精彩*

我爱听歌

很多人知道我喜欢听歌、写歌,但没有人懂我喜欢如何的曲风。我喜欢很情绪化的歌曲,尤其可以在非常短的时间里,让我流眼泪的歌曲,更加是我的心头爱。对!我是个怪人,可是对于我来讲,宁可把眼泪流在房内写字桌上,也不愿意把眼泪泪洒公众!

虽然以前,我喜欢把眼泪展示公众,可是现在没有了。

0 comments:

我的眼睛需要医药费!

今天早上睡得安稳,起来的时候却是忐忑
到底要直接去看医生,还是到公司留下东西?
后来因为时间的关系,我还是选择了前者
(正在读我的po言,请不要认为我懒惰,因为后来我还是回到公司!)

我往眼睛专科医疗中心的路途前去,
沿路忐忑不安,深怕医生说手术有风险
深怕医生说不能够抑制。

后来抵达了,遇到了熟悉的Carmen
也碰见了上回见面的Dr Yen
坐了一下,医生把我带进Consultation Room
我们开始聊天。

医生惊讶我几乎了解Keratoconus 也毋须跟我讲解其他关于这个病症的典故
后来帮我再继续检查眼睛,也从医生口中得知“很少华人会得到这种眼睛疾病”

总结:
1. 很少华人会得到这样的病,多数是印裔或者是中东,眼睛大大的人。
2. 家族如果有人曾经有这样的疾病,或许就是基因传代。
3. 到现在为止好像没有医药报告证明如何得到。
4. 得到这个眼睛疾病的病者,几乎永远和Lasik (镭射治近视)完全没有缘!

医生告诉我,现在唯一的救治方法,就是进行一种现代的治疗方法
只需要在眼角膜最外的一层进行切割,
注入维他命B群还是D群,然后敷上一层无度数隐形眼镜
休息一个星期,等到眼睛朦胧的视线恢复即可回到工作岗位!

虽说医生已勉为其难,帮我折扣在折扣!
后来总数还是RM3000
(为了救一个眼睛,花费甚重!)

没办法了,谁叫我的眼睛就是如此的脆弱!

0 comments:

这里有个两兄弟!叶添鸿和叶俊勇

我们两个有像吗?

0 comments:

A blog before I sleep; a day before it end.

我的情人节并不孤单!

两个麻辣佬去Desa Park City走走这样咯!








0 comments:

我不是帅哥,我没有自信

我不是帅哥,我没有自信

我不是帅哥,我没有自信

虽说打扮起来可以捕捉到一些人的眼光,

可是停留的秒数只是一刹那,并不长久。

我看到自己喜欢的人,

旁边的追求者远远比我好看,

我就丧失很多的信心。

也因此放弃了不少人,

认为自己浪费了不少时间。

我不是帅哥,

所以看到好看的人我会多盯2

看到美女我只可低低着头,

看到帅哥我只可以往他头发看,

看自己有没有办法拥有

看他们的衣服,

看如果我穿上会有怎样的感觉。

我不是帅哥,

我没有自信,

所以我只可以用开玩笑,

搞笑来让大家喜欢我。

0 comments:

Pachelbel YAP! You owe me!

It is weird that I have a guy during my pre-Valentine,
But I promised to fetch him, to his friend' house,
Pity this guy, he got an internship offered at some really rural places in KL,
No public transport to reach and he said that he wanna rent a house around that area

The worst part is, his friend promised to let him stay with him for the entire interns period,
Yet, the friend turned devil and can't let him stay due to the reason
"I don't have extra place for you." (Though he stayed at the corner lot which I realized it is huge)

Don't give empty promises la!

Though,
Pachelbel Yap, you owe me a lunch or dinner




Today is Valentine,
Where I cannot shine,
A day that suppose to celebrate together,
But I am still remain untouch,

Crying without tears.

1 comments:

Mini Reunion of Glavivilikenti:


When you spoke about friendship,
I always believed that there is no border that separate us
It is stronger than love relationship, I believe
The friend they understand you, love you more than other people do
The friend take care of you,
Care about you is more than enough, I believe

When six of us get together,
We spent times with love and cares,
When only few of us gathered,
They still have our misses,
The topic always will have them, who not here with us.
The next gathering also have them, who not here with us.

Who not here with us,
Also part of the 6
So

We are friends, and the bond is tight.

Gladys bought me the waffle casing! Thank you Gladys

0 comments:

my cny 2011 day 4 ummu sulaim house













1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