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記第一次寫作的感覺和緣由,只記得每次就不想忘記自己的想法和心情,所以把它化成文字,記載在這裏。很多人不喜歡,同時也有不同一批人在喜歡著我的喜怒哀樂,然,這就是我;我就是這個部落格的主人,野田弘。

欢迎浏览

野田弘的部落格

野田弘的部落格

Thursday, 20 July 2017

我是講師系列|網絡社會學

時代變遷,科技的發達,人和人之間的溝通變得簡單,但是也複雜化了;終究所有事情都有兩極,只是在看哪一邊占最大優勢。

學者麥盧漢說「科技的發展,定義了社會的走向」,解釋說科技的發展,決定了社會未來是長什麼樣子 - 我相信每一種科技的發展,就拿手機而言,就改變了整個社會;當手機不再是單一通訊的工具,它成了生活不可或缺的一個  ‘身體器官’。

進化,不會單方面的影響一件事情。網絡的變化,造就了人類心態的轉變,比如說’欺騙’已經變成不是單純的謊言,而是導致更加進階的傷害。以前我們擔心網絡帶來更多色情元素,現在我們更加擔心網絡灞陵 - 美國每個月約有3億位孩童因為校內灞陵而選擇不上學,其中20%被網絡灞陵的孩童考慮自殺,10位當中的一位嘗試自殺。灞陵事件導致每一年4500位小孩選擇自殺。

問題:當網絡沒有那麼發達的上個世紀,有這些問題嗎?

為達到目標而不擇手段是常常在網絡上看到的現象,到底有多少人說了真的話、真的是某一方面的專才、真的是對事不對人?不知道,我們只是知道,網民為了詆毀一個人,可以不擇手段的製造多個不同的戶口,去製造一個謊言。

過多資訊(Information Overloaded)是現今學傳播的學生領悟到的一件事情,因為資訊工藝過於發達的原因,再加上資源平等的Web 2.0,網絡用戶再也不是吸收資訊的那個群體,而是可以貢獻資訊的新群組的時候 - 到底,網上什麼養的資訊是可以被相信的?

網際網路的出現,貢獻給了全球化(Globalization),人和人之間的距離變得很靠近, ‘去’美國已經不是23小時的航班了,僅只是幾秒鐘的事情,我就能夠看到美國的美景;我甚至只是需要幾分鐘的事件,就可以和法國人達成商業協議。這是在全球化賦予的速度,然也是讓全球化變得不好的因素;好在事情可以儘快解決,壞在於人因此而不擇手段。


數碼/網絡社會學,看得就是這些東西,而我很光榮,自己是拉曼大學學院社會科學院的這一科的講師。
Share:

Monday, 10 July 2017

「旋。樂」全國大專音樂交流營 - 圓滿落幕


再見1.0,再見2.0
結束了,意味著什麼?

很多人說「死亡不是結束,而是另一端的開始」 - 交流營結束了,也並不是意味著死亡,而是一個全新篇章的開始。

音樂交流營結束後,我飛奔到下一個工作場地吉膽島,這裡很寧靜,我聽不到音樂,自己戲劇性了演了一齣「交流營結束我很傷心」的戲碼。

我總是喜歡用瘋狂來描述這群人,不辭遺力不計酬勞的協助大專音聯來完成使命,老實說,在音樂路上的人,有誰是不瘋狂的?不瘋狂的怎麼可能在音樂路上呢?

全體籌工委合照


這次的籌委團隊除了大專音聯以外,還有新紀元大學學院的學生,學生會成員及音樂社成員,比起一般的籌委團隊,學生會成員絕大部分都是被委任上場,偶爾我會想「被委任,對方也未必願意承擔。」-這是籌備最大的難處,然,我們很幸運有願意承擔的受委工委。

設下交流營目標後,還有幾項我們要完成的任務後,緊追的是我們的緊張和壓迫;我無法忘記設下營員目標人數後的我們,卻因為人數遲遲無法達標而感到壓力,「全國性的交流營,但是卻沒有全國不同大專代表?」

我有份參與創作的營歌

讓我無法忘記的事情有很多,這些事情可能久而久之就變成沒辦法記起的事情,讓我沒辦法抹走記憶的卻有一項,就是大專拜訪的事情;倘若我們不拜訪,我們還真的不知道學生碰到的事情有那麼多。當然我們也曾經被大專非直接性的turn down我們的offer。

最為感動的莫過於老師們支持著我們的理念,我還記得那時候我還在前公司上班,下班後和羅憶詩老師會面,老師二話不說就幫我安排了四位導師,甚至可以去到六位,但因為後來的配合單位導致一位老師沒辦法出席,心裡還是有默默的失落。

老師們都覺得「你們真的很瘋狂」- 我有點得了「被稱讚瘋狂很high的狂想症」,我還記得在娛樂記者協會舉辦的娛協獎記者會上碰到環球版權的楊智中老師,他說「真的很棒!」,另外在交流營的第一天,華納版權的負責人也到訪,也說這樣做真的很好。

大專音聯的理念是正確的。

我們證明了什麼?證明了想要為大專音樂做一點犧牲和貢獻的人,還是存在的;大專音聯尋找平台,然,一切就在於學生願意或否去承擔這個責任?

全國大專音樂聯盟發起人



在活動結束後,有人詢問議會的事情,有人詢問交流營2.0的事情,打算休息的理事,我只可以說「慢慢等啦!」
Share:

Saturday, 10 June 2017

李縣議員/我的回應

綠油油的綠葉,你的生命好脆弱;
為求建立禮堂,你的生命變荒唐。

啊~孩子們的未來好灰暗
為了短暫的喜悅,而摧殘

這一個花園公園將會被禮堂取代的羅生門,延伸看到的吉祥問題就是民主議會沒辦法透明進行,人民代議士不能掌握環境保護課題,抹殺家庭健康發展的課題。

首先,據縣議員及文告中表示,這項禮堂計劃的申請是由宜力花園居民協會的主席所提出申請。
  • 如果是2014年提出的申請,那2017年如果居民向主席詢問的時候,主席到底知道這項申請嗎?
  • 如果主席直到這項申請就是說這位主席已經是連任好幾年,請問是誰遴選及投票決定?
  • 據本地花園住宅區幾位居民,居民們不知道有所謂的居民協會。
  • 居民協會為花園住宅區做了些什麼?
  • 為甚麼今天才告訴居民,居民協會主席是兩個花園住宅區同一擁有?


再來就是向國會議員申請撥款而得到了撥款。

  • 主席是基於個人因素,還是全部(大部份宜力花園居民)的意願決定要籌建禮堂嗎?
  • 如果是處於全部(大部份)那請問這項決議是幾時決定?


對於社區的建築任何事情,有關單位都必須要對外公佈以示公平,不然的話都會被誤會為黑箱作業,也沒有公開招標。

  • 沒有新聞發佈,如果是國會議員撥款的話,為甚麼平面新聞報導都沒有一篇呢?
  • 沒有居民對話,這個就是居民協會存在屬虛有其表,感覺很像是主席說了算。
  • 沒有所謂的「夾報紙」通告,這是宜力一貫的傳統,但是也沒有。
  • 沒有貼公告,如果相關單位在公園附近貼放公告的話,那就可以當作藉口說居民沒有注意,但至少已經通知了,可是也沒有。


就以上幾點,請問是否黑暗作業呢?

就該公園地區,半數以上屬私人地,所以不能做任何的公園設施發展,然而該土地擁有者沒有侷限居民在綠油油的草地上進行任何活動,這點我們除了感恩就是感謝。

關於建築,文告上提出兩項舉動,

第一,拆除建立在的现有娱乐设施,以建立将近30尺乘90尺,占总面积的约四分之一的公开式礼堂,里面将包含小舞台及提供电流,工程估计将在8月尾完工。而娱乐设施之后建立在剩余四分之一的土地上。

疑問,為甚麼目光看起來禮堂是超過四分之一的佔地?

第二,他也说工程不会砍掉附近大树的。

疑問,在全世界關注環境課題的情況之下,為甚麼工作人員可以一刀砍下茁壯成長的樹幹?
疑問,縣議員說 “因為有紅螞蟻”,難道紅螞蟻的解決方法就只有這樣?


對於李縣議員在面子書上的回復,身為居民的我感覺到非常的不滿

  • 為什麼會有帶入縣議會討論的事項,而這事項卻是和居民們息息相關的生活事?
  • 為甚麼縣議員屢屢將責任推向土地局,那身為縣議員的她,日常工作應該在做什麼?
  • 為甚麼當我詢問關於計劃的事情,而她只會說“這是某某某的工程“?


首先,我想要了解縣議員的工作,無非就是代表居民在縣議會中表達居民民意,可是為甚麼這位縣議員只會說,“不知道”、”這不是縣議會的計劃“ - 推卸責任和不想理的態度就是縣議員該有的態度?
李縣議員問:“這項工程對於居民是幣多於利嗎?”我的回應是,我們不該討論這個事情而是到底“需要還是不需要?”

所謂的居民協會主席說辦活動的時候,需要場地,因為目前場地凹凸不平沒辦法舉辦,請問有什麼樣的大型活動,宜力花園居民是不知道的?如果需要一個好的地方,公園周圍都有店屋的空間,而這些都是可以租用。

李縣議員也說,“这2个花园大多数是华人, 他们也可以在这场地做健康的活动。” - 那我在這裡斗膽的問一句,可能閱讀部落格的人會覺得我刻意搬弄是非,但是我想問,“為甚麼2個花園多數是華人,但是居民協會卻是個馬來同胞,那請問居民協會副主席是華人嗎?”

馬來西亞是個多元文化的國家,因為文化的差異而有了多姿多彩,馬來人的文化有很多的大吃會,所以在多數馬來人的住宅區都會有所謂的Dewan Komuniti,可是在華人地區甚少這樣。

疑問:如果這個民眾會堂可以讓花園華人家庭用於華人文化的活動的話,那請問農曆初九拜天公,我們可以舉辦最大型的拜天公活動嗎?是有燒豬和酒品的祭拜活動。
縣議員在面子書上也表示,“不是我们决定建设的,这是花园委员主席提出的,ajk是谁我们也不知道。只要大家同心协力一定能。” + “我们真的不知道。”+“我是说花园谁是ajk, 不是议员不懂ajk.”,最後補上一句,“这是另一个部门管理的。“

一个不定时的多用途礼堂,每天都有人用吗?


一个完善的公园设施,孩子们有童年吗?
Share:

居民協會發佈文告/我的疑問

今早拿到的文告。有關單位還沒正式發佈,但是在網絡說明了。

首先,我相信有反應才會讓任何一個代議士可以處理和您貼近生活的事情,這幾天我回來家鄉,我看到我熟悉的公園設施被拆除了,另外昨天才發現到充滿回憶的公園已經面目全非,更已經被確定要建立禮堂一事,感到憤怒。

今天看到了文告,雖然還沒有正式對全部居民說明道清,但我還是有疑問:

第一,宜力第8區(宜力花園和聖淘沙花園)居民協會;據我詢問多位住宅區住戶,很多人,或許是大部份的居民也不了解甚至不知道有居民協會這回事情,這個住宅區是從宜力開埠至今歷史屬於悠久的住宅區,那到底,
1. 居民協會成立了多久?
2. 居民協會的理事團是誰?
3. 為甚麼沒有居民協會會議?
4. 居民協會從成立以來做了什麼利民計劃?

透過土地局建立,但是縣議會不可以議決?
就以上的事情,據文告指出已經向國會議員申請,而且拿到撥款;而且還是通過土地局建設,沒有在縣議會討論。就這點,我的疑問,

1. 為甚麼申請撥款而拿到了也沒有書面、媒體新聞公告居民?
2. 透過土地局建設,投標事務請問有否透明說清?
3. 為甚麼關於到居民居住環境的事情,卻沒有在縣議會裏討論 - 這是一種先斬後奏,甚至是沒有打算討論,這是屬於黑箱作業。

撥款申請終於拿到了,終於要維修娛樂設施,當初為甚麼不直接申請撥款來維修應該維修的公園設施?

當然這片土地一半是屬於私人運用,我們很感恩,即使有人在其草地上進行社區活動也不受干擾。

文告說明:「同時也解決了該會日前在該花園舉辦體驗及清潔活動時,缺乏場地的困擾。」我的問題是,為甚麼舉行清潔活動還需要場地,定義為何?
禮堂鐵定被建立,但是這樣不負責任的舉動,讓我感到非常噁心;不竟讓我聯想到一些不好的課題和行為舉止。


這顆石頭,陪了公園多少歲月。
後面兩位安娣,是義務照顧公園的居民,她們都覺得惋惜。

珍貴的樹木,就這樣被摧殘。


Share:

公園/社區最重要的一環



昨天,在公園拆除後,有一隻流浪狗兒來到這裡,看不到自己熟悉的公園,哀傷。

公園,一個公開的園地,提供一個交流的場所於居民使用;公園,是孩子們的理想學習地方,一個除了玩樂以外,也是孩子們學習交流的地方。

公園若是不完善的話,會破壞整個社區發展的方向,但很多人認為說,“沒有公園、公園設施破壞了,沒關係,因為不會造成很大的影響。” 

國家政策上在家庭發展上鼓勵家人花時間跟孩子們相處,不希望這個時代的孩子只是把時間花在電子產品上。每一個住宅區都需要一個民眾聚合的社交區(Kawasan Komuniti),這正正就是讓家人能夠相聚的地方,所以一個住宅區裏的社交區,是非常重要的。

或許工作人員完全不懂這項舉動是錯的,但是背後為此計劃做決定的有關單位,有沒有仔細的考慮過計劃的好壞。
回到剛才的根本問題,「沒有了公園,也不會造成很大的影響。」-這是一個生病的想法。家人除了沒有辦法和孩子們相聚,孩子們可能連基本的公園設施也沒有看過,“鞦韆、蹺蹺板、滑梯,這是什麼呢?”

公園也是社區睦鄰計劃中非常重要的一環,就因此,公園的發展也必須要讓居民知道;不能夠胡亂更改,也沒有進行媒體新聞、書面或是貼示佈告欄通知居民,這是不負責任的動作,等同于黑箱作業。

如果砍伐的定義是把整棵樹看下來才算,那這項砍樹幹只是維修嗎?還是已經破壞了樹的生長?
公園是一個社區中維護綠意最重要的地方,為了建設而砍伐樹木也沒有做維護或是重新種植,也是一種對環境的極大破壞,一個完善社區就必須要有綠意維護。

Share:

Friday, 9 June 2017

市議會/縣議會為居民做了居民不懂的決定?


宜力花園歷史悠久的公園就這樣拆了 - 沒什麼特別,因為一直都會有因為良好發展,所有會拆掉舊的設施而建立新的。可是,在我們的花園,這個公園已經成為了我們居民的一個重要的地方,為甚麼市議會/縣議會忽然決定要拆掉公園設施。

今早(6月9日)看到幾個工人在拆設施的時候,聽言是要建小禮堂/居民活動中心,這其實無疑是一件好事,但有幾點卻沒有很完善的協調好,以下是我的觀點,

第一,原有的公園設施是鼓勵孩子外出運動/活動的場所,常年失修,相關負責單位也沒有派員照顧和經營,孩子們沒有辦法在良好設施的環境底下成長。婦女家庭社會發展部,對這件事情有什麼養的看法?房屋部,對此有什麼樣的看法?

第二,砍樹,所謂「前人種樹後人乘涼」,環繞在公園地區的樹木至少有10年歷史,如果真的要建立禮堂的話,我們真的要把樹木砍掉嗎?正當美國推出巴黎氣候協議的同時,馬來西亞人默默的把重要的大自然資源砍掉,這是應該的嗎?環境部,你什麼看法?

第三,以前我不懂,但是據我所知一直以來都沒有所謂的居民協會;今天致函一問,忽然冒出了我的住宅區是有居民協會的,那到底居民協會是誰?誰遴選居民協會理事?居民協會做了什麼?居民協會和縣議會討論了什麼?為甚麼身為居民的我們,卻不懂得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會不會是一樁黑箱作業;在馬來西亞人努力的走向更好的未來的同時,還是有一群害群之馬正在「默默」的為社會貢獻 - 只是我們不知道這個貢獻是好事還是倒糞;我詢問過,這是「縣議會/市議會裏頭決定的一項舉動。」

一,如果沒有人提議,就不會有這樣的舉動,問題:「誰提議?」
二,如果有人提議,肯定有人附議,但是問題:「誰代表宜力花園居民附議?」

我不是要挑起任何的種族課題,但如果我被允許探討這項課題的話,我想問,

第一,這個禮堂未來的用途是什麼?純屬辦講座?純屬辦大吃會?那受益人是誰,受益人出席的話需要付錢嗎?

第二,使用機制;宜力花園居民如果想要用這個禮堂的話,我們需要怎麼樣申請?

第三,在華人居民居多的住宅區,如果華人想要用這個空間來進行宗教儀式,比如大型拜天公的話,那會有燒豬、酒品的祭拜,如果宜力花園居民要求使用,那會不會因此而被駁回?

當然還有很多問題存在,但所有問題圍繞在,「一項涉及居民生活的計劃,為甚麼居民會不懂?」


我拒絕黑箱作業!


居民啊!不要在這種事情發生的時候就只是在茶檔當茶黨員,「在背後大聲,但是沒有做出任何行動!」,不要等到一切已經被決定了,才大吵大鬧。


公開信!

Kepada District Officer Daerah Gerik,

Ini adalah open letter kepada District Officer, berkenan dengan pembinaan Dewan Komuniti ataupun projek di atas kawasan komuniti Taman Gerik.

Merujuk kepada perkara di atas, walaupun saya tidak dapat mewakili sesiapa untuk bertanya, tapi saya ingin tahu atas sebab apa, Majlis Daerah ataupun pihak tertentu telah bersetuju untuk melancarkan projek pembinaan dewan komuniti di kawasan komuniti Taman Gerik.

Kawasan komuniti tersebut adalah kawasan permainan bagi kanak-kanak, dan saya percaya kawasan tersebut hanyalah satu-satunya kawasan yang selamat bagi kanak-kanak untuk melakukan aktiviti rekreasi

Kenapa? Sebelum ini, tiada sebarang pihak yang datang untuk membaiki alat alat rekreasi yang telah rosak sabab vandalisme? Dan adakah pihak yang tertentu akan menggunakan sebab “tiada kanak kanak datang ke kawasan ni?” Adakah tuan faham bahawa sebab kanak-kanak tidak datang ke kawasan komuniti ini?

Kalau sebab “tiada kunjungan dari kanak kanak” menjadi sebab pertama untuk melakukan projek seterusnya, maka saya, sebagai salah seorang penduduk Taman Gerik bantah terhadap projek ini, walaupun saya telah berkerja di Kuala Lumpur.

Kawasan komuniti ini adalah kawasan penting bagi penduduk-penduduk sekitar, kami bukan sahaja tidak dapat bantuan untuk membaiki alat alat rekreasi, malah sekarang kami hanya boleh menerima projek yang seterusnya tanpa sebarang informasi dari sesiapapun.

Saya dapat berita bahawa Persatuan Penduduk Taman Gerik telah bersetuju, malah penduduk tidak tahu bahawa persatuan tersebut wujud, dan kami tidak tahu siapa ahli exco juga.

Tuan, satu lagi perkara yang saya ingin bangkitkan adalah, “perlukah kita tebang pokok yang telah wujud di kawasan tersebut selama 10 tahun, semata-matanya untuk projek komuniti?”

Kami tidak dapat menerima perkara sebegini, tanpa pengetahuan penduduk.

Harap pihak tuan dapat menjelaskan apa yang telah berlaku dan juga mengambil langkah seterusnya untuk mencapai manfaat antara penduduk dan kawasan komuniti.


Terima Kasih  
Share:

Saturday, 3 June 2017

神奇女俠|女性主權



前天晚上,獨自一個人到了影院看電影,我站在暌違許久的電影院外頭,選著電影,最後我選擇了「Wonder Women」。

從來我們只是知道DC漫畫系列裏頭有個很彪悍的女人,叫作神奇女俠;擁有真言套索、神力手鐲為武器的亞馬遜女戰士,僅此;或許對於部分DC鐵粉,可能更對角色有更深的掌握,然而對一般觀眾而言,就只是神奇女俠。

從另外一個觀點來看這部電影,打破了一貫「英雄只屬於男人」的傳統觀點,從一個國家的領袖、戰隊的頭目、議事會的議員等等,都是姐姐,強烈的訴出「這個天地女人撐起半邊」的女權主義。

這正正是這個世界男權主義為先的社會,需要深思的事情;普遍社會對於女性有著凡事緩慢、諸事多半揣測的刻板影響,在聯合國發起Planet 5050的同時,我們是否要重新去改變這個刻板影響呢?

男權為主的中東國家,至今還是剝奪了很多女性的人權;恰恰以色列出生的女演員出現在主流電影上,這樣會不會讓中東地區的國家有一點點「從新考慮」的鼓勵呢?


酸酸的說一句,「我國不是沒有和以色列有邦交嗎?這次女主角是以色列人耶。」
Share:

Wednesday, 24 May 2017

本地華人影視娛樂/贊助商

馬來西亞華人電視真的不容易


馬來西亞辦華人影視,是明知山有虎但偏向虎山行的行為。

在高科技時代裏,電視已經不再是必需品,而擁有電視機的家庭,也未必是攝電視台節目來觀賞,而是成為一個接駁其他內容來播放的放映工具。

比起台灣的電視台,馬來西亞的華人電視來去就是那麼幾家,應付著23.4%的華裔人口。我們還沒計算半數左右的華人是不諳中文的觀眾,還有當中也有嚮往其他亞裔內容的馬來西亞群眾,23.4%最後剩下多少人在擁護本地華人影視。

一個作品要進步,除了得到喜歡的人的支持和稱讚外,更需要得到不喜歡的人一些建設性的提議和評論,馬來西亞的觀眾沒有素質,其評論就是「我不喜歡!」「多麼爛的片!」 - 對於製片或是創作人而言,滿頭腦的不了解,「到底我們退步的地方在哪裡?」

只有稱讚的作品是走不遠的,有批評才會進步,若是沒有給過任何機會去觀賞任何作品,我們怎麼可以憑一個片段或是視頻去判斷一個作品的好壞?

觀眾一味兒只是看「好的作品」,而因為一直不知道是否進步的「作品」後來收到唾棄,贊助商也因為知道「沒人看」的作品,而慢慢的不去支持本地「貨」,後來製作人沒有資金去創作, 這是一個完整的循環,也是一個商業循環。

電視台努力的製作節目,即使收視率每況日下也如此的努力著,為求保全著馬來西亞的一個華人影視文化。

或許華人影視在前期崛起的時候,大家都可以把自己捧得高高在上那樣,但是我們在很尷尬的時代中,在努力做華人電視的時候,網絡媒體的崛起,很多觀眾選擇透過網絡觀賞其他國家的作品然後拿我們的來比較。

其他國家的贊助商是全力支持當地作品,而我們國家的贊助商卻沒有因為支持本地作品而贊助,完全看在「我這筆錢,可不可以完全拿到回酬呢?」

那,目前看在「你要看好的作品,但是不願意接受唯一一個願意贊助的贊助商」,後來在網絡媒體上「好心你們找一個像樣一點的贊助商」


我只可以說,「不如你來找啦!」
Share:

我的Instagram

微電影瀏覽最下方

微電影瀏覽最下方

Blog Archive

Definition List

Pages