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記第一次寫作的感覺和緣由,只記得每次就不想忘記自己的想法和心情,所以把它化成文字,記載在這裏。很多人不喜歡,同時也有不同一批人在喜歡著我的喜怒哀樂,然,這就是我;我就是這個部落格的主人,野田弘。

欢迎浏览

野田弘的部落格

野田弘的部落格

Saturday, 18 November 2017

野田弘看社會:人云亦云只顯出你毫無智慧而已


本來這個星期,真的不知道要寫寫什麼來著;後來看到一件事情 - 嚴重說起來就是不可理喻的事情後,我決定下筆。

社會人,覺得即使設下的規則,不符合自己的生活水準、規格、品味,他就會覺得這條規則咄咄逼人,然後就號召更多人一起去杜絕這個規則。

你給錢並不代表你就是有素質的老闆,雖然我在教「消費者心態」這堂課,其中第一堂就說「客人就是王」這個道理,我表示贊同和推翻;如果你是個有素質的消費人的話,那即使你付少了錢的話,收費一方都會給你很好的待遇;相反的,即使你能夠付起這筆錢,也因為你的沒禮貌,而失去了原本的好處。

即使你個在高級餐廳付錢的客人也好,並不代表你可以裸著上身在這裏吃飯,每一家餐廳都有自己的禮儀要跟隨,而餐廳有權利在發現你不符合餐廳的客人規格標準的情況下,不允許你在這家餐廳用餐。

餐廳要求或是先設下的規格,不喜歡的可以選擇不在這裏消費,並不是自己的一項付費就得要為了你而更改。

當然我說了上面,很多人就會覺得,那大家一起杜絕這家餐廳吧;可以啊,沒問題,因為真的會有很多人覺得你是個敖客。

很多時候,大家都會很不理性的去看待一件事情;特別是現在這個時代的人,往往都是人云亦云且選擇不去了解事情來龍去脈,就直接跟著大隊下定論;這些人就是牆頭草,隨風倒,遲早一天信錯邊就全面復盤,變得潦倒。

在馬來西亞,帶身分證出門是一個理所當然的事情,為求國家社會平安和平,執法單位有權利因為懷疑你而要求看身分證,證明你是馬來西亞人,旅客也一樣;在一家公司,人事部希望你會展示你的職員証,證明你是公司的一分子,有些公司也是不會讓沒有帶證件的人,直接申請訪客証,為求保全你公司上下所有職員的安全。

對就是因為安全,如果你為了不攜帶職員証而反公司制度,那同樣因為保安考量,為了整家公司職員的安危,在兩者的抉擇之下,肯定會想保護員工,而嚴懲不帶職員証的人。

有時候理由和原因不複雜,只是人心將其弄得複雜而已。



Share:

Saturday, 11 November 2017

野田弘看人生:二 十 九 的 轉 捩 點



老實說,我以為我的人生轉捩點是在25歲,人生的第一季度時自己給自己的一個人生轉變,然而我在「夢想和現實」兩者之間選一個的時候,我選擇了現實,而這個「現實」的選擇一擇下,那個時候我受到了莫大的批評,說我一走了之,毫無負責任,說我就這樣「撒手人寰」,然,我還是告訴我自己,「這是我的人生,即使我選擇在這個時候一走了之,也是我的事情。」

為甚麼離開電視台還是我離職到現在的FAQ首選問題,就是不想要屈就在一個毫無職業操守的人之下,不想要在一個看風轉舵的人之下,再者就是「無功有勞但毫無回報」的情況之下,我選擇離開。可能歷史沒有記載,但也沒有一個絕對證明以前的國王皇帝沒有開過空頭支票。

再說,我依舊還是記得,曾經欺騙我的“那一個人”

有一個學生的功課訪問我,他問:「我知道你愛玩狼人殺,那你覺得你是什麼角色?」 我的回答很囂張,我說「我是預言家」,因為我在工作專業上「預言」過的事情都成真了,包括今年九月鬧出的電視台和音樂版權一事,這也只是其中一個。其實我也可以當「平民」,只是我絕對不滑水,因為我自認自己是一個敢怒敢言的平民。

二十九的轉捩點,我選擇任教,在大學教我的專業「媒體、公關、傳播」分析媒體使用者,應用者,消費者的心態,解剖網絡社會,這些都是我在電視台工作所累積的經驗,最後這些成為我最有力的教材,我誓言培養有責任的媒體人,而不是在我親眼目睹的那些半桶水。

二十九歲這一年,我也有份領軍的學生活動,雙雙獲得了獎項;這也是對我自己的認可!

為甚麼我會說半桶水呢?二十九的轉捩點,我碰上了幾組自稱專業活動籌劃人的地球物種,一個是自以為自己可以將東南亞規模的活動,獨立撐在手裡;另外一組是自以為自己可以去承擔一個自己不曾做過的活動,然後還要大砲車這樣的物種。

用「物種」來描述他們,真的過於貶低「物種」二字。

可能自己身上曾經流過政治的血汗,所以捍衛基本權利,是我一直都會做的:如果我覺得擔任保安人員的外老做不好工作,我肯定會對著他責罵,再去跟他上司理論講道理,有人肯定會認為我偏激,但如果每一個人都選擇默不吭聲的話,那是不是證明「被欺負的人」永遠都「被欺負」?

我成立的音樂社團,以一個只是關注學生音樂發展的想法而成立了這個社團,這不簡單的事情,也預言到如果變大,肯定會有人虎視眈眈我們;對,成立了將近一年的社團,已經有人說「阿Kenn是馬來西亞音樂圈子的絆腳石。」- 我膽敢對著你們說,“雖然我現在不是什麼,那至少我的出現,已經成為你想要剝奪學生音樂創作版權的絆腳石了,我自認自己沒有做錯。」

我會繼續走,有多少個擋路人,我就趕儘殺絕。

一個活動的結束,就是審核這段關係是否繼續的時候,往往這種時候,你都會看清楚,能夠為你兩肋插刀的人有很多,也有很多人就是完全不可以相信的人,前後者相比之下,後者很多。

會變成這樣,完全是因為教育的問題;任教的地方,有一個講師就碰到一些兩頭蛇的學生,前面對你嘻嘻笑,後面就努力捅你一刀。不是我的講師同事的問題,問題在於這樣的年輕人如果有這樣的態度,而死性不改的話,那其實就可以看到未來的他是什麼樣子的;三歲定八十,這個道理不是假的。

二十九,我擁有了別人沒有的機會,我正在過著很多人嚮往的生活,「自然醒,一星期工作幾天」的感覺,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過,「明天要放假?就放吧!」的事情,也是很多人想要的。

二十九歲的轉捩點,從三月到現在,我只可以說:「未來如果有機會出版的話,我肯定不會少了一個篇章,叫作「讓我長大的鼠輩」。”


Share:

Monday, 6 November 2017

野田弘人生遭遇:頭小戴大帽



沒那麼大的頭顱不要戴那麼大頂帽子,這一個傳統比喻伴隨著我們很久,但也不見得所有人領悟到透徹,仍然有人覺得自己「有資格」去撐,可是卻沒有去思考自己的「有資格」到底夠不夠秤。

今年是我的學習年,三月離職後,我都在重新設定人生,學習一些不一樣的事情;這其中包括撰稿人和音樂社團的事情。

我從「心」學習撰稿,更學習音樂;雖然有著帶領團隊的權利,但我不覺得資格就因此在我手上,我還是需要詢問友人同事,這樣才能夠做得更好。

我永遠告訴自己,「煮菜的料理師,不要貿然去選擇沖泡飲料;雖然看起來、聽起來、看起來是一樣的, 但當中還是有不同的。

如果你是蓋房子的人,就不要衝了頭去鋪路;不是不讓你鋪路,只是希望你在正式上場之前,先向別人學習如何鋪路。

一個自稱籌辦過大型活動的活動製作公司,承擔了一個不是那家公司熟悉的活動籌辦工作,原以為找來的拍檔是個如虎添翼,結果原來原主辦方根本就是畫蛇添足,更可以說是養老鼠在米缸。

混亂、不懂得更新團隊,在小事中卻花很多時間去爭執,最終還是把錯誤歸咎在我的頭上;老實說,我有一點點意料中事。不過幸好我記錄了所有用電話溝通的內容,也總算有了明顯對方沒有支援的證據。

這組人並非以經驗說服大家,而是倚老賣老,總是以我比你年長,你必須要聽我的,很多時候不可以做的事情,那家公司的總舵就會自行決定,中間有很多觸犯規矩的,不符合行內規則的,統統都觸犯了,那我有沒有說明和解釋呢?有,但我可以怎麼辦?- 倚老賣老。


犯規有錯的人都害怕遇到揪出錯誤的人,而我不是聖人,肯定有錯,而我都希望看到願意告訴我錯在什麼地方的人,這樣我才不會繼續錯和可以進步。然而這個他卻不讓我出現在活動,而單方面的把錯誤掛在我的身上,我真希望有個檢討會,可以讓我直接在大家面前質問對方。

換個方向想,成功的人背後的歷史都有一些汙點,可能這就是我人生歷史上的記錄。謝謝介紹人,這是累計的經驗。
Share:

Friday, 3 November 2017

野田弘看電影:平行者



平行是最平穩,也最危險;平行時,橫躺豎臥都是沒有問題,乃是最安穩的狀態,但是醫院心跳儀顯示平行時,是肌肉緊繃,屏住呼吸的那一刻,極度緊張,沒有親身經歷,是不知道其中的感覺 —— 我也不懂,因為我沒有經歷過。 Flatliner,是近期上映的電影,前期預告片單方面說只是幾個醫學系的學生,為了尋找死後的記憶和感覺,你說這有可能嗎?現實生活中,社會想法就是,「這怎麼可能?」,但看在很多十多年前的科幻電影情節都逐一實現,你說這部電影的實驗還不可能嗎? 如果真的能夠實現的話,那就是電影內容都可能會成真。 宗教的世界裡存在著自稱死過回來的案例,大多數離不開幾個視覺影像;白光、大門、人影等,都是一些宗教信仰上“去過地獄回來,我看到這些這些。”的答案。這部電影挑戰了宗教信仰的極限,也恥笑了宗教信仰一貫為了讓別人相信牠們而說的劇本。 這部電影敘述著死後回生過後的腦部開發,可以讓一個人超越自己,就好像前期有一部電影叫作Lucy,也是在說腦部開發的電影;但兩部電影都帶來完全開發腦補後的負面影響,Lucy則是完全和這個空間結合,而Flatliner則是心靈上和陰影的對抗。 如果說死亡後死不閉眼肯定是因為自己的陰影,解不開的陰影就是一種遺憾,Flatliner起死回生後陰影隨行,導致人沒有辦法正常生活,一直因為自己的過失而幸苦的生活著;說明人類就是這樣,沒有辦法解決自己的問題,導致被自己的問題纏繞著。 最終這部電影,沒有辦法解決自己陰影的演員死去;而能夠解決自己問題和陰影的就存活,這和恐怖小丑「IT」的故事走向一樣,最終應對自己陰影的小孩都安然無事。 如果你有陰影或是還沒得到諒解的事情還存在的話,那盡快解決吧!
Share:

Wednesday, 18 October 2017

Foreign Worker as Security Guard, safe or no safe?



To foreigner, we are always play the friendly card because we meant it; even though that the world has a different thought towards China traveller, Malaysia is still open wide its hand to welcome the most no-manner-kind of China traveller to Malaysia - after all it is to boost up the tourism earning.

To the foreign worker, for the professionals, they are almost eaten up the important position in conglomerates, even MAS new CEO is an Irish, well as long as they can help to boost up the country’ economy then why not.

I have the only problem with the other “kind” of foreign worker.

Yesterday night, I went to Covillea Bukit Jalil for an overnight project, when I reached, it was almost 12am, I am queuing up at the main entrance where there is another car lining up in front of me.

I was thinking why it takes so long, but then I convinced myself that “It is a luxurious condominium, so strict security need to take action, thats why it is very tight.”

One of the security, walk out from his post and towards me, indicate me to wind down my window, and he asked,

“Which unit?”
“ (Saying the unit number)”

Then the conversation pause for 5 seconds, the most awkward 5 seconds, and he then said,

“You call the owner come down.” and he walks away. This is the manner?

Again I convinced myself, well it is a tight security so I have to follow the rules here, i then text my friend to come down, but my friend explained that you can get him to intercom, so he do not need to come down; well yeah, why do we have intercom? It is to make your life easier.

I walked down from my car, and approached the security post; and I am waiting outside the post, both the security guard ignoring me - I swear, they are ignoring me, no matter how I try to establish a conversation with them.

I return to my car and wait patiently to my turn, but I got really pissed with the no-manner-talk and also ignorance.

When it is my turn, I called my friend and I passed the phone to them, and I heard a walkie conversation in foreign language, later, I have a form to fill to indicate that I am staying overnight here. 

The entire atmosphere was like, I am a suspect who is going to demolish the building.

After I parked my car, I walked to my friend’s unit’ block, and the second layer of security was the usual condominium glass door, which it required an access card; the security guard was quite few metres away, where he walked so slowly towards me, with unbutton uniform, and he asked,

“Mana pergi?” (where do you want to go?)

“I am visitor.” - I actually plan to say, “no la, I am going to the top of the building to sell some fish.”

He then point at the logbook and without saying anything, I was tired, and I do not want to say anything, I just write down whatever information that they need.

The next thing was really scary

When i reached the floor, two security guard were standing there; I was searching for the unit, and the 2 security guards talk to me, “Mana?”

“Saya visitor, cari (unit number)”  - I am visitor, i am looking for the unit number.

“Sini!” Here - with a very fierce look.

This unbutton uniform security guard ring the doorbell, and I heard someone is walking out from the house, when he saw my friend was at the door, he then raised up his voice

“Lu tenant, lu owner?” (Are you the tenant or owner?)

“Saya tenant.” (I’m the tenant)

“Lain kali lu turun, kalau tak turun, visitor parking luar!” (He then shouted next time go down, if you are not going down, your visitor have to park outside!)

I can’t control anymore and I then I response,

“Cant you guys speak soft and with manner, you guys don't know how to start your conversation with manner and at least said excuse me, good evening, you guys are ordering visitor, this kind of manner?”

He then mumbling in Malay, and I think he sensed my anger; he then want to stop me from talking, but then i yelled and said “you please listen to me! Dont start talking!”

Then I explained to him in a tense tone and said you guys has no manner at all.

He then said “If you want, complain la!”

Then I said “I will complain!.”

He then said “Next time dont come to this condo!” - and he walked away.


Then I heard from my friend, that a lot of tenant and owner has been complaint about the security guards


To Covillea Condominium Joint Management Board

Do you still want to recruit some foreign worker who don't even know how to converse in good BM or English?

Do you need a group of no-manner security guards to guard your condominium?



I have been making a lot of complain regarding foreign worker who work as security guard or any security position, especially those foreign worker who cannot converse in good local language. 

Everytime I remind myself to speak common language for everyone understanding, for the foreign worker who likes to use their mother tongue to converse in front of other people who dont even understand them - dont you feel threat? because you dont know whether they will say something bad about you?

I am still not satisfy with the foreign worker policy in Malaysia, and has been talking a lot about this issue, I do hope the respective agency, government department will look into this matter!





Share:

Tuesday, 17 October 2017

野田弘看社會:比賽



「比賽重要,還是過程重要?」

很多比賽都會有這樣的公關說辭,「比賽結果不是最重要,過程才是最上層的榮耀。」

你或許會覺得,真的是如此,但是仔細思考的話,沒有人會了解參賽者參與比賽的過程,因為我們身為旁觀者,我們看到的只是外層,這個可能顛覆了傳統,「旁觀者不清」

能夠在比賽過程裏參與每一個細節的人,才能夠真正體會到比賽的過程,從被選出晉級,到自己努力學習和練習,到後來的呈現,最後還要承受輸贏結果隱藏的壓力。

這些我們不知道,我敢說父母也不要覺得仗著一句「我是他爸媽,所以我懂」。

我只可以回答,「那是你自己的想法,腦袋長在你孩子身上;除非你每天洗腦式的告訴他錯誤的事情,否則我覺得孩子們都會享受舞台。」

換過來思考,用盡所有努力走到最後階段得到冠軍,確實是每一個參賽者有的思想;但是如果參賽者都沒有比賽的深概念,“享受舞台”的百分比會比“比賽要勝出”的百分比來得更高。

當參賽者已經完全把享受舞台放在前面,而比賽放在後面的話,相信他發揮得更能淋漓盡致,勝出也是自然,但如果沒辦法突圍,至少可以看到別人的發揮,從中吸取精華。

比賽,沒有一個主辦團隊會想要舉辦一個偽裝公平的比賽,如果一個競爭在開始前已經釋出狼臭味,基本上沒有人的作品想要參與這項比賽。

一旦「比賽」的按鈕被啟動,號角也響起,全部人都會全力以赴去到最後。

難免有很多旁人總會說,「這個比賽很不公平。」啥的、啥的,總覺得自己才是最上層的評審,堅持自己的審美觀才是最好的,評審的都不好;只想說,比賽的評審一旦擔上這個責任後,都會憑著自己的專業,賭上自己的信譽完成任務。

對,個人的審美觀不一,還是有人覺得八兩金是帥哥,如花是個美女。

從我籌備生活營/培訓營的經驗來說,本應培訓的結果是一個重點,但我把籌備過程看得更為重要,就好像參賽者那樣,以前的參賽者結束後都嚷嚷哭哭,但我最近聽到的參賽者,知道自己沒辦法突圍後,竟然說「沒關係,我們下次做得更好那就好!今天不是結束啊!我們還是很好的朋友哦!」

啊!忘了告訴你,以上的這句話,是15歲以下的孩子說出來的。

但從父母親的口裡卻不是這樣的,有些父母總是覺得自己的孩子最好,「我花了最多的錢,送去最好的老師那邊,學習最好的東西,為甚麼他不能勝出?評審肯定有問題!」- 父母覺得自己孩子最棒,沒錯,天下沒有一個父母不會覺得自己的孩子不是第一,可是!

「最」的定義?當你認為你所謂的「最」多錢、「最」貴、「最」棒的時候,你確定他是「最」嗎?
你說評審機制不公平?我還是那樣的回應,「我覺得孔劉不帥哦!」



Share:

Wednesday, 11 October 2017

野田弘记录今天|想贏的人不想輸



在中學的時候,我曾經認為自己是個英文很流利的人,後來到了大專的時候,發現自己確實沒有很厲害,英文沒有辦法溝通的情況下,完全沒有辦法把自己的想法說給別人聽,非常的吃力;後來加入電台實習和工作,強逼自己用英文對話,到後來英文成為我主要對話和溝通的語言,我才認為自己進步了。


可是說英文,總是不可能是最強說英文的人;因為總會有人認為他更加能夠說更好的英文來挑戰你。

想贏的人不想輸。
我记得有一个佛经典故,释迦牟尼佛和他的弟子说的,还是某一位修行人说的,我不记得,但是我很清楚的记得内容。一个骄傲的人,为了证明自己的所认识的事情比一般人来得多,不停的吹捧自己的能耐,后来一个老师拿着一杯装满水的杯子,再拿了一杯水,问他说,“你觉得我可以把这杯水倒进去这个已经满杯的水杯里吗?”

骄傲的人说,“根据我的了解,是不可以的!”

如果自认为自己已经把所有的知识,学习到了,那别人如果想要和你分享知识都好,你都会认为自己收不到、不想收,因为觉得自己已经很厉害了。

昨天早上拜訪一個知名大學的超級高層,商討一個比賽的內容,我嘗試了讓他了解我們為甚麼用這個方式來設計海報,因為我們了解比賽已經很遲了,所以有自己的方式;可是這個人卻倚老賣老的告訴我們「你們這個方式就錯了」「我在這裡服務26年,26年了!」 - 完全沒有辦法接受現代人的方式,一副想贏不想輸的樣子。

我這個死脾氣,結果忍下來了。

昨天晚上出席某某宗教樂器培訓,因為過去我有這方面的經驗,所以較為大膽,我說;「之前老師教我的時候,告訴我,添鴻不要執著,因為執著就會起煩惱。」-這是我的宗教信仰讓我知道,有時候執著就會起煩惱,但在起煩惱之前就得要努力完成任務。

可是碰到一位前輩也是以自己為最中心,反倒給我的感覺就是不是分享自己所得,而是要大家以她為中心轉;介於這是宗教中心,我也忍下來了。

之前一段感情,我敗在「想贏不想輸」的女朋友手上,結果我也是放棄了。

想贏的人不想輸,想贏的人總喜歡在對話中,以「不是」「不對」來截停你的對話,來證明自己才是最上頂的人。

如果自己不要成為別人口中的那個「想贏不想輸的人」,那就要記得不要總是覺得自己最強,要倒掉自己杯子裏的水,每次都當做是重新學習。


Share:

Sunday, 8 October 2017

野田弘看電影:金牌特務



金牌特務,給人看的是紳士如何偵破壞人詭計,完成拯救世界的任務。

但,2017年的版本有濃郁的政治玩味兒,還有宗教敏感 - 至少我覺得那件事情如果馬來西亞宗教局有明顯和聰明人在看的話,那就肯定是個頭條新聞,至少我看到兩個。

看看這部電影的製作期是在2016年5月15日 - 2016年十二月完工,正逢美國總統選舉;金牌特務裏頭的總統是電影的推測:他們大膽預測川普/特朗普會當選美國總統,也刻意把特朗普最不喜歡的美國媒體-福克斯(FOX)設定成總統左右手的名字,然後最後這個電影裡的總統卻被福克斯彈劾- 推翻了電影裡的總統。

電影製作人把美國總統選舉成果前的預測,和人民在選舉結束川普當選後渴望被彈劾,兩件事情放在一部電影裏,厲害!

電影男主角有一個晚上因為要見女主角的家人,而要求朋友幫忙照顧狗兒;第一個詢問的是Jamal。Jamal,伊斯蘭名字,回教納狗為骯髒的動物,在馬來西亞的伊斯蘭教徒更為排擠,但在電影裡Jamal並沒有噁心推擠,反而只是說「不好意思,我不得空耶。」 - 打破了宗教迷思和宗教敏感的討論,這點也很厲害。

當然我也知道為甚麼瑞典國王在飯局上詢問男主角一些國家課題,為甚麼是那幾個問題,但我只想要總結,其實2017「金牌特務」很濃厚的政治味兒~
Share:

我的Instagram

微電影瀏覽最下方

微電影瀏覽最下方

Blog Archive

Definition List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