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concerned Malaysian's letter to Dr Mazlee Malik, Malaysia Education Minister A concerned Malaysian's letter to Dr Mazlee Malik, Malaysia Education Minister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11:01:00 Rating: 5
過去十多年,當我們外遊的時候,特別是到海外旅行,外國人問我們來自哪裡的時候,我們都會說,「我來自馬來西亞」,當外國人回應你說,「哦,你是馬來人。」非巫裔的馬來西亞人就會很大反應的說,「不不不,我是華人。」種族意識非常的強厚。 這過去十多年以來,以國陣為首的執政派...
野田弘看社會|你是華人還是馬來西亞人 野田弘看社會|你是華人還是馬來西亞人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16:58:00 Rating: 5
馬智禮老師,到底是誰? 論教育背景、資格, 馬來西亞國際伊斯蘭大學伊斯兰知识与人类科学学院的助理教授,英國杜倫大學治理博士學位、約旦伊斯蘭法理學學士學位、新加坡尤索夫伊薩東南亞研究院研究所研究員、民主及經濟事務研究所前高級研究員,馬來西亞付費電視常駐政治評...
野田弘看新任教育部長-馬智禮老師 野田弘看新任教育部長-馬智禮老師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22:22:00 Rating: 5
我想要強調,這裡所謂的鑽石計劃,不是前首相夫人存錢購買的鑽石,而是從她發起的一項鑽石計劃「Permata Negara」 前首相馬哈迪的夫人,敦西蒂貴為首相夫人的時候,負責照顧過多個非營利組織,當中包括:馬來西亞女童軍協會、馬來西亞及吉打家庭計...
野田弘看鑽石計劃 PERMATA by ROSMAH 野田弘看鑽石計劃 PERMATA by ROSMAH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16:20:00 Rating: 5
為甚麼連續兩屆都是霹靂? / 如果真的是聯合政府,那就請霹靂州國陣執政黨,嚴謹看好伊斯蘭黨,如果伊斯蘭黨動議要提成RUU伊斯蘭刑事法,那就請國陣嚴守。 但是答應成立聯合政府的首要條件就是RUU355,那就是國陣必須要允許伊斯蘭黨提呈伊斯蘭刑事法。這樣就...
野田弘看政治:為甚麼連續兩屆都是霹靂? 野田弘看政治:為甚麼連續兩屆都是霹靂?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13:51:00 Rating: 5
這次大選回家除了助選外,也是安排了北上代表UCMA出席理科大學工程系分院的音樂演繹會。 和小草頌結緣之時,是在去年「金鋒獎」的時候,那時候我覺得小草們都很厲害,特別是俊賢的作品更為驚人。 後來,UCMA也邀請了小草頌到跨東南亞音樂交流(SEAMEX)的舞台上,俊...
野田弘聽音樂|小草頌18頌 野田弘聽音樂|小草頌18頌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01:53:00 Rating: 5
我這樣看不知道對不對(我只是晚輩) 2008年,華人反風強大,政治海嘯推翻執政派國會三分之二的議席,那個時候還沒怎麼有陣線對抗執政派,所以我的家鄉P054仍舊還是執政派對上反對派,民政借巫統議席,尊貴的拿督陳蓮花贏得議席,成為宜力的第一個華人代議士。 ...
宜力國會換權之際? 宜力國會換權之際?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01:27:00 Rating: 5
2017年6月9日,我在宜力佛教會協助籌辦兒童生活營的時候,看到陪伴這個住宅區的公園正在面臨拆建工程。 當時我的想法,這個公園常年失修,從我小學時候(95-99年間)我們都是在損壞的公園設施下玩樂,那時候陪伴我們的雖然不是那些設施玩意,而是綠油油的草地還有那個可以...
淪為政之所用的公物|宜力花園居民萬用禮堂 淪為政之所用的公物|宜力花園居民萬用禮堂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19:46:00 Rating: 5
對啊!馬來西亞僅這幾年都發展得很好啊!只是可以更好。 兩線制政黨權利交替是健康的民主制度,馬來西亞過去六十年以來,如果說聯邦政權沒有交替,可是州政權有明顯的政黨交替,比如雪州、檳城,兩州已經顯著的證明了州內發展良好,高收入,少欠錢了。這也要歸功于在這兩州強大的反對陣營,...
馬來西亞這幾年發展得很好啊!還要換咩? 馬來西亞這幾年發展得很好啊!還要換咩?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15:09:00 Rating: 5
今年生肖運程說我今年會遇到很多人,很多扯後腿的人。 今天是四月的最後一天,我選擇在凌晨發文,警惕自己五月開始,祈禱不要遇到這樣的人。 致第一人的一封信: 聽說你要幫忙承擔這次的年度重事後,我滿懷感恩,畢竟沒有人願意再承擔這個很難做的事情了,但是你卻說自己...
野田弘四月的三封信|给一个不负责任的人、一个逃避责任的人、一个质问责任的人 野田弘四月的三封信|给一个不负责任的人、一个逃避责任的人、一个质问责任的人 Reviewed by Kenn Yeap Noda Hiroshi on 23:53:00 Rating: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